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網劇不斷升級,如何探索出更多精品?


國產網劇不斷升級,如何探索出更多精品?

近年來,國產網劇不斷升級,在精品化的進程中穩步前行。視頻平臺也積極探索進一步發展革新的可能。日前,在“國產網劇的升級與革新”論壇,本報記者邀請與會專業人士,共議行業熱點話題。

主持人

苗 春 記者

嘉 賓(按姓氏拼音字母順序排列)

華 萍 花花傳媒董事長

蔣雲峯 鷹眼創始人

唐 藩 芒果TV影視中心總經理

江西省軍區按綱抓建問計基層官兵

王一栩 恆星引力傳媒創始人

夏 銳 UMG聯播傳媒董事長兼總裁


日本單日新冠確診病例數再創新高

尹 濤 導演

可怕!來華航班9例陽性,登機前都有雙陰性檢測,哪裏出了問題?

創新發展無處不在

記者:請各位結合近年來的工作成績或下一步工作計劃,談談當下國產網劇的升級與革新有哪些具體表現?

被擠爆的直播間:一個用戶領紅包,商家要付5塊錢

唐藩:芒果TV以前一直以綜藝作爲核心產品,從2018年開始加快了影視劇的自制,2019年下半年起陸續推出了一些愛情劇,有古裝的也有現代的,獲得了較大反響,契合了在我們平臺活躍度非常高的年輕女性用戶的需求,現在影視劇慢慢佔據了半壁江山。明年我們將推出芒果季風計劃,做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劇場。

華萍:我們正在籌備獻禮劇《前進前進》。新媒體中主旋律作品已成主流,其實現在的年輕人蠻喜歡看一些比較熱血的劇集。我做發行出身,當年入行的時候新媒體佔的市場份額很少,現在,我們基本上都傾向跟新媒體合作。


新奇裝備引人關注

尹濤:我在橫店待了5年,連續拍了7部古裝劇。越拍我思考的東西越多,越發現其實自己懂的不夠。創新不能想當然,一定是在傳承的基礎上去創新。一個戲的人物必須三觀正、感情真摯,才能真正打動觀衆,而不是靠狗血的橋段。在這個基礎上,古裝劇強調視覺審美,主要還是專注於中國優秀傳統文化。

情況說明

夏銳:我們的網劇《摩天大樓》是由臺灣小說改編的。我是學新聞的,對現實主義的故事情有獨鍾,未來公司也會在這個領域做深耕。我們希望把《摩天大樓》當作一個IP(知識產權),持續地延續下去,第二季正在規劃中,還會往院線電影發展。我們想把《摩天大樓》輸出到國外去,已經有境外知名製片人主動找到我們進行商談。

王一栩:我們啓動了一個集合作家、編劇、導演的人才運營計劃,總人數近百位,我們公司出品製作的《怪你過分美麗》《追球》,都是自己的導演、編劇完成的。這些人才也爲其他品牌、公司服務。

富力199億接盤萬達酒店 王健林搞不好半價買回來?

製作方和平臺協同努力

記者:近年來,網劇質量不斷提高,觀衆口碑不斷向好,精品劇集在不斷拉高網劇製作的水準和質量,從形式上也誕生了分賬劇、定製劇以及高概念甚至劇場化等模式。您認爲製作方和播出方應該怎樣順應創新潮流,進一步提升網劇質量?

蔣雲峯:目前定製劇、自制劇、分賬劇,包括版權劇,所有的創新歸根結底都是製作方和播出方合作嘗試的結果。通過磨合,平臺爲製作業不同層級的團隊找到了相對合適的商業模式。要進一步提升網劇的質量,未來要更多依靠平臺整合資源的智慧,不僅要充分發揮製作方的熱情和能動性,更要考慮觀衆追求高質量的觀賞需求,同時要在藝術創作和商業變現之間尋求平衡,尤其要保持對正向價值觀永恆不變的堅守。

唐藩:芒果TV沒有廣泛地進行分賬劇的探索,內部是基礎承製費加浮動承製費的形式。這也是合作者更願意接受的方式。

華萍:定製劇能有效控制成本,可以不必非常依賴流量,肯定是我們的首選,但是分賬劇也是我們將來一定會去做的,因爲主創有更多的發揮空間,纔能有更好的作品給平臺。

夏銳:騰訊平臺真金白銀的投入,纔有《摩天大樓》。愛奇藝有迷霧劇場,今年的《隱祕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代表了迷霧劇場的製作水準。芒果TV的季風劇場將發展很快,也體現出平臺高水準、高投入的格局。

保利半島 在售 最新單價約31000元/㎡

王一栩:其實在IP的整個生命週期裏,不一定只盯着劇集的類型,不同形式的IP產品可以做聯動。現在很多年輕人不只看劇,還要看漫畫,還要去其他平臺體驗不同形式的IP產品,比如聽書,聽廣播劇。有IP運營能力的公司可以嘗試從這個角度將餅做大。

把握年輕人的心理需求

矢野浩二想回中國拍戲 網友調侃;”回”字很靈性

記者:一部網絡劇的製作,從源頭(比如網絡小說),到播出,需要有少則將近一年,多則可能兩三年的過程,創作者如何前瞻性地把握年輕人的喜好?

王一栩:我們公司的IP產品都是自己控制,在網文改成漫畫或動畫的過程中,我們會告訴粉絲我們選擇哪個畫手,跟誰合作,粉絲羣都會很快就有反饋,我們就不斷去調試。是用戶引導我們的審美,他們的反饋幫助我們去創作。

夏銳:提升國產網劇品質背後的核心邏輯是審美氛圍的營造。未來,我們還需要對觀衆進行引導,同時努力製作更多滿足觀衆審美需要的好作品。有一些低品質的劇集我覺得辣眼睛,服裝、道具、燈光看不下去,但劇情可能很好。我們耳熟能詳的那些名劇其實整體上是協調統一的,這個問題平臺已經意識到了,正在努力營造高品質劇集,讓觀衆逐漸知道什麼是高品質的劇集,讓一些公司能製作這樣的劇集。如果能夠進一步推動這個趨勢,國產網劇就有了走向世界的可能。

尹濤:現在不管做什麼劇,一定要符合審美規則,包括古裝劇。每年我都去看各種畫展、服裝設計周,吸收營養,提高自我。三四線城市的觀衆看不到一線城市那麼多的東西,我們的戲要體現我們看到的東西,潛移默化地培養大家對美的感覺感知,並形成共鳴。

唐藩:影視劇創作確實存在至少1年的滯後期,所以對社會心理、觀衆審美的前瞻性把握,是內容創作者必須具備的敏銳度。芒果TV是市場上一個項目播出最快的平臺。我們今年的《韞色過濃》,從把書買進來到最後播出,一共大概10個月。我自己跑報審,從送審到播出花了6天。

蔣雲峯:對內容創作者來說,“善變”的年輕人更需要他們學會“從現象看本質”,撥開表面不斷變動的因素,看到內在不變的核。如今的年輕人跟父母輩經歷的是中國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父母經歷更多的是貧窮、困苦和奮鬥的艱辛,而年輕人則生於物質相對優渥的時代,對物質的追求遠不及父母那樣強烈並且形成慣性。相反,他們更注重精神層面的追求:自由自在、愛與被愛以及自我實現等。把握住年輕羣體的心理追求,就能真正把握住他們的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