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cjt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一章 叫爸爸鑒賞-meqxz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李水和李信一路交谈,唉声叹气的到了议政殿门口。
冯去力看到他们两个之后,神色也有点怪怪的。
老实说,儒者大报上面那篇文章,冯去力也看到了。
他本来不想冒名顶替的,但是自己的纺织厂需要扩大生产,所以……只好捏着鼻子认下来了。
毕竟……一万钱可不是小数目啊。
赵腾看着李水,脸上带着一丝快意,心想:从今天开始,我就自由了,谁也别想把我和你挂钩,嘿嘿嘿……
李水对李信说道:“李兄,你有没有发现,内史令对我笑的越来越亲切了。”
赵腾一听这个话,连忙把头扭过去了。
李信对李水说道:“槐兄,最近咱们的队伍是越来越大了,至交好友越来越多了。”
朝臣们都缩了缩脖子,有的人低下头,有的人借故转过头去。
谁也不想被李信点名。
丢不起那个人。
赵腾在心里呵呵冷笑了一声:“就让你们再得意半个时辰吧。半个时辰之后,我要石破天惊,到那时候,谁也别想让我做朋友。”
这时候,小宦官走出来了,高声说道:“议政开始,百官入殿。”
朝臣们鱼贯而入。
百官们按照次序坐好了,开始议政。
按照不成文的规定,最开始的时候,应该说一些正常的事情,后面就是谪仙的撕逼时间了。
所以朝臣们都在认认真真的议政,耐着性子把最精彩的部分留到最后。
谁知道……
今天刚开始的时候,就来了个石破天惊。
赵腾忽然站出来,大声说道:“我要弹劾谪仙。”
朝臣们顿时来了兴趣,有一些年纪大了,昏昏欲睡的老臣,这时候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百倍。
嬴政也十分好奇的说道:“说来听听。”
这时候嬴政很纳闷,赵腾,不是号称槐谷子的至交好友吗?怎么忽然弹劾槐谷子了?
当然了,以嬴政的情报网络,他当然知道赵腾这个至交好友是被迫当的。
不过,赵腾最近和槐谷子ꓹ 不是一直相安无事吗?今天这事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要弹劾槐谷子?
嬴政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赵腾大声说道:“臣要弹劾槐谷子的煤矿ꓹ 雇佣黑工,隐瞒死者。不按照规定的流程生产,偷工减料。”
嬴政顿时坐直了身子:“当真有此事?”
赵腾认真的点头ꓹ 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真有。”
嬴政又问道:“当真有此事?”
这一次,是问向李水的。
李水也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真没有。”
嬴政说道:“商君别院ꓹ 有那么多煤矿,你就能确定ꓹ 绝对没有?”
李水应了一声:“是ꓹ 臣就能确定,当真没有。”
嬴政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就能如此自信呢?”
李水干笑了一声,说道:“因为臣已经退居幕后了,煤矿这些事,是伏尧公子代管的。”
我一不小心就僵了 巫九
嬴政:“……”
赵腾:“……”
朝臣:“……”
众人心中都有一个念头:这特么的……这叫什么事啊。
赵腾心中更是咒骂不已,阴险,太阴险了啊。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嬴政ꓹ 心想:我今天告状,难道变成了状告太子?这可真是……
嬴政定了定神ꓹ 很快恢复了理智ꓹ 淡淡的说道:“朕治理天下ꓹ 尚且不能保证ꓹ 没有奸佞混进朝廷,鱼肉百姓。”
“伏尧管理这些煤矿ꓹ 怎么可能一点疏忽都没有呢?何况他年纪尚清ꓹ 有些看不到的地方ꓹ 也是有可能的。槐谷子,你且不可把话说太慢。”
李水连忙应了一声。
私人定制之第一冷妻
嬴政一句话ꓹ 把伏尧的责任开脱的差不多了。
过一会真的发现煤矿有问题,那也是伏尧年纪太小,有可能照顾不到的原因。
皇帝都不能保证朝中有奸佞。伏尧怎么就能保证所有的煤矿都没有问题呢?
