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強和翠花的“山鄉鉅變”


軍強和翠花的“山鄉鉅變”

新華社蘭州11月13日電 題:軍強和翠花的“山鄉鉅變”

新華社記者文靜

“大家好,我是‘當歸哥’!”離“雙十一”結束還有一個小時,軍強調整坐姿,將手機鏡頭對準自己,熱情地向網友打招呼。身後,包裝精美的當歸、黨蔘和黃芪切片堆放在貨架上,將被髮往全國各地。

軍強姓於,是岷縣軍強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創辦者,是甘肅省科技廳評選的省級電子商務導師。他的公司被甘肅省商務廳評選爲省級示範企業、甘肅省級優秀扶貧帶貧企業和甘肅省優秀網店。

但所有榮譽頭銜,在軍強心裏都比不過他自己給自己定義的身份——互聯網時代的新農民。

“軍強家在甘肅省定西市岷縣秦許鄉中堡村。岷縣被稱爲“當歸之鄉”,但山大溝深,環境嚴酷,適宜種植的作物很少。種麥子、割麥子,倒茬種當歸、挖當歸……日月流轉,一家人在往復不息的“固定動作”中過了一年又一年。

幾乎沒上過學的軍強趕上了“打工潮”。揹着一麻袋當歸,軍強來到西安,在建築工地找了份活。白天打工,晚上擺攤賣當歸。帶着泥土的當歸雖然引起了路人的興趣,但大多隻看不買。奔波一天,收入寥寥。軍強一度感覺生活猶如一張無形的網,越是掙扎,裹得越緊。

一天晚上,軍強照常在居民區門口擺攤,旁邊來了個賣兒童玩具的大學生。不出三小時,玩具悉數賣光。臨收攤,看了眼軍強原封不動的攤位,大學生勸道:“你的藥材這麼好,怎麼不拿去淘寶試試?”

“淘寶是哪條街?”軍強一把拉住大學生,塞過一根菸。

自此,軍強的生活軌跡變成了工地和網吧的兩點一線。在逼仄的網吧,他如癡如醉地逛淘寶、學打字,開始接觸電商。

接下來的幾年,軍強結婚了,妻子是鄰村的女孩,叫彭翠花。翠花看家,軍強在外當銷售、幹建築、做服務員……而電商的種子始終埋在他心裏。軍強知道,有條“路”,能越過山樑,通向外面的世界。

2009年,軍強接到鄉里打來的電話,統計願意回鄉創業的年輕人。軍強辭去工作,用僅有的積蓄買了臺電腦。他在淘寶上註冊了一家網店,取名“岷縣當歸哥”,開始了創業路。

佳兆業天墅 在售 最新單價約75000元/㎡

“電商是啥?”這是剛回村裏的軍強被翠花反覆問的問題。當時的中堡村,不通網、不通快遞。聽說軍強要“用電腦賣藥材”,當地電信部門專門爲他栽了一溜電線杆,才拉上網線。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的三個月,軍強的淘寶店門可羅雀。一天,他呆坐在電腦前,淘寶旺旺閃了閃,打開對話框,上面寫着:“當歸是怎麼種的?”

“我甚至不敢確定,電腦另一端跟我對話的是機器還是人。”回憶起第一次客服經歷,軍強笑着說。儘管心裏沒底,他還是認真地敲起鍵盤,一字一句地解答當歸的種法。二十多分鐘後,對話框又跳出一行字:“冒險在你這裏買一斤試試吧!”

就這樣,軍強的第一筆生意成了。

生意有了起色,家裏的當歸很快不夠賣了,而鄉親們還靠着傳統的銷售方式,每天凌晨4點就去中藥材市場佔攤位、賣藥材。“怎麼能讓大家的腦子轉過來?”軍強想。

機會終於來了。

2014年,國務院扶貧辦將電商扶貧列爲“脫貧攻堅十大工程”之一。2015年,國家撥款20億元專項資金用於發展農村電商,並確定了第二批200個電子商務進村示範縣,岷縣就是其中之一。

有了專項資金,岷縣建了一座縣級電子商務服務中心、18個鄉級服務站和306個村級服務點。縣上也開始重視基礎設施建設,村村通了硬化路,高速公路在縣城穿插而過。更令軍強驚喜的是,2017年,蘭渝鐵路開通了,火車站就離村子不遠。

富力擬超44億元轉讓廣州機場物流園7成權益

“鐵路開通後,我感覺和世界沒有距離了,大大減少了時間成本。”軍強說。

哈達迪砍21+22+16四川力克深圳 沈梓捷17分難救主

這一年,軍強註冊了公司,進駐縣級電子商務服務中心,在中堡村建起工廠並開了一家合作社,和村民簽訂供貨協議,以高於市場價的價格保底收購藥材。合作社的社員由最初的幾戶增加到現在的170多戶,年輕人紛紛上門“取經”。

一個小時的直播很快結束。零點的鐘聲敲響,在無比熱鬧的購物氛圍中,“當歸哥”的網店收穫了4000多個訂單。

“雙十一”結束了,但軍強和翠花的故事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