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0g超棒的都市言情 璀璨王牌-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決賽之激烈的碰撞熱推-77jul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自以为看准的目标?
其实不是!
“playball!”
一切都尽在掌控的局面。
“第一球!”
要将自我定下的节奏贯彻到底的青道投捕。
“轰!”
那所踏前的步伐。
高高飞扬而起的臂膀。
“咻!”
闪耀之际。
茂野信那用力朝前挥舞而出的右臂。
震动时刻。
一道白芒从这里飞闪而出。
驾临的高点位置。
所径直没入进来的小球。
“!!”
“滑球!?”
第一时间里还以着直球来待机的白河。
这所突然意识到的折射弧线。
映入到自己眼帘之际。
白河瞳孔控制不住的猛然一缩。
下压的身影。
那所堪堪要挥动出去的球棒。
“唰!”
可惜的是偏差过大的角度。
侧上偏下弯曲折射进去的小球。
“啪!”
精准避开了拦截的球棒。
稳稳没入到身后御幸的球套里。
“好球!”
“第一球!还是以着变化球起手的青道投捕,这精准折射的纵向滑球,纤细的变化,极致的速度,打击区上,稻实的二棒打者,白河君反应不及,偏慢的挥棒,空挥而过,小球稳稳没入到身后御幸君的球套里,一好球!”
不是直球。
还是变化球!
这似是要根本性改变的投球节奏。
“这个家伙?”
这明晃晃的姿态。
令打击区上的白河愈发用力攥紧自己掌心上的金属球棒。
但这位仍然还是不相信茂野、御幸会继续投变化球的稻实二棒,那又是重新摆定好的打击姿势。
偏偏御幸和茂野要抓的就是这样的心理落差。
用变化球来奠定的开局优势。
“第二球!”
抬起的左腿,高举过头的臂膀。
瞬间同步的动作。
“轰!”
前压之际。
“嗖”
凛然飞驰而出的白色小球。
正面角度上。
“!?”
仍然还是半空折射变化的弧线。
“唰”
这所超出白河预料的选择。
“魂淡家伙!”
还是有些判断失误挥棒。
“乓!”
那仅是只能勉强蹭到的球锋。
朝着后方反弹过去的小球。
“砰!”
径直落在了本垒身后的地表之上。
“界外!”
这甚至都无法朝前控制的打击。
比对着主审裁判的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白河的表情都是变得极度阴沉起来了。
“哟西!接下来,第三球!”
趁热打铁的追击!
一定不能给白河过多反应思考的时间。
御幸那飞快比划出来的第三球暗号。
“嗯!”
入目之处。
茂野那再次挺直的身躯。
攥紧于掌心之上的白色小球。
调动而起的浑身力量。
集中于一点之上。
“轰!”
豁然爆发而出的力量。
“咻!”
正中位置的强袭。
“不好!”
凭借着前面两记变化球所带来的深刻影响。
这第三球所大胆选择的正中央决胜直球。
强突进来的光影。
下意识里反应慢了半拍的白河。
“唰!”
那摆动出去的球棒。
提前量明显不够的打击。
“咚!”
交叉的轨迹。
掠过的白线。
又是明晃晃没入到身后御幸的球套里。
应对着那落下的迅猛响声。
“好球,打者出局!”
打击区上,那保持着空挥态势的白河于这一刻露出一抹极其难看的表情而来。
“岂可修!”
玩弄于鼓掌之上的攻防对抗。
根本就预料不到的选择。
就连蹭到球锋都是如此艰难的打击。
“阿信和一也这两个家伙!”
那在三垒板凳席里的成宫鸣,看着球场之上的茂野和御幸两人,眉宇间浮现出一缕淡淡的煞气而来。
“好球!信君!”
“OK!OK!OK!二出局了,王牌大人!”
“哈哈!就这样彻底压制下来吧,暴君殿下。”
“茂野君!上吧!”
