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bq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第758章 遷移,挖洞(萬更求訂閱)熱推-podlq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苏宇愿意打回来!
既然愿意,他就是个好人主……嗯,大家就是这么感性。
我又不认识百战,谁知道百战什么情况。
此刻,众人士气高昂!
苏宇也士气高昂……高昂之后,化为无奈,传音道:“一群王八蛋,故意的吧?百战真要对你们好,保准一个个忘了之前的话,也就忽悠忽悠人了,好在,我是个靠谱的读书人!”
大家群情奋勇,连夏虎尤这些人都一个个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女王逆襲腹黑殿下請出招 夏冉希
苏宇仔细一想……去你的吧!
一个个的,其实想什么,苏宇清楚的很。
因为要撤离了,终归还是人心动荡,离开的,没走的,其实都会有些不安。
担心未来,担心留下来会不会被报复,担心走了还能不能回来?
今日,一番逼宫,一番对话……其实……大半是在演戏。
苏宇瞥了一眼大商王,大商王神在在的,一脸淡然。。
好像刚刚激情昂扬的不是他一样,没事人似的。
见苏宇看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大商王有些不太自在,传音道:“我就是给大家鼓鼓气,宇皇别看我!”
他说的话,七分真,三分假。
不想百战当人主是真,想打回来是真,但是……真打不回来……那就算了。
先苟着再说,看苏宇情况。
说句难听点的,苏宇真到挂了都没打回来……咳咳,也没多少年嘛。
那时候ꓹ 百战真的爱民如子,咱们也可以回来嘛。
而苏宇若是不死ꓹ 代表他都到规则之主了,那当然能打回来就打回来,打不回来ꓹ 一个规则之主,也足以争霸天下了。
是的ꓹ 大家就是算的这么清楚。
刚刚那番话,主要还是安抚民心ꓹ 否则ꓹ 留下的人,若是觉得苏宇抛弃了他们怎么办?
苏宇最近忙,也没去安抚人心,大家帮着安抚,但是还不够,今天,还得苏宇自己说一下才行。
咱们先撤离ꓹ 再回来。
等我们!
别着急!
各大府主镇守人境四百多年,底蕴还是有的ꓹ 百战再牛ꓹ 你没有几十上百年ꓹ 也难以收服人心。
苏宇瞥了他一眼ꓹ 也懒得再说。
刚刚慷慨激昂的,弄的大家还真以为你大商王是个热血好男儿……谁信啊!
大商王苟的很ꓹ 又不是大秦王和大夏王他们。
一旁ꓹ 大汉王不动声色。
苏宇也懒得多说什么ꓹ 有些事,还要看时机ꓹ 真能打回来,其实也无所谓,他觉得自己和百战迟早有一战,真把百战干趴下了,这人境不还是自己的?
所以,刚刚那番话,说了也就说了。
什么迟疑,什么犹豫,什么纠结……有一点,但也有逢场作戏的成分在里面。
“大家都进去吧,我一定会尽快带着大家回归人境!”
苏宇一声暴喝,众人打了鸡血似的,再也没什么悲伤之意了,咱们还会再回来的!
众人纷纷进入。
然而……等待了一会,苏宇微微皱眉。
陡然看向夏虎尤他们,苏宇凝眉,再看夏虎尤几眼,夏虎尤却是一脸平静,见苏宇看来,飞身上前,低声道:“我不走,不是欺骗大家,我是真不会走!”
苏宇愣住了,接着凝眉道:“什么意思?”
之前不是演戏吗?
夏虎尤微微躬身:“我所言,皆是实话!我要留下来,不是为了和大家共存亡,也不是为了其他,我只是为了夏家尽一些责任!大夏府亿万子民,信任我夏家……我夏家不能全部撤离!”
“我父亲可以走,我二爷爷可以走……他们强大,会成为眼中钉,而我,只是一位刚踏入日月的弱者!”
