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2dl超棒的都市言情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二十章 接引讀書-wut2h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女娲脸色为之一变!
自从她登临圣人大位后,还从未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言语,便是巫妖大战之际,群圣堵住娲皇宫的大门,也是好生言语。
絕戀情遊 馮宇恒
虽说论及人多势众,佛门两尊圣人不是她能匹敌的,可是一对一的话,准提又算什么,当真以为吃定她了吗?!
不过还不待这位女娲娘娘说话,那一旁的鲲鹏却是急声道:“娘娘,万万不可放弃这鸿蒙紫气,这可关乎我妖族的未来!”
女娲得不得到鸿蒙紫气无所谓,她毕竟已然是圣人了,便是得到鸿蒙紫气,对于她自身的修行也没什么增益之处。而对于鲲鹏便不一样了,这是三界之中的最后一尊圣位,代表着遁去的一,他错过这次的机会,便再也无法成圣,这也是之前镇元子宁愿身死也不大声将这秘密嚷嚷出来的原因,这是所有准圣三重天大能最后的希望!
这道鸿蒙紫气,鲲鹏志在必得,虽然眼下这鸿蒙紫气的归属,跟他已然没有关系,有一众圣人决定,但是倘若女娲得了,遍观整个妖族,除了他,这圣位还能给谁?孔宣早已然投靠佛门,那小太子道行不够,其余的妖族大能,或如孔宣投靠了旁人门下,或如陆压一般法力低微,根本没有资格与他争,所以鲲鹏无论如何都要怂恿女娲娘娘争!
女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却是眸中闪过一缕杀意,她脸色冰冷的对准提道:“准提,久闻你西方佛门之法另辟蹊径,今日我便要领教领教,图来!”
轰!
女娲娘娘的话音刚落,一股雄厚无比的强横气息冲霄而起,却见得女娲娘娘掌中,一副纸张泛黄的古朴画卷缓缓展开ꓹ 其上画有日月星辰,名山大川ꓹ 栩栩如生,宛如活物,正是当初紫霄宫时鸿钧道祖赐予的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
这幅图卷一展开ꓹ 一股浩瀚的吸力凭空而生,与这股吸力相比ꓹ 刚才鲲鹏的吞天噬地神通宛如过家家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山河社稷图!”
饶是准提圣人见了不少大场面ꓹ 此刻瞧得女娲将图卷展开ꓹ 也是忍不住心里大惊,他哪里想到女娲这般突兀的出手,还一出手便是杀手锏山河社稷图?!
须知,这山河社稷图内里自有大千寰宇、山川河岳、光怪陆离、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山川地脉、江河湖海……图中是一座真正的大千世界!
只要一入其中,任是大罗金仙,也只能任由图的主人蹂躏,没有反抗的余地ꓹ 甚至在女娲亲自主持此图的情况下,便是圣人进入图内ꓹ 亦是要迷失自我ꓹ 困与其中ꓹ 等闲之间ꓹ 根本难以脱困,至少准提圣人自问没有脱困的把握!
瞧着那山河社稷图绽放出来的无量神光ꓹ 准提圣人想也没想ꓹ 伸手将那七宝妙树朝着天际一抛ꓹ 七彩霞光化作一道禁制,横亘在了山河社稷图与他之间ꓹ 将那股吸力隔绝在外。
不过肉眼可见的,在那股吸力之下,七宝妙树所化的七彩禁制不断的朝着山河社稷图的方向移动,这般下去,要不得三两息的功夫,这七彩霞光便要被吞进去!
当此之时,准提圣人盘膝坐在空中,眼观鼻,鼻观心,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一缕缕金色的佛光自其身周不断绽放而出,瞬息便亮彻了整个三界!
重生天後崛起
上至三十三重天,下至十八层地狱,佛光过处,凡人百病全消,修士道行大进,厉鬼怨气逐渐消散,直让天地三界内的众生万族,口中尽数高颂佛号。
而就在那金光之中,一尊通体恍如金铸的金身佛陀显露与世,那佛陀高有丈六,生有千臂,面容慈悲,宝相庄严,却正是佛门双圣创造出的大神通丈六金身。据传此神通一旦修成,群邪辟易,万法不沾,有普渡众生、荡平万魔的不测神威!
