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032精彩都市言情 好萊塢往事-第四百二十三章 你是我的眼熱推-m2fwi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罗兰靠近凯特的同时,双手也自然地搭在了对方的腰间,俯身在老婆唇上轻轻一吻,而后便笑着问道:“是不喜欢我把工作带到家里来?还是将近三个小时的会议让你感觉无聊?
如果是前者,那我下次会注意,如果是后者,那我只能表示,一切都是个意外。
因为我并不清楚,他们会突然造访。”
从表面上看,人淡如菊的凯特就是一位不满丈夫天天加班深夜未归的妻子,而絮絮叨叨向其解释的罗兰则是在外辛劳无比,在家地位更低的打工人,此时此刻,他们正上演着一出‘工作和我到底哪个更加重要’的现实主义戏码,但若是仔细捕捉罗兰的双眼,那你则会发现,在轻松写意的背后,是陡然惊醒的意外,更是恍然大悟的无奈。
就在罗兰想要遮掩自己心中的不平静时,被他搂在怀中的凯特却扬起了笑容,挺了挺琼鼻,似是捕捉那笼罩在丈夫身上的淡淡烟味,但又更像是品尝着肌肤相亲的美好,停顿了数秒后,她缓缓道:“我不无聊,也不介意你把工作带到家里来。”
“噢?是吗?”这个答案,让罗兰露出了尴尬但不失礼貌的微笑。
下一秒,不愿面对现实的他又扯淡道:“那我懂了,你是一秒都离不开我,对吗?
没想到我们相处了七年,你依旧会沉迷于我的魅力?
这真的是……太令我自豪了!”
“鹅鹅鹅……”自恋一般的臭屁话语惹得凯特展露笑颜,露出洁白牙齿的同时,她也摇了摇头,在丈夫的后腰上摸了一下,“你说这种话你自己难道不尴尬吗?
行了行了,别站在门口了。
走,上楼,我已经帮你把茶给泡好了。”
马里布海滩的山顶别墅,是洛杉矶附近眺望大海的最好地方ꓹ 感受着海风的抚摸,倾听着海浪的低吟ꓹ 人与自然的高度融合,会让你感受到那从骨子里溢散出来的轻松。
正因如此,在装修这儿时ꓹ 罗兰特意让大卫给自己做了个顶层天台。
没事的时候,沏上一壶茶ꓹ 端两三果盘,朝着躺椅上那么一靠ꓹ 看书也好学习也罢ꓹ 那令人愉悦的环境,皆能让人获得事半功倍的BUFF。
若是还有美人相陪,办事效率,更是会随之飙升。
不过,那是之前。
今天嘛……
即便这儿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罗兰依旧是躺在熟悉的靠椅上吹着熟悉的海风,听着熟悉的浪花声品着熟悉的茶ꓹ 但身旁那无微不至的动作,总让他有些别扭。
而那想问但又不敢问的心理ꓹ 更是让他有些头疼。
因为他察觉了些什么ꓹ 但不敢面对现实。
可鸵鸟ꓹ 并不是那么好做的。
正当他思索着要不要开口ꓹ 主动戳破那张隔在二人之间的窗户纸时,给他沏好茶的凯特已然起身ꓹ 非常自然的凑到罗兰身旁ꓹ 在那不容一人酣睡的狭小间隙里侧躺而下ꓹ 将脑袋枕在丈夫肩头的同时,右臂和大腿ꓹ 更是主动的架在了男人身上。
屏息闭眼,而后长叹,待她的右手穿过T恤,摸上罗兰的胸口后,那清晰无比的汗湿触感,让罗兰明白,自己可能好像大概……与凯特心意相通。
于是乎,罗兰不装了,“亲爱的。”
“嗯?”凯特用鼻头发音,宛若娇憨的猫咪,轻哼了一声。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罗兰吐了口气,平摊的双手已然抬起,将老婆抱在怀里。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凯特没有抬头,依旧是闭眼默问。
“差不多吧。”罗兰抿了下嘴。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没有必要问了,对吗?”
冒牌老婆 官穎
“不不不,你不问我心里难受。”
“真的?”
“当然!”
“哈哈~”感受着丈夫那骤然加快的心跳,凯特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与之平等对话的意思,继续埋在罗兰的怀里,说:“那这样吧,你要是心里难受,就听我说好么?除非出现实际性的错误,或者我向你发问,不然你不准打断我,行吗?”