“我留下……百战不会杀我,而我可以让大夏府不会动荡!”
“百战若是强行拿下我,那就彻底失了人心,他想获得人心,还是需要我来安抚大夏府子民……”
苏宇皱眉不已。
许久,缓缓道:“你可知道,一旦你留下来,你实力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进步!而且,一旦我真打了回来,百战要是拿你来胁迫我……”
夏虎尤笑了,看向苏宇,忽然笑容灿烂:“若是真到了那时候,让他杀了我!连对战你的胆子都没有,用一个弱者来胁迫你……你还怕他吗?那他就废了!我死了,你去接引我,我一定会在死灵长河中复苏!因为……我想活着!”
“苏宇,你会怕一个用我来胁迫你的百战吗?”
起點基友奮起錄
他笑容灿烂:“百战真要是雄主,他不会这么幼稚!他要是这么幼稚,他就是个真的蠢货……何惧之?”
何惧之!
苏宇沉默一会,忽然笑了,看向他:“咱们……都长大了!”
4年了!
从进入大夏文明学府那一天,到现在,已经进入了第四年了。
四年前,初见夏虎尤,他说,他是个打扫卫生的,他是个小奸商,而苏宇,也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四年后,大家实力不一样,经历不一样。
但是,大家真的都长大了。
夏虎尤知道了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承担,他要留下,为剩下的大夏府子民负责。
搁在几年前,夏虎尤不会这么做的。
夏虎尤笑道:“总有年少的时候,这几年,大仗打过,小仗打过,丢过人,耍过赖,坑蒙拐骗都做过!到头来,再看,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笑容很灿烂,一如当初,“我毕竟是夏家人,大夏府的府主,大夏府不负我夏家,我岂能让夏家负了他们?宇兄,不过是阔别一次罢了,你我,又不是无再见之日!”
苏宇看向他,笑了笑:“也是!不过此次一别……我没有足够的实力,未必会再回来了!”
“需要多久?”
“尽快吧!”
夏虎尤笑了:“明白!三年内,你必回来!上界一开,你若是还不回来,那你就不是苏宇了!你放心,三年时间,我若不死,这人境,还姓苏!”
苏宇哈哈笑道:“这都是无所谓的事!行吧,你若是愿意留下……我相信,你能屈能伸,大不了喊百战几声爷爷,我知道你的!”
“……”
夏虎尤脸色难看,看了苏宇一眼,这话说的,我不会的!
呸!
就知道污蔑人!
苏宇再次哈哈大笑,很快,看向一群人,再看一群永恒,忽然笑了:“这么说,永恒都要走,而永恒之下,大部分都要留下来吗?”
此刻,一位位永恒境的强者,好像在和一些府主告别。
有的是父亲对儿子,有的是对孙子,这些人,好像都选择离开,这就有点意思了。
那边,秦镇正和自己老弟交代着什么,见苏宇这么说,迅速飞身而来,感慨道:“永恒都属于高端战力了,还是走吧,免得被人看的不顺眼!至于永恒之下,像我这弟弟,也不会太惹人眼!我就担心,秦昊太莽撞了,宇皇,要不给他下道军令,让他听话!”
远处,秦昊一脸难看,说谁呢?
你很好吗?
苏宇笑了,“秦昊要留下?要不换个人,我也担心他惹事出来……”
秦镇叹息道:“不行啊,我秦家这边,我得走,我儿子秦放,宇皇也知道,天赋还是不错的,我还是带走吧,不然,被人抓走了怎么办?秦昊天赋一般……他就留下吧,死了也不亏……”
这话……真没人性啊!
远处,秦昊一脸幽怨,他么的,他要不是打不过自家老大,他现在就想上来打死他!
都欺负他!
朱家老二欺负他,夏家老二欺负他,刘家老大欺负他,现在自家老大都欺负他了!
