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ht1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四百四十六章 煉神燈鑒賞-labfl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水千绝壮烈战死,周煌肉身当场被灭,一缕神魂驾驭至宝朱雀环远遁,
衰女被穿越:帶著異能泡美男 風滿渡
最強妖孽在都市 弄浪公子
周烨被枭首示众,神魂扔进炼神灯里煎熬数天才彻底被灭。
如此种种,都在五行宗弟子心中留下深刻仇恨。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段时间,五行宗弟子就像奴仆一般,任凭玄真派弟子使唤。稍有不如意,非打既骂。
玄真派的人也知道,五行宗这些弟子都是强行收拢过来,永远不可能和他们一条心。
带头的杨云君更是推崇强硬高压手段,他门下弟子有样学样,更加深了五行宗和玄真派两派弟子的矛盾。
水清波天赋不凡,又接近筑基,杨云君对她到是高看一眼。
但是水清波很清楚,杨云君就是在等她筑基,好让她充当炉鼎。所以,对她还算照顾。
就是如此,水清波也想过一天算一天,并没有拼命的打算。至多是寻找逃出去的机会。
只是五行宗弟子身上都有玄真派留下的印记,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除非是逃离蓬莱州,才能逃离玄真派的魔爪。
这个时候高玄冒出来,突然让她帮忙去拼命,水清波真的犹豫了。
她心中有恨,却没有拼命的决绝勇气。
高玄到也理解,普通人也好,修者也好,大多数人都是贪生怕死。真正不怕死可没几个。
嫁衣
農女吉祥 誓言無憂
水清波犹豫了一会才说:“杨云君是金丹,我们就是合力也打不过他。还有金无锋,他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结丹了。”
“没关系,我也是金丹,杨云君和金无锋不是我对手。”
高玄没瞒着水清波,他就是想看看水清波怎么选。
给对方一个必输的选项,那就不是考验,而是给对方设套。
高玄本来没兴趣搞这些,他只管杀人报仇,管这些五行宗弟子死活。
只是周煌拼死留下传承,他现在也要考虑一下五行宗的传承问题。
元宝天资不凡,但也就是一流层次。距离顶尖还差的多。以后的成就撑死了也就是元婴。
五行宗想要传承下去,还需要更多的人才。
水清波和元宝资质相若,做事少了几分刚硬,但心思细腻缜密。也是个人才。
在这个危机紧要的关头ꓹ 才更能见的此人本性。
水清波不愿意帮忙,高玄也不会怪她ꓹ 更不会把她怎么样。只是对宗门毫无忠诚的人,不能托以重任。
现在,就看水清波怎么选。
水清波听到高玄自称结成金丹ꓹ 又是一惊。但她看高玄样子立即就信了。
她是真传弟子,对金丹所知甚多。高玄变得如此英俊ꓹ 应该就是结丹时改变了肉身状态,自然转化的如此英俊。
只是高玄才晋级金丹ꓹ 哪来的信心单挑两位金丹?
再说ꓹ 就算高玄能战败杨云君和金无锋,可玄真派还有两位元婴真君。那又该怎么办?
水清波想了下问:“哪怕杀了杨云君和金无锋,李布衣来报复,我们该如何是好?”
五行宗的弟子几乎都在烈火山,上下足有近万人。虽然大多数都是才练气的小虾米。
可如此多的人,也不能不管。
高玄淡然说:“五行宗养了这么多弟子,他们不为五行宗尽忠拼命ꓹ 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我为五行宗报仇雪恨ꓹ 这些人也不应该成为阻碍。是死是活ꓹ 尽由天命。”
这话说的决绝无情ꓹ 让水清波有些难以接受ꓹ 但她也知道,高玄的话没错。
五行宗养了众多弟子ꓹ 关键时刻却没人愿意拼命效力。高玄不把她们视作叛徒已经是宽宏大量了。更不可能为了他们有什么顾忌。
水清波想到这里终于下定决心:“我帮你。”
高玄也不多问ꓹ 有这句话就行。
“走ꓹ 我们去找杨云君。”
“啊?”
水清波有点懵,这就直接去找人动手?
她迟疑着问:“我们不想什么计策么?”
