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質量提升祭出政策“組合拳”


上市公司質量提升祭出政策“組合拳”

上市公司質量提升迎來政策“組合拳”。

新一波疫情來襲 日本體育比賽暫不增加入場人數

在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意見》之後的一個月,證監會動員部署,明確了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六大任務。其中,全面啓動上市公司治理專項行動,暢通“出口關”,抓好退市制度改革落地實施,是市場關注的焦點。

多位市場人士表示,要持續開展公司治理專項行動,管住實際控制人、大股東等少數“關鍵人”,營造良好的公司治理及規範運作氛圍,在退市方面需啃硬骨頭,降低上市公司退市阻力,強化對違法違規行爲的監管,以強監管、嚴規則來推動上市公司整體質量實現顯著提升。

治理專項行動即將開啓

大衆探嶽X過來人:對比後差距一目瞭然

截至目前,我國上市公司數量已經超過4000家,滬深股市總市值超過80萬億元,在國際上穩居第二。經過多年發展,上市公司逐步建立起公司治理規範,成爲完善現代企業制度的“排頭兵”。但同時也應該看到,上市公司在質量方面還存在很多不盡如人意之處,部分上市公司存在大股東高比例質押、資金佔用、違規擔保等問題,也反映出上市公司獨立性不夠、治理結構失效、內控機制缺失等深層次問題。

證監會近日表示,以上市公司治理專項行動爲抓手,不斷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全面啓動上市公司治理專項行動。

國臺辦發言人指出 :“九二共識”是兩岸對話的政治基礎

記者從接近監管部門的相關人士處瞭解到,證監會此次醞釀的上市公司治理專項行動將通過自查、現場檢查、整改等方式來提升公司治理監管,以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關鍵少數”爲重點監督對象,完善公司治理規則體系,建立信息披露和公司治理的雙頭監管思維。

教育信息化再掀浪潮,全國生態校園行動工作委員會攜北京市高等教育學會、中國教育裝備行業協會、中國質檢協會赴網易有道智能學習終端豐臺區試點高中調研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表示,上市公司存在的諸多問題深層次的矛盾都是公司治理的問題。具體來說,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董監高等關鍵少數沒有履職盡責,導致上市公司獨立性不夠,甚至內控失靈、運作失靈。

國際觀察:進博會推動合作開放獲世界點贊

“要強化上市公司公衆公司的意識,支持股東參與公司治理。規範關鍵少數方面,突出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董監高的主體責任,加強對他們的引導和培訓力度。中介機構方面,要強化看門人作用,激發他們擔當作爲的內在動力。”邵宇表示。

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宋志平認爲,上市公司規範的治理結構,獨立董事、監事會的作用以及各專門委員會職能的充分發揮,公司信息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公平的披露等,均是提高公司治理質量的範疇。

實際上,監管層多次強調要提高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在日常監管中,證監會將公司治理和規範運作作爲重點內容之一,設有專門的上市公司監管部門,並由各轄區證監局對上市公司實施現場檢查。上交所也於此前制定了推動提高滬市上市公司質量三年行動計劃,成立推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工作小組,由上交所總經理擔任組長,

華爲: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好的5G網絡

抓住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這個“牛鼻子”工程,加強資本市場建設和改革,力爭通過三年左右時間,在滬市形成一大批體現高質量發展要求的上市公司羣體。

可以預期,隨着上市公司治理專項行動的開啓,上市公司將“知敬畏、守底線、盡責任”,穩健經營,回報股東,創新發展。

退市制度改革更具執行力

最近一個月,中央層面多次提及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機制。證監會也表示,要暢通“出口關”,抓好退市制度改革落地實施。嚴格退市監管,完善退市標準,簡化退市程序,堅決打擊各類惡意規避退市行爲,嚴肅處置通過煽動纏訪鬧訪等方式對抗監管的行爲。拓寬多元化退出渠道,充分調動相關方面和地方積極性,重點推動重整一批、重組一批、主動退一批,促進存量上市公司風險有序出清。這意味着,常態化退市機制建設思路明確。

退市制度在過去幾經改革,如今的A股市場,各種類型的退市公司不斷出現,如業績退、面值退、重大違法退等,同時,退市公司的數量正不斷增加,飽受詬病的垃圾股“不死鳥”頑疾得到有效改觀。

截至目前,今年已有29家公司退市,其中,16家公司被強制退市,退市公司數量創歷史新高。

然而,和成熟資本市場相比,A股退市率仍顯單薄。美國紐交所年均退市率6%,納斯達克年均退市率8%,而中國的年均退市率不足1%。在註冊制改革的大背景下,A股市場源頭活水不斷涌入,需要進一步暢通退市出口關,確保“有進有出、優勝劣汰”的市場生態加速形成。

當前,“退市難”的原因之一在於上市公司屬稀缺資源,對地方經濟、就業影響較大。因此,一些地方政府部門不願意當地上市公司退市。對此,《意見》明確要求證監會、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司法部、國務院國資委等單位與各省級人民政府負責嚴格退市監管,拓寬多元化退出渠道。

自費赴美留學逾期不歸,四川外國語大學4名員工被辭退

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院長田利輝表示,常態化退市機制要讓問題公司退得下、退得穩、退得好。退得下是要有制度規則讓應退市企業及時退市;退得穩是讓應退市企業的利益相關方心服口服;退得好是讓應退市企業在退市後獲得相對適宜的發展機會。

一方面,退市標準將進一步完善,增加可操作性,退市程序將進一步簡化,退市時間將縮短,主業空心化、缺乏持續經營能力的殭屍企業、空殼公司將成爲退市的重點對象之一。另一方面,關於退市的信息共享、溝通協調將實現常態化、機制化,先行賠付等投資者保護手段將更加豐富,併購重組等多元化退市渠道將更加暢通。


科技服務生活步伐加快

記者瞭解到,證監會和交易所正吸收借鑑現有退市改革經驗,抓緊完善退市規則修改。

進口冷鏈食品如何監管?市場監管總局:不能提供合格證明的一律不準上市銷售

宋志平表示,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是一項涉及面廣、持續時間長的系統工程,需凝聚各方力量,實現共建共治共享。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不僅是上市公司自身的事情,有效監管、合理的退市機制、高質量的中介機構、成熟的投資人、正確的輿論導向等,這些共同構成上市公司質量的生態合力。(記者 程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