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45f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347章 宰相殺豬相伴-mn9v1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王悦荣看着贾平安,心中突然涌起了怨恨。
从终南山归来后,她就开始了做噩梦。
每一次都是那个场景。
那张俊美的脸靠近,邪气满满的道:“你竟然这般俊美。”
随后她就会惊醒,浑身大汗。
“自从那一次之后,我便经常做噩梦,醒来浑身汗湿,我恨不能剥了你的皮,吃你的肉。”
王悦荣咬牙切齿的说着。
贾平安一脸懵逼。
他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然让这个女人变成了这个模样。
前一瞬还脸红红,现在是想吃人。
“某也学过医术,你这个……属于盗汗吧?莫非是肾阴虚?”
贾平安伸手过去。
王悦荣竟然没动,被他拿住了手腕。
贾平安眯眼,三根手指头按住了她的脉搏,“三根手指诊三焦,鬼神至此也遁逃……”
王悦荣被镇住了。
贾平安皱眉,“去僻静处。”
他需要套个话。
王悦荣竟然没有拒绝。
晚些二人到了长安食堂,一路去了贾师傅的包间。
“坐下。”
贾平安和她隔着一张案几坐下,示意她把手放在上面。
王悦荣照做了,心中却倍觉羞恼。
我为何听他的?
然后她又自我安慰:这个小贼说是新学的传人,一身本事惊人,说不得能治好我的病。
贾平安诊脉……
他压根就不会,只是装模作样。
“你这个……肝肾阴虚。”
他别的不知道,只知道一件事,盗汗多是阴虚。
阴虚吃个什么?
王悦荣有些紧张,“可如何做?”
贾平安捋捋并不存在的胡须,含笑道:“此事本该服用药物,可你在柴家怕是没办法每日煎药吧?”
关键是他不知道地黄丸的配方。
王悦荣点头,“以前还好。”
难道现在就被冷落了?
贾平安觉得有戏。
“多吃些黑色的食物,譬如木耳之类的。另外,心境才是根本。你最近怕是心神不宁吧。”
他只是忽悠。
可王悦荣一下就怒了,“这全拜你所赐!”
这特娘的和我有啥关系?
贾平安皱眉,“莫要意气用事。”
王悦荣冷笑道:“你上次在终南山恐吓我……”
贾平安明白了,上次他令人在路边弄了东西吓唬巴陵,可巴陵没出来,却吓到了王悦荣。
“福祸相依。”
王悦荣坐在那里,良久也没明白这话的含义。
贾平安叹道:“看着你……比终南山时瘦了些,但却越发的风姿绰约了。”
王悦荣的脸上多了光彩ꓹ 心中雀跃。
赞美女人,这是一种美德。
贾平安又忽悠了几句ꓹ 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看你的眼圈……昨夜莫非没睡好?”
前面才说王悦荣风姿绰约,现在又说她有黑眼圈。
王悦荣不禁摸摸眼下,心痛的道:“昨夜郎君和公主一直在说事ꓹ 我也跟着没法睡。”
来了!
贾渣男叹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什么事。”
王悦荣随口道:“郎君大怒……”
能让柴令武大怒的必然就是昨夜的事儿。
“气伤肝ꓹ 你可别学他。”贾渣男一脸关切。
王悦荣心情舒畅了许多,“郎君骂了房遗爱。”
好!
消息到手。
贾平安就像是一个嫖客ꓹ 提起裤子就说道:“某还有事ꓹ 你这里也不能久留,免得被人怀疑,赶紧走吧。”
王悦荣一想也是,于是急匆匆的从后门出去,绕个圈子去采买东西。
采买了东西后,她突然身体一震。
我为什么被人怀疑?
从下马车开始,她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完蛋了。
王悦荣咬牙切齿的发誓:“那个小贼定然有蛊惑人心的本事ꓹ 否则我怎会下马车?回头离他远些,老死不相往来。”
回过头ꓹ 她路过卖菜的地方ꓹ 不禁问道:“黑木耳如何卖?”
……
贾平安很忙ꓹ 去请了一个屠夫上门。
“大毛!”
看到自己精心喂养的豕被拉出来时ꓹ 宋不出嚎哭了起来。
杜贺一阵拳打脚踢,“都是畜生ꓹ 养来就是吃肉的ꓹ 就你金贵ꓹ 养个豕就和养儿似的。”
屠夫杀猪是老手,一看老贾家的大毛ꓹ 赞道:“这是某见过最干净的猪。”
晚些宰杀完毕,屠夫准备把猪内脏丢掉。
“留下!”
