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人間的水中浪子,被郭晶晶領進神祕大門,29歲如願逆襲

遊戲人間的水中浪子,被郭晶晶領進神祕大門,29歲如願逆襲

不久前,中國跳水在正定舉行了今年唯一一場正式的比賽,也是奧運選拔清零重啓後的首場爭奪。

場內場外集中了7大奧運冠軍:施廷懋、陳艾森、曹緣和任茜作爲現役國手,依然在爲東京的門票披荊斬棘;周繼紅作爲掌門人,在看臺上嚴密注視着所有隊員的表現;李娜作爲解說嘉賓,在話筒前滔滔不絕。41歲的王峯則端坐在教練席,只要有山東隊的隊員出場,他就會打起精神,連比劃帶講解,一通忙活。

作爲中國跳水隊少有的“硬漢”,王峯已經過了小鮮肉的年紀

41歲的王峯,對於年輕些的跳水迷來說,肯定稍顯陌生。但在跳水界,他卻是個“特別”的存在。

他是跳水浪子,是體壇常青樹。是最高齡的跳水男子奧運冠軍,是唯一在役結婚的跳水運動員,他與愛人也組成了全運會唯一一對夫妻檔主體育場火炬手。

海軍第36批護航編隊爲6艘中國遠洋漁船護航

他身上的許多故事,都讓人津津樂道。

王峯目前在自己的家鄉山東,從事着行政工作。作爲山東跳水的掌門人,他努力在復興山東的跳水,並且率隊親征全國比賽。儘管工作繁忙,但他依舊抽出時間接受了採訪,對自己的跳水人生娓娓道來。

浪子回頭金不換

2G再見了!中國聯通全面退網:最快明年底實現

入選國家隊,對一個普通運動員來說,可能是至高無上的榮耀。但對於王峯來說,卻是一個需要細細考量的“難題”。

1999年10月,一個稀鬆平常的日子,對於王峯來說,卻是20年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火車搖搖晃晃地減速,拿到國家隊集訓名額的他,看着窗外的北京城,心中滿是猶豫。清晨的車站,陽光明媚卻已散盡夏日的暑熱。王峯拎着大包小包,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流。

在國家體育總局的門前,王峯停住了。他踟躕了好久,內心滿是掙扎。他在想,一跨進去這道門,他不能在訓練中明目張膽地偷懶,不能偷偷和朋友訓練之餘出去喝酒,也不能像過去那樣隨心所欲地過日子。這讓他一場糾結。

他曾經是山東隊裏出名的“浪子”。 8歲時,小王峯就前往山東省體育中心練習跳水,成爲了一名專業運動員。

但年少玩性濃重、不諳世事的他,只把跳水當作一種“業餘健身項目”。訓練經常出工不出力,業餘時間他倒是利用充分——溜出去玩耍、和朋友聚會喝酒,所有運動員不敢幹的事,都被他耍了個遍。全隊只有他的分管教練,能稍微對他起到震懾作用。

西安首套天氣現象視頻智能觀測儀建成

不過,王峯的天賦確實是公認的,即便這樣的訓練狀態,他在全國比賽中依然能取得不俗的成績。只是他的成績並不穩定,時好時壞,反正他也並不在意,就這樣吊兒郎當地過去了十年。

遼寧大連:檢察監督融入基層網格化治理體系

1997年全運會後,看不到太大希望的王峯,竟然想到了退役。他甚至嘗試過離開專業隊,在社會上找工作,只是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出路。王峯沒等撞着南牆,就主動選擇了回頭。轉眼就到了1999年,沒想到他被國家隊相中,列入了集訓隊的名單。王峯心裏很清楚,這或許是他跳水生涯,最後的高光時刻。

思緒翻飛間,站在門口的王峯突然聽到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原來是功勳教練鍾少珍帶着郭晶晶和胡佳剛出完早操經過。已經名聲在外的王峯,雖然沒有進過國家隊,可是在圈裏,卻並不缺少朋友。閒聊間,他不知不覺地走進了國家隊駐紮的大院,就這樣被後來的跳水女皇糊里糊塗地帶進了“夢之隊”的大門。

馬斯克直呼太假!新冠檢測居然兩次陽性、兩次陰性

安頓好行李,王峯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跨進國家隊的大門。於是,他第一次認真地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眼前的集訓是爲2004年雅典奧運會而準備的,於是對於成功的渴望也漸漸強烈起來。

他暗自發誓:反正已經進來了,不拼個冠軍就不出去。

軟通動力劉天文:軟件行業大有可爲 推動數字化轉型新徵程

在集訓的一年裏,他不再像省隊那樣得過且過,也沒動過玩的念頭,保質保量地完成所有項目。由於心智和能力都漸漸成熟,再加上自己本就天賦異稟,王峯脫胎換骨,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