末世重生之黑暗國度
重生女相師 蝸碎
却见那丈六金身在准提圣人的操纵下,骤然面露微笑,结出拈花之印,朝着那七宝妙树所化的七彩禁制平平一推,顿时,本来被山河社稷图不断拉扯的禁制凌空一滞,随后任凭女娲如何催动山河社稷图,七彩禁制动也不动,便如立地生根一般!
女娲见状心中暗气,这山河社稷图内蕴大千世界,玄奥非常,威能莫测,但是那是在图中,如是将敌人收不进去,便是有天大的手段也难以施展。往日里她都是凭借此图,打敌人一个束手不及,今日明刀明枪的亮出此图,却是一时气急,被挡下来亦是在所难免的事。
不过女子的心眼素来狭隘,更不必提平日里养尊处优,被阿谀奉承惯了的女娲娘娘,其人因为纣王一句诗便灭了大商,挑起封神大劫,眼下准提圣人可是在三界神魔面前辱她,她哪里能就此放过这厮?!
“丈六金身,今日我便将你这砸个稀烂!”女娲厉喝一声,手中法诀掐动,一抹红光随即破空而去,直直的朝着那七彩霞光飞去!
那红光之中,蕴含着一股足以毁灭天地的浩瀚伟力,便是三重天准圣见状,亦是浑身冷汗直冒,心神不宁,盖因这红光之中的力量但凡泄露丝毫,都足以轻易灭杀他们!
圣人之下皆蝼蚁,准圣三重天,亦不过是大点的蝼蚁罢了,在圣人的力量面前不值一提。
“圣人……这便是圣人……”莫元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一道红光,以他今时今日的道行,在那红光中,亦是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威胁和自身的渺小,那便是圣人的力量,难怪过了这么多万年,这么多三重天准圣依旧要为那鸿蒙紫气而厮杀不休!
莫元的心里油然生出了一种渴望,那是一种想要迈入更高境界的冲动,是一种生命的本能!
对于神魔来说,修行便是逆天挣命,朝闻道,夕死可矣……
“阿弥陀佛!”
在那红光眼看着便要一头撞上七宝妙树之际,一声宏大的佛号陡然响起,随后,一抹功德金光凭空而现,拦在了那红光之前,将那红光挡了下来。
一众神魔这才看清楚那红光的模样,却是一枚精巧秀气的红绣球,其上功德金光萦绕,正是当初鸿钧道祖连同山河社稷图一起赐给女娲的先天灵宝。
这一件先天灵宝,看起来寻常,可是却掌管了天地之间的姻缘情分,女娲凭此为帝君和羲和证婚,获得大功德,日后但凡有人成婚拜天地,这红绣球都能获得一丝功德,日积月累之下,那功德是何其的庞大,这么些岁月下来,这件先天灵宝,早已然被祭练成了先天功德灵宝,虽然比不过那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但是威能之强,亦是远胜等闲灵宝!
而挡在那红绣球旁边的,则是一座散发出无尽功德金光的十二品莲台,浓郁的功德之力竟然不逊色红绣球半分,正是当初混沌青莲四枚莲子之一所化的十二品功德金莲,乃是当初鸿钧道祖持之对抗魔祖罗睺的至宝。
那十二品功德金莲之上,还盘膝坐着一名老僧,这老僧身材枯瘦,面色蜡黄,穿着一袭青色僧衣,浑身上下满是悲苦气息,不是那佛门的接引圣人又是何人?
瞧着来人,便是强如女娲,心中也是升起了几分忌惮之意。须知,她刚才那一绣球乃是含恨出手,是使出了十成十的法力,如是砸在三界之中,足以震碎四大部洲,将整个三界都彻底毁掉,可是这接引佛祖无声无息的出现,轻描淡写的便将她的红绣球接下,这展露出来的道行神通,分明胜她一筹!
圣人之中,亦是有强弱的。公认的最强,便是那位安坐兜率宫的太上圣人,这位清静无为的太上老君虽然少有插手三界之事,但是昔日以一清化三清之术独闯诛仙剑阵,收拾了通天教主的情景至今仍然烙印在一众圣人的心中。
那可是非四圣齐聚不可破的诛仙剑阵,看老君当时信步闲庭的模样,倘若真是有心,破了诛仙剑阵根本不在话下!
