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71r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 ptt-第六百八十五節 潛入與失望看書-f7830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当年,曹光在开启地宫密道之时,师弋全程都跟在一旁的。
师弋虽然并非壬道修士,没有利用功法加速念头碰撞,从而进行推衍的能力。
但是比葫芦画瓢,师弋还是可以做到的。
毕竟,过目不忘乃是师弋的强项。
就这样在静待之中,巫国地宫如期开始出现了地块变动。
这个时候,师弋敏锐的发现。
虽然变动的时间依旧精准,但是地块变动幅度,却远不如师弋第一次来的时候。
对于这种现象,师弋在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
毕竟,当年师弋在大巫之墓当中,拿走了其中作为传输核心的九牧之金。
無限之至尊巫師 無境界
如此一来,巫国地宫的能量传输势必会受到影响。
毕竟,大巫之墓当中的四名大巫,可是维系这地宫运转至今的重要动力来源之一。
猛鬼相親遊戲 雲夷後主
地宫密道的入口,只有在地块变动之时,才会短暂的暴露出来。
一旦这种地块变动陷入停滞,那么再想要进入其中,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正因为有着这方面的顾虑,所以师弋将离开才国后的第一站放在了此地,并将寻找螟虫之事稍微延后了一些。
看着巫国地宫在无形力量的操纵下,如同积木一般上下翻动。
师弋知道,进入地宫的时机已经到来了。
紧接着,师弋开始按着曹光当初的方法,在升降的地块缝隙当中,寻找着地宫密道的入口。
在确定地点并拥有进入方法的前提下,这个寻找过程十分的顺利。
不一会儿,一道光门便出现在了师弋的面前。
看着近在眼前的密道入口,师弋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不过,入口虽然近在眼前,但是师弋并没有马上进入其中。
只见师弋捏起一连串的手印,伴随着阵阵水雾升起。
师弋如同隐形了一般,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动手给自己施加了一层雾行术,师弋这才迈步朝光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地宫密道,师弋迎面就看到了两女修把守在入口处。
看那两名女修身上的凤诏宫服饰ꓹ 她们为何出现在这里,其实并不难猜。
帝鳳高中之2 野蠻美少女
毕竟ꓹ 曹光乃是凤诏宫花钱请来的。
当年师弋走后,曹光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带凤诏宫这个雇主进驻这密道呢。
正是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ꓹ 所以师弋才用雾行术遮挡了自己的行迹。
守在此地的两名凤诏宫女修,她们的修为不过中阶而已。
在雾行术与无名口诀的双重遮蔽之下ꓹ 她们根本不可能发现师弋的踪迹。
就这样,师弋毫无顾忌得从她们两人眼前直接走了过去。
接着ꓹ 师弋按当初的路线。
很快就来到了ꓹ 通往地宫核心区域的那座大厅之内。
而这里同样有着,凤诏宫修士的把守。
并且,师弋来到此地的时间很巧。
只见,一众凤诏宫女修押着三名修士,直接就来到了这座大厅之内。
来到此地之后,凤诏宫的女修为这三人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步步逼婚:萌妻歸來
其中一名看起来年纪稍轻的修士,他揉了揉之前被勒的有些生疼的手腕。
同时ꓹ 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只要我们打穿这大厅的地板,你们凤诏宫真的会放过我们么。”
另一边ꓹ 凤诏宫方面一名看似领头的女修ꓹ 略带厌恶的看了那人一眼。
魔娶天香
不过ꓹ 其人还是点了点头ꓹ 开口说道:
“不错,只要你们有谁能够打穿地板。
此前你们在我婵国ꓹ 背地里做下的采补之事ꓹ 我们凤诏宫方面完全可以既往不咎。
我凤诏宫在婵国向来说一不二ꓹ 你们大可以对这一点放心。”
三人闻言,互相看了一眼。
很显然ꓹ 他们是被说动了。
毕竟,他们几人落到了凤诏宫手里,生死不由人本就没有什么选择。