2000年,經過各種嚴苛的考覈,王峯正式入選了國家隊,開始全身心投入到雅典奧運會的備戰中去。

誰曾想,再走出國家隊大門的時候,王峯已經30歲了。這顆體壇“常青樹”,終於如他十年前設想的那樣,如願以償地離開。

來之不易的奧運冠軍

四年一次的奧運會,幾乎是所有運動員夢寐以求的賽場。

王峯通過自己的努力,剛剛進入到國家隊,便順利地拿到了雅典奧運會的入場券,而且被專業人士和各路媒體寄予了厚望。

不過現實卻和他開起個玩笑。

雅典奧運會賽場上,奪冠熱門王峯只拿到了男子單人3米跳板第四名,無緣領獎臺。由於半決賽發揮失常(當時半決賽的成績,帶入決賽,合併計分排名),儘管他決賽表現上乘,可是也無力迴天。最後一跳結束,他的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笑容,含淚擁抱着教練。

國內的新聞報道,在恭賀彭勃奪冠的同時,也爲25歲的王峯首次奧運之旅,渲染了濃濃的遺憾之情。只是王峯自己心裏很清楚,這一切都是自己曾經在地方隊的放蕩不羈與青春魯莽,付出的代價。在接受所有媒體的採訪時,他並未對雅典奧運會的失利做出任何辯解,反而坦率地接受了這個現實。

“你之後有爲雅典奧運會的失利,而消沉過嗎?”聽到這個問題,電話裏王峯發出了爽朗的笑聲,他沒有正面回答,也許在巨大的榮耀面前,誰都無法做到淡然處之,但顯然如今的王處長,早已不是那個愣頭小子。

好看又好開 5萬元的風光500就是年輕人的首臺SUV

雅典奧運會的冠軍們在全國各地,享受着無上的榮耀。而顆粒未收的王峯,則悄然回到訓練場。25歲的王峯,沒有絲毫猶豫,便做出了繼續備戰北京奧運會的決定。

2008年,王峯已經是29歲“高齡”了。相對於雅典,王峯對於北京奧運會的準備無疑是更加充分且細緻的。

結合了自身條件和隊伍統籌,王峯將目光由單人項目轉向了雙人項目。

美商務部決定暫不執行TikTok禁令,外交部迴應

剛配對時,秦凱因爲年齡小,沒有足夠的大賽經驗,經常在比賽前緊張。除了搭檔,王峯更像是老大哥。

奧運會的宣傳鋪天蓋地,秦凱本能地有些想逃避。而王峯說逃沒有用,反而拉着秦凱看了各種報道。他和秦凱把每一場比賽,甚至包括每一次隊內的練習賽,都當作奧運會的決賽來對待。兩個人模擬了一次又一次,摳好每一個細節,將所有不確定因素都減到最小,以避免任何意外的發生。甚至對於每一跳的具體分數,王峯都做出了各種情況的預估。站在水立方的跳板上,奧運會本身給予王峯的壓力已經被他內化到最小。

回顧比賽過程,王峯仍然覺得像一場夢,他說現在的自己說不出什麼故事和細節,唯一記住的是一切都太順利了,順利得難以想象。像賽前一遍遍設想的那樣,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一個小時的比賽彷彿就像幾分鐘那樣快。從第一跳開始,每一跳都按照他們的節奏來,整體的狀態好到超乎預料。儘管水立方里人聲鼎沸,他卻只能聽見秦凱的聲音、跳板的聲音。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

崇禮滑雪專列”雪板快運”新服務 滑雪愛好者卻哭笑不得

跳完最後一跳,他有些恍惚。直到秦凱開心地對他說:“峯哥,我們是冠軍啦!”王峯才意識到,真的是奧運冠軍了,多年的努力終於獲得了回報。

這一次,他沒有辜負所有人的期待。


臺灣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創近7個月新高

咫尺天涯的愛情

扶貧路上(扶貧印記)

如果你是王峯的粉絲,便能發現每次比賽,王峯總是在手腕上戴着一根紅繩。

那是妻子王丹在他倆戀愛的第一年送給王峯的,他倆各自擁有一條。很多時候,他把這根繩子當作吉祥物。不管是訓練還是比賽,永遠不會離身,彷彿自己的愛人時時刻刻和他在一起。紅繩很細小,戴在手上也有些鬆鬆垮垮,一不留神就容易脫落,但神奇的是,無論它掉在訓練室的角落,還是掉在水池的底部,王峯總能順利找回來。

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項目(第四批)集中開工 總投資近552億元

編劇樑振華講述現實題材創作要義

右手上的紅繩分外顯眼

到後來,這根繩子因爲不斷被池水浸泡,已經發白,幾乎快要散架,他才戀戀不捨地將佩戴了近十年的“吉祥物”和王丹的那條一起細心放在抽屜裏保存起來。

2003年,經朋友介紹,王峯與王丹相識。彼此傾心的他們很快墜入愛河。爲了離戀人更近一點,王丹放棄了家鄉優渥的工作,隻身前往人生地不熟的北京。爲了能多看王峯幾眼,她把房子租在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的旁邊。每天早上6點王峯出早操的時候,王丹都會站在陽臺上,凝視着操場上跑步的戀人,這讓她感到快樂和踏實。僅僅相隔一堵牆,卻無法相守在一起,這樣的生活,他們堅持了6年。

