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zms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009 對峙·還債·學生-mlhu6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什么人?”大楼宴会厅灯火通明,男男女女们贵族打扮,觥筹交错,畅谈正欢,从门外传来的剧烈爆炸声让他们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有些不解。
冬零璇本以为血祖他们会在某一层行欢作乐,毕竟这里怎么说都是冬零家的主楼,这么明目张胆也太不将冬零家放在眼里了。
然而事实是血祖和他的下属以及狐朋狗友们就这么赤裸裸的在宴会大厅行乐,举办盛大的生日宴。
完全就把这里当做了他自己的行宫。
冬零璇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当目光落在最中央那个高大黑发老人身上时,她下意识就想要低头,可刚做出动作,身旁的青年便制止了她。
“不用畏惧他,抬头挺胸,这些人都是你家族的死敌,害死你全家的凶手,难道你不想仔细看看他们的样子吗?”李想一步踏出,只听到咔嚓一声,地面居然丝丝龟裂。
開茶寮的女人 人生了了
坚若磐石的黑石地板竟然就这么爆裂开,乱石迸射,让人惊叹。
冬零本家大楼可是历经数代人修建的超级建筑,这种黑石坚硬如铁,是许多源质武器的重要材料,一般玩家想凭肉身力量就踩碎它,等同于天方夜谭。
喝止的人是一队装备齐全的战士,他们负责宴会的守卫工作,每个人身上都有类似赤血所穿制服,印着血祖的血纹标记。
冷情王爺的囚寵妃 紫菱衣
冬零家的陷落比李想预期的还要彻底。
在宴会厅内几乎看不到银发的人,说明这里没有一个冬零家纯血后裔,有老有少,穿着打扮光鲜,看来都是来祝寿的。
“真是有趣,冬零家的本家大楼里居然没有一个冬零家的人。”李想声音不重,却能轻松传遍整个宴会厅。
“冬零家的那群废物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老师的生日宴?”护卫队走出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目光直接越过李想,锁定在他背后的冬零璇身上,“是你带他们进来的?”
“我……”冬零璇知道此刻不能露出胆怯的神色,迈出脚步,打算正面回应中年男子,可对方的气息如同山岳般惊人,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而且他背后的那个高大黑发老者也转过头来ꓹ 视线被他们所吸引。
只是一瞥,冬零璇就感觉浑身陷入了冰寒之境ꓹ 身上居然散发出了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白色寒气!
地下,浮现诸多纹路,犹如赤红色的鲜血在流淌ꓹ 炽热繁盛,是一个个刚刚凝结而成的魔法阵ꓹ 充斥着恐怖的杀意。
周围的魔法粒子快速游离,被调动起来ꓹ 围绕着黑发老者盘旋。
血祖是一名9级神秘学魔法师ꓹ 他最擅长的便是魔法阵图,一旦领域张开,布置好自己的魔法阵,可以轻松与一般的9级对抗,而他血祖之名来自于他那一半非人的血脉。
据说血祖曾吞噬一只来自狼人与血族世界的长生种,对方是那个世界数一数二的血族,那之后ꓹ 他的体内便流淌起血族的鲜血,拥有可怕的自愈能力ꓹ 肉身强度丝毫不逊色那些专注肉身的玩家。
浓郁的血气勾起了李想心底一些久远的回忆ꓹ 他看着前方ꓹ 眼神有些游离飘忽。
一道升仙
在还是魔术使用者时ꓹ 他也曾利用不完整的机械之心能力大肆吸收血气和生命力,为自己提供能量支持ꓹ 那之后还收服了现在血族的女王暮ꓹ 签订了契约后ꓹ 他身体里其实也有一部分血族血脉,只不过比起他的本源气息和来自至暗本源的血脉ꓹ 血族血脉太弱小,可以忽略不计。
中年男子看到李想忽然呆住,还以为他是被血祖的气势所折服,冷笑不止,准备看他怎么死。
冬零璇已经快被那种压迫感给逼疯,一旁站着的黑白两只小萝莉还好,但也是气喘吁吁,难以抵挡血祖的威压。
这就是9级,任何一个都是横推一个时代的天才人物,有着无数机遇,注定是人类世界的领头者。
不过这些在李想眼中都毫无意义。
血祖眯着眼睛,身旁还有一道道炽热的目光,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宴,如果被人搅乱,他的面子还往哪里搁?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冬零家的小丫头,还有两个更小的小鬼,就敢来他的生日宴捣乱,这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隐居幕后太久,七大陆的人都忘记了他这个9级。
“年轻人,如果你只是想为冬零家的这个丫头出头,我劝你还是现在就离开的好。你家里人难道没有和你说过现在欧陆真正的掌权者是我么?”血祖一步步走来,地上展现出越来越多的魔法阵,不过他没急着动手,“既然能走到这里,说明你背后的势力不弱,今天是我的生日,看在你家里人面子上,我放过你,带着她们离开,这个冬零家丫头也可以放给你。”
網遊之靈武
“老师,冬零家的女人天资都很不错,这样放过是不是太可惜了些。”站在血祖背后的一个修长男子阴恻恻的说着,他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冬零璇的身体,毫不掩饰那种贪婪和色欲,他明明记得清扫过冬零家的女人,为什么还遗留了这么漂亮的小家伙?
