奇葩賽制+判罰爭議+球員暴走 2020中超爲何如此“魔幻”

奇葩賽制+判罰爭議+球員暴走 2020中超爲何如此“魔幻”

多年以後,當球迷爺爺回想起2020年的中超,一定會想起張琳芃上場前摸獎盃的那個晚上。

廣州民航職業技術學院原書記等3人接連被查

魔幻制度

南京林業大學出現肺結核感染病例,疾控中心:已派人前往調查

7月25日,史上最晚中超終於拉開了帷幕。但這是物理上的中超開幕,2020中超精神意義上的開幕,或許是于漢超拿出鑰匙直奔車牌的那一刻。

在此之前,有關中國足球的話題已經被肆虐的病毒衝擊的無所適從。畢竟在生命面前,足球顯得那麼微不足道。而於漢超的事件,在登上熱搜的時刻,將許多人的目光拉回球場。

那荒誕的一幕,註定了這賽季魔幻的現實。

于漢超遭到恆大開除後沒多久,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就出現在了央視的鏡頭面前,接受了中國著名球迷白巖鬆的採訪。

“金熊貓”國際傳播高峯論壇聚焦中國影視海外傳播之路

20分鐘的採訪,陳主席侃侃而談的說了很多,但重點只有一個:

“中超或實行分區賽會制。”

民政部依法關停第三批32家非法社會組織網站

這是自從1994年職業聯賽開始以來,從未有過的時刻。

其實,中國足球短暫的職業化歷史中,曾有兩次差點就從主客場制度改爲了賽會制。

一次是爲了備戰01年的世預賽,當時的足協負責人閻世鐸提出動議,結果遭到了輿論的口誅筆伐,未果;

財政部:加快分配、優化結構 中央財政直達資金惠企利民

另一次是爲了備戰08年奧運會,當時的足協負責人謝亞龍提出動議,結果遭到輿論的口誅筆伐,又未果。

當然,這其中還有時任足協官員郎效農等人的據理力爭,但這是另一個故事。

而在今年的特殊形式下,賽會製成爲了一種最安全、最穩妥的方法。當魔幻成爲一種現實的必然,你需要做的只是順水推舟。所以,陳主席也成爲了爲數不多提出奇葩政策而沒有捱罵的足協負責人。

所以,人有時候是要考慮個人奮鬥,也要看到歷史的進程……

韓國SB戰隊電競選手直播時宣稱:死了的中國人才是好中國人

可歷史不會給中國足球得到認可的機會。在中超開幕前的足協通氣會上,足協祕書長劉奕的一句話引發了異樣的思考:

“第一階段成績,不會帶入第二階段。”

這似乎有些魔幻呢?

隨着聯賽的第二階段的開戰,這種魔幻成爲了一個大氣球,被天津泰達戳破,破裂的碎片帶着永昌球迷的淚水落在了地上。

20輪聯賽下來,永昌5勝7平8負,積22分與富力並列聯賽第11位。而泰達2勝5平13負積11分位列最末。

最隱祕的智商稅,坑了多少中國人

但留給前者的是降級的命運,留給後者的是保級的歡呼。

在這個棋局裏,永昌沒錯,他們戰鬥到了最後;泰達也沒錯,他們合理的利用規則;那是誰錯了?足協?

這是中國足球的基本規律,如果誰都沒錯,那錯的肯定是足協。

但足協說了,他們也有一肚子苦水——定賽制的時候,哪知道後來亞冠推遲、世預賽延期……

誰都怪不了,那隻能怪制度了……

魔幻裁決

一羣黑衣人聚衆在某幢大樓下,夾道恭送一位同樣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上大巴,被歡送的黑衣人還罕見的向人羣揮了揮手。

揮手的黑衣人不是某幫派老大,而是一向不苟言笑、可以無限發動出牌技能的中超裁判——馬寧。圍繞着馬寧的都是他的同行。

足球從來不缺乏聚光燈的關照,球員、教練、記者,一舉一動,無不包含在這刺眼的燈光下。但這燈光下還有個角落,那就是裁判。

職業的特殊性讓他們深處燈下卻又無法表達更多的言語,只能用肢體和表情以及紅黃顏色的牌子向外界表達着他們的喜怒哀樂,像是這個時代的卓別林。

但在上海德比前,衆同行齊齊爲馬寧送別的視頻曝光在了燈下,讓世人看到了這些黑衣人的普通一面。


農發行成功發行20年超長期金融債券

毫無疑問,裁判們的這番高調舉動是有寓意的。

這是2020中超又一大魔幻。

遼媒:郭艾倫腳踝傷勢並不嚴重 不影響下一輪比賽

4個月的時間,球員與裁判,教練與裁判,球隊與裁判,甚至是球迷與裁判上演的一出出堪比活報劇:

這邊廂上港的犯規卻不判點球,那邊廂國安在官微上一頓嘲諷;一會是主裁吹掉魯能好球,一會是魯能球迷發動羣衆找到沈寅豪的抄襲論文。

麒麟廣場 待售 最新報價約爲12800元/㎡

一邊是總被裁判放過的上港,一邊總被裁判盯上的魯能,還有率先佔領輿論高地的國安。


果品品鑑師、雲端製造商……數字裏催生的新意,你感受到了嗎?