苏宇呵呵笑着,没多说。
而是看向不远处的苏龙,忽然露出笑容。
苏龙咳嗽一阵,朝其他方向扫了几眼,没看苏宇。
苏宇看向自己老爹,笑了笑:“谁把我爹喊来的?”
众人都不吭声。
苏宇又笑了:“怎么,担心我爹不来,压不住我?”
“……”
还是无人吭声。
见状,朱天道也咳嗽一声:“没这回事,苏将军自己来的……”
“他自己来的?”
苏宇笑了:“他自己来,你们就没发现?得了吧!不需要你们来演我,我演戏的时候,你们还未必有我演的好!”
虽然很想说,我演戏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
可一想,算了,都是老家伙。
最小的夏虎尤,都比自己大一些。
朱天道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笑道:“宇皇,我们要去天渊界域吗?”
转移话题!
苏宇嘿嘿笑着,看了他一会,“老朱,你贼眉鼠眼的,我觉得,今天的事,和你脱不开关系!”
“……”
朱天道无言,你怎么说话的?
谁贼眉鼠眼的?
你忘了当初你怎么喊爷爷的!
呸!
苏宇心情其实还不错,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沉重,看着众人陆续进入书页,也不计较刚刚的事,一边探查四周,一边道:“人心这东西,少用!”
他很淡然,“鼓舞士气当然不错,不过,也要小心适得其反!我年岁也许没有诸位大,但是,有些事,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做!你们现在弄这一套,我知道是好事……但是前提是,建立在我能赢的基础上!我若是输了,反而给人族制造了一些隔阂……”
苏宇轻笑一声:“诸位都是我前辈,长辈,偏向我很正常,但是……也别真把我当救世主对待!我不是无所不能的,这一点,大家还是要清楚,太过信任我,可能真会导致一场大败!听我话就行,没必要连思想都给变了,内心深处就觉得,我无所不能,那不是好事!”
大汉王笑道:“宇皇让我们阳奉阴违吗?”
苏宇笑了:“也不是这个意思,大汉王自己知道!算了,你们啊,我都怀疑,是不是大周王给你们传讯了?他教你们的?”
“大周王没死?”
大汉王一脸惊讶!
苏宇呵呵一笑,一脸鄙夷:“得了吧!谁会当真?夏侯爷和朱府主笑的脸上天天都在开花,谁会相信他们真死了?也就骗骗外人!我都懒得说什么!”
朱天道和夏侯爷一脸尴尬,有吗?
我们没笑啊!
真是的,我们笑,也是职业性假笑。
此刻,气氛很好,大家其实都相当轻松,虽然丢了人境,其实也不算太惨,该带走的都带走了,该撤离的都撤离了。
留下了个空壳子人境罢了,除了人多点,真的没什么。
至于苏宇在上界的惨败,说实话,大家信一分,其他九分,那是一点不信!
就是觉得实力不够,不想在这给人当靶子打罢了。
而留下夏虎尤这些人,危险性没那么大。
正如夏虎尤自己说的,百战到了用他们威胁苏宇的时候,那时候的百战,真的完全不足为惧了!
真死了……也许还能捞回来呢。
到死灵界去找找,未必找不到。
苏宇见人群进入书页,还需要一点时间,笑道:“我去别的地方看看,你们在这等着!”
话落,他人已消失。
并非进入文王故居,而是去了某个隐蔽地带。
……
南元城下。
苏宇遁入地底,一道虚影浮现,很快,化为镇南侯的模样。
此刻,镇南侯一脸紧张。
苏宇却是没太在意,淡淡道:“百战要回来的事,知道了?”
“嗯。”
苏宇看了他一会,笑了,“懒得对你下手,你比云水他们要好点,自己自爆了,也没给我捣乱……就一个要求,百战若是对人族不利,开死灵通道,召唤我回来,我弄死他!”
镇南侯尴尬:“不会的……”
“呵呵!”
苏宇冷笑:“百战真把自己当人族?不,或者说,他真把自己当第十潮汐的人族?”