老君无人能与之争锋,而在其之下的圣人,便是接引佛祖、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这三位了。
接引佛祖从未正面与其余圣人抗衡过,但便是狂傲如通天教主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尊足以与太上老君交锋的强大存在。任是谁面对这尊圣人,心中都会生起几分深不可测之感,这尊圣人的深浅,端坐在兜率宫的老君都是看不破!
“想不到,以接引师兄你的性情,也会插手此间之事。”女娲脸色凝重的道,显然面对接引给她的压力很大。
实际上,接引圣人出手的时刻真的很少,便是准提吃了大亏,譬如之前那回因着莫元其人被通天教主斩断手臂的那次,接引圣人也没动手和通天硬刚,而是默认了此事。
“阿弥陀佛,娘娘出手未免太重了些,险些酿成不可挽回的大祸,便是老僧不出手,想必大师兄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接引圣人沉声说道,语气里满是凝重。
准提和女娲闻言,想及刚才的情景,一股后怕却是自心中升腾而起。
两尊圣人全力出手,便不是对着三界,而是攻向对方,那法力余波,也足以将三界生灵灭杀个大半的。倘若刚才接引圣人没有出手阻拦,真叫红绣球撞上了七宝妙树,此时此刻,只怕两人已然背负上了无边杀孽,说不得自封神大劫后从未露面过的道祖鸿钧,也会从紫霄宫中下界,来寻他二人的麻烦了!
这二人一个是含怒出手,一个是仓皇应对,都是一时冲动,此刻被接引佛祖点明后果,当下什么情绪也没有了,女娲抬手收起了山河社稷图与红绣球,准提亦是收起了七宝妙树与丈六金身,那女娲极是真诚的道:“此番,女娲是要谢过接引师兄出手了。”
接引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反而是那准提暗自嘀咕道:“凡人母老虎之言,诚不欺人也。”
“你说什么?!”
他說我最珍貴 安如好
女娲听力何其敏锐,冷眼便是望了过去,眼中俱是森森寒光。
准提心中一惊,哪里肯再与这下手不知轻重的女娲动手,当下道:“贫僧说师兄出手及时,阻止大祸,功德无量。”
“这还差不多!”女娲没好气的道,却是懒得与这准提计较。
准提又道:“镇元子道友,贫僧和贫僧师兄俱在此地,你便将人参果树交出来吧,吾等栽在八宝功德池畔,想必有八宝功德池水浇灌,对这人参果树大有裨益。”
镇元子脸色难看,这准提圣人好贪的心,不但要鸿蒙紫气,还想要他的人参果树,当真是好不要脸!
不过他却也无法,毕竟天际三尊圣人当面,两尊便是佛门的圣人,佛门势大,他不是圣人,如何能抗衡?
不止他脸色难看,此刻观战此处的一众大能都是脸色难看,除了佛门得一众大能。
鸿蒙紫气,只有一道,佛门得了,便不再有他们的戏,那些没背景的准圣倒也罢了,诸如鲲鹏这样的,眼珠子气的都快瞪出来了!
“娘娘,您……”
鲲鹏出言想要让女娲再争取一番,不过话说到一半,女娲便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不必焦急,鲲鹏只好按捺下焦躁的心,静静等候。
镇元子一阵踌躇,不过还不待他考虑清楚,那接引圣人说话了,只听得这位佛祖道:“镇元子道友,老僧这师弟不过是玩笑之语,却是当不得真,这鸿蒙紫气乃是天道之下,遁去的一,道友参悟这么些年,既然不能成圣,想来是与此物无缘,你还是交出来吧,老僧等人,必然会为其寻一个有缘法之人。”
什么是有缘法,那自然是佛门中人是有缘法的。
有这一道鸿蒙紫气,只怕佛门二圣有希望成为三圣,三尊圣人联手,道门三清又如何?!
镇元子叹了口气,接引所言鸿蒙紫气与他无缘,却是不假,不然的话,这么些万年,他老早便成圣了。
想到这,他也不再可惜,手中法诀掐动,便将那鸿蒙紫气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