周围的护卫们慢慢围拢上来,不过都只是魔术使用者,只有血祖的那些亲传弟子才是玩家。
在场还有其他许多势力的人,他们前来祝寿,多半和血祖有利益瓜葛,看来都想分一分冬零家这块大蛋糕,就算得不到冬零家的东西,其他产业,甚至是空域权也好,每一个都能为他们赚取不少利润。
在这种年代,资源就是一切。
李想摸了摸鼻子,正好奇为什么没人认出自己来,目光扫过酒杯,正好从倒映的酒水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难怪了。
自从晋级后,他的身体包括样貌其实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要是回头看当初的高考生,怕是一只瘦小猴子,和现在截然不同。
他一直在变化着,不是亲近熟悉之人,很难一眼认出来。
那个赤血能很快认出自己,估计没少关注他的信息。
感受到这些人看着自己像是在看待宰羔羊一般,李想反而觉得有些新奇有趣。
冬零璇快撑不住了,这是李想有意让她承受的,为了看一看她的天资极限。
能硬抗9级玩家气息到现在这一步,已经非常了不起。
萬鬼之 孤獨漂
当初在极夜训练营,他甚至连总教官的眼神都扛不住,不敢直视,而冬零璇以普通人的身体竟然可以抵挡住血祖的气息那么久。
这就是五大王座纯血血脉的天赋,确实可怕。
他一路走来,披荆斩棘,遇到过不少对手,那些出身不错,血脉纯正的往往能给他制造大量麻烦,到了玩家阶段,他也不敢小视。
“你很不错,现在交给我吧,等这里事情全部结束,我亲自指导你修行。”李想满意地点头,手指轻点了下冬零璇的额头,刹那间,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了巨大变化。
年華何日不離傷
银发飘逸,额头莹白,泛出点点光泽,美眸微闭,之前的紧张和心悸感全部消失,清丽绝美的脸颊上慢慢生出一丝丝妖异的纹路,暗金色,像是充满魔性的符文印记。
这是什么东西?
这绝不是纹身,里面蕴含着连自己都会胆战心惊的气息,诡异的同时还有一股神圣气息交织,非要说的话,这股气息里蕴含着他梦寐以求的一些答案!
血祖睁大眼睛,他渴求突破9级之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偷偷修炼到9级巅峰后,他摸索着,独自探求,甚至距离五王境也不再遥远。
他知道,五王境和9级巅峰距离不多,那种感受清晰可见,而唯有9级之上,模糊而遥远,在接触了几次邪首本人后,他才隐约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强悍和界限。
而现在,这个年轻人烙印在女孩脸上的诡异印记里居然蕴含着9级之上相关的气息!
