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4pcq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 ptt-第624章 親近的機會相伴-vd9tw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关于自己王府的事情,贾宝玉早有想过,因此听到太后说起倒也不意外。
“回禀皇祖母,其实关于孙儿的王府,倒是不必太麻烦。
上年的时候,皇爷爷曾赐给过孙儿一个府邸,也是极为宽阔富贵的。
如今朝廷连番动乱,正是忙碌的时候,就没有必要为孙儿的事耽误太多的财力与物力了,索性将那座府邸改制为王府,便也足够用了。
如此既方便,也不用大兴土木,耗费钱财,于国于朝廷都是好事。”
贾宝玉笑道。
将伯爵府,也就是以前的敕造宁国府直接换成靖王府,这是贾宝玉之前就有的想法。
一来确实省心省力,二来,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自己与贾家之间即将拉开的距离。
而且当初大观园的建造他可是费钱、费心、费力的,黛玉等人也住在里面,他轻易自然不想挪动。
除非,等到有机会搬进皇宫的那一日……那时候,便可以将黛玉等人一并打包带走,也就没这些考虑了……
“之前赐的府邸,你之前不是住在贾家吗?”
太后有些疑惑。
她在铁网山上才知道贾宝玉是她的孙儿,以前自然没有那般关注贾宝玉,也就不知道其中那些细节。
外交官的小萌妻 青梅果子
無盡冰封 純潔的小龍
皇后坐在旁边正愁插不上话,闻言笑着与太后解释:“贾家原是开国勋贵,一门双国公,只是宁国府那一支儿孙不肖,被朝廷收回了爵位。
正好当时靖王在山东为朝廷里立了大功勋,太上皇便下旨将那敕造的国公府赐给了靖王,改为靖远伯爵府。”
太后听了,有些不高兴的道:“管他什么敕造公府,终究是配不上你的身份。
再说,你身为皇室正统血脉,堂堂亲王,岂有不住皇城之理。”
虽然贾家救了他孙儿(圣旨如此写)她也算是心中承对方一个情,但是如今孙儿既然认祖归宗,她自然不想继续让贾家“霸占”着贾宝玉。
所以,让贾宝玉搬出贾家,搬到皇城住在她的身边ꓹ 就有割断贾宝玉与贾家之间的联系之意。
大不了,以后重赏厚遇贾家便是了。
贾宝玉大略能体会到太后心中的想法ꓹ 正想着如何劝诫,太后却道:
“不过你说的朝廷如今事多忙乱是真,太上皇龙体也欠安ꓹ 确实不宜大兴土木。
既如此,为你建造王府的事便暂且押后ꓹ 先在皇城之内寻一座闲置的王府,简单修葺一番先住着ꓹ 等以后朝廷不忙了ꓹ 再让工部认真修建一座符合规制的王府。”
贾宝玉面上露出一丝苦笑之意,太后这话颇有不容商榷的独裁之意。
虽然太后确实很心疼宠溺他,对他也几乎无所不依,但他却不能仗着太后这番慈爱之心,而屡屡违逆她的心思。
既要成大事,就不能任性。
因此作出无可奈何的神色,弱弱的道:“孙儿谨遵皇祖母之命……
不过皇祖母ꓹ 之前那个宅子也确实很好的,孙儿也很喜欢ꓹ 白丢了也可惜ꓹ 不如孙儿把它改成王府别院如何?”
太后看得出贾宝玉有些不情愿之意ꓹ 因为他都写在脸上呢。
但是贾宝玉没有与她讨价还价ꓹ 还是令她有些欣慰。
因此转念一想,罢了ꓹ 贾家毕竟抚养了他十几年ꓹ 他一时舍不得离开也寻常ꓹ 自己也不能逼的太紧了。
想通这一点,她笑骂道:“既然是你皇爷爷赐给你的宅子ꓹ 谁还能把它收回去不成?