如此嘱咐,让罗兰的内心咯噔了一下。
但没办法,甭管是啥问题,都得笑着面对啊!
“行。”罗兰点了点头。
而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凯特也用舌头舔了舔嘴,一边回想着过去三个小时内的总结,一边回忆着过去五年里的一切,而等她抓到所有问题的交点后,尘封的往事,也缓缓浮现。
“罗兰,你还记得《泰坦尼克号》上映后,我们去了纽约吗?
就是突发冰雹雨,让纽约州四百万人受灾的那一次。
我们去了灾区,给当地灾民捐款两百万,之后转道纽约,拜访了一些老朋友。
而在准备离开纽约,前往华盛顿的时候,你接到了弗朗西斯-科波拉的电话。
然后我们一起去了他家。
这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罗兰嘴巴发酸,他现在已经确定,自己猜对了。
可凯特却很满意老公的回答。
此去經年 如果豆
“既然你记得这件事,那你应该也记得,弗朗西斯-科波拉当初为什么要找你?”
虽说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凯特并没有给罗兰回答的机会,而是自顾自的给出了答案,“他找你是为了帮侄子尼古拉斯-凯奇带话对吧?
表示西蒙-韦斯特想要拍摄‘黑鹰事件’?”
言语至此,凯特停顿了一下,感受到那从掌心传来的激烈心跳后,本枕着丈夫肩膀的她换了个姿势,宛若树袋熊般,趴在了罗兰的身上,而面颊嘛,则紧紧的贴在罗兰的胸口。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的你对‘黑鹰坠落’这个项目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
你根本就不想拍摄这部电影,因为它太过敏感了。
但……
那天晚上的话题,并没有在此终结。
因为在我们之后的聊天里,我们提到了如果非要做‘黑鹰坠落’这部电影的话,该用什么方式才能让它盈利……我们还提到了,如果让一家不掌控媒体力量的影业公司去拍摄这部电影,那这家公司只要在上映之前按照鸽派的和平理论进行宣发,等战争爆发后,在转为鹰派,就能轻而易举的用‘干涉政治’、‘搅动民意’等一系列理由,将它弄死……”
轰!!!
罗兰身躯骤僵!
虽说凯特的语气平缓无力,但对于罗兰而言,这种揭露,无疑是一种直击脑门的重锤!
没错!
萌妻很嫩:總統大人,約不約
錦瑟華年
当罗兰在转身之时,发现自家老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后,他就已经醒悟!四年前的春天!自己似乎和对方在纽约的酒店里聊过这个话题!
而等凯特毫不留情的揭露这一切后……
罗兰更是敢肯定!怀中这个家伙!已经嗅到了所有异常!
不!
她恐怕……
已经猜到了一切!
“呃……”
溺寵前妻:總裁老公,太霸道!
然而,就在罗兰想要组织语言时,凯特却忽然抓住了他的双手,轻捏了起来。
感受着老公手心里的汗渍,凯特依旧没起身,笑着道:“亲爱的,你手怎么出汗了?”
“我……”
“别紧张嘛,我还没把事情说完呢……”
话音未落,凯特便又继续道:“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那当时的我们,应该是在酒店的浴缸里谈论这件事情的,而在说完没有操作可能的荒谬方案后,你那天的情绪,可是相当的激动,若是非要形容,那应该就是和普通人中了十亿彩票一样?
总之就是非常的夸张。
而在此之后嘛,本来不想参与‘黑鹰坠落’这个项目的你,对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说到这儿,趴在老公身上的凯特忽然抬起了头,当她觉得,丈夫的心跳对自己的分析已经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时,她便蹭着身子,和罗兰并排躺下,目光落在那张怎么看都看不厌的脸上,笑着说:“你知道吗?当我得知,你因为《与魔鬼同骑》这部电影所展现出来的立场,不愿投资Ang Lee的新电影《卧虎藏龙》时,我的心里,是高兴的。
作为一个商人嘛,不去招惹那些一眼可辨的麻烦,那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但是,当我发现,在你觉得《与魔鬼共骑》的立场太过偏颇的同时,又在迫不及待的主动牵头,希望打造一部反战电影《黑鹰坠落》后,我的内心,是无比疑惑的……
因为我不明白,你在明知道‘南北战争必须有意义’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打造‘不能在美国民众面前展现的失败’?如果说是因为你想打造战争片,那你完全可以换个题目,而等我瞧见,你在‘黑鹰事件’上表示出来的热情仅仅停留在牵头让非媒体行业拥有者拍摄后,当时的我,脑子里就已经冒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了……”
握草!