“他……”
镇南侯想解释,苏宇淡淡道:“行了,我知道的也许比你还多!百战可能是人祖后裔,斗王难道也是?算了,这不重要!我给你的死气,你留着!你镇南侯心中是百战为大,还是人族为大,自己想清楚了!”
镇南侯深吸一口气:“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人族为大!也许如其他人所言,我们这些老古董,在这无牵无挂,未必把自己当人族了……这种人,有!而且还不少!但是,我不是!我支持百战王,是因为觉得他比宇皇更有希望……是的,就是更有希望!”
“也许宇皇觉得不中听,可百战王……此刻就具备规则之主战力了!而且,他有希望更进一步……宇皇,目前肯定是没他强大的!”
他看向苏宇:“我们这些人,还是忠于人族的,而非忠心某位人主!”
苏宇笑道:“随便吧!文起我一直没机会丢出去……那我交给你了?”
镇南侯点点头:“可以。”
苏宇随手一抖,一人被释放了出来。
正是那文士文起!
一出来,文起有些狼狈,看到了苏宇,也看到了镇南侯,急忙道:“侯爷!”
他迅速跑到镇南侯身边,看向苏宇,眼中带着一些警惕和疑惑,苏宇的气息……好像很弱!
苏宇看着他,笑了:“好了,别这么看我,我一个日月境,还能吃了你不成?文起,咱俩不熟,但是我知道,你是个有脑子的……好好辅助百战!坑别人就行了,别坑我的人,坑百战也行,记住了,别跟我过不去,好不好?”
文起脸色凝重:“不敢!人主说笑了!”
他和苏宇也不熟,但是他被苏宇镇压的是真快,还真有些含糊苏宇。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哪怕苏宇说他是日月……我也不敢干啥啊!
苏宇眯眼笑道:“废话就不说了,镇南、文起,二位好自为之吧!各为其主,下次遇到了我,也许就是真正的敌人了!”
“另外,帮我给百战带句话!”
镇南侯沉声道:“宇皇请说!”
滿堂春
“我无意和他为敌,他在我眼中……算不上坏人,但是也不算好人!并非实力比他差,我就说软话,没那个必要!”
苏宇笑道:“我不想和他为敌,但是,当我回到人境的时候,他最好还是把人境完整地交给我,现在先帮我守一段时间!这一点,当偿还人情了!他欠我人情,别的不说,南溪侯这些人,是我救下来的!对太古巨人族,我也没动,人情我是给到了,他领不领是他的事!”
镇南侯沉声道:“我记下了,我会转达的!”
“那就好!”
苏宇笑了一声,踏空而去,瞬间消失。
直到他走了,镇南侯吐了口气,文起传音道:“侯爷,最近……是发生了什么吗?百战王要回来了?”
“嗯!”
镇南侯点点头,看了一眼文起:“你听我的就行,不需要自作主张,任何事,都要和我商量着办!另外……不要有什么怨愤之心,这位……并没有那么好惹!别觉得百战王回来了就能如何。”
他说了几句,不再说话,再次遁入地底,选择了沉默。
文起见状,也不说话,默默跟着。
他和镇南侯相处很多年了,对侯爷很熟悉,显然,侯爷对这位人主,是充满了忌惮和敬畏的,文起不太明白,但是他知道,镇南侯惹不起,他也惹不起!
……
撤离还在继续。
一天时间,五千万人,陆续进入了文明志中。
苏宇的文明志,全部回归,化为整体,但是,沉重了许多。
身边,只剩下少数一些人了。
苏宇看向夏虎尤这些人,露出笑容:“诸位辛苦了!诸位留守人境,就一个目的,不要让人境乱了!其他的,该如何就如何!不要和人故意作对……做好大家分内事就行!其他事,我和你们的长辈会解决!”
“今日留守之人,都是有功之辈!我会记住诸位!”
“丧气话不说,但是哪天真死了,能被接引走,化为死灵,我会想办法去接引大家!”