这很正常嘛。
一句话,把伏尧的罪责开脱了个七七八八。
赵腾有些悲哀。
这一场仗……还没有打就输了啊。
嬴政看着赵腾,淡淡的说道:“你都发现了哪些煤矿有问题?说来听听?”
赵腾愣了一下,然后干咳了一声,说道:“陛下,在说这些煤矿之前,臣斗胆,请求陛下一道命令,把所有的朝臣都留在皇宫之中。不许他们出去通风报信。”
“因为不少朝臣都投资了煤矿,这里面似乎有他们的产业。”
嬴政点了点头,说道:“可。”
朝臣:“……”
特么的,这叫怎么回事啊。
大多数朝臣都不情愿,尤其是李斯尤其的不情愿。
西遊之金烏大聖
最近他刚刚买了两个美女,来之前又喝了大量增强能力的仙茶。
喝了之后,这一路上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就等着散朝之后回去呢。
结果……现在不让回去了?
李斯有点崩溃。
这时候,赵腾才拿出来几张纸,说道:“这就是煤矿的名单,请陛下过目。”
嬴政看了一会,忽然啪的一声,把名单拍在桌子上,恼火的说道:“竟然有这么多?”
赵腾说道:“这还是臣暗中查访得来的。估计没有揭开真相的十分之一。臣建议陛下,彻查所有的煤矿。”
嬴政点了点头。
赵腾接着说道:“自从谪仙兴商贾之道以来,民间涌现出了很多煤矿、工厂、作坊。”
“这些东西,确实让百姓富组起来了。但是与此同时,也滋生了很多罪恶。”
“以往我大秦,对剿灭山贼,剿灭土匪,捉拿不法之徒,得心应手,但是对于新的犯罪,有些力不从心了。”
“朝中官员没有经验,那些小吏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因此……臣斗胆请求陛下下令,整顿治安,重新制定律法。”
嬴政缓缓的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啊。”
百官之中,有人也感叹的说道:“内史令真是栋梁之才啊。”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发出这一声感慨的,乃是槐谷子。
商業三國
有不少人都露出无语的神色来:人家赵腾刚刚弹劾完你好不好?你在这感慨个什么劲?这么贱的吗?
嬴政叫来一个小宦官,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小宦官急匆匆的离开了。
可以想象,是去彻查煤矿了。
嬴政淡淡的说道:“诸卿今日就留下来吧。自然有人给你们安排住处。”
随后,嬴政离开了。
这一场朝议,就这样结束了。
百官纷纷交头接耳,消化刚刚听到的那些消息。
很快,有小宦官走进来,带着朝臣去住宿了。
宫中的房屋确实很多,但是这些房屋都各有用处,所以能够提供给朝臣的,就不是那么多了。
最后,这些房子分配下来,变成了五六个朝臣住一间。
朝臣们很是不适应,问小宦官说道:“要这样住多久?”
小宦官说道:“这个……小人如何得知?要看陛下怎么安排了。”
朝臣们都叹了口气。
当天晚上,众人闲得无聊,有谈天说地的,有秉烛夜读的。
大部分人都很无聊,不无聊的那是少数。
而冯去力,就是少数中的一个。
他请小宦官从外面捎进来了很多毛线,然后开始织毛衣。
现在御史大夫出品,已经成为了一个品牌。每天产出的衣服都很多。
作为老板的冯去力,原本没必要亲自动手了。
但是,冯去力闲得无聊的时候,还是会织两把,并且把这个作为典藏向外发售。
典藏版的毛衣,卖出去的价格自然就很高很高了……
冯去力的毛衣织的怡然自得,同寝的朝臣则看的直咧嘴。
不过,他们也没有打扰冯去力。
人各有志嘛。
御史大夫想要织毛衣,谁也管不着他。
至于李水和李信,他们两个不寂寞。
李水带着李信,低声说:“我有一个好地方,保证你会眼前一亮。”
李信好奇的问道:“是什么地方?”
李水笑眯眯的说道:“你跟我来就行了。”
李信心中有些纳闷:皇宫之中,能有什么好地方?