冬零璇感觉身体像是浸泡在温泉里一样,暖暖的,很舒服,她如天鹅般雪白的脖颈上也有丝丝暗金色纹路流淌而过,蔓延向下。
这股气息帮她抵挡住了所有血祖身上蔓延来的压迫感。
血祖更加好奇,他不停盯着李想,表情变化,最后终于悚然。
年轻,拥有9级之上的气息,会来给冬零家出头——
几个要素结合在一起,年轻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为什么会招惹来这个大煞星!
血祖急速后退,仿佛要将自己压缩进时光之中。
他是很强,是9级没错,可对方更可怕,孤身一人斩掉了近十名9级的联手,是被验证的新9级之上!
也是第一个和他们动过手的9级之上,用实力证明了那个境界和9级之间的鸿沟差距!
“怎么,现在想走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轰隆一声,大楼摇动,穿透来一股恐怖的波动,宛如一个庞然大物在复苏和觉醒。
周围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的层次太低,根本不能第一时间感受到环境的变幻。
盛夏光年:我愛過你
李想用无上之力锁住了时空,封绝了虚空隧道。
絕色小妖妃 一紙茶箋
血祖寒毛炸立,头皮上起了一层层疙瘩,勉强轰出一拳,带着阴恻恻的血腥气味,拳影重重,交织在一起,连宴会厅都顾及不到,打算直接轰爆这里,强行开辟一条逃生之路。
李想没有去管周围的人,他们被血祖的拳影挤压,面容露出惊恐的神情,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周围人一样化为一团团血雾,爆裂开。
“魔法阵,开!”血祖知道不拼命不行了,疯狂催动体内的血脉之力以及各种魔法粒子,压箱底的绝活一股脑儿甩出,拖延住李想的时候同时展开自己的神话生物形态。
那是一头浑身长着黑毛的僵尸状高大怪物,傲立在大楼里,四肢上是锋利的长指甲。
那些魔法阵璀璨如烟花,可惜一个个在李想的脚下化为虚无,他的领域能力再度进化,类似于复制体鸣绪那种万法不侵,这种程度的魔法阵瞬间就凋零了。
无法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冬零璇彻底看呆,在李想的有意保护下,她们三个身处战场却不受影响,还能近距离观战。
其他宴会厅里的人早就在刹那就化为了飞灰。
中年男子也好,刚才一脸色迷迷看着自己的阴恻恻男子也罢,都一瞬间消失为血雾。
这么强大的人,愿意亲自指导自己的修行?
她有些回不过神,还是在李想的提醒下收敛心神,继续观战。
这对她未来有莫大好处,9级层次的交锋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
血祖气急败坏,变身后他依旧无法破开李想的封绝,说明对方的领域之力远超自己,要不是强大的自愈能力,刚才对碰的第一下,他就差不多得交代了。
这差距未免太大了点。
“你的实力比我预估的要弱啊,比起嗜血狂魔他们,还差了点。”李想冷笑,还以为他能稍微多撑一下,可惜失望了。
血祖又气又笑,嗜血狂魔是什么人,那是9级巅峰里的至强者,据说已经达到了五王层次,和他们自然不同,他在9级巅峰里能排前列,但也不算最强一列。
更为惊悚的是,李想已经斩掉了嗜血狂魔,还不是一对一。
庞大的僵尸身躯在大楼里腾挪,怎么都无法离开他得禁锢范围,气息在慢慢削弱,战败是注定的了。
李想没有急着杀掉他,而是反复和他战斗,让冬零璇可以看清各种招式以及应对方法,俨然是将他当成了教导徒弟的靶子。
砰!
血祖不堪受辱般大吼着,却被李想无情镇压了回去。
“你让学生做天空大盗劫掠战舰时,有没有想过这么一天。”李想咧嘴一笑,忽然说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这句话是他前世最喜欢的一个台词,道尽了江湖真谛,也是他上一世人生的写照,助纣为虐者,必死无疑。
嫁入豪門不是妻 竹下聽音
他们以为9级就不会有人来制裁,就是最顶峰,可以肆意享受掠夺的快感,可惜并非如此。
李想眼神一冷,取出烬灭天堂,那一刻,血祖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机。
他有话在喉咙里翻滚,可脑海里全是刚才那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就这么愣住了。
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