罗兰的心里有无数匹曹泥马奔腾而过!
他叹了口气,讪笑了一下,宛若一条咸鱼,根本就不想翻身。
是因为他不想辩解吗?
得了吧!
那是因为即便咸鱼翻了身,那它也还是一条咸鱼啊!
过去七年,两千五百多天里,凯特和他分开的时间都没超过五十天!
在离别之日屈指可数的情况下,甭管他如何狡辩,都瞒不过身边这个女人啊!
不过,甭管他有如何气馁,骗这种事情,都是不可能停的。
“这只是个意外。”罗兰扭过头,与之对视。
“我就是心血来潮突然想拍‘黑鹰坠落’,但是又不想承担拍毁了的责任而已……”
“啊?是这样啊?”凯特扬眉,面露酒窝,并不相信。
“当然。”罗兰仍旧在狡辩,“如果这一切你都记得这么清楚的话,那你应该知道,在弗朗西斯-科波拉问我是否愿意投资拍摄‘黑鹰坠落’之前,索尼可是通过索尼和安培林和魔兽影视联合发行公司坑过我的钱,所以……你懂得……”
“好吧。”凯特伸手摸了摸丈夫的面颊,感受着那来自下巴上的粗糙,她没再这单一的事情上纠结,而是问:“那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心血来潮的话,那么之后你找的顾问呢?
你让阿诺德-施瓦辛格担任本片的制片人,并且通过他,拉上了前国防部长亨利-拉姆斯菲尔德和前国防部长迪克-切尼,而为了保证他们能够入局,你甚至还投资了吉利德……”
“这也是个意外。”罗兰汗都要下来了,“吉利德不是我想投资的,而是詹姆斯……”
他的话还没说完,凯特便已经接了下去,“是詹姆斯希望你投资的对吗?”
“对!”罗兰擤了擤鼻子。
“Okay。”凯特倾身,在丈夫的额头吻了一下,而后道:“别紧张嘛……”
“我没紧张。”
罗兰强笑了一下,但他心里清楚,自己现在也就是只死鸭子——
只剩嘴硬了。
“那我们继续?”凯特问。
“彳亍口巴……”罗兰脸长。
“如果说以上两点全都是意外,那么之后呢?也就是我们婚礼的时候?
我们在可爱岛上举行完婚礼后的第二天,阿诺德-施瓦辛格和亨利-拉姆斯菲尔德就已经找上了你,而根据我的记忆,他们当时找你,是想要和你谈《黑鹰坠落》的上映日期?
也就是说,《黑鹰坠落》这部电影从立项到制片再到后来的上映宣发,其实都是由你们一手安排的,和投资人、制片方、发行方……好像没有任何关系?”
罗兰沉默了。
这个他真没法狡辩了。
而在停顿了半晌,发现丈夫没有出声后,凯特便又再次开口,说:“如果说这个只是按照流程办事,那么接下来的第四个环节,我就更不解了……
你在《蜘蛛侠3》上映之后宣布退休,陪着我在外面玩了大半年,不参加任何活动,不参加任何宣传,甚至连阿什莉和玛丽的电影首映礼都不参加的情况下,你却在《黑鹰坠落》上映之前回来了,并且一待就是一个月。
重点是,恰巧在我们回来的这一个月里,世界围绕着《黑鹰坠落》发生了这么多大事,而在所有事情发生之后,他们又能瞬间相交,并且直指五年前我们曾经聊过的话题……
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合了吗?
尤其是在巧合发生之后,和我们保持着良好关系的资本还能主动上门,将我们曾经探讨过的利益瓜分大半……这所有的一切,又真的能用意外来解释吗?”
当凯特直勾勾的看着丈夫,毫无遮掩的向罗兰传递着自己的疑惑和不解时,搂着妻子的罗兰,只觉得自己得双手在不停的颤抖。
因为无法反驳……
因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因为所有的一切早就被凯特纳入眼中……
‘完犊子了!’
罗兰抿了下嘴。
如果说半个小时之前,他还为拆解索尼而欣喜,那么现在,他只为暴露而紧张!
‘握草!她都觉得没必要问了,你还让她说什么啊!’
此时此刻的罗兰,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