“所以,死亡,未必就是终点!”
“山高路远,诸位……期待早日重逢!”
此刻,通天侯开启了门户,对面,直接连接着天渊界域之外!
“恭送宇皇!”
众人齐声呐喊,苏宇一步踏入门户,笑声传荡而来:“别送,回头我还要来搬家,诸位送早了!”
“……”
艹你!
刚刚酝酿的情绪,全部被你给毁了。
众人无言。
今日的苏宇,不知是童心发作,还是本性如此,说话相当扎心。
然而这样的苏宇,又好像多了点人味。
直到看到苏宇离去,门户关闭,众人这才对视一眼,夏虎尤笑呵呵道:“诸位,接下来,还要靠我们自己了!多了不说,三年内,大家要保持人境一如既往,不会出现任何动荡!”
“当然!”
我給青春一個界 小布袋子
众人纷纷点头。
……
同一时间。
天渊界域外,此刻,人很多。
当苏宇传送出来的瞬间,远处,上千头犼族伫立虚空。
另一边,数千上万的食铁兽,齐刷刷地看来。
再一边,空间古兽族,数量也过了千,正在伫立,其中空间兽皇身边,还有个面具人,正是那黄九。
再另一边,数万的五行族,分为五个方阵,金木水火土齐聚。
武魂(小壞GA)
代號香格裏拉 荒熊
都来了!
苏宇意外,他不意外一些人的选择,但是,还是意外与有些家伙的选择,他看向浮土灵,笑道:“你是怎么想的?”
浮土灵笑道:“跟着宇皇走,五行族希望在宇皇身上!我赌了好多次,一次没输过,这一次,也不例外!”
苏宇笑了,又看向空间兽皇:“兽皇又是什么想法?”
空间兽皇也笑道:“上界不懂,下界,吾等亲眼目睹宇皇崛起,天地之气运在于宇皇!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上界人如何选不重要,下界人不会选……那就是愚昧!”
因为上界,不曾见证苏宇的传奇!
所以,裂空侯他们如何选,那不重要。
老兽皇又笑道:“如今,唯有命族没来!但是我相信,无命那个老东西,他心中有数……”
一侧,天渊族界域通道中,忽然冒出一个脑袋,正是命皇的,看了一眼四周,众人也纷纷看向他,命皇轻咳一声:“不要没事就带上我!诸位记得保密,我是好人!”
“……”
一群人都无言以对。
这家伙,早就来了?
这……还真是齐心啊!
苏宇笑了,四处看了看,笑道:“这么说,现在,好像都来了,没人没到?”
大概都到了!
大家四处看了看,都笑了,好像也是。
基地之天朝降臨
那边的天岳和重明他们在一起,远处的镇守一脉也都到了,更远处,一座座巨城林立。
“都到了!”
命皇也笑了笑,下界果然没人是瞎眼的。
都是眼睛瞪大,知道该如何选择。
正说着,忽然有人道:“咦,是不是少了一个?”
“嗯?”
“多宝呢?”
“那白痴跑了吗?”
“大概跑了吧,那家伙胆小如鼠……不对,本就是老鼠,跑了也正常,跑了也好!”
“……”
六月他们交流着,好像就多宝跑了。
跑了就跑了吧。
刚刚大家都没太在意到他。
苏宇也笑了,跑了?
那就算了!
多宝胆小的很,他跑了,那也是正常事,懒得管他。
正准备带人进入界域,忽然,远处,虚空波动,一道人影穿梭而来。
下一刻,多宝浮现在众人眼前。
成道無仙 花如來
见所有人齐刷刷地看着他,多宝一脸呆滞,看我干吗?
他也没管,急忙堆笑道:“宇皇陛下,我前几天去找监天侯了!我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这不马不停蹄地就找来了,大家怎么都在这?”
