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v7t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神聖羅馬帝國笔趣-第六十二章、類我推薦-awl3a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听到这个宛若天方夜谭的消息,众人直接被惊呆了。美国人想要修“西伯利亚铁路”,这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美国人想要加强俄美之间的经济交流合作,大家勉强还能够接受,毕竟分裂后的合众国严重缺乏商品销售市场。
同为边缘世界的一员,又没有利益冲突,最近这些年俄美两国关系一直都不错。只是美国人要修筑“西伯利亚铁路”,就有些搞笑了。
現代修道生涯 賴pi亮
西伯利亚铁路有这么大的功效,都能够促进俄美经济贸易合作,我们怎么不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在距离差距不大的情况下,铁路运输成本要远比海运高,何况是西伯利亚铁路这种特殊铁路,运输成本那就更高了。
无论是从东海岸出发,还是从西海岸出发,直接将商品装船运送到俄罗斯帝国,都比跑到远东去中转的强。
真要说促进两国经济贸易,其实也是有的。只不过不是促进西伯利亚地区同合众国之间的商业贸易。
不同于后世的西伯利亚,这年头的西伯利亚地区除了大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赤瞳拽妃
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西伯利亚地区,仅仅只有不到七百万人口,这还是算上了奥斯曼移民的结果,要不然这个数字还可以打个对折。
西伯利亚地区发展起来,还是在铁路通车后。主要是得益于斯大林的流放政策,增加了当地人口。
就这么点儿人口,还分布在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谈贸易那就是一个笑话。
西伯利亚地区的市场购买力,恐怕还顶不上圣彼得堡的十分之一。
要说美国人看上了这一片“广袤无人”的市场,想要深入耕作经营,估摸着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信。
尼古拉二世问道:“美国人想要什么?”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国家之间更是如此。作为一个正常人,尼古拉二世不相信没有利益,美国人会跑来做慈善。
雲胡不喜【全本出版】 尼卡
要知道西伯利亚铁路的建设成本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能排到第二位,仅次于神罗那条环线铁路。
早在数年之前,沙皇政府就完成了对西伯利亚铁路的勘探。如果不是预算成本太吓人,沙皇政府腰包又不鼓,铁路早就开始动工了。
这年头的合众国,财力虽然比俄罗斯帝国强一些,但那也强得有限,同样都是债台高筑。
自家的铁路都没有修完ꓹ 突然跑来说要帮忙修建西伯利亚铁路,由不得尼古拉二世不怀疑他们的动机。
外交大臣米哈伊罗维奇解释道:“最近这些年ꓹ 合众国在发展中遇到了瓶颈,迫切需要开辟更大的商品销售市场。
只是现在世界已经瓜分光了,包括原本被美国人视作后花园的美洲ꓹ 现在也沦为了不列颠和神罗势力范围,根本就没有他们插手的余地。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ꓹ 美国人将扩张的目光投向了远东地区。只不过他们的实力有限,无力和英国人竞争ꓹ 甚至连压制日本人都困难。
如果没有外力介入ꓹ 在远东的竞争中,美国人被驱逐出局只是时间问题。
从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目前能够向美国人提供帮助,且有可能提供帮助的只有我们。
除了和我们联手外,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应付英日同盟。美国人提议修筑西伯利亚铁路,看似是在给我们帮忙,实际上这也是他们战略上的无奈。
当然ꓹ 美国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胃口也是相当的好。
