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irn优美都市言情 唯我正邪之路-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歐陽赤離的真正算計鑒賞-pzhxc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看到所有人包括子鼠震惊的表情,欧阳赤离视线转向已经收起笑容的白虬燕。
溺寵之絕色毒醫
異世之神龍進化 興興周
“你存在的目的,就是坐视这一切顺利发生,并且起到一个监督甚至收尾的作用对吧。
虽同为十二天护,但是你的身份地位要比其他天护高一些,不要急着否认,只因这是你明知戮剑山同样为大霆联盟的一员,而你又出现在这里的唯一可能。”
(部分详情见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子鼠的视线转向白虬燕,颇有些难以置信,其实隐约中他也发现白虬燕只是因为实力的问题才会暂时位于十二天护之一,并且他经常收到一些远超出其权限的指令。
只是对此他一直没有深思,或者说平日里他和白虬燕的关系最好,也不愿意去想这种事。
都市全能高手 魂斷心不死
但刚才欧阳赤离所提到的监督和收尾,让其心中莫名涌现出一股寒意,监督可以理解,那么收尾,是要怎么收……
欧阳赤离的视线再次转向子鼠:“你是否不解元初楼楼主为何要坐视这一切发生,这种内耗的行为对任何势力都是一种致命伤,作为元初楼的主人,他更应该做的是阻止此事才对是吗?”
子鼠的眼神有些恍惚,接连的信息轰炸,让他的思路完全跟不上欧阳赤离一个接一个所揭露的真相,他只能下意识的点点头。
欧阳赤离手中的朱雀羽扇轻轻挥动:“因为司马鸿移太优秀了,他所显现出来的才能,远远超过了元初楼楼主的想象。
都市護花兵王 瘋狂的大米
你们这个势力存在至今,我虽不知真正的目的,但你们的敌人是四大皇朝吧。
但这些年来你们所做的最大成果有什么呢,无论是渗透进四大皇朝的内部,还是挑拨离间都好,四大皇朝已然伫立在四方,即使有许多危机和隐患,但却并没有倒塌的迹象。
洪荒之太冥 山海小閑人
化身為玉 絕歌
可司马鸿移呢,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大霆皇朝搞垮,并给其他三大皇朝埋下了足以致命的引子。
(部分详情见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而这次大霆乱局中,死去的阳神境高手和天地境高手加起来已超过十位。
只要元初楼的楼主没有突破到碎空境,他就不得不对这种能轻易将他人计算致死的智者,产生一种极其浓重的忌惮。
所以他会暗中支持你们打压司马鸿移的气焰,掌权者必须要懂得一点就是制衡。
司马鸿移之智太过恐怖,但他又想要借助其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只有适当的压一压,他才会放心的用司马鸿移。
那么现在你明白白虬燕存在的意义了吗ꓹ 你击杀阴不觉后,会让人界会正式对元初楼宣战。
名門貴胄
这种无故树敌的行为自然不可取ꓹ 但此举会让原本声势大涨的司马鸿移因为这种变数而打乱接下来的计划。
而因为我的存在,司马鸿移即使有足够的急智应付这一切,但最好的情况也不过陷入僵局。
只要等到事不可为之际ꓹ 将你的人头抛出来,那么一切又都回到了元初楼楼主的掌控之中。”
子鼠神情有些恍惚ꓹ 眼神极为复杂,他信了ꓹ 或者说不得不信ꓹ 因为这是唯一的可能:“为什么是我?”
欧阳赤离轻轻地叹了口气:“你没发觉现在的世界发生了一些变化吗,你因为被阴不觉所阉割,情绪愈发极端,对仇恨过于执拗,甚至心理都开始变态。
这样的你这辈子只能是真武境初期了,特别是在魔气和元气交融为一的如今。
或许真武境初期在每一个势力看来都是极其重要的存在,但你元初楼想必真的不差你这么一个ꓹ 更何况随着你执念越深,行事作风也会越偏执ꓹ 你最终会成为一个不可掌控的变数。”
地球OL 道三生
子鼠有些呆滞的看向欧阳赤离ꓹ 因为短短一个时辰内ꓹ 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让他的世界观完全崩碎ꓹ 他很想否认欧阳赤离都是在误导自己,但其中有许多本就难以解释的因素ꓹ 就连自己想要欺骗自己都做不到。
欧阳赤离手中的朱雀羽扇轻轻挥动:“你走吧ꓹ 趁着现在你还能活下去ꓹ 走吧。”
子鼠点了点头,最后深深地看了眼林陌ꓹ 虽然阉割之仇无法报,但比起性命来说,只是被阉罢了。
他是怕死之人,知晓的越多,也就越怕死,特别随着欧阳赤离讲述一切后,他又涌现出一股新的仇恨,不亚于对阴不觉之恨。
这股仇恨支撑着他必须活下去!
随即子鼠化作一道黑烟便消失在原地,而欧阳赤离嘴角轻扬,视线看向白虬燕。
官癮:權欲路之混進官場 博飛
“你猜我接下来会说什么?”
白虬燕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果然我这次是选了个苦差事,欧阳先生从头到尾要对付的不是子鼠,不是我,甚至也不是元初楼,而是司马鸿移吧。”
欧阳赤离有些意外的看了白虬燕一眼,点头承认:“不错,你元初楼最令人忌惮的就是神秘,可是子鼠接下来恐怕会将这层面纱彻底撕碎,那么失去了最大优势后,在我看来元初楼已不过如此。
你们之所以躲在阴影处,不是因为喜欢这种感觉,而是不得不为之,只因这方世界有那十人,再加上之前我的推测。
元初楼楼主或许很强,但最多也只可能是天地境大圆满。
还有一点,我知道你其实在等,等另一位随行者将子鼠击杀,毕竟这么重要的任务,总需要一层保障。”
白虬燕彻底笑不出来了,他没想到欧阳赤离竟然看穿了这一点。
“你知道公羊掌门为什么离开,只是因为胡凌入魔的原因吗,这次大霆联盟的建立有多么重要你应该清楚,所以你真的认为在场的只会有我们几人吗?
还有我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放子鼠离开,毕竟我若是问元初楼的情报,以他刚才的状态必然会如实说出。
只因据我得观察,子鼠这位十二天护,恐怕早就被下了禁制,甚至你也是如此吧,但那一位足以保障一切的随行者,以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受到这种待遇。”
欧阳赤离话音刚落,天空中就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战斗波动,冷初洛早有准备将大阵开启。
随即只听到一声不甘的怒吼:“一击必杀·唐九天!背剑人·殇不痴!独孤魔教四大法王之一的银眸蛇王·灭穷绝!还有造化教三仙使的纯衍真人·谷略暇!
你们有种的一对一!四位天榜高手打我一个真是卑鄙至极!卑鄙!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