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敗光”18億,被爆超生、養情人 河南前首富的魔幻人生 徹底玩脫!

3天“敗光”18億,被爆超生、養情人 河南前首富的魔幻人生 徹底玩脫!

(原標題:3天“敗光”18億,被爆超生、養情人 河南前首富的魔幻人生 徹底玩脫!)

這位河南前首富的“神祕致富經”中,到底幾分真切幾分虛幻,也許離真相大白的日子不遠了……


滬臺社區管理者“雲上”熱議養老服務

|作者:隋唐

隨着幾天前證監會的“決定書”下達,河南前首富朱文臣迎來了他人生中最“狼狽”的時刻——10年內被禁入證券市場。

從富甲一方的“豫商頭領”到“老賴”,朱文臣起起落落的命運充滿了神祕色彩。


新聞分析:聽專家說說,爲什麼一週連遇2次空氣污染?

作爲河南著名藥企輔仁藥業和著名酒企宋河酒業的掌門人,他曾是河南橫跨醫藥、白酒兩大行業的資本巨鱷。在企業發展過程中,他屢次完成“蛇吞象”的收購,高超的資本運作手段一度讓業內拍手稱奇。

但是,隨着朱文臣被法院列爲“老賴”,加上一起“分紅式爆雷”的衝擊,他身上神祕的僞裝逐漸被扒下,人們這才發現,他外表華美的長袍下可能爬滿了蝨子。


國家能源集團年發電量實現正增長

神祕發家史

在老家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朱文臣的名字家喻戶曉,許多人都對他的故事津津樂道。但奇怪的是,被問起他的發家史,很少有人能說清。

曾有媒體就此問題問過他,他以一句“英雄不問出處”簡單帶過。在當地流傳着的幾個版本中,最爲主流的說法,是其早年在山西從事石料生意發家。

多層次養老 生活更美好(深度觀察)

而朱文臣喜歡將自己事業的起點與1993年成立的河南三維藥業聯繫起來。那是這位“河南藥王”進入醫藥行業的起點。在那之後,他開始了自己在醫藥領域的征程。

1995年,朱文臣開始籌建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輔仁藥業)。兩年後,輔仁藥業正式註冊成立,註冊資本爲1.2億元。


惠企利民政策有效性明顯提高

成立輔仁藥業之後,這位醫藥商人似乎一夜間化身資本大佬。靠着併購,他的商業帝國不斷添磚加瓦。

觀看東京奧運會的外國觀衆 或仍需要入境隔離14天

在他操作過的收購案中,有兩個備受爭議。這兩個收購案曾讓朱文臣過足了“扮豬吃老虎”的癮,但也爲日後“爆雷”埋下了隱患。

2002年10月,輔仁藥業取得了鹿邑當地頗爲知名的國有企業宋河酒廠的經營權,隨後成立了相對獨立的宋河酒業。自此開始,朱文臣成了橫跨醫藥、白酒兩大股市明星市場的“資本巨鱷”。

2003年,宋河酒業的市場營銷額達到了3.2億元,與輔仁藥業並駕齊驅,成了朱文臣手中的王牌。

同年,輔仁藥業收購河南開封製藥集團(以下簡稱開封製藥),再次引發熱議。彼時,輔仁藥業還是一個地方性藥企,而開封製藥的祖上卻“闊過”。

開封製藥的前身是個國企,名叫開封製藥廠,成立於1945年5月。上世紀50年代,開封製藥廠是全國僅有的4家能生產疫苗的藥廠之一,著名數學家華羅庚曾親自去工廠爲工人們上過課。1995年,開封製藥成爲衛生部最早批准生產頭孢原料的企業。

2000年,開封製藥改革,當時“國民飲料”健力寶的總裁張海曾提出以9000萬元的價格收購。但最終,開封製藥以5000萬元的價格落到了朱文臣手中。

朱文臣能以這樣的低價拿下開封製藥,曾讓無數人浮想聯翩,其中的奧祕,至今無人知曉。但不可否認的是,從那之後,輔仁藥業的發展就進入了“快車道”。

18億現金“不翼而飛”

湖人再次追求雷霆超六 施勞德:不想去洛杉磯打球

直到2017年之前,朱文臣與他的“輔仁帝國”都順風順水,最起碼看起來是這樣。

2006年,輔仁藥業借殼ST民豐上市,成爲河南省最大的藥企。與此同時,宋河酒業的發展也蒸蒸日上。2006年,宋河酒業市場銷售額達到了6.8億元,比剛收購時增長了將近6倍。