飞快斩获下来的第二个出局数。
较之王子殿下的华丽投球表现。
暴君殿下同样不遑多让。
极致展现出来的强势之处。
特别是那琢磨不透的投球轨道。
交替让卡尔罗斯和白河在被迫无奈之中被横扫出局。
“嘛,第一局偶尔也会有这么轻松的时刻呢。”
踏立在高点之上的茂野。
看着那似是用着最凶狠眼神瞪了自己两眼方才返回而去的白河背影。
茂野眉梢微微一扬,流露出一缕淡淡笑意,低声说道。
“第三棒,右外野手,早乙女君。”
二出局,垒上无人。
和上半局里青道遇到的局面一模一样。
这所迎来的非常微妙的清垒打者序列。
在今年夏季才被选拔为队伍清垒打者的早乙女握紧着掌心上的金属球棒,大踏步走上了打击区,注视着投手丘之上的茂野信。
侧目而向的视线。
“新面孔,就要有盛大的欢迎仪式才行啊!”
微躬着身躯的茂野。
看着那摆定好打击姿势的早乙女,那微扬的嘴角。
“playball!”
伴随着那落下的主审裁判话语。
茂野信那迅猛挥舞而起的臂膀。
“嗖!”
振臂之际。
飞闪而出的一道亮光。
笔直朝着中央位置飞奔过去。
所划过的弧线。
落入到眼帘里的球影。
早乙女眼神一凝,跨步而出的身影。
“唰”
凭借着上半身的扭动。
这所用力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舞动之际。
“不好!”
那方才是看的清晰的球影。
闪动于天际之上。
晃晃悠悠的弧线。
“掌心球!”
臻至面前。
豁然坠下的轨迹。
“魂淡!”
“啪!”
那已经是收不回来的球棒。
早乙女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小球从自己身侧飞驰而过,钻入到身后御幸的球套里。
“好球!”
无比清澈的响声。
还有那洪亮的裁定话语。
“哦哦哦哦哦!”
諸天盡頭
“掌心球!”
“这是要将变化球贯彻到底嘛!?”
“这配球选择变得有些干脆啊?”
也是令看台之上的议论声变得愈发嘈杂起来。
一向以着直球为核心。
甚至屡次关键时刻都是用直球来强行突破,为队伍奠定胜局的茂野信,在今天的这场决赛舞台上,居然是屡屡使用变化球,这所带来的反差,仍然是有些不信邪的早乙女。
“第二球!”
还是有些固执的认为这是青道投捕诱导战术的这位稻实三棒。
特别首球还是掌心球的情况下。
要体现出来的速差。
直球才是最好的选择!
即使脑子里对刚刚那一球的印迹有些明显,但早乙女还是强行调整了自己的打击姿态。
“阿信!”
“啊,我知道的!”
殊不知已经是彻底落入到了茂野和御幸圈套里的局势。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鐵牛仙
比划出的暗号。
达成的投捕合意。
侧前角度里。
“咻!”
茂野信那所笃定的高空角度。
飞闪而出的光影。
极致迫入到内角上空!
“嗯!?内角直球!”
在第一时间里做出的判断。
“唰!”
想要跟上的球棒。
遗憾的是。
那飞驰的弧线。
在半空之中朝着更加深远的位置折射进去。
“!!!”
这突如其来的强袭。
“乓!”
押總裁上床 金晶
尖端位置上的强硬碰撞。
控制不住的球锋。
“咻!”
倒飞出去的角度。
正面位置。
“二垒手”
茂野微微一笑,侧身轻声喊道。
“哒哒哒哒哒!”
行进的粉色身影。
轻松而又直接的越前举动。
“啪!”
在那小球落地之前。
便是被春市稳稳接住。
“出局!”
一丁点反抗余地都没有的对抗。
被直接斩获下来的接杀出局数。
“三出局ꓹ 攻守交换!”
如同上半局里轻松压制青道打线的王子殿下一样。
下半局里的暴君殿下也是用着最干净利落的方式拿下了三个出局数,终结掉了稻实高中的首局攻击。
“噢噢噢噢!三出局ꓹ 攻守交换!”
和主人的十個約定 青浼
“投的漂亮啊,暴君殿下。”
“OK!OK!OK!要的就是这样的feel啊!”
“青道,青道ꓹ 青道!”
自信飞扬的神采。
三出局,换场之际。
看着那从投手丘之上踏步而下的茂野身影。
一垒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的青道众人都是在这一刻高声欢呼起来。
包括前来观战的克里斯前辈等人。
“呵呵ꓹ 首局只有一个直球吗?而且还顺利压制下来,这样的话ꓹ 后面的配球ꓹ 御幸就可以更加轻松了啊。”
亮介眯着双眼,看着那并肩而行的茂野和御幸两人,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淡淡笑意,轻声说道。
“是啊,这大概是茂野和御幸想要给稻实一个错误引导吧,目前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就看稻实会在什么时候反应过来了。”
一旁的克里斯前辈也是轻轻颔首ꓹ 接着说道。
风格是风格。
选择是选择。
一贯强势出击的茂野信。
在这场决赛的首局里。
有且仅有投出一个直球。
剩下的全部都是变化球。
哪怕是最理智的人都很容易在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某些念头而来。
这样的念头就会很容易在场上影响这些选手们的判断。
这便是茂野和御幸的目的!