如今,旦有一线生机,便没有不抓住的道理。
“我先来。”之前说话的修士显得很积极,直接率先说道。
正常情况下,是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的。
不过,这名修士的心思却有些多。
在他看来,这大厅之内的地板只有这一块。
如果有一人成功了,那可就没有另外两人什么事了。
到时候,指不定凤诏宫方面会怎么对付剩下的人呢。
毕竟,能活着离开的,只有打碎了地板之人。
既然如此,那自然是要抢下这个先机的。
在这人说完之后,另外两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两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懊恼,暗叹被对方抢得了这先机。
那年轻修士在争得凤诏宫方面的同意之后,直接召出了他的本命法宝。
接着,其人深吸了一口气,并操纵着本命法宝,直接向着脚下的地板砸了过去。
其人如同流星锤一般的本命法宝,飞速的直贯而下。
当锤头触及地板之时,巨大的裂纹以此为原点,不断地向着四周延伸。
那青年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大喜过望的表情。
在他看来,他的这一击明显是达到了目的的。
只有抱臂站在一旁的师弋,不禁摇了摇头。
这座大厅的地板,可是由卜筮所构成的。
卜筮作为巫觋文字,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如果不能与卜筮的原由裂纹完全重合,根本就不可能将大厅之内的地板给击碎。
果然,那青年修士还没走高兴多久。
地面上的裂纹唰的一下,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青年修士则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接着,一名凤诏宫女修走上前去,探了探那年轻修士的鼻息。
随即,便对那领头的凤诏宫女修摇了摇头。
那领头的凤诏宫女修见状,直接转头对另外两人说道:
“下面轮到谁了,给我麻利点。”
眼见同伴死在了面前,另外两人一下子胆怯了起来。
“我不去,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我不想死。”其中一人大声的哭嚎道。
“哼,事到如今,生死还能由得你们么。
要么现在动手击穿地板,要么直接死在我的手上,现在你们选吧。”那领头的凤诏宫女修颇为冷酷的说道。
最终,那两名修士还是选择了前者。
毕竟,只要能把地板给打穿,怎么样都还有一线生机的。
可惜,他们二人并非运道修士,运气并没有眷顾他们。
最终,这二人与之前那人一般,全都死在了卜筮反噬之下。
对于这种结果,师弋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
面对卜筮,就算是方隐川那种级别的运道高阶亲至。
也不能打包票,一定能够打出与卜筮相同的裂纹。
而一旦失手,面对与符契反噬同等威力的卜筮,动手之人只能是死这一个结果。
当年师弋通过此地之时看似轻易,但只有师弋自己知道,在梦境之中自己到底失败了多少次。
没有反复试错的机会,想要通过此地几乎是不可能。
另一边,那领头的凤诏宫女修,看着那三人的尸体,狠声骂道:
“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带上他们的尸体,我们走。”
说罢,凤诏宫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这座大厅。
又过了一会儿,师弋解除雾行术,显露了自己的身形。
眼见四下无人,师弋如法炮制破开了地面上的卜筮,成功进入到了巫国地宫的核心区域。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此地巨大齿轮有规律的运转,但是依旧让师弋心生震撼。
感慨过后,师弋顺着曾经的路线,很快就就找到了位于巨大齿轮之上的大巫之墓。
这一次没有了山鬼挡路,师弋很轻易就来到了墓穴的身处。
其实,师弋还是蛮希望在遇到山鬼一种神祇的。
当年,师弋与那山鬼硬碰硬,差点被祂打的吐血。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师弋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师弋倒想看看,现在的自己能够花费多长时间,将那山鬼解决。
