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尾部主播生存不易

電商尾部主播生存不易

(原標題:電商尾部主播生存不易)

熙熙攘攘又一年,“雙十一”終於過去。破紀錄依舊。

大衆探嶽GTE價格便宜多少全國最低熱賣中

今年與去年最大區別,除了時間段變長外,就是主播前所未有的強勢。這裏指的是頭部主播。

“雙十一”預售首日,薇婭、李佳琦直播間的累計觀看量分別是1.62億和1.48億人次,GMV總和近80億元。

但頭部主播之下,尾部主播生存艱難。在此前的草根調研中,多位抖音主播表達了自己的壓力,且隨着入行的人越來越多,壓力越來越大。甚至有百萬級抖音網紅表示,非常不安全,經常在轉行的矛盾中。

曝勇士欲用追夢換勒夫 已初步與騎士探討三方交易

那麼是什麼造就了這種局面呢?電商主播越來越像是明星,贏者通吃,或者說,頭部主播與明星,本就是一個物種,流量聚焦點。平臺需要知名主播打開直播業務知名度,品牌商求保險,或者接近頭部主播,本身就是種廣告。

由此,雙方都有動力把資源砸在頭部主播上,主播也能夠藉此擴大自己的團隊、話語權。這對主播是個良性循環,對行業,是個惡性循環。

爲什麼?電商直播的本質是營銷場,將營銷環節前置,零售業需要的是,專業主播,將一個個細分產品影響力、銷路擴大化。細分化、專業化是最高效路徑。

但當主播過度明星化,承載的是銷量,也只能是銷量。主播精力有限,不可能深刻認知每一個細分行業,這能真正做到專業帶貨嗎?過度的聚光點,將會裹挾過多利益,失敗成本過於巨大,目標會變爲避免失敗,而不是,專業帶貨。

美國土安全部發布聲明:今年大選史上最安全

當然,這個行業也需要頭部主播,是他們將直播帶入大衆視野,但這像個歷史性階段。更需要專業主播,這會真正推動行業進程。

無憂傳媒創始人雷彬藝曾告訴記者,未來將會向零售與影視業進軍,其中,零售業擁有最大想象空間。無憂傳媒是一家做抖音網紅的公司,這家公司暫在抖音MCN榜中,排名第一。旗下有“多餘和毛毛姐”,就是那個唱着“好嗨喲”的角色扮演男藝人。據方正證券3月的研報,無憂傳媒估值達到19.3億元,排名網紅機構第一。

絕世好醫——每個家庭都需要的“全科醫生”

對無憂來說,擁有一個頭部網紅與擁有一個網紅打造體系相比,肯定後者更可持續。過於倚重某一人,將加大公司經營風險。平臺也同理,百花齊放的風險更小。對網紅來說,能上能下,但機會更多,是個更正常的工作生態。

大衆寶來讓你當家做主價格你定了算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消息,MCN機構網星夢工廠創始人姜韜透露,微博平臺上的直播間裏,獲取一個用戶的成本高達四五元,而在過去兩年只需要一兩塊。

行業已經在從藍海走入紅海,頭部主播也面臨着壓力。這個時候,如果能建立一個真正完整、公平的流量分配機制,對MCN機構、平臺、品牌商,都是件好事。

(作者:賀泓源 編輯:曹金良)

起底王健林王思聰父子財富:一隻表就能買4套房

集體婚禮辦出新花樣(說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