高玄说:“不用ꓹ 你只管上去找杨云君。进了房间,我们一起动手杀了这家伙。”
见高玄如此坚决,水清波只能咬牙同意。
既然决定这么做了,她也没那么多顾忌。与其等筑基后成为炉鼎玩物,还不如拼死一搏。就算死了也死的壮烈,不辜负师父的栽培。
水清波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发。
高玄摆摆手:“你先筑基,我们再去,也不差这一会。”
水清波愕然,怎么高玄说起筑基比吃饭还简单。
“你只管听我的。”
高玄并没有多解释,他一指点在水清波胸口上。
水清波就觉得胸口穴窍一震,跟着眉心一紧,似乎有什么无形通道被打开,体内元气汇聚识海,跟着气转如珠,流变全身。
几个呼吸的功夫,她就完成了筑基。
这个过程非常短暂,短暂到水清波还来不及想什么,就已经结束了。
逆妃重生:王爺我不嫁
水清波感应着体内活跃的浓厚元气,看向高玄的明眸中满是疑惑。
“你修为本就到了,就是差了一层膜,我帮你点破了就通畅了。”
高玄没兴趣多解释,这些小事不值得多说,“走吧,去杀杨老狗。”
水清波却精神一振,突然提升的筑基修为,她对高玄的信心大增。
末世之女主養成系統
两人从房间出来,高玄就跟在水清波身后,如同一缕飘扬雾气,若有若无。
水清波在通道里左绕右转,到了一处开阔大厅。
这个大厅共有四处通道出口,其中一个通道入口处有两个玄真派弟子守着。
这两人懒洋洋坐在那闲聊,看着水清波过来,两人都是眼睛一亮。
玄真派虽大,像水清波这么漂亮的女修却没几个。每个女修那都是宗门的宝贝。也轮不到他们惦记。
水清波是五行宗的弟子,他们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对方。
当然他们也明白,水清波是杨云君预订的炉鼎,不论如何轮不到他们占便宜。只是这种女人地位低下,态度上也不用客气。
两人上下打量水清波,只觉得水清波眸若秋水明净湛然,身形婀娜柔美,有骨子里透出股温柔如水的味道。
也不知为什么,今天水清波似乎特别漂亮。
水清波才要和两个玄真派弟子说话,两点寒芒无声闪耀而出,钉在两个弟子眉心上。
两个弟子神魂瞬间被冻结,当场毙命。
高玄的玄冥寒冰针,金丹都受不住,更别说了个小小练气弟子。
“不用多言,只管去找杨云君。”高玄提醒了水清波一句。
水清波定了定神,这才快步向着通道内部走去。
一直走到通道尽头,就到了杨云君的房间门口。
这座静室本来是周煌闭关修炼的地方,灵气充裕,外部更有是重重法阵保护。
房间的门都是用火云石打造,坚固之极,能自行吐纳火系元气。普通修炼者有一块小块都会当做至宝,在这里却被做成了门。
由此可见,烈火门的确是身家丰厚。
水清波才到门口,灵光石头光芒变化,引发里里面杨云君的注意。
一切從籃球開始 愛打球的毛毛
“水清波,你有何事?”
杨云君有点疑惑,水清波对他极为忌惮畏惧,怎么会一个人跑到他房间来找他。
“杨真人,我有要事。”
水清波并没说什么事情,仓促之间,她也编不出来合理的理由。
杨云君却心生疑虑,他可是接到了李布衣的传讯,知道五行宗有条漏网之鱼,正到处找玄真派弟子麻烦。
不但李布衣的弟子李星宇被杀,吕不同和吕金莲夫妇都被那个叫高玄的家伙杀了。
可想而知,高玄的手段有多凶残。他虽然很自信,可面对吕不同夫妇也不敢说必胜,更别说击杀吕不同夫妇。
这几天杨云君不露面,就是怕被高玄暗算。
水清波毫无理由找上门来,这让杨云君不免心生怀疑。
只是出于金丹的直觉,杨云君又没感应到任何危险。
他擅长炼魂,手里更有一件灵器炼神灯,最是玄妙。
炼神灯不但能炼化神魂为己用,更能感知祸福。
杨云君修行多年,每次遇险都能是仰仗炼神灯预警,这才能提前避开危险。
宗门让他坐镇烈火峰,也正是看重他这种预知祸福的能力。
杨云君看了眼炼神灯,一点灯火如斗,颜色纯净,并没有任何的警示。
他不禁冷笑了一声,既然没有外人,就凭水清波能耍出什么花样。
而且,水清波这人骨子里软弱。虽然很好面子,也比较有自尊,但在他手下也只能任凭揉捏。
杨云君屈指一弹,一点灵光落下,火云石门无声转开,露出了门外水清波。
筑基的水清波,神清气秀,气质有了脱胎换骨的巨变。
杨云君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了水清波的改变。他不禁一喜,水清波资质一流,有她做炉鼎,元婴可期。
杨云君正的惊喜之际,却突然注意到水清波身后飘扬的若有若无雾气。
“这是、不对!”
杨云君警觉不对,身前的炼神灯焰光也陡然大盛。
金丹真人的反应何等快疾,更别说炼神灯是他本命的灵器。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
杨云君心念一转,炼神灯已经做出了反应,催发出炼神火焰。
纯青色火焰如云如涛,眼看着就要喷涌而出。
水清波被火焰照亮的眼中满是惊骇,炼神火焰专烧神魂,最是霸道。以她修为被火焰一卷就会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