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3pf都市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愛下-第五百二十二章 勤勞的打工龍鑒賞-wtu73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北地。
晨曦的微光刚刚洒落在米纳斯提里斯的街道上,坎革维安就一脸惺忪的自第二城某家酒馆会所的后门溜了出来。
那几乎快要凹下去的眼眶和幽深的黑眼圈让人能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位资深时间管理带师,但身兼四份工作007连轴转了三个月多月,即便是身为黑龙的坎革维安也不可避免的露出一丝疲倦之色。
不过待看到手头刚发的工资后,所有的疲倦都被获得报酬的满足一扫而空。
自从三十年前被老妈‘卖’到这座城邦作为龙质后,他也着实抑郁了好一阵子,甚至怀疑妈妈是不是不爱自己了。
最初的那段艰难岁月里,每当深夜临来,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他只能望着月,空流泪。
纳乌莉姆那头碧池卓尔龙更可恶,明明受母亲的委托保护他来着,可一见事情苗头不对,居然就直接扔下他跑路了!
直到牛头人雷恩找上了快要饿成一团煤球缩在街角瑟瑟发抖他,挤眉弄眼的问他想不想找点儿来钱快的活儿先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坎革维安原本还想要矫情一下看能不能通过演技博取同情从而白嫖一顿饭来着,结果肚子就先不争气的答应了下来。
然后就被牛头人带到了一家装潢豪华女性很多的酒馆会所…
起初被众多雌性用一种择龙而噬目光盯着的坎革维安也有些慌,实在怀疑这头怎么看都不太正经的牛头人老哥是不是带他来做牛郎…啊不,龙郎的…
结果牛头人老哥似是看出了他龌龊的想法,对他咧嘴一笑:
“别慌,不是你想的那种,就算你想,你也没那本钱和实力啊。
“年轻龙,那种职业,也不是你想干就能干的,还是先从简单一些的学起吧。”
当时坎革维安就觉得自己的小麦色的脸颊都涨红了!
他虽然是一头黑龙,但在幽暗地域那会儿,他好歹也是整个北域颇有名气的幽烬城三十七少好吧!
天知道有多少怀春雌性为了接近他博取他的欢心而不择手段。
当年为了帮母亲监测那群卓尔对耐瑟魔法船的勘察计划,他更是不惜以变形术化作卓尔少年郎潜入格尔索恩以身饲卓尔,身体各方面素质与所能接受的底线在那群卓尔的开发下一次次突破他原本所能想象的极限,背地里更是不知喜当爹了多少次…
而也许正是那段惨不忍睹的经历,接着又在耐瑟魔法船的冒险勘察中不幸做了回孤睾战士,让他对这种讨好雌性的工作充满了一种本能的抗拒感。
可在饥饿的驱使下,面对酒馆会所人事经历那挑剔与怀疑的目光下,坎革维安依旧迫于本能的堆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猥瑣君子 山寨潮弟
结果在一连签署了好几份协议按了手印的几分钟后,坎革维安就一脸懵逼的站在会所舞台中央,和一群肌肉猛男在观众们的尖叫喝彩中将自己那件明显小了两号的背心嘶啦一声扯成两半,一边大跳起据说自爱情女神教会流传出的极乐劲舞,一边唱跳RAP:
“姬你太美~”

于是从那一天起,坎革维安就凭借着自己还算俊秀的面容与不错的身材于米纳斯提里斯城的风俗业C位出道了…
也正式开始了他在白城堪称传奇的打工龙生涯。
如果他和那些风靡一时的牛郎一样胡搞的话,也许在火过一段时间也就算泯然众生了,毕竟能够轻易得到的东西,总是容易被消费者所遗弃。
但许是格尔索恩的那段惨不忍睹的监禁Play和纳乌莉姆的背叛给他造成了双重心理阴影,坎革维安这头黑龙竟然打上了罕见的卖艺不卖身的标签,反倒是激起了不少雌性的征服欲ꓹ 甚至的有不少汲水城的贵妇闻讯专程而来。
既然拒绝了来快钱的‘兼职’,在酒馆会所做驻场舞者兼保安的伙计也就勉强够他这头黑龙不至于饿死。
不过尝到了打工甜头的坎革维安很快就发挥出了自己的优势ꓹ 凭借着自己可以连续几个月不睡觉的优势,又在白天8-18点给自己找了份在建筑工地搬砖、在19-23点于瑟布林河港口做龙型塔吊之类的活计。
如果普通民众敢这么拼命工作的话,恐怕不出五年就能让自己步入中产阶层ꓹ 但坎革维安毕竟是头生活成本比较高的巨龙,他本龙也同样不满足于此。
在‘黑心中介’牛头人雷恩的介绍下ꓹ 他还会在周末时去往泽兰迪亚的魔研所抽个几十升的龙血卖给那些需要用它们制作卷轴与魔法物品的法师学徒们。
一回生二回熟之后,他又在一群法职者的诱惑下再来了一份在魔研所的工作:
———被法师们试验研究…
而也许是和魔研所长期合作的原因ꓹ 坎革维安讶异的发现从第二年起ꓹ 泽兰迪亚魔法学徒的数量就开始暴增…
与此同时,米纳斯提里斯魔法大学也开始扩招。
很快他也打听到了原因:
泽兰迪亚的那群法师们,似乎‘开发’出了一种名为‘猿人智力提升手术’的手段,竟然能够通过拓展大脑沟壑的办法提升受术者的记忆力与思维速率,以达到提升智力的效果…
听着就够荒诞的!