也是首局里抱着这样风险去投球的最大原因所在。
当然,想要一直影响着稻实选手们。
有点不切实际。
一则要看茂野和御幸接下来的投球。
二则也还要稻实配合才行。
但这些不是茂野和御幸会奢望的。
整场比赛?
不需要!
茂野和御幸的目标很直接ꓹ 也很简单。
只要能够把控到前面三四局里的对抗节奏那就足够了!
一垒侧ꓹ 回到板凳席里的青道众人。
“目前看来ꓹ 对面应该是上钩了ꓹ 就是要看可以延续多久了啊?”
脱下捕手护具和面罩的御幸,侧身看着不远处的稻实高中板凳席里ꓹ 轻声说道。
“战术这种东西ꓹ 既是要看使用的一方ꓹ 也是要看对面,反正我们就按照既定的计划来执行就可以了ꓹ 就算真不上当,也就是多耗费点力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一看,如何去拿下鸣那个家伙啊,不是吗?一也?”
摘下帽子的茂野,施施然笑着说道。
“呵呵,说的也是啊。”
御幸眨了眨眼,应声回道。
首局攻防。
势均力敌的结果。
神級小保安
一样都是止步于第三棒的打顺。
然后这即将迎来的第二局!
必定是会轮到的御幸和茂野的打席。
三垒侧,稻实板凳席面前。
“鸣桑,这一局?”
已经是准备就绪,即将上场的稻实众人。
踏步在最前面位置上的王子殿下,还有那不是刻意,而是无意识稍稍落后半个身位的多田野树,仰头看着身侧自家王牌前辈,用着征询的语气轻声问道。
“一样!”
成宫鸣则是下巴微扬,抬起的眉梢,注视着前方球场,用着最沉稳的声线如此说道。
‘第一轮对抗!我要你们两个输的心服口服的,一也,阿信!’
下跑而出的身影。
那于内心深处里做出的决意。
“第二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四棒,捕手,御幸君。”
进入到的青道高中第一轮强棒序列。
“鸣!全部击溃掉吧。”
“御幸!一本集中!”
“率先拿下一支安打来吧,御幸。”
“王子殿下,这里就交给你了啊。”
“冲吧!稻实!”
“青道!加油啊!”
两侧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都是于这一刻爆发出一阵极其喧闹的声援而来。
场上位置。
对面而视的彼此。
于眼神交汇的那一刻。
‘鸣!今天你可要给我咬紧牙关啊’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啊,一也!’
一样的特殊脑内电波。
明明是最大的敌人。
逗嫁豪戀,萌妻有點呆
但偏偏就是拥有着这样的特殊默契。
对上的视线。
互相了然的决意。
“playball!”
在那主审裁判的话语落下之际。
“第一球!”
瞩目的高点。
成宫鸣那豁然高举起来的臂膀。
“咻!”
集中于一点之上的神经。
爆发出来的这一股声势。
烁然时刻。
青春成灰 柳如煙
一道耀光闪烁而现。
朝着本垒方向疾驰而行的角度。
“来了!”
满是光华的瞳孔。
御幸直视着面前的这一道凛然白线。
侧前压制而出的身影。
“唰”
那所随之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用力舞动之际。
掠过的黑影。
“乓!!”
在那所蹭到的极致边缘上方。
一声巨响落下。
只能是勉强下压的球棒。
无法挑飞出去的光影。
“嗖!”
倒飞出去的那一刻。
目送的方位。
“砰!!”
小球重重砸在了三垒面前地表之上。
落地发出得重响。
那所进而二次反弹的小球。
“啪嗒!”
“界外!”
径直滚动到了三垒界外之上。
边裁也是立即高举起自己的右手,伴随着那洪亮的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不提打击区上的御幸。
那在准备区里蹲坐着的茂野也是在这一刻双眼微微一眯。
‘又是内角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