除了要和我们联手在远东地区扩张外ꓹ 他们还想要拿到西伯利亚铁路的专营权ꓹ 以及国际贸易中的最惠国待遇。”
从击败拿破仑开始ꓹ 俄国人就有一种“迷之自信”ꓹ 尤其是在夺取君士坦丁堡后,更是达到了巅峰。
傲世王妃:王爺,誰怕誰
普俄战争一度打醒了沙皇政府ꓹ 但是在取得战争胜利之后ꓹ 大家很快又沉迷了进去。
这种“自信”也反应在政治外交上。包括南下印度的战略ꓹ 就是建立在这种“迷之自信”的基础之上。
若爾 九紫
听了这个解释,包括尼古拉二世在内的众人都动心了。
最惠国待遇ꓹ 那和没给一样。反正俄罗斯帝国已经是神罗工商业制品的天下,再放一个美国人进来,充当他们的竞争对手也好。
对想要摆脱神罗影响的尼古拉二世来说,他只是担心美国人没用,纵使开放了市场也竞争不过神罗。
在远东地区联手扩张,那根本就不算条件。本身俄罗斯帝国在远东扩张,就需要盟友分担压力。
至于独霸远东,完成黄俄罗斯计划,那是未来的事情,丝毫不影响现在美俄合作。
可以说美国人的要求,除了铁路专营权有些令人为难外,其他条件都在大家底线之内。
谢尔盖·维特首相:“美国人肯帮忙修筑西伯利亚铁路,自然是一件好事,不过不应该是现在。
帝国的实力不是无限的,法国人的叛乱需要帝国镇压,中亚铁路更是进行到了一半,我们实在是没有能力再启动一个大项目了。
从目前的施工进度来看,如果后期工程进展顺利,那么1899年中亚铁路就可以会通车,最迟也不会超过1900年。
外交部可以和美国谈谈,将西伯利亚铁路建设时间放到三年之后,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容应对了。”
纵使美国人肯帮忙,修筑西伯利亚铁路沙皇政府还是要掏钱的,并且还要承担大头。
包括正在施工建设的中亚铁路,看似维也纳政府在援建,但是劳工和原材料还是沙皇政府提供的。
在机械设备缺乏的年代,几乎所有的工序都靠人工完成。劳工和原材料就占到了铁路建设成本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至于后世铁路建设要面临的老大难拆迁,现在根本就不存在。包括各个环节上的税收,现在也是通通为零。
表面上看来,沙皇政府确实没怎么出钱,但是伤国力啊!免费劳工可不是无限的,一旦征召过了度,那也是要出大事的。
外交大臣米哈伊罗维奇摇了摇头:“这恐怕不行,牵头这次西伯利亚铁路施工的是美国钢铁巨头。
他们推动这项计划,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清理自己的库存。要是把时间往后拖三年,他们的损失会非常大。
何况美国政府再过两年就要换届了。如果不尽快敲定项目,换了新的一届政府上台……”
不同于农产品过剩,只能报废处理,钢铁过剩还是可以积压的。但这个积压时间也是有限的,并且这个积压时间越长需要付出的成本就越高。
资本家是最现实的,一旦涉及到损害自身利益,那么说什么也是白搭。
资本家不好搞定,那么美国政府就更难搞了。如果能够连任也就罢了,万一政府换了人,政策延续性根本就指望不上。
卑鄙的聖人:曹操(第9部) 王曉磊
这一届政府亲俄,没准下一届政府就反俄。美国人的政治变脸速度,可是堪比女人换衣服的。
尼古拉二世优柔寡断的性格暴露了出来,迟迟下定不了决心。他现在是既想要修筑西伯利亚铁路,又担心铁路消耗过大国力支撑不住。
……
烈日炙烤着大地,弗朗茨此刻正在阿尔比斯山脉避暑,配上一湾山间小池。颇有几分“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的韵味。
自从有了儿子当壮丁之后,弗朗茨就从繁琐的政务中解放了出来,过上了游山玩水的美好生活。
人一旦闲下来就喜欢折腾,如果不是乘坐这年头的交通工具太痛苦,没准弗朗茨已经开始圆了上一世环球旅行的梦。
想想看一路美人相伴,可以纸醉金迷、体味异国风情,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獨家密愛:總裁誘拐小嬌妻
可惜上一世没有钱,无法付诸行动;现在倒是有钱了,环球旅行的条件又不具备了。
环游世界做不到,那就环游神罗好了。穷山恶水的地方去了要受罪,那就在繁华的舒适区纵情享受好了。
反正到了现在的年龄,弗朗茨也不用担心消磨意志,把自己给玩儿堕落了。
老子任性跑出去玩了,这可苦了腓特烈。尽管他也是接触政务多年,可是现在一下子变成了决策者,他还是感到了疲倦。
没有办法,现在任何一项决策,都牵扯到了莫大的利益,由不得他不小心。
作为皇储,腓特烈可没有弗朗茨那种说一不二的威望。在做决策之前,少不了要协调各方的关系。
妖嬈外交官