但偏偏那群疯子居然还成功了。
按照泽兰迪亚魔研所制定的职业数据范本中的标准的话,这项手术能够提高受术者1-2点的智力。
这数据乍听上去有些少的可怜,可当这个数据落在一些法职者耳中ꓹ 却是如闻天籁…
因为要知道在法职者的领域中,1至2点智力的提升ꓹ 也许并不能改变多少ꓹ 但有些时候对于某些特定的人群来说ꓹ 哪怕仅仅是1点ꓹ 有时候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清重生之孝誠仁皇後 沈琴絕酒
北地每年有多少填报白城魔法大学志愿的子弟,就是因为这1点的鸿沟ꓹ 而被那座神圣的象牙塔拒之门外。
得分王
而有些人更是想到了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可能:如果这一两点的智力提升ꓹ 落在那些本身智力就已经达到十八九点的中高阶法职者身上呢?
会不会直接让自己的这项属性ꓹ 直接步入超凡的非人领域?!从而自魔网与法则中领悟出一些非凡的超魔施法专长?
很快就有这样做过的法职者现身说法:
在他们通过‘猿人智力提升手术’将自己的脑沟改造拓展从而让智力抵达20大关后,并没能领悟出超魔施法专长。
但无论是记忆力、思维速率、记忆法术还是构建法术模型等各项数据ꓹ 的的确确是进入了一种超凡的境界。
而这一切,也都助推他们的智力再向更高的一步迸发。
当他们凭借自己的厚积薄发让智力抵达21后,他们终于如愿以偿的与魔网法则共鸣,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超魔施法专长!
坎革维安当场就酸了,他至今都记得那一年,随着泽兰迪亚法职者们公布这条讯息时,整个北地有条件有一颗施法者梦想的年轻人,都扬着手中大把的‘北发纸钞’在白城魔研所分部排起了长队,只为求一个手术名额。
可当好不容易提前了三个月就预约了改造手术的坎革维安带着自己打了一年半工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积蓄来到‘法医’们面前时,却被对方用怜悯与关爱的眼神道:
愛情預告 衣裳
“很抱歉,我们这项手术是以猿人为基础的脑结构进行研发的,对于非猿人类至多还在开发在卡文斯鼠方向。
“对于你这样的大型爬行物种,至少我们目前是无能为力的。”
听的坎革维安当场就想掀桌子。
不能做你们早说啊!
最強紈絝系統 梁一笑
他还想摇身一变成为一头睿智的龙,等二十年后让妈妈刮目相看来着…
但一想到这么做的后果,与在第七城上时刻注视着自己的那双眼,当即就打了个哆嗦,带着自己被退回的票子灰溜溜的回到了酒馆会所员工宿舍。
在矿工了一夜后,就在坎革维安准备化悲愤为力量更加努力的打工挣钱时,牛头人雷恩再次面带笑容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这位牛头人老哥的笑容,刚上了个厕所的坎革维安本能的就打了个尿颤,然后忙堆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他还以为这位老哥又给他来介绍什么好工作了,结果就被告知,城主为他找了一位武技老师,看他这两年表现还不错,这才开了这个口子。
坎革维安当时就没了兴趣。
心想自己一头巨龙,一头传奇壮年黑龙!去学人类的武技干嘛?
那不是耗子煨汁,没事儿恶心自己吗!