遗憾归遗憾,师弋却不会忘记自己来此的目的。
看着立在眼前的四座巨大无比的棺椁,师弋割开手腕直接走上了前去。
在师弋的控制下,血水开始均匀的覆盖在了其中的一座棺椁之上。
想要用溶血能力溶点眼前这座巨大的棺材,所需要的血液之多,几乎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凭借体内庞大的精血存量,恢复能力顷刻之间,就能填补上师弋身体缺失的那部分血液。
在用自身血液将棺椁完全包裹住之后,师弋果断发动了溶血能力。
原本,师弋还有些担心溶血能力,到底能不能对九牧之金产生作用。
毕竟,九牧之金可是铸造九鼎这件神器的材料。
九牧之金作为材料本身,同样拥有相当不凡的能力。
不过,在师弋将溶血能力开启之后,这种顾虑很快就被打消了。
溶血能力没有让师弋失望,只要是存在实体的非生命类材质,都能够被师弋的血液溶解升级。
九牧之金作为一种炼器材料,自然也无法避免这一点。
虽然溶血能力在分解棺材外面的九牧之金时,速度明显要慢的多。
但是,师弋能够感觉到,溶血能力正在发生着作用。
对于师弋而言哪怕慢一点也无所谓,如今自己时间充足,并不会在意浪费一些时间。
只要能够达成目的,这都是能够被师弋所接受的。
就这样,师弋静静的等待着溶血能力完成的那一刻。
大概过去了两个时辰,感受到棺椁已经基本上被溶血能力所分解。
师弋这才将能力和血液,一并撤了回来。
没有了棺椁和血液的遮蔽,棺材内部的景象顿时暴露在了师弋的眼前。
干尸一样的尸骨平身躺在那里,在她的关节各处。
有巨大的巨大的钉子直传而过,将这具尸体牢牢的钉在了棺材之内。
这应该就是上古时期,背叛了女丑的大巫了。
其人如今的如今的惨状,正昭示了黄帝对她们的愤怒。
就在分心思索之际,却不想意外在此时发生了。
当那大巫尸体接触了空气之后,竟然在一瞬间化为了飞灰。
师弋见状,连忙想要补救,可惜根本无济于事。
看着大巫尸体灰化之后,空空如野的棺椁,师弋的心中不禁一沉。
最让师弋担心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黄帝所在的上古时期,距今还是太过遥远了。
再加上经历了如此之多的岁月,巫国地宫一直都在抽取大巫的力量,作为维持运转的能力。
这种情况下,就算四名大巫的血脉之力再怎么强,也很难禁得住这么无休止的抽取。
虽然心里多少已经有底了,但是师弋仍然有些不甘心。
毕竟,这是师弋距离那传说中的巫觋血脉最近的一次了,师弋实在不想就这样错过。
于是,师弋接连又用相同的手段,打开了另外两具棺椁。
然而,结果依旧让师弋感到失望。
那另外两具大巫的尸体,全部都化为了飞灰。
眼见如此,师弋便将视线集中在了最后的一具棺椁之上。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师弋的心态反而放平了不少。
如今,师弋只想要把这最后的一具棺椁打开。
哪怕注定失败,也算是让自己死心。
在将棺材打开之后,这一次师弋并没有马上撤下笼罩在外围的血液。
接连失败了三次,这一次师弋决定尝试一下其他的方法。
心念一动,师弋将自身的冰道功法完全调用了起来。
同一时间,师弋分出心神控制自己的血液,一点一点往棺椁之内移动。
在这个过程中,师弋尽可能的小心。
以防空气进入,导致大巫尸身在瞬间化为飞灰。
天才寶貝呆萌媽咪
师弋小心的用自身血液,将大巫尸体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并利用自身的冰道功法,将那层血液完全的冰冻了起来。
师弋的做法看起来挺有效的,大巫尸骨在血液隔绝之下,并没有出现之前的风化现象。
然而,师弋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开心的表情。
因为师弋知道,自己看似成功的保住了这具大巫尸体。
不过,对师弋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师弋依然无法从这具尸体当中,获得那梦寐以求得巫觋血脉。
將軍一賤我就慫
甚至只要师弋收回冰道能力,这具大巫尸体依旧有可能化成灰,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徒劳么。
就在师弋冥思苦想之际,那被师弋血液包裹的大巫尸体,却出现了惊人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