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申請季:如何看懂大學排名背後的“門道”?

留學申請季:如何看懂大學排名背後的“門道”?

(原標題:留學申請季開啓,如何看懂大學排名背後的“門道”?)

11月3日,泰晤士高等教育發佈2020年世界大學聲譽排名,清華北大首次進入前20。幾天前,該機構已經推出了2021年度學科排名。隨着2021留學申請季的開啓,多家機構的大學排行榜也陸續出爐。

到底誰在給大學排定名次?這些榜單有何區別?高校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榜單排名?對學生、家長而言,如何在選校、選專業時正確參考這些榜單?帶着這些疑問,新京報記者採訪了教育專家及留學業內人士,揭祕大學排行榜中的“門道”。

誰在給大學排名?

廣東肇慶羚羊峽突發山火 火勢較大

10月23日,在U.S.News發佈的2021世界大學學科排名(中國內地高校)數學排名榜單中,曲阜師範大學和山東科技大學分列第一、第二名,力壓北京大學與清華大學,引發了網絡熱議和媒體質疑。這次意外“出圈”也讓早已存在多年的大學排行榜再次成爲關注熱點。

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大學排名”這一關鍵詞,除了U.S.News榜單、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簡稱THE)、QS排名與軟科世界大學學術排名(簡稱ARWU)這四個影響力最大的世界大學排行榜之外,國內還有校友會排名、中國大學評價等一系列讓人眼花繚亂的大學榜單。

那麼,到底誰在給大學排名次?大學榜單爲何越來越多?據媒體報道,目前,世界上已公開的大學排行榜有50多種,排名機構則有10多個。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這些排名背後的主體大致包括媒體、教育諮詢機構、行業協會,以及高校等幾類。


助力體育強國夢 增強百姓獲得感——26年超5500億元體彩公益金釋放民生暖意

從1983年開始推出U.S.News榜單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曾是一本與《時代》和《新聞週刊》齊名的新聞雜誌,現專注於爲學生提供高等教育信息。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背後也是一家英國媒體機構,從2010年起開始提供綜合排名及學科排名。

另一個大衆熟悉的QS排名,則是由英國一家名爲Quacquarelli Symonds的國際教育市場諮詢公司推出。創始於2003年,俗稱“交大排名”的第一個全球性的大學排行榜最初由上海交通大學世界一流大學研究中心研究發佈,初衷是尋找中國大學和世界名牌大學在科研上的差距。2009年開始,這份榜單改由上海軟科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發佈並保留所有權利。同樣屬於公司性質的還有艾瑞深中國校友會網。

近年來,高校、科研機構也開始涉足大學排名,如由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中國科教評價研究院和浙江高等教育研究院、武漢大學中國科學評價研究中心聯合推出的中國重點大學競爭力排行榜。此外,還有像“中國大學評價”這類以個人名義發佈的榜單。

同一學校在不同榜單的排名爲何大相徑庭?


銀保監會:取消險資財務性股權投資行業限制

從各榜單來看,中國內地大學排名的前兩名基本都是清華、北大。排名第三的高校則各有千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大、浙江大學、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都曾位列第三。記者梳理榜單後發現,這一現象在“中國前十學校”的排名中體現得更爲明顯:在不同的榜單中,進入過中國前十的高校大約有30所。

爲何有時同一學校在不同榜單中的排名差別很大?各大排名的評價標準和指標又是什麼呢?

U.S.News、QS等機構官網上列出了排名方法和相關指標。比較後不難發現,U.S.News最注重論文。以學科排名爲例,評定指標共有12項,包括論文發表數量10%、標準化論文引用影響指數10%、論文總被引數7.5%、“被引用最多10%出版物”中被引用數12.5%、出版物佔“被引用最多10%出版物”的比率10%、具有國際合作的出版物總數的百分比5%、代表領域在“所有出版物中被引用最多前1%論文”中被引用論文數5%、出版物佔“所有出版物中被引用最多前1%論文”比率5%等。

美媒:扎克伯格已告知臉書全體員工,拜登將成爲“下任美國總統”

與U.S.News排名相比,QS排名更注重學術同行評價、師生比、師均引用率等指標;THE把評價的重點放在教學、科研和論文引用次數上;軟科把排名的重點放在了教師獲獎、高被引科學家、國際論文和《自然》、《科學》論文上。

現實中,不管用何種評價標準和指標權重,想要真正獨立客觀地評價一所大學的優劣都非易事。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博士導師洪成文把大學排行榜稱作是一個在不斷完善過程中的商務活動。

浙江舟山一漁船失聯 10名船員下落不明

洪成文對評價指標體系提出了諸多質疑,“採用英語發表是不是掩蓋或抹殺了本土語言成果的作用和價值,比如法國大學的法語期刊,德語期刊的德文發表以及中文期刊的中文發表?大學質量中的易測性指標(比如預算、諾貝爾獲獎教授數量)和難測性(人才培養的質量、未來發展潛力和潛質等)如何區別、有沒有區別、怎麼區別?”

大學如何影響排名?