不管你要改成别院还是花苑,自然都由得你了,你还来问我。”
“多谢皇祖母……”
贾宝玉笑嘻嘻的做了一个揖,俏皮乖顺的样子令太后笑眯了眼,情不自禁的以苍老的手抚摸他的手臂。
她已经七十岁的人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几年。
临了的时候得了个这么乖巧懂事的孙儿,真是让她短短半个月,笑的比前面十多年都多。
老天爷,对她是公平的呢……
皇后目光深邃的看着太后祖孙两个尽享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见贾宝玉落回座位,她趁势道:“母后若是想要为靖王选择王府,臣妾倒是有一个建议……”
“哦,你说来瞧瞧。”
太后看向皇后的时候,眼中的笑意便淡了些。
不管皇后再如何端庄雅丽,终究是那个人的女人,她怎么能有多大的好感?
要不是看在她是贾宝玉未婚妻的亲姑姑,以后叶家一族会是贾宝玉的支柱之一,她连这般态度都不会给。
“如今皇城闲置的王府虽然有一些,但是大多都是经年失修,又或是已经有了别的用途,唯有……
唯有此番涉及谋逆的北静王府、南安王府、沐王府以及……齐王府。
这几座王府中,南安王府在不在皇城之内,北静王府和沐王府也只是郡王府,且都有了些年头。
東方不敗之風月千年 千禾殿
唯独齐王府是近十年才建成的,且也是以皇子开府的高规格建制。
里面亭台轩阁,各式布置,也都大气雅致,或许靖王也能喜欢。”
叶皇后此话一说,不说太后斜着眼睛瞧着她,连贾宝玉都给她投去诧异的目光。
这……
二皇子虽然不是你的亲儿子,但是你的嗣子没错吧?
如今人刚死,你不说伤心难过便也罢了,还主动提出把他的宅子转给他的“仇人”,这是不是有点太不讲究了……
太后深深的瞧了叶皇后两眼,没有说什么,转头笑问贾宝玉:“你觉得皇后说的怎么样?以前齐王府你应当也是去过的,可瞧得上?”
市井神棍
贾贾宝玉见皇后面上无甚异色,忽然展颜笑道:“孙儿没什么意见,便听太后和皇后的吩咐便是。”
既然她敢这么说,他难道还不敢接?
他倒要瞧瞧,这女子心里怎么想的……
太后心中对二皇子是没什么恶感的,甚至,在听说二皇子不是景泰帝亲生的之后,她心中连恨屋及乌的心理也没了。
就算是这次二皇子谋反给朝廷和贾宝玉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是因为没有真正伤到贾宝玉,反而给他带来了不俗的声望,她对贾宝玉住进齐王府,也没什么腻歪的。
因此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皇后来办吧。
無限終焉 傑出的瘋子
如今皇帝去了,你身为皇后,自当挑起重任。
不但要将六宫统率好不出乱子,宗室之中,若有那不守本分,不安分守己的,也当训斥教戒才是,不要忘了国母的职责本分。”
太后最后这话,便有些深意了。
留守京城的宗室最近做了什么?大概就是不知受了何人煽动,多有言说质疑贾宝玉身份的言论,这令太后很不满意。
对于太后的话,叶皇后自然应是。
太后又道:“除了王府,还有皇庄和园林,也不能少了。
若是内务府里那边没有合适的或者是不够挑选,正好这次犯事的王公大臣那么多,便从那些将要收归朝廷的田庄园林中再行挑选便是。”
“是……”皇后答道。
虽然知道太后这是为他在谋划好处,但是贾宝玉还是不得不道:“皇祖母,其实那些东西,有个两三处便够了,何必弄得那么大张旗鼓的,倒显得孙儿多贪财似的……”
内务府不够,再从这次那些犯事的王公大臣的财产中挑选?
感情太后这是恨不得把朝廷给搬空不成?
虽然站在太后的角度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他刚刚封王便这般“大吃海喝”,吃相不好,不可取。
天庭微博紅包群 布凡
在这个关头,去争那些意义也不大。
靈武 心碎夢思遷
“什么大张旗鼓,你小儿家家的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难处,以后你要养着一座王府,怎么能少了进益之处?
你啊,就是年纪小,面皮儿太薄!
你也不用担心,便是民间分家还知道要多带些金银细软出去了,何况是你?