咫尺天涯的愛情終於在2007年修成了正果,王峯成爲了中國唯一在役結婚的跳水運動員。

爲了給隻身陪伴自己的女友一個交代,他決定向隊委會申請結婚。讓他驚喜的是,領導考慮到他28歲的年齡和對中國跳水的巨大貢獻,同時也考慮到王丹一個人在北京獨自生活不便,馬上答應了“這門親事”。

領證那天,王峯起了個大早,請了半天假,想着能早早地領證。沒想到民政局一早就擠滿了人。屋子裏一邊是排着很長的隊的窗口,而另一個窗口幾乎沒有人。王丹興沖沖地指着沒有人的窗口說,“咱們去那!”王峯趕緊攔住冒失的妻子,“那是離婚的!”

說到這,一向嚴肅的王峯不禁變換成溫柔的語氣,細細回味當時的甜蜜場景。

由於備戰奧運,二人的婚禮遲遲未舉行。直到2009年10月13日,王峯和王丹纔在山東濟南正式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王峯爲喜歡大海的妻子,精心準備了一個以海爲主題的浪漫典禮,整個背景都是白紗和藍色的海洋。每桌嘉賓面前都放着一瓶象徵藍色海洋的花瓶,裏面裝滿沙石,每桌也都標記着不同的海洋名字。

在親友、教練和隊友們的祝福下,在浪漫溫馨的氛圍中,兩人擁吻,他們的愛情感染着現場的每一位來客。

婚禮後的第三天,第十一屆全運會開幕式在濟南舉行,一對身着婚服的新人舉着火炬,讓全世界見證了他們的愛情。

王峯手攜妻子,在體育場內奔跑着,臉上洋溢作爲運動員的驕傲,但更多是作爲新郎的幸福。王丹以運動員家屬的身份出現在主體育場,進行最重要的火炬傳遞儀式。這一幕成爲了全運會歷史上的經典一幕,被永遠地載入史冊。

王峯和王丹身着婚服,傳遞聖火,全運會開幕式一大亮點


香港連續3日出現感染源不明的新冠肺炎本地確診病例

後奧運冠軍時代

北京奧運會後,王峯依舊活躍在跳水池畔。2009年全運會對王峯來說意義非凡——這是他的主場,也是他的退役之戰。最終,他成功獲得了男子一米板的冠軍。30歲的王峯,頂着桂冠,功成身退。

離開了跳板,王峯轉向了行政工作,卻一時間無所適從,倍感落寞。時間一天天過去,身陷辦公室的他,回到跳水池的念頭愈發強烈。

2010年夏天,王峯決定聽從自己內心的意願,爲了再次衝擊奧運會的席位,在山東開始了恢復訓練。即便失敗,他也希望能爲山東再拿一塊全運會金牌。退役再復出,王峯想讓家鄉爲他再驕傲一次,完全不在乎結果是否會黯淡。

只是這次,他沒能打破年齡的壁壘,身體狀態的下滑,讓他不能再支撐高強度的訓練和比賽了。他明白,自己再也無法復刻從前的輝煌。

2011年9月,伴隨着奧運選拔的節節敗退,倫敦奧運會離他越來越遠。而中國人民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卻擺在了他的面前。32歲的王峯決定徹底轉換人生目標,慢慢適應,認認真真地讀書,然後踏踏實實地開始新生活。

畢業後,他依舊沒有離開跳水,而是成爲了山東省游泳運動管理中心的副書記以及跳水項目的負責人,找到了屬於自己人生新的目標——爲山東再培養出一個奧運冠軍。

王峯時常還會想起他在國家隊報到的那一天。在國家隊的大門前站着的小夥子,懵懂又無知,更找不到方向。殊不知,他稀裏糊塗跨出去的那一步,卻成就了一段精彩的人生。

從跳水浪子逆襲到奧運冠軍,他用了十年。坦然承認年少時的輕狂,勇敢面對自己的失敗,發狠拼搏爲了奧運夢想,打破常規給予愛人承諾。正如他的名字一般,王峯越過了橫亙在他面前的很多座山峯。

王峯一貫保持着敢做敢當、說一不二的態度,留給大家一個硬漢形象。但在採訪時,也能清晰感受到,王峯隱藏在堅毅外表下,毫無保留付與親人的柔情。

大器晚成,王峯演繹了“浪子回頭”的逆襲

人生,有許多事情值得等待。正像林清玄寫的那樣:有時是一首歌,有時候是一場電影。有時是一樹的櫻花,有時是一段旅程。有時是用一生等待一個人。

也許錯過了世人眼中運動員最風華正茂的時光,但王峯依舊能夠大步邁向最高領獎臺,拿到自己“遲來”的冠軍。


加強基層醫生培訓 提升患者科學認知

那一刻,年近而立的他用了十年堅守,終等來一樹的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