说着,他喜滋滋道:“是这样的,监天侯说,最近人族气运没跌反涨!所以他断定,大周王他们也许还活着,陛下,这是天大的好事啊,代表我们还有希望救回他们!监天侯虽然是咱们敌人,但是他观运还是一流的!这一场大败,咱们居然气运不跌反涨,这代表否极泰来……”
苏宇异样地看向他,笑了,“你去找监天侯了?”
“对啊,我这不是担心大家沮丧吗?我和监天侯关系还行,我问了一下,人族气运没跌……”
苏宇笑了:“所以,你是看了气运之后,又跑回来了?之前是准备跑了?”
“没有!”
多宝义正言辞:“我就没想走,我要和宇皇府共存亡!”
“……”
信了你的邪!
还真是胆小如鼠,也许就是去问监天侯,该不该跑了。
苏宇笑道:“他还说了别的吗?”
“说了……”
多宝急忙道:“他说,他实力又强了!还有,他说,他当年在百战出事后,气运跌落,恐怕有些问题,并非百战被封印导致的,而是百战直接剥离了一部分气运之力走了……”
苏宇点点头,笑道:“不意外。”
百战大概率是剥离开了,和人族气运分离了,所以导致监天侯当年气运之力下跌,第九潮汐后,屡屡倒霉。
“还有吗?”
“有!”
多宝马上点头道:“监天侯还说,宇皇强,他便强,但是他越强,宇皇也越强,这未必是好事……这代表宇皇现在和他有些牵扯了……”
苏宇笑了,“这家伙,倒是感应的挺准确!”
监天侯代表上古,如今的苏宇,反而有些继承上古余晖的意思。
百战,反而从中摆脱了。
这阵营之说……有时候就是这么变来变去!
当然,牵扯不算太大,苏宇笑呵呵道:“行了,我知道了!宰了他,还没到时候!这时候,我不会杀他,百战大概也不会……等着吧!”
百战不会杀监天侯的,哪怕他知道监天侯代表什么。
不过,杀了监天侯,对百战没好处,反而只有坏处。
上界可能会多出十几位规则之主!
甚至更多!
百战麾下,有多少天尊?
他走肉身道,封印破不破,其实都一样,百战大概还得保护监天侯。
敌我关系,往往就是这么复杂。
此刻,谁弱谁就会保护监天侯。
也就万族不知道,不然,大概率会疯狂冲下界,干死监天侯了事!
至于多宝……
苏宇也不多说什么,这家伙,气运其实不错。
关键时刻,往往能逃过一劫。
“入界吧!”
苏宇不再多说,带着众人纷纷入界。
……
天渊界域。
依旧是满目狼藉。
不过,今日苏宇便要改造此界了!
也将此界沉入死灵之地,沉入之后,挖洞开万道。
“琪王妃!”
苏宇一声低喝,刚回来不久的琪王妃,迅速飞来。
苏宇踏空而行,看向整个天渊界域,沉声道:“我要将此界沉入死灵界域,琪王妃,接下来,主要需要你来石化此界,难度不低!”
琪王妃微微点头。
苏宇再喝:“鸿蒙将军!”
鸿蒙迅速抵达。
“开三十六城通道,生死连接,为我助力!”
“诺!”
鸿蒙一声低喝,下一刻,吼道:“三十六圣城,开通道!”
轰隆隆!
三十六座巨大的古城,瞬间开启死灵通道,一道道死气贯穿了天地,整个天渊界域,瞬间死气弥漫!
外界,隐约有规则之力要扫荡而来。
苏宇没太在意。
这时候的他,默默感应着,片刻后,天门开启,眼中,呈现出一条大道,那是天渊大道,苏宇眼神一亮,喝道:“命皇,助我断开天渊之道!”
断了此道和生灵界域的联系!
苏宇一指点出,虚空中,呈现出一道光影,命皇也不多说,一股大道之力瞬间爆发,天命之道和天渊之道,眨眼间纠缠起来。
“肥球,助力,咬断天渊道和本界联系!”