你又从小在外头吃苦,没沾过皇家半点好处,如今你‘开府建牙’,我便是多给一些东西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我看谁敢说什么!”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就是天下都是皇帝的。
兇靈筆記
在大玄,天下都是太上皇的,太后也便是女主人。
所以,她用分家来形容没错,多安排田地皇庄用“给”字也没错。
对此,贾宝玉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些纯粹用来观赏的庄园便罢了,少些也无妨,但是正经的,好的田地庄子绝不能少……”太后又提醒。
皇后都笑着一一点头。
她倒是不觉得什么,以贾宝玉的身份,那些东西都是添头,没什么太重要的。
太后说的本来也没错。
这就是俗人常说的“富贵”,富和贵往往是连在一起的。
虽然富并不一定多贵,但是贵的话,却一定富。
若是觉得不够富,那一定是还不够贵。
仅此而已。
“还有,西山那个庄子,荒了十多年了吧,也划给他吧……”
太后忽然吩咐出这一句话,神色有些低落下来。
重生之靈魂刺客
皇后不解其意,但是看太后的面色也知道不能多问,便只应下,准备回头问问宫中老女官便知道了。
从头至尾吩咐了这些,太后总算把想到的都交代完了。
又察觉时间确实很晚了,便不再挽留,让贾宝玉和皇后都各自回去。
太后身边的老昭仪知道太后心情低落的原因,上前劝慰:“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太后也不用太伤心了,到底老天有眼,给三殿下留下了这样优秀的一条血脉。
奴才瞧着,靖王爷对太后也是孝顺的紧,这对娘娘来说可是喜事,娘娘该高兴些才是呢。”
太后摇摇头,叹道:“我自然是高兴的,只是,罢了……西山那个庄子,算是他父王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件完整的东西了吧,你明儿带人去,把庄子上下简单修整一下。
不要坏了里面的布置……”
“是,奴才明白。”
……
贾宝玉和皇后一同出了寿安宫。
为了不失仪,他故意落后了几步。
皇后忽然停下脚步,回头,面向贾宝玉,问道:“虽然是奉太后之命,到底以后是你住的地方,不知道你对王府有何要求,都可以说来,本宫尽可能满足你的要求。”
贾宝玉闻言,抬头看着她。
在四周宫娥手中提着的灯笼的照耀下,皇后明媚的容颜越发神秘,兼之若隐若现,给人神圣、梦幻,而不可侵犯之感。
“回皇后,我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的,一切自当以皇后安排为上。
不过,既然皇后这般说,我也不与您客气,等我回去好好想想,等想通了再与皇后面陈便是。
正好,太上皇也命我主持陛下的大丧,其中也有许多需要征询皇后的意见和共同商榷之处,所以接下来,臣必然多有叨扰皇后清静的时候,还请娘娘到时不要责怪才是。”
皇后似乎听不出贾宝玉的言外之音,她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你想好之后再说吧。夜已深,你也早些回去歇息。”
说完,不再耽误时间,转身上了停在前头的凤辇。
“起驾~~”
“恭送皇后娘娘……”
贾宝玉弯腰拜送,看着皇后的仪仗慢慢离开,心中也将对皇后的心思放下,情不自禁的回望了一下濯尘殿的方向。
今日最大的收获,便是见到了包冉,知道了自己身世的前因后果。
重生鬼谷天師
但是,也由此升起了一些疑虑。
太上皇真的完全相信他的身份么?
皇家、甄家、贾家在几代之内都没有姻亲关系了,却能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甚至连年纪(表面上是一样的)、生辰都是一样的。
这简直就是民间话本里才能发生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
就算这个时代的人都信鬼神,也难以令人完全接受吧。
不过其实也无妨了,不论如何,太上皇似乎已经做出了自己得决断。
“二爷,现在是直接回府吗?”
出了熙园,自己的人靠上来。
贾宝玉抬头望了望天上,弯弯的月亮已然挂上了天际,正散发着清冷的光辉。
新雨过后,天空中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原样。
那许多日子不见的斑斑点点的星辰,也慢慢的,悄然冒出了头。
贾宝玉神色一收,翻身上马。
“走,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