這次,在U.S.News公佈的中國內地高校數學學科排名中,名列第一的曲阜師範大學在“論文引用”相關的數據排名上靠前。其中,“標準論文引用影響”、“佔引用率前10%的出版物總數百分比”、“佔引用量前1%的論文與出版物總數的百分比”這三項指數排名位列第一,“論文引用總數”、“引用率前10%中的出版物數量”等指數則位列前四。與之相對的是,該校數學學科在涉及國際學術研究的排名上較爲靠後。由此,曲阜師大也被媒體質疑是故意利用排名漏洞,刷高排名。

事實上,在熟悉了排名辦法之後,國外一些大學早已熟稔瞭如何利用規則“玩轉”排名。

2014年,美國東北大學原校長理查德·弗裏蘭(Richard Freeland)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詳細介紹了他如何根據U.S.News的評估標準一步步提升學校排名,比如低於20人的小班在評估中可以加分,那就把大部分班級的人數都變成19人。

如果不能合理地利用規則,一些美國高校甚至名校也弄虛作假。

張常寧11分江蘇3-0兩連勝 利普曼32分上海3-1北京

據美國媒體報道,2012年,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承認誇大了高中畢業時成績最好的學生比例,埃默裏大學(Emory University)則承認其謊報了四年的高中GPA和近12年的SAT成績。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吳霓認爲,一個高校如果一門心思去琢磨如何通過產出大量粗製濫造的論文,鑽排名榜的漏洞和投機來提高自己的排名,學校發展的追求目標就不正確了,這樣的衡量標準也是不值得提倡的。“國外的指標體系我們可以參考,但不能作爲唯一的或重要的發展質量衡量指標,更沒有必要去利用指標設計的漏洞想方設法提升自己學校在榜單上的排名。”

在吳霓看來,國外高校招生一般都是完全的自主招生,不排除部分高校需要通過排名來吸引大量學生去申請,而學生的申請一方面能讓學校獲取一筆不菲的費用;另一方面報名人數多了,學校在學生錄取選擇上也會有更大的挑選餘地,能招到更合適的學生。而費用收入用於學校發展,以及更優質的學生進入學校,又會對學校的質量提升和可持續發展起到促進作用,形成一種良性循環。這就是國外的一些典型的高校排名榜單對國外高校的吸引力和作用所在。中國特色的大學治理體系和高等教育發展與國外不同,因此用國外的排名榜單,乃至於用不科學的國內一些排名榜單來引導和規範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是不切實際的,也是不正確的。


大銀幕上看《氣球》,一場視覺與心靈的雙重盛宴

吳霓認爲,我們應摒棄追求排名這類表面的評價方式,立足於“雙一流建設”目標,堅持黨的教育方針,從立德樹人的情況、學科發展和貢獻的情況、教授爲本科生上課的情況、生師比、生均課程門數、優勢特色專業、學位論文指導情況、畢業生質量發展情況、用人單位滿意度、以及高校服務於國家和區域重大戰略的情況等來評價高校的發展和水平。

電商熱點:促進跨境電商新業態 全面強化行業監管治理

大學排名該怎麼看?

漢密爾頓:爲黑人平權比贏得第七個世界冠軍更自豪

目前,在留學領域,中國學生在申請國外高校時還是會傾向於參考大學排名。林蕾(化名)曾在某留學工作室工作多年。她告訴記者,許多留學中介機構會按照錄取結果的排名來分梯度收費,“以美國留學爲例,按照當年最新一次排名爲準,一般10名爲一個檔次,收費相差1萬-2萬”。

那麼,屢遭公衆質疑的大學排行榜還能作爲參考嗎?學生和家長又該如何看懂排行榜背後的門道?

對此,洪成文認爲,大學排行榜有其積極的社會價值,“如同醫院的目測表,不求百分百準確,但是卻簡單、低成本。“對於即將進入大學的新生和家長來說,排行榜可省去家長親赴大學做個別調查的勞頓。其次,可以滿足高需求崗位招聘人才的要求。一些跨國企業和高水平大學只考慮招聘全球排行前100大學的畢業生。”

女子感情不順相親羣遇“大師” 對方要求:輸陽氣治療

洪成文建議,鑑於沒有絕對正確或真實反映大學現實的排行榜,家長和學生可以用“排行+”的思路來解決問題,即在參考排行的基礎上,通過高校招生專家,親朋好友和網絡渠道等手段,將排行榜的信息與所獲得的信息加以比較和權衡,理性抉擇。

韓國電競選手辱華引國人衆怒 被罰款約2萬元人民幣

林蕾提醒說,很多時候,大學排名與錄取難度、學生匹配度並無直接關係,“以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分校爲例,前幾年該校一直排前50,但這兩年滑落至54、55名左右,其實教學質量、學生體驗並沒有大的改變,家長如果只想着進前50,心裏肯定不好受。”

生死追蹤30年!

對於想申請到國外留學的學生,吳霓建議,面對留學中介機構的推薦,學生和家長要有自己的判斷,除了國外學校的綜合排名,還要看專業排名、學科排名等;同時,他建議,也要多看看高校其他方面的要素,比如學校所處的地域環境、學生的來源構成、師資的情況、不同學科在領域內的地位、科研經費情況、校友發展和就業情況等。國外還有一些高校的小範圍“圈子”,譬如常青藤學校、伯克利學校聯盟等,也可以作爲參考因素之一;學生要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和素質發展進行選擇。“不要讓榜單決定一切。”吳霓說。

順豐同城急送品牌產品高效解決配送痛點 提升商戶運營品質

新京報記者 戚望 馮琪 校對 危卓


“雙11”當天全國共處理快件6.75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