屠夫愕然,“武阳伯,这东西腥臭,没法吃。”
“某有法子。”
贾平安早就怀念的美食啊!
爆炒肥肠,卤肥肠,肠旺面……
炒猪肝,爆炒猪肚……
那些人家也在看热闹。
“这豕肉连我家都不吃。”
“是啊!太臭了。”
贾平安令人把肉全数带回家去。
晚些,厨房大锅烧水。
“杀猪菜啊!”
贾平安有些馋。
“大骨头进去熬煮。”
把泡沫打去,贾平安又令曹二杀了一只鸡,等鸡血凝固后放在汤里一起熬煮。
“好清澈的汤。”
这便是鸡血的作用,吸附杂质。
随后大骨汤作为汤底,瘦肉切片,猪肝切片……
唰!
虽然没有辣椒,但贾平安依旧做了变种的回锅肉。
咕咾肉也不错。
扣肉来几碗。
爆炒猪肝、肥肠。
老贾家重金打造的铁锅今日算是被派上了大用场。
杜贺站在边上,开始是想看稀奇,可渐渐的,眼泪不禁从嘴角流淌了下来。
身后,王老二和徐小鱼扒拉着门框在流眼泪。
鸿雁扒拉着另一边。
曹二已经被震懵了。
“郎君,这……”
“尝尝。”贾平安指指边上炒好的菜。
曹二尝了一片回锅肉。
炸了!
“这是豕肉?”
他欢喜的又吃了一片,“这比羊肉还好吃!”
杜贺一听也心动了,就弄了一片回锅肉。
有嚼头,鲜香美味。
“哦!”他觉得自己吃到的是神灵的菜肴。
“小贾!”
“小贾!”
高阳来了,可宋不出在猪圈伤心,其他人都在厨房。
幸而阿福在。
进家后,高阳见只有阿福在,就喊了两嗓子。
唰!
炒菜的声音传来。
高阳顺着进去,就见老贾家一家子都在厨房外面翘首以盼。
这是什么?
高阳吸吸鼻子。
“好香啊!”
香味越发的浓郁了。
高阳到了门外,就见贾平安站在灶台前,左手拿锅,右手拿着锅铲翻炒,潇洒的一塌糊涂。
起锅。
“把蒸笼里的扣肉弄出来,小心烫啊!”
贾平安把围裙解开,回身就看到了高阳。
“这是什么?”
“豕肉。”
閃婚獨寵:總裁老公太難纏
咦!
高阳一脸的嫌弃。
傾世紅顏:皇叔你太壞
“开饭了!”
曹二一声喊。
案几摆好。
贾平安那里还多了个小火锅。
其他人都是炒菜。
开动。
仆役们在自己的地方吃饭,贾平安和高阳在一处。
好香啊!
高阳真的心动了。
可想到这是豕肉,她就没勇气下嘴。
一片回锅肉,刨一口米饭。
一块扣肉入口即化,再来一口米饭。
炒肥肠喷香,炒猪肝更是美味……
贾平安吃着吃着的就回忆起了前世的饕餮生涯。
那时候中午有时候忙碌,一群同事就聚在一起去吃饭,必点的菜就有回锅肉、炒肥肠和炒猪肝,超级下饭。
下瘦肉进火锅里,在蘸水里蘸一下,美味。
猪肝嫩,瘦肉有嚼头。
贾平安吃的酣畅淋漓。
高阳忍不住夹了一块咕咾肉。
嗯?
酸酸甜甜。
咦!
不臭啊!
高阳再吃了一片回锅肉。
糟糕,停不住了。
扣肉,炒肥肠,炒猪肝。
她吃的忘记了公主的矜持。
等她发现自己没火锅时,就怒了。起身过来,坐在了贾平安的对面。
贾平安:“……”
咱们大唐是分餐制啊!
你这是要干啥?
高阳不理,把他锅里的瘦肉夹起来,在他的蘸水里蘸了一下。
她眯着眼,“好吃。”
二人一阵操作猛如虎,最后都有些吃多了。
随后去了书房,贾平安弄了东西来泡着喝。
“怎么像是艾草的味道?”