幸好维也纳政府的官僚,最近这些年被弗朗茨调教的差不多了,没有人敢在皇储面前扎刺。要不然腓特烈的日子,还会更加难过。
……
卡尔首相:“殿下,昨天晚上驻法俄军向盟军司令部发出了求援电报,希望司令官能够替他们解决后勤问题。”
看似平淡无奇的汇报,腓特烈知道麻烦又来了。
长期以来维也纳政府都把持着盟军司令部,在欧陆战争时期自然不会有人有意见,战后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没有人希望头顶上有个婆婆管着,反法同盟各国也不例外。鉴于这种情况,注重吃相的维也纳政府自然没有坚持。
很快盟军司令部就从联盟最高军事指挥部,沦落为了一个联络、协调机构。
除了政治需要的时候,站出来刷一刷存在感外,大多数时间都不在过问具体的军事指挥。
不管实权怎么变动,但是名义上盟军司令部,仍然是反法同盟的最高军事指挥机构。
眼下俄国人求援了,作为名义上最高指挥机构的盟军司令部,就不能坐视不理。
或许在外界眼中,俄国人这个时候送上门来,为维也纳政府提供了一个重新插手各国驻法军队指挥权的契机。
然而,腓特烈却宁愿不要这个契机。插手各国驻法军队的指挥权,看似利益巨大,实则对神罗却是一无是处。
法兰西都现在这样了,根本就榨不油来。过度深入驻法军事指挥,除了背黑锅拉仇恨之外,还能有什么?
总不能以此为契机,插手各国的内部军政大权吧?
莫说是去实施了,但凡是流露出一点儿迹象,神罗就要陷入众矢之的。
类似的悲剧案例,哈布斯堡王朝可是先辈亲身体会过的。年轻的时候热血沸腾,随便喊了几句统一的口号,继位后被诸侯们各种针对。
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欧洲各国愿意承认神罗这个霸主,除了自身实力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弗朗茨不喜欢折腾。
难得碰上一个不搞事情的老大,大家自然要奉承着了。别人奉承归奉承,但是自己还是要有自知之明。
真要是飘了,拿破仑就是榜样。单挑全欧洲的事情,纵使是战场上赢了,政治上也是输了。
在这种背景下,驻法俄军的求援电报,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旦处理不好,就会给维也纳政府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宦海仙途 白領如來
类似的事情,维也纳政府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只不过之前都是弗朗茨处理的,腓特烈只是旁观者。现在遇到了,还是难免有几分头疼。
沉默了片刻功夫后,腓特烈问道:“首相有什么建议?”
“现在我们两个选择,要么先划拨一部分物资给前线的俄军,趁机拿下俄军的指挥权,但是必须把握好其中的度,不能过分介入。
要么向沙皇政府发出外交照会,督促他们尽快向前线提供补给。只不过这么一来,盟军司令部的功效也就废了,未来再也没有能力……”
腓特烈暗自叹了一口气,卡尔首相给出的两个选择,实际上就是一个选择。
以反法同盟的名义向沙皇政府发出照会,督促俄国人向前线部队提供补给,何尝不也是在插手俄国内政?
更何况,还要搭上盟军司令部的威严。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明显是少干为妙。
向俄军提供后勤补给,同样不是一件好差事。看似拿到了驻法俄军得指挥权,却也恶化了两国关系。
可以说维也纳政府现在无论做出什么选择,最终都会影响俄奥关系。一个操作不好,还有可能影响神罗的国际形象。
然而,不选又不行。既然首相提了出来,那么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或许还存在更好的应对方式,但是大家还没想到。
沉思了一会儿功夫后,腓特烈点了点头:“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效率,俄国人现在正忙着呢,等他们自己处理时间上肯定是来不及了。
兇梯 禦宸先生
为了大局,我们就吃点儿亏,先向前线俄军提供后勤补给。等法兰西局势稳定了,外交部再和沙皇政府沟通好了。”
别的能力不确定,但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腓特烈已经向弗朗茨靠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