“嗷呜!”
肥球大道虚影呈现,一口朝那呈现出的天渊之道咬去,此刻,天渊大道剧烈震荡,好像不愿意断开连接!
而苏宇,暴喝道:“南王,岚山侯,死灵大道之力覆盖!”
下一刻,古城中,几位死灵强者浮现,纷纷出手!
用死气切断天渊大道和时光长河的联系!
苏宇不断指挥,将一界沉入深渊,难度还是有一点的,不过,对他而言,不算太难。
伴随着一位位强者出手,整个天渊大道,有些断裂的趋势,此刻,整个天渊界剧烈颤动。
轰隆隆!
巨响声,响彻天地。
……
这一刻,神魔仙人各界,都有一丝丝力量渗透而出。
很快,各界好像都知道了什么。
仙界。
天古一脸沉重,轻声道:“好一个苏宇!”
一旁,符王凝眉道:“大人,他们在天渊界域做什么?”
“做大事!”
天古感慨一声:“苏宇……恐怕要撤离万界了!他正在将整个天渊界,沉入死灵界域!”
好大的魄力!
一界沉入!
从此,万界无天渊界域了。
而符王,其实还是不懂:“这是说,苏宇真的战败了,他要逃了?大人,你说我们现在联手神魔,能否阻拦他逃亡……”
天古瞥了他一眼,白痴!
“闭关修炼吧!”
天古懒得多说。
阻拦?
为何要阻拦!
找死吗?
苏宇说战败,你就信了?
他在上界,恐怕也是杀人无数,真战败了,敢搞出大动静,他也不怕你!
三大族敢此刻出手……那都等死吧!
苏宇人都要跑了,他还在乎不在乎上界开启?
小心这家伙来一次狠的,连三大族都给灭了!
……
轰隆隆!
剧烈的响声,震荡整个下界。
巨大的天渊界域,不断下沉!
……
天渊界中。
天渊大道,剧烈挣扎,好像不想剥离和此界的联系,苏宇等的不耐烦了,喝道:“肥球,跺它!”
轰!
一个巨大的靴子,一脚跺去!
那天渊大道,好像活了一般,迅速避开,有些惊悚的感觉。
苏宇笑了:“天渊大道……这么说,它的执掌者也许还活着!”
当年的天渊皇,大概率还没死!
不过,这只是大道的一些投影连接罢了,哪能躲开文王的靴子,一连跺了多次,轰隆一声,大道被一脚跺的有些溃散。
在这,肥球其实是受影响和压制的,然而,这靴子却是不受影响!
随着这大道虚影,有些溃散,整个界域中,那股针对外族的压制力,有消退的趋势,这就是规则!
如今,规则本身都开始要溃散了,压制力自然也要溃散。
轰!
响声再起,整个天渊界此刻死气弥漫,渐渐地,开始下沉,36个通道内,大量的死气弥漫而来!
轰隆隆,巨响声一阵接着一阵,剧烈的震荡,震的界域内山川崩塌!
死气,从四面八方渗透而来。
苏宇却是不在意,未必是坏事。
死灵大道的主人,把万界的死气都给抽走了,万界的道,其实不算太圆满,少了死道!
现在渗透一点死气过来,那是好事,回头时光长河挖个口子,冲散一下,中和一下,此地的道,也许还能恢复到死灵大道主人开天之前!
更加圆满一些。
当然,这时候,苏宇天门开启,忽然看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死灵大道,隐约冲击壁垒而来,死灵大道感受到了此界沉入,居然想同化此界!
苏宇一声暴喝:“刘洪,给我拦住!侵吞死灵大道之力!”
界域之外,被蓝天弄出关的刘洪,咬牙切齿,爆吼一声,一股死气弥漫,一条大道呈现,迅速抽取死灵大道的力量,让死灵大道不得不朝墨道侵袭而去。
轰!
整个界域,开始正式下沉!