“是六月霜。这东西是某请人从南边带来的,消暑化食不错。”
“嗯,有些苦,回甘。”高阳看着贾平安,“我不想问你是如何弄的,只觉着……你弄出什么都不奇怪,我只管吃就是了。”
“这个法子不复杂,简单。”
贾平安说了阉割的事儿。
高阳捂嘴,“阉割能让豕肉美味,那宫中的内侍?”
呵呵!
邵鹏要是听到这话,估摸能吐血。
高阳又坐了一会儿,随即就准备回去。
“此事我不会说出去。”她很认真的说道。
“只管说。”贾平安就是想让天下百姓的餐桌上多些肉食而已。
“小贾,你的心胸比那些宰相的还宽广。”
贾平安看了她的底线一眼,“那是,某的肚子里能撑船。”
高阳想到的是宫中,“那我可能带些送人?”
“厨房里有剩下的,弄个食盒。”
贾平安仿佛不知道高阳要送的是皇帝。
晚些,高阳拎着食盒出现在了李治的身前。
“你莫问,只管吃。”
……
“郎君,高阳公主神采飞扬的从宫中出来了,还带着几大车赏赐。”
徐小鱼看着嘴角还有油光,多半是才在厨房里偷吃。
贾平安问道:“最近操练的如何?”
徐小鱼眉飞色舞的道:“郎君放心,二哥说某如今杀人的本事不在他之下了。”
娘的!
贾平安觉得王老二迟早会变态。
吃完饭,打个盹,窗外的阳光静悄悄。
有人敲门,很轻。
在树上玩耍的阿福滑溜了下来,然后跑去开门。
它习惯性的拍去。
房门反弹回来,阿福还保持着挥爪的姿势。
门外站着的是柳奭。
人立而起的阿福看着可不小,黑色的耳朵,黑色的四肢,黑眼圈……躯体却是白色的。
那利爪看着就锋锐,加之阿福张开嘴,利齿也颇为吓人。
柳奭的第一反应,“来人呐!”
李勣没动。
长孙无忌没动。
最后面的李治没动。
就许敬宗动了,他上前摸摸阿福的头顶,亲切的道:“你爹可在家?”
阿福落地,转身就走。
“小贾在家。”许敬宗仿佛学会了兽语,一脸的笃定。
杜贺来了,见到这一群大佬,赶紧喊道:“徐小鱼,让郎君来。”
他把众人迎了进去,贾平安也急匆匆的来了。
看着他额头上的压痕纹路,李勣笑道:“这时候不在百骑,竟然回家打盹,不像话。”
贾平安……
这是开脱。
贾平安笑道:“他们说家中的豕可以吃了,某就回家来看看。”
众人上前,后面的李治走了过来。
我去!
贾平安第一反应就是看错人了,第二反应就吩咐道:“去煮茶来,多放些羊油。”
李治板着脸道:“你这是私自回家。”
“是。”
玩轉火影
旷工就旷工吧。
可你们来干啥?
那小妞真帥
众人坐下,李治看了许敬宗一眼。
老许干咳一声,“小贾啊!都饿了,家里可有什么吃的?”
贾平安乐了,“吃的有,刚做没多久的好东西。”
李治再看了许敬宗一眼。
老许给贾平安使个眼色,“新鲜些的东西。”
“那就杀一头羊吧。”
贾平安一脸慷慨。
许敬宗却想掐死他。
皇帝宰相们都来了,谁稀罕你家的羊肉。
都是奔着所谓香喷喷的豕肉来的。
先前李治吃了一顿豕肉做的菜,顿时就炸了,旋即召集宰相们议事。大伙儿一合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于是都来了。
鬼王獨寵:腹黑小狂妃 葉輕輕
贾平安苦着脸,“屠夫回去了。”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老夫当年也曾杀过羊。”
李勣含笑道:“老夫当年还杀过牛。”
杀牛违禁!
但没人说。
李治拍板,“就这么杀一头看看。”
做好的肉食他不放心,非得要杀一头来验证不可。
贾平安苦笑。
但熟悉他的许敬宗却低声问道:“老夫怎地觉着你满腹的坏水,要坑谁呢?”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没。”
贾平安一脸诚恳。
猪好杀吗?
不好杀!
要想控制一头大肥猪,非得几个大汉不可。
后世杀猪都是捆着,贾平安小时候喜欢看,所谓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说的就是杀猪。
这些老胳膊老腿的宰相想自己动手……
“郎君!”
