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zqo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美食從和麪開始笔趣-第1463章 鹽水鴨的任務,來了看書-rln3u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烹饪学院不放人?
徐拙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理解,去年贺国安去的时候挺高调的,还签订了两年的合约,这会儿突然想走人,学校那边自然不答应了。
另外,课程什么的肯定都已经规划好了,这会儿也已经开学,这要是临时换老师的话,也多少有些不合适。
老婆甜甜的 布小心
盤龍少爺 玄昊
但贺国安是新店的关键,徐拙自然不会就此放弃。
他说道:“贺伯伯你先别急,我来想办法,这事儿您先别管了。”
话音刚落,徐拙就听到了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来活儿了。
挂断电话后,徐拙进入系统,查看了一下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
随机任务:更换烹饪老师。
任务详情:请宿主在维持和烹饪学院关系的基础上,寻找一个替代贺国安的可行性方案,让贺国安能够顺利来京城工作。
任务奖惩:任务成功,宿主将会得到C级招牌苏菜——南京盐水鸭;任务失败,宿主的烹饪学院客座教授名誉将会收回。
任务时限:一周内。
任务提示:一旦失去客座教授的名誉,宿主将会面临一场名誉危机。
看完之后,徐拙有些诧异。
这事儿就算成不了,自己最多让贺国安先两头跑就行了,再不济的让老爷子或者于培庸在扬州替贺国安上课。
怎么会跟烹饪学院闹翻呢?
跟系统相处久了之后,徐拙很清楚这狗系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的,这里面肯定有啥自己不知道的弯弯绕。
或者有什么坑在等着自己跳呢,所以一定要沉住气。
为了防止任务出现什么意外,徐拙当即拿着手机,买了一张明天去扬州的机票。
嗯,不管什么原因,还是先过去为好,防止贺国安跟烹饪学院的管理层起什么冲突。
贺国安刚入职那会儿,有位学院领导就把他当成家里的厨师一样,命令贺国安做炒肝儿,要不是徐拙当时在那,说不定贺国安立马就会走人。
不过虽然那会儿徐拙进行了救场,但是矛盾的种子却已经种下。
现在想办法让贺国安回来也好,就算他留在那里,时间长了大概率也会被那位领导穿小鞋。
毕竟贺国安这人并不是多圆滑,甚至还有点固执。
但凡他多少圆滑一点,会来事儿一点,也不会在葛记饭庄落个被扫地出门的下场。
到了烹饪学院ꓹ 他的手艺比在职的教职工高出一大截,这种情况下自然更不可能圆滑了。
他为人死板ꓹ 哪位管理层万一再小心眼一点,早晚会闹出冲突。
至于解决办法,徐拙还没想好ꓹ 只能先去扬州看看,到时候见机行事ꓹ 最不济的自己可以每周过去讲两次课嘛,相对于贺国安来说ꓹ 自己在烹饪学院应该更受欢迎ꓹ 学校绝对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第二天一早,徐拙就来到机场,坐上了去扬州的飞机。
到了扬州之后,他没有直接去烹饪学院,而是来到了第一楼,打算先见见于培庸在说。
烹饪学院中有不少教师都是于培庸的学生,所以提前了解一下情况ꓹ 也好进行针对性的布局。
暗金小公主 孤帆凡
这会儿差不多已经是中午了,徐拙到的时候大家正在吃午饭。
饭店嘛ꓹ 午饭都比较早ꓹ 不过正好徐拙早上啥都没吃ꓹ 就在机场喝了杯豆浆吃了个汉堡ꓹ 这会儿见到有饭吃,二话不说就给自己盛了碗米饭。
不管在哪里ꓹ 饭店的员工餐基本上都遵循着简单快捷的原则。
今天第一楼的这顿饭依然如此ꓹ 红烧豆腐、腐竹炒肉、香菇油菜、海米冬瓜ꓹ 四样菜再配上一小盆排骨莴笋汤,既下饭ꓹ 又兼顾营养,而且吃多了也不会上火。
嗯,擅长做养生菜的人,自己本身吃的也比较养生。
不像过去的四方酒楼,做的员工餐基本上都围绕着下饭的原则,怎么下饭怎么来,营养什么的完全不考虑。
吃饭的时候,徐拙把自己来扬州的事儿说了出来。
前天才从京城回来的于长江说道:“这事儿好办,烹饪学院那边本来教的都是最基础的烹饪手法,贺师傅在那里完全无用武之地,随便换个厨师就行。”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弦悠
于培庸笑了笑说道:“话是这么说,但这样换的话,学院领导的面子会挂不住,所以,想把贺师傅换下来,最好能找个跟他能平级的厨师,这样学院的面子有了,大家的关系也不至于破裂,回头贺师傅依然能享受客座教授的名誉。”
名誉这东西,不能吃也不能喝,但却是高段位厨师最在意的东西。
特别是贺国安这种满脑子要打葛家脸的人,就更在意这些了。
所以能不闹翻还是不闹翻为好。
免得让葛家的人看了笑话。
但能跟贺国安平级的厨师,满打满算也就老爷子他们的亲传弟子才行。
不过这些亲传弟子现在都是各大饭店的中流砥柱,可能来这边教学呢?
就算一时冲动能过来,也不会真的会静下心的,毕竟这边的待遇跟大饭店可是天差地别,而且面对着一群学生,哪有灯红酒绿的高级饭店让人心驰神往啊。
所以在徐拙看来,这任务真有点让人难以下手。
異世大
当然了,从奖励来看,这任务的难度也不会太低了,毕竟可是南京盐水鸭。
重生之豪門天價妻 錦念
在国内众多的鸭肉吃法中,尽管北方的烤鸭和南方的烧鸭榜上有名,但不管怎么排,南京盐水鸭也都在前五之列。
甚至连京城引以为傲的烤鸭,也出自南京。
这个别名为金陵的地方,对做鸭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毕竟连鸭血这种下脚料中的下脚料,在南京都能被做成一道美食的时候,其他鸭肉做法的好吃程度,自然也就可见一斑了。
毕竟吃鸭肉少得地方,怎么可能衍生出鸭血类的美食呢?
饭后,于培庸给他的几个学生打了电话,先问了一下烹饪学院的情况,得知前两天贺国安和一位校领导吵过架。
这让在一旁听着的徐拙顿时苦笑起来。
还真是雪上加霜啊。
打完电话之后,于培庸说道:“这样吧,咱们先去找一下郑师傅,他天天在烹饪学院住着,应该知道的更多一些。
只有彻底了解清楚,咱们才能有的放矢,不然这种矛盾累积着,始终是个隐患。
不仅对贺师傅是隐患,对你也一样。
毕竟,你以后可是贺师傅的老板了,而且这么年轻,多少人盼着你出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