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dmv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形霜獸鑒賞-09uye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到了平整而明亮的环山路上后,他们的行进效率明显提升了许多。
在已经能隐约看到子爵府的地方,安南却突然听到旁边的树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异响。
“——陛下。”
低沉而极轻的声音,从佐尔根的围巾下闷闷的响起。
他上前一步挡在了安南面前,并示意安南握住他的一根围巾。
佐尔根身上围着八条深灰色的羊毛围巾,从额头一直缠到肩膀。那八根围巾长短不一的垂在身体四周。
除了那银灰色的双眼外,没有露出半寸皮肤。他这缠的比团藏都严实的多,躺棺材里就可以伪装成木乃伊了。
在他拦住安南之后,卓雅没有离开、而是示意玩家们去看看情况。
她自己则深深望向了子爵,毫不遮掩自己的怀疑与警惕。
逆天狂妻:邪王請留步 沐之晴
三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顺着声音摸了过去。
西酞普兰直接当场灵魂出窍——这一幕倒是让多尔戈鲁基子爵怔了一下,多看了她两眼。
不过森林中并没有传来打斗声。
没过太久,玩家们就回来了。
“……陛下,我们抓到一个奇怪的……小家伙。”
四暗刻表情有些古怪,看了一眼老子爵,欲言又止:“我觉得您应该看一下……”
那是混杂着愕然、好奇与欣悦的表情。
就像是看到家里的猫突然变成了猫娘一般——
不过在安南看清跟在他们身后的东西时,就瞬间理解他们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表情了。
——那是一个白发的女孩。
年轻非常小,衣不蔽体。但她的皮肤并不黝黑也不干燥,反倒是白皙到近乎发光的程度……准确的说,她的皮肤的确是半透明的。
而她头上有着一对犬耳、身下还夹着白色的尾巴。
她的双手被藤蔓反缚在身后,而左脚的脚踝处也缠着藤蔓、尽头则是流浪的孩子的一根头发。
他头上那如同树根般的“奇怪发型”,正探出了一根藤蔓,将女孩大致捆了起来。显然,这个女孩就是被他抓回来的。
这大约是流浪的孩子为了弥补“藤击术”不能在大多数环境下使用,而对自身进行的仪式改造——他现在可以自带藤蔓了。
虽然这打扮看起来有些奇怪。
但是玩家为了属性或是特效,而换上看起来就很奇怪的装备,也算是一种特色了……
那个白头发的女孩原本一直想要逃走,但看到安南后却是愣了一下,转而像是犬类般蹲在地上,用那对银色的瞳孔怯生生的望着安南,眼中似乎有某种热切。
“……一头狼人?”
子爵不悦的微微皱起眉头:“陛下,我并不认识这头狼崽……这应该是野生的。”
“需要我将她处理掉吗,陛下?”
如同瘦高鬼影般的佐尔根发出低沉而极轻的声音。
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狼人女孩顿时炸了毛、但又不敢对老人咆哮,只能呜咽着往后退缩着。但她身后又被流浪的孩子挡住。
奇怪的是,流浪的孩子根本就不敢碰她——如同触电般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等一下,佐尔根。”
安南心中却是突然一动,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不要攻击她。”
这种熟悉的感觉……
他走上前去,蹲下来对着女孩伸出右手。
她看到安南凑了过来,眼睛顿时一亮。
“呜……”
她挣扎着想要凑过来,却因为脚踝被捆缚起来而有些踉跄。
“给她松开吧。”
安南站了起来,轻声命令道。
山溝知萬界
孩子嗯了一声,浅绿色的藤蔓宛如活物般从女孩身上解开、自行收回到了他头上。
只是那藤蔓上似乎裹了一层霜痕。
而原本一直想要逃走的女孩ꓹ 在看到安南后也并不逃了。她反而热情无比的蹭在安南身边,抱住了安南的腰、昂这头想要舔舐安南的脸颊、却有些够不到——她大约只到安南的胸部。
——果不其然。
感受着血脉深处的吸引ꓹ 安南若有所思。
“这孩子不是狼人,或者说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狼人,”他回过头来ꓹ 对有些担忧皱起眉头的两位冬之手低声解释道,“她是……霜兽。”
“……霜兽?”
卓雅顿时愕然。
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我记得ꓹ 德米特里殿下似乎丢了一头狼人形态的霜兽……”
“应该就是她了。”
安南答道:“没想到她跑到这里来了。”
卓雅走上前来,想要近距离的观察这个女孩——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人形霜兽。
但在她接近后ꓹ 女孩的瞳孔却突然收紧成竖瞳。她紧张到身体猛然绷直——若非是安南当机立断用力抱住了她ꓹ 恐怕她就直接逃走了。
然而即使如此,她却依然毫不畏惧的用力瞪着卓雅,喉咙伸出发出咕噜咕噜的威胁声……只是双腿抖个不停。
“……这小东西,害怕佐尔根不害怕我吗?”
卓雅倒是被气笑了。
她刚想靠近一些,女孩便猛然一张嘴、深深吸了一口气。
浅白色的、如同幻影般的什么东西,从卓雅脸上剥离了出去,被她吸到了喉咙中。
但紧接着ꓹ 女孩就像是呛到了般、忍不住开始咳嗽起来。
卓雅的步伐顿时一顿。
網遊之金庸群俠傳 孤獨行雲
她的瞳孔猛然一颤,但很快再度平复了下来。
“……还真是霜兽。”
卓雅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ꓹ 情绪顿时变得低沉了下来、但她反而是放心了下来。
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冬之手ꓹ 面对霜兽近距离的主动吸食、也不是能够完全抵抗的……尽管只是一头未成年的霜兽。
但是再强大的霜兽ꓹ 也不会伤害凛冬一族的人。
紅燈區–現代妓院 為什麽寫書
霜兽本身就是从“凛冬之血”的诅咒中诞生的超凡生命。
就如同以木桨仿鳍、以木叶仿翼一般。能够瘫痪他人的感情与意识的“冬之手”ꓹ 原本就是模仿“霜兽”的生存模式诞生的超凡职业。
但冬之手毕竟是人类。
被霜兽吸食感情,肯定还是会有强烈的不适感的。
不过霜兽吸食了冬之手的感情ꓹ 也会感觉到不舒服——与吞食常人的感情的不同ꓹ 大概就相当于吃热乎的烤肉、和吃被冰冻过的烤肉的差距一样。
“卓雅阿姨ꓹ 你有多余的衣服吗?”
安南向卓雅询问道。
神秘老公不放手
“你要带上她吗……倒也可以。德米特里殿下找她已经找了好几个月了……”
卓雅点了点头,干脆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ꓹ 递给了那个女孩。
虽然霜兽并不怕寒冷、虽然她对狼人没有什么好脾气——但是她也看不惯,一个女孩在这么多人面前衣不蔽体。
不过犬耳的女孩并没有接受她的好意。
她只是原地蠕动了一下,身体收缩着、变回了白狼的形态。
这是狼人天生得能力——化为自己兽亲的野兽形态。
……但她这样子,也似乎也不像是狼。
看起来还不到安南的膝盖高,白茸茸的一团。可以被安南抱在怀里的程度。
“这是……白狐吗?”
西酞普兰专注的望着变回兽型的女孩,眼神比之前更加灼热了几分。
“……但是,只有狼人能变身吧,也没听说有什么狐狸人的。”
四暗刻小声说道:“所以我觉得,这大概是……
異時空之大中國 伍漢民
“……狐、狐狸狗形态的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