得知要再杀了二毛时,宋不出伤感不已。
猪被拖了出来,贾平安笑道:“某却不会宰杀这个。”
你们吹牛厉害,来,杀一头猪给某看看。
长孙无忌捧了一下肚皮,“都来,一起上手。刀子呢?给英国公,他刀法厉害。”
李勣医术刀法两开花,这个工作分配的不错。
众人上前围住了二毛。
长孙无忌目光转动……
众人屏息。
“动手!”
几个宰相扑了过去。
呃……
猪的惨叫声就是这个。
二毛奋力的挣扎着。
李治站在圈外,看着柳奭飞了出来,宇文节趴在地上,张行成惨叫一声,捂着屁股连退几步……
“闪开!”
褚遂良上去了,一扑就扑住了猪。
“干得好!”长孙无忌辅助,上去抱住猪头。
二毛长嘶着,屁股一甩,就把褚遂良甩了出去,接着开始狂奔。
长孙无忌就挂在脖子上被拖着走。
“辅机,松手!”
柳奭跺脚去追。
好一个长孙无忌,只见他一个翻身,竟然就趴在了二毛的背上。
贾平安目瞪口呆。
一个孩子喊道:“我也要骑豕!”
李治的脸黑了。
一群侍卫在后面狂追。
可没人敢动手,怕误伤了长孙无忌。
“闪开!”
今日李敬业也随行。
他拔出横刀站在猪的奔跑路线前方,举刀过头顶。
“别伤了长孙相公。”有人在提醒他。
李敬业很敬业的道:“某会斩断豕脚。”
贾平安一听就不干了,“豕脚美味。”
啧!
李敬业马上转换了角度。
猪越来越近。
“杀!”
横刀斩过。
长孙无忌及时松手。
猪被这么带了一下,马上来了个侧翻,恰好避开了横刀。
这运气好的,贾平安差点就想喊刀下留豕了。
李敬业虎吼一声,竟然扑了过去。
干得漂亮!
贾平安喊道:“好力气!”
这时候不给兄弟表功的就是傻子。
那猪在奋力的挣扎着,可李敬业却牢牢的按住了它。
他甚至还抬头问道:“兄长,杀哪?”
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但贾平安只知道杀脖子。
“捅脖子!”
李敬业倒转横刀,一刀就捅了进去。
横刀拔出来,猪血狂喷。
“放开!”
猪在这个时候会剧烈挣扎。
可李敬业没动。
渐渐的,挣扎的幅度和力道越来越小了。
卧槽!
贾平安回头看了一眼,见李治一脸震惊,就不失时机的说道:“好一条汉子!”
“好!”
众人不禁齐声叫好。
李治赞道:“英国公这个孙儿悍勇,朕看以后就是名将。”
老李是人精,马上行礼,“多谢陛下。”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反悔。
星靈騎士 炎之戀曲
随从赶紧去把那些宰相扶起来,一番检查后,青肿少不了,但没人断骨头。
“这豕肉若是不好吃……”柳奭一瘸一拐的,要气炸了。
许敬宗刚才偷奸耍滑,就他一人完好无损,“安心,小贾的厨艺,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能做出美味来。”
你这是夸我?
猪队友啊!
贾平安叫人来收拾。
“烧热水,脚上开个口子,吹气刮毛。”
这是个力气活,老贾家几个仆役轮番上阵,这才把猪吹壮了起来。
君臣在边上旁观,贾平安几次请去正堂安坐都不肯。
“那边没趣,看这个有意思。”
开膛破肚,随即就是处理。
“刚出来的肉要缓缓再吃。”
贾平安前世吃杀猪酒时,就受不了新鲜肉的那股子腥膻味。
晚些他亲自出手,众目睽睽之下做了几道菜。
“炒菜诸位相公都吃过,怕是担心某会有什么手段压住了豕肉的腥膻味,这火锅却不同,就是猪大骨熬汤,猪肉下去煮熟,原汁原味,请诸位试试。”
贾平安退了出去。
里面开始很安静。
“试试?”
李治发话了。
许敬宗咬牙吃了一片回锅肉,然后眼前一亮。
里面顿时多了吃喝的声音。
鸿雁进去服侍,晚些出来,看着贾平安得目光中全是崇拜。
“郎君,陛下他们吃的真香。”
郎君只是一刀子,竟然就让豕肉上了台面。
贾平安欣慰的对宋不出说道:“从此后,大唐就要多一种肉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