皇宫能逛的地方我都已经逛过了啊。
很快,李信发现,他被李水带到了丹方里面。
李信有点无语,对李水说道:“我当是什么地方,原来是丹方。就这地方……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里有几块砖我都知道。”
李水奸笑了一声:“你当真知道?那我今天可告诉你,现在丹方里面多了一样东西,你能不能告诉我,丹房里面多了什么?”
李信说道:“我倒是想告诉你,可是你得先把灯点上啊。”
李水说道:“你这习惯怎么就改不过来呢?咱们这不叫点灯。咱们这叫开灯。”
随后,李水把灯打开了。
电灯把丹房照的亮如白昼。
很快,李信就看到了桌上的东西。
红色的,有听筒,有话筒。
他惊讶的说道:“这……这不是电话机吗?”
李水说道:“不错,这正是电话机,现在只在商君别院和皇宫之间架设了一部。”
“想夫人了吧?想不想和夫人说话啊?”
李信连连点头。不过,他很快又为难的说道:“可是,我家并没有装这东西啊。”
李水说道:“这有什么?我打电话到商君别院,然后派一个人,把夫人请到商君别院不就可以了吗?”
李信想了想,这倒也是个办法。
于是,李水开始打电话。
先要打到总台。
总台也是设在商君别院的。
总台的美女问道:“你好,哪位?”
李水说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现在装了电话的一共有几个人?”
美女哦了一声,说道:“请问谪仙找谁?”
李水说道:“我找公主。”
美女说道:“请稍等,我马上给你转接。”
一刻钟后,电话接到了未央的房间。
然后……李水和未央开始煲电话粥。
起初的时候,李信还在旁边等着李水叫李夫人,但是等了两个时辰,李水还在卿卿我我。
李信有点不耐烦的在旁边走来走去。
又两个时辰,李信实在受不了了,躺在床上睡着了。
等他睡醒的时候,发现李水也睡在旁边。
李信有点无奈,推了推李水:“槐兄,你怎么也睡了?”
李水看了看旁边的李信,哦了一声:“昨天晚上,我本来想要把李夫人叫过来的。后来看你睡着了,我也就睡了。”
李信说道:“那你倒是把我叫醒啊。”
李水说道:“我看你睡得挺香,有些不忍心。”
乙女向世界觀惡役死旗屹立不倒 黑天秤
李信:“……我谢谢你了,你现在把我夫人叫来吧。”
李水说道:“好说,好说。”
于是,李水又开始给总台打电话。
李信在旁边担心的说道:“今天你不会又给公主打电话打好几个时辰吧?”
李水说道:“放心,公主现在正在补觉呢。”
李信想了想,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就微微放心了一些。
这时候,就听到李水对着电话那边说道:“喂?哎呦?谁把我儿子抱来了?快快快,把电话给他,我要和儿子说话。”
李信:“……”
接下来,丹房里面就一直重复着李水的声音。
“儿子,叫爹。”
“叫……爹。”
“不是嗲,是爹。”
“不是切,是爹……”
一个时辰之后,李信已经忘了爹是什么意思了。
当天晚上,李信终于成功和李夫人通话了。
而李水则疲惫不堪的睡着了。
而其他的朝臣,却忽然起了疑心。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李水和李信两个人,那是不安分的主,无论在哪都要弄出一点事情来。
怎么今天……如此的安静?
于是,朝臣们开始四处寻找他们。最后发现,他们已经在丹房里面呆了一天一夜了,连饭菜都是小宦官送进去得。
鴻蒙大道
这就太反常了。
有朝臣拽住小宦官,说道:“谪仙在里面做什么?”
小宦官说道:“在打电话。”
朝臣们都面面相觑,说道:“这电话是谁?为何被打?”
小宦官:“……”
好在朝臣当中,有几个开明的,了解一些最前沿的科技。
这几个朝臣说道:“打电话,就类似于神话传说中的千里传音。不过是用机器传音的。”
说到这里,朝臣们忽然反应过来:“等等,谪仙是在给谁打电话?”
小宦官很自然的说道:“给商君别院打电话啊。”
“通风报信?”
朝臣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四个字来。
然后,他们兴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