不过既然对方提到了这是那头银龙的安排,坎革维安心下还真有些没底,更不敢拒绝。
坎革维安至今依旧记得那一天上门学技的场景,回想起与老师基克的第一次会面时的场景,他的脸上就浮现出三分好笑七分缅怀的笑容。
他印象中,那几年也许是受了北地联合开发银行的资金放水刺激,在银行利率接连下调、北地城乡高速路大基建、埃斯考城建设与东北防护林等多项工程的共同作用下,仿佛整个北地都陷入了一场打工致富的狂欢。
只要你有一把力气也肯吃苦,基本到处都缺人干活儿,工地搬砖、修铁路、做邮差等行业尤其如此。
庞大的人流加上经济的刺激,米纳斯提里斯变得越来越繁华,不过相对应的,白城里的房租与物价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包子少女逆襲記 不語安然
芥末巧克力 米希亞
而人们也都忙着打工、挣钱,改变自己原本既定的人生命运。
他的老师基克是一名退役军人,据说原本是个挺咸鱼挺没奋斗目标的家伙,不过也在愈趋高涨的房租下,不得不为了维持生计,开办了一所专门教授剑技与潜行的武技馆,以此谋生。
那天当他走进那家开设在第一城港口不远处挂名为‘幽暗游荡幻影剑式武技馆’的破落仓库时,就看到一个脑袋硕大身材五短的家伙舞着两把骑士长剑一本正经的对着坐下寥寥几名学员道:
“有些年轻人就是喜欢质疑,质疑自己交了学费在我这里能不能学到优秀卓越的剑术武技与游荡艺术,质疑你们老师的真正实力。
“学会质疑,是一件好事,那样有助于你们向更加精进的武技提升。
“不过质疑的太多,对我的风评终究不是一件好事,要是没有新人过来报名,你们这些缺德的小家伙会给老师买面包交房租吗?”
底下当即一阵善意的笑。
“下面我就来给你们表演一番我的成名绝技———闪电三十五连斩!”
那名身材矮小双眼凸出的游荡者整个‘人’当即就跟海床底随着海潮荡漾的海草一般随风荡漾抽风起来,双剑舞得那叫一个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整个物流仓库、啊不,整个幽暗游荡幻影剑式武技馆里都闪烁着刀光剑影,好不绚丽,几个学员们更是纷纷喝彩起来。
可看到这一幕的坎革维安却是整头龙都傻了…
他也算是在格尔索恩见过一些真正的卓尔游荡者大师,可跟那些一眼惊艳下一眼致命的卓尔游荡者一比,眼前这个浑身跟没骨头似的家伙,怎么看都像是个骗子啊…
许是察觉到了他那充满质疑的目光,馆内抽风的人影突然一愣,主动对着门口两个呆若木鸡的人影打了个招呼:
“雷恩?你找我?这是…?”
从牛头人那得知这是城主提比利乌斯的意思,这头黑龙是来向自己拜师的新学员后,基克当即就热情了起来。
坎革维安却很是质疑这家伙是不是那头银龙来整自己的,于是小心翼翼的提出试试手的请求,基克当然也不怯场。
他虽然知道对方是个传奇,但能被一龙白龙揍哭的黑龙,又能强到哪儿去,他这些年虽然懈怠了,依旧在传奇的大门前徘徊,但对付一头废柴黑龙还是足够的。
可是随着雷恩的一声‘开始’,基克就看到眼前一阵黑影,然后自己就像是幽暗地域里蕈人的孢子,直接飞了出去…
最強紈絝系統
猝不及防之下,幽暗游荡幻影剑式武技长躺下了…
坎革维安也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傻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一个打工人之拳,把这位带师给打死了那就麻烦大了。
不过好在他的老师体质是真不错,硬是没事儿,次日面对来退费的学员们依旧应对自如。
想到这里,坎革维安提着仲夏夜得礼物,推开了幽暗游荡幻影剑式武技馆的大门,结果远远的就能听到基克的声音传来:
“埃,各位学员们好啊,我是幽暗游荡幻影剑式武技创始人———基克·玛瑞多。
“刚才有个学员问我基克老师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年怎么那么多学员要来退款,还给我带来了一颗记忆水晶影像。
“我一看,噢,原来是那一次呐,当时有个年轻龙上门,你们都知道的,黑龙质子坎革维安,当时两百多岁,一个体重,九百多吨。
“就说是在打工搬砖时把脊椎给练坏了,问基克老师能不能教我幽暗游荡幻影剑式帮他治疗一下。
“我说小黑龙,你在搬砖的时候也要用巧劲儿,他不服气。
“结果啪的一声,就是一拳过来,我没闪,人就飞出去了。
“这年轻龙啊,不讲武德,专搞偷袭,偷袭我一个三百多岁的老人家,这好吗?这不好。
“所以我当时就劝那头年轻龙回家耗子煨汁…额,坎革维安,你来了啊…”
坎革维安讪讪一笑道:“老师你找我?”
基克却是敛去了笑容,“不是我找你,是城主找你,走,跟我一起去趟第七城议事厅。”
坎革维安一听到这个称谓就犯怵,“老师,发生什么事儿了?”
“科曼索那边出了状况,可能有外派任务…”基克小声道。
坎革维安当即就愣住了…
心说隔了一个大沙漠的科曼索出了状况,跟他们泽兰迪亚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