“琪王妃,去封非36通道口的地方,不要让死气全面渗透!”
琪王妃也迅速飞出,开始石化整个界域其他各地的薄弱处!
伴随着琪王妃的石化,36通道口中,大量死气涌入,虚空中,天渊大道,陡然,彻底溃散开了,虚影断裂,界域内,一切压制力消散!
轰!
这一刻,一声惊动万界的声响,传荡开了!
许多强者,都朝天渊界域这边看来。
距离最近的神界,不少强者窥探意志力而来,很快,迅速退回,无他,剧烈的死气,冲天而起,腐蚀的各位强者意志力都嗤嗤作响!
……
天渊界域内。
苏宇他们明显感受到了界域下坠!
伴随着下坠,天黑了!
下一刻,好像沉入了地底,轰隆一声,大地震荡,好像和死灵界域接触到了,整个界域彻底融入死灵界域中。
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冲击着死灵界域,也冲击着天渊界域。
死灵界域,星宇府邸连接口。
忽然,一道人影浮现。
武皇浮现,看向远处,其实不算太远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圆形界域,好像星辰一般,整体坠入死灵界域,坠入镇灵域中!
“玛德!”
武皇忽然骂了一声,这疯子,好端端地把天渊界坠入死灵界域干嘛?
不止他感应到了,这一刻,归墟之地,北王忽然浮空,看向远方,也看到了那巨大的界域坠入!
顿时脸色一变!
这是一界坠入?
苏宇做的?
这是要干嘛?
“多事之秋!”
北王心中叹息一声,这死灵界域,也许要不太平了,哪怕之前就不太平,可现在,苏宇将一界完整沉入,显然,接下来更麻烦!
而身旁,龙血侯气息强大,带着一些渴盼,忽然道:“这么说,我们可以拿下此界,直接连通生死两界了!”
大手笔啊!
龙血侯感慨,但是却愈加兴奋,好事!
这要是能拿下……那从此以后,生死两界,是否直接就打通了?
……
同一时间。
归墟之地深处,一道道光柱动荡,一张张人脸浮现,看向远处,也都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界域坠入死灵界域。
都很意外,也很震动。
生灵界域一界坠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
而苏宇不管其他人如何想,当巨大的冲击波冲击而来,苏宇兴奋无比,成功了!
“封锁36通道!”
伴随着他一声暴喝,通道全部被封锁,无数的死气弥漫!
此刻,整个界域,有些类似于半死灵界域。
而苏宇,这时候要去挖洞了!
趁着刚坠入,死灵大道还没侵蚀而来,去时光长河中挖个洞!
要不然,迟了的话,还不好弄。
“蓝天!”
一声暴喝,下一刻,虚弱的蓝天钻出来了,紧接着,大量的强者光团浮现。
苏宇一挥手,永恒境和合道境强者,全部浮现。
至于之下的,苏宇没放出来。
太危险了!
这里,死气还是很多,何况,永恒之下,感悟大道,好处不是太大。
苏宇正色道:“我去挖洞,一旦挖穿了,大量的规则之力,会冲击而来……诸位,只能靠你们一点点去梳理大道了,此地适不适合我们居住,就看大家梳理的效果了!”
“宇皇放心!”
众人齐喝!
都有些兴奋,要挖口子了!
而苏宇,迅速钻出天渊界域,此刻,和生灵界域的通道还没消失,也没封堵,只要找到天渊大道,苏宇沿着那边去挖,方位就不会错!
毕竟在这之前,天渊大道就连接在这。
苏宇迅速撕裂时空长河,钻入其中。
他也要学前辈们,开始给时光长河挖洞了,也不知道这道的主人还活着没?
若是活着,哪天看到自己的大道,被人挖成这样子,大概会气得想杀人了!
“反正不是我第一个挖的……”
带着这心思,苏宇瞬间没了负罪感,我又不是第一个,我就挖个碗口大的就行,对,就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