租房平臺迴應“中介以女租客照片招攬男租客”:系第三方所爲

2012年,朱文臣身家76億元,首次奪得河南首富桂冠。2013年,他身家85億元,再次蟬聯河南首富。

但到2017年,朱文臣輔仁帝國的一角開始坍塌。那一年,朱文臣換掉了有“酒界木蘭”之稱的前宋河酒業負責人王禕楊,並讓自己的兩個親戚接替。這讓他陷入了“任人唯親”的爭議。

貨運指數再創年內新高 挖掘機銷量連續七個月增速超50%

·王禕楊

而彼時的宋河酒業,也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銷售額屢創新高的“香餑餑”。據鄭州宋河酒業某系列產品大區代理商表示,宋河酒業的產品線十分複雜,暢銷的僅有少數幾個系列。

新能源乘用車品牌客戶滿意度得分接近豪華品牌

這樣的狀況似乎不是沒有緣由。爲了不影響現金流,企業大規模的收購往往伴隨着大規模的借債。在朱文臣瘋狂“買買買”的過程裏,旗下企業也無數次被拿出來抵押、融資。

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年底,宋河酒業涉訴422起,到期的抵押借款共有12筆,待償金額約19.715億元。

2019年,因宋河酒業欠款2865萬元未歸還,朱文臣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9次,最終於7月12日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

本以爲宋河酒業的江河日下會成爲朱文臣的最大危機,但禍不單行,同年發生的另一件事讓他陷入了“萬劫不復”。

2019年,輔仁藥業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營收達13.69億元,同比增長1.02%,賬上還躺着18.16億元的現金。很快,朱文臣宣佈了一項決定——分紅。2019年7月16日,輔仁藥業發佈《2018年年度權益分派實施公告》,宣佈了按每10股1元的紅利派發方案,預計將發放紅利6200餘萬元。

木子洋車禍前在棚中拍攝雜誌 甩手擺拍帥氣滿分

此前輔仁藥業上市13年從未分紅,而朱文臣也被叫作“鐵公雞”。這次“拔毛”,不禁引得股民歡呼雀躍。

不過大家並沒有高興太久。在發佈公告僅3天后,朱文臣忽然又莫名其妙地宣佈了一條“噩耗”:公司賬上僅有337.87萬元,分紅取消。

3天之內,18億現金“不翼而飛”。這一分紅式“爆雷”引得市場上一片譁然,也驚動了證監會。許多人開始懷疑,輔仁藥業業績和年報的真實性到底有幾分。

此時,人們又想起了2015至2016年間那成堆的針對朱文臣的舉報信。

一個月內129封舉報信

時間撥回到2015年5月19日。那晚,河南鹿邑縣警方將一位名叫邱雲樵的男子從上海家中帶走。幾天前,朱文臣向警方舉報稱邱雲樵私吞了800萬元“好處費”。

邱雲樵是朱文臣的老下屬,創業時就追隨他,一直在集團內部做到了上海輔仁實業董事長兼總經理的職位。

大衆探嶽X雙十一限時活動 賠錢銷售你信麼

丈夫被抓,讓邱雲樵的妻子武嬌嬌陷入崩潰。據她介紹,此前她們家與朱文臣一家的關係相當不錯。多年前,朱文臣危難之時,邱雲樵的親屬對他有救命之恩。朱文臣的女兒們經上海轉機時,也都是邱雲樵親自接待。除此之外,在當年宋河酒業經營權的收購當中,邱雲樵也是關鍵人物。最重要的是,那所謂的800萬“好處費”,也是“合法所得的抽成,且提前跟朱文臣說過”。

自覺冤枉的武嬌嬌,自此走上了“舉報朱文臣”之路。她曾在一個月內向有關部門投遞了129封舉報信。2015年至2016年,她還在網絡上也公開發表過多封舉報信。

叫停“家長批改作業”是守住師道底線

·舉報信截圖

這些舉報信列舉了朱文臣許多未經證實的罪行。比如超生、與某女子保持非法同居關係、賄賂政府官員、在境外洗錢等等問題。

在這些被舉報的問題中,有一條在今天看來格外引人注意:“通過虛構項目和虛假賬務處理,將騙取的貸款轉移據爲己有”。

當時,舉報信上的內容並未被警方坐實,邱雲樵後來也被判了刑。但是在2020年10月,證監會發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中明確提到:“輔仁藥業重大資產重組文件中存在虛假記載,以及在多個年度報告中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

太橫了!鄧蒙單節10投8中 半場23分隻手扭轉局勢

·朱文臣

隨着朱文臣被證監會瘋狂“打臉”,且被嚴厲處罰,未來會不會有更多的“雷”被爆出誰也不知道。

疫情擔憂重燃道指跌1.08% 財報利好拼多多大漲20%

這位河南前首富的“神祕致富經”中,到底幾分真切幾分虛幻,也許離真相大白的日子不遠了……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