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rji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 起點-第754章 萬花峯鑒賞-et9o9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你说的仙山究竟有多大?如果跟桃山差不多,我也就懒得搬迁了。”
“仙山占地两三百里,主峰高千仞,侧峰各有洞天,有仙鹤飞舞,百鸟聚集……每座仙山至少能容纳一千位修士。秦先生,您作为主宾,可以招收一百名弟子,五百名奴仆和婢女,这些人可以从奴隶中挑选,也可以从别家持有副牌的人中选择。”
“青鸟家还有奴隶吗?”
“有啊,战事连绵不绝,捉来的天仙,变成了奴隶。有些奴隶还把家人带来了。”
綜帶著系統穿武俠 軒轅紫陌
“这些仙山都位于何处?南安城周围有没有?”
“有!从南安城往北两千里,有一座‘万花峰’,属于七十二座仙山之一。要不然我带你去看看?”
“好,那就去看看。”
对于天仙而言,两千里算是近在咫尺。
两人很快抵达万花峰。
放眼望去,万花峰上,楼阁重重,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座主峰,高耸入云。四座侧峰,峰顶和山腰开辟了仙田,其余大部分地方,则被鲜花绿树覆盖。
秦笛纵身落在主峰之巅,清风习习,白云环绕在身侧。他抬头望向天空,视线突破几块云朵,再往上则是蔚蓝的苍穹。他眯起眼睛看着虚空,隐约看到紫青之气飘忽不定。这让他精神大振,暗道:“没想到剑仙界还有紫青仙气!这种仙气能大大加速修炼进程!就冲这一点,我也该将万花峰拿下来!”
卓云在旁边介绍道:“此山名叫‘万花峰’,其实有三百多种花,这些花是前人栽培的。多年以前,有一位出自‘万花门’的仙子,曾经在这里住了十几万年。她酿的百花酒很有名ꓹ 靠着百花酒成为‘主宾’。可惜她后来陷入了天人五衰……”
狂傲世子妃 妃溪
秦笛问:“此人还活着吗?”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世子爺
“还在冰棺里躺着呢。”
“她是什么功力境界?”
“大概卡在五阶祖仙了。秦先生,你若有上等的‘道藏丹’ꓹ 让她起死回生的话,就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百花酿了。”
秦笛微笑道:“你这个提议很有意思。等我安顿下来,再考虑这件事。此人叫什么名字?”
卓云道:“她叫钟花娘。南安城有一个地下冰窖ꓹ 存放了大量的冰棺。你若想救她,可以去那里找。”
透視神瞳 百裏路
秦笛从主峰下来ꓹ 在四大侧峰和山谷间巡视。
他发现山上有很多的亭台楼阁,还有一些幽深的洞府;山腰有八百亩五阶仙田ꓹ 两千多亩四阶仙田ꓹ 仙田中长满了灵芝仙草;山谷中有一片湖泊,里面有三四阶的仙水,生长着许多的仙灵鱼;其余大片的地方长满了鲜花绿树,多种鸟儿飞来飞去,其中有仙鹤,还有一种绿色的飞鸟。
秦笛定睛看去,发现那些绿色的飞鸟便是“青鸟”ꓹ 跟“青鸟家”的青鸟一个意思。青鸟是一种飞得很快的仙鸟,西王母拿它做信使ꓹ 可以穿梭时空ꓹ 将信送到很远的地方。可惜眼前这些青鸟ꓹ 等级最高的只有仙阶二品ꓹ 如果能培养成神鸟的话,或许能飞上大罗界ꓹ 直接飞去另外一个宇宙。
第三者的第三者 空空如也3451
獵明
秦笛看了一圈ꓹ 冲着卓云点头:“很好ꓹ 我喜欢这里,准备将家搬过来。”
卓云笑道:“此处距离南安城不远ꓹ 以后我会经常过来请教。秦先生,你若想招收弟子和奴仆,可以去南安城贴告示,也可以去‘贱奴谷’挑选奴婢。‘贱奴谷’位于南安城的西边,那里有人把手,有大阵封锁,你可以凭着身份令牌前去。”
“好,我明白了。”
卓云飞回南安城,秦笛则回到桃山。
接下来便是搬家。秦家大部分人员,除了一部分住在城里的人外,其余的人连同浣碧、浣熊、浣纱,都搬到万花峰。桃山则直接放弃了。
秦笛在万花峰上重新布置了仙阵,笼罩了一部分山峰,将仙宫和仙王洞天取出来。那些仙田和湖泊都位于大阵之外。
他并不需要从外界招收弟子和奴仆。
庶女狂妃:相府五小姐
迄今为止,在仙王洞天中,还有数万名五行门的后人呢,其中有不少的步虚、合道修士,但是并没有地仙出现,因为秦笛没有传授他们进阶地仙的心法。
他让秦珊进入洞天,挑选三十位年轻人带出来,让他们去看管仙田。
秦珊挑选了十五位少年,还有十五位少女,功力都在步虚层次。
古武屠龍 瞳中景
秦珊已经是十阶地仙了,奉命传授他们功法,并且监管他们的工作。
这一天,秦笛来到南安城,在卓云的姬妾罗斛的陪同下,走入城主府的地下,找到冰窖的入口。
罗斛在前面领路,一面走一面道:“秦先生,请跟我来。这座冰窖规模很大,总共五百个冰室,每个冰室放着六个冰棺,有接近三千位修士躺在冰棺中。”
秦笛感到有些惊讶:“这么多?冰棺中没有龙血石吧?”
“没有龙血石,只有寒冰石。”
霸武九重天 木湯
“寒冰石的效果差了点儿。”
“没办法。青鸟家买不起那么多龙血石。不过钟花娘的冰棺里有龙血石,因为她曾经是青鸟家的主宾。”
穿过阴森幽暗的走廊,走过一间间冰室,罗斛走进一个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冰棺。
罗斛道:“因为花娘是主宾,所以单独占据一间冰室。她躺在这里,已经有十五万年了,不晓得还能不能唤醒。”
鬼匠
她轻轻拍打冰棺,低声呼唤道:“花娘,有人来看你了!”
听了好大一会儿,冰棺里才有低哑的声音传出来:“谁来看我?是我的徒弟吗?”
罗斛道:“不是,这有一位秦先生,乃是新晋的主宾,专程来看你,想请你出山酿酒。”
“我都这样子了,连动都动不了,还怎么酿酒啊?他想要我的酿酒方子?我可不舍得交出去,就让我带入坟墓里吧。”
秦笛沉声道:“钟花娘,我是秦竹,带来一颗道藏丹,能让你起死回生。等你好了,再帮我酿酒如何?”
“道藏丹?我先前也吃过两颗,并没有什么用处。”
“试试看嘛,就算治不好,也没有坏处。”
“若真能治好,我帮你酿酒便是。反正是将死之人,如果能从冰棺里出来,那倒是天意了。”
“那我揭开棺盖了,可以吗?”
“你揭开一条缝,把丹药丢进来。”
秦笛依言而行,将丹药丢进冰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