球迷有不滿需要發泄,裁判有不滿也要發泄。久而久之,愈演愈烈,誰都不能隔岸觀火,誰都是勢如水火。

中國足協夾在中間,希望滅火,卻又惹來一頓猜疑。誰讓現在的當家人是球隊老總出身呢?

青島市住房城鄉建設局與海爾・海納雲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畢竟中國古人有一句成語:

“投鼠忌器。”

這種猜疑有時候最後演變成了“薛定諤的中超裁判”:

新天·半山墅 待售 戶型類獨棟280~445㎡(2020-11-05 06:13:31)

你說他有就有,你說他沒有就是沒有。沒辦法,這就是中國。

國安上港的比賽過後,郭寶龍雙手打開,面朝蒼天禱告了一番,這一幕讓人看了五味雜陳。這場焦點戰,沒有毫釐之間的犯規,也沒看到郭寶龍奔向VAR沉重的步伐。


外企共話新格局|寶潔:在華創新成果正不斷輸往世界其它市場

有人說他的祈禱是因爲信仰,有人說是個人習慣。但或許這個動作只是四個字:

“平安是福。”

魔幻金元

10年前,東南風勁吹,恆大下場,中國足球又迎來了一個風口。5年前,西北風颳起,不知爲何,這股風越吹越大,把中國足球這頭豬徹底吹上了天。

汪蘇瀧“大娛樂家”演唱會首站即將開唱

“當潮水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這句投資界的至理名言顯然不適用於中國足球,因爲所有人都在裸泳,只是安徒生有關新衣服的童話中,說出實話的小孩子還沒上線。

但天道輪迴,隨着經濟形勢的風雲突變,那些個以往買買買不停手的金元爸爸們,開始體會到牛X吹大了的痛苦。先是有王健林的奪命狂奔,而後宋衛平、張力等的勒緊褲腰,這些個地產大佬們感冒,中國足球就要打針吃藥。

但相比於老王、老宋、老張的狼狽,一直保持高調做事的許總倒是一路高歌,這邊收國腳、玩歸化,那邊入車市,登上觀禮臺。

一汽大衆探影打響價格戰 省錢+省心+省時

回家鄉省親,吃棒子麪、喝窩窩頭(故意的),一出手就是幾個億。讓人想起了兩千年前霸王項羽那句錦衣夜行。

正當疫情讓許多產業被迫停滯的時候,許總又高調開工,建起了恆大新球場,據說這球場是許總親自帶頭設計的,花色鮮豔。

誰知九月末的一天,初秋的酷暑讓一個文件在微信羣裏發了酵,通過幾頁的PDF,大家才知道許總也不容易。

兩個月後,恆大在決賽中目送新冠軍登基。

民進黨當局“以疫謀獨”必然失敗(望海樓)

不過,新科冠軍的日子也不好過。旗下公司跟英超鬧掰,弄得國際轟動,猜測不斷,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傳聞。

這私企不好過,國企也不好過,魯能在中國足球這片鹽鹼地上耕種了將近30年,也在今年放開了手……

中超爭冠戰:”保塔”費南多艾克森首發 特埃組合衝鋒

從2015到2019,中超來了多少星光熠熠的名字:胡爾克、特維斯、沙拉維、拉維奇、佩萊、哈姆西克……

大通V80帶京牌 不限行 可分期

但進入2020年後,這星味也隨着金主爸爸們的寒冬而冷凍起來,取而代之的,是匈牙利、烏干達等次級市場的外援們。

當胡爾克結束了他的最後一場中超後,中超超級外援的燈光又熄滅了一盞。恍惚之間,好像很魔幻的樣子。

好在憑藉今年的特殊形式,足協多年來降薪的夙願終於得以實現……要不說陳主席的仕途還是挺順的,當年同行爲了降薪弄得沸沸揚揚,他卻只做了一個順其自然的事情,就完成了同行未盡的事業。

海淀安寧莊、永豐兩處共有產權住房4366套房源明天開始網上申請!

人,是要考慮個人奮鬥,但也要……


澳日首腦將初會 推防務經貿合作

當然,也有例外,猶太球王扎哈維就在漲薪未果的情況下離開了中國,他說中國的球場外應該樹立起一尊他的雕像,就像德雲社外聳立着于謙的雕像那樣。


新華時評:挑戰權威“攬炒”香港是條不歸路

猛然間恍惚了,不知道面對的是魔幻的中國足球,還是現實中的德雲社。

帶京牌大通v80北京不限行 免搖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