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oc2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唯我正邪之路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最不可能的猜想鑒賞-nazsj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白虬燕好似已经认命,自顾自的叹了口气道:“那么欧阳先生准备怎么处置我,当场把我击杀吗?”
此时欧阳赤离看向公羊凤海,两人不知用元神传音交流了什么之后,欧阳赤离手中的朱雀羽扇将一直横在白虬燕脖颈处的魔刃慢慢移开:
“不,我要放了你,我记着你的原则是等价交换,不知这饶你一命,你能付出怎样的代价?”
众人还没从之前欧阳赤离那番言论中反应过来,但当听到欧阳赤离主张放过白虬燕后,又是一愣,不过却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神豪之娛樂天下
白虬燕神情有些复杂,随即以元神传音向欧阳赤离说了几句后,欧阳赤离点了点头,收起朱雀羽扇的同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一直站在其身后的彭恩遇也让开一条道路,不远处的唐玉也将手中的飞刀收了起来。
下一秒原本包裹住整个造化山庄的一层七彩光罩出现一个一人大小的缺口,白虬燕最后深深看了欧阳赤离一眼后,便已运转身法飞速离去。
这时天空中的战斗也已结束,四打一且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那位一直隐于暗处的元初楼高手自然没有任何胜算。
冷初洛见此解除了大阵,只见几道流光划过,再次隐于造化山庄的几处角落。
最后由殇不痴一手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在场中央。
那老者好似还没从这么快落败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嘴里一直骂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我这几百岁的老同志,这好嘛!这不好!
而且还是四打一!四个天地境打我一个!更何况我大意了没有闪!否则还不见得谁胜谁负!”
众人都看得出,这位老同志神智已经有些混乱,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辈趁机下了黑手。
有種寫同人你有種開門啊 七流
殇不痴开口道:“已用了道魔两种至强封印,跑不了。”
冷初洛起身,几步踏入场中央,看着这老者陌生的面容,问道:“前辈可知此人是谁?”
殇不痴说道:“原六剑之一,醉心剑楼的太上长老·欲独行。”
“原六剑?”冷初洛神情微怔,无论是醉心剑楼还是欲独行这个名字都让他感到极为陌生,想必至少也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不过很快冷初洛先将一些疑惑压下,环顾四周,看着同样表情有些呆滞的吃瓜群众道:“关于大霆联盟的一些要事都已敲定,接下来由副盟主和几位长老安排具体的事宜。
关于今天发生的事ꓹ 诸位就按照欧阳长老的意思原话传播出去。
虽不知元初楼这个势力真正的目的,但看其行事手段ꓹ 以及这种躲在阴暗处的行为,想必所谋甚大,这次他们前来我大霆联盟捣乱ꓹ 可能也是有其他的用意。
黑道女學生 涵江雪
平日里诸位也都多注意一下这个势力的行踪,还有一点ꓹ 之后联盟若有什么任务发布,都会通过人界会传向四方ꓹ 包括相应的奖励也是由人界会发放。
之前剿灭万毒教的奖励积分已经记录到每一个参战之人的账户上ꓹ 各位可以去人界会分部查阅相关信息。”
冷初洛也是人精,趁着众人因为元初楼这突然出现的势力而深思时,直接将与人界会的密切合作敲定。
在场的几位大势力之主还没从之前那一连串的信息轰炸中恢复过来,就见到冷初洛自行决定了这么重要的事。
但话都说出去了,此刻再提出反对也有些不妥,毕竟联盟刚成立,就这么驳了盟主的面子总有些不合适。
或许其中有几人想到了更深一层的含义ꓹ 但是看到身为副盟主的剑问情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紈絝王妃,王爺高擡貴手
他们就算多说那么几句,最后还是会回到投票环节ꓹ 而盟主和副盟主一旦达成意见一致时ꓹ 那些多余的反对不过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这时有人反应过来ꓹ 那最重要的投票决议中的弊端ꓹ 可看着场上的江湖人士纷纷有序离开,也只能将心底那有些充满阴暗的猜想暂时抛之脑后。
……………………………………….
竹楼内ꓹ 李仙雪一边听着彭恩遇添油加醋的说着当时的情况ꓹ 一边神情认真的打量欧阳赤离。
蒼雷的劍姬 穿越眾裏的宅
说实话ꓹ 欧阳赤离自从加入人界会后,或多或少也做出了一些贡献ꓹ 但却总感觉有些名不副实,毕竟当时的欧阳世家被吹得太狠,什么胜天半子。
如今虽说也没表现出那般智压苍穹的程度,可如此简单地就将一个潜在中的大敌玩弄于股掌之间,还是让李仙雪有些另眼相待。
察觉到李仙雪的目光后,欧阳赤离摇了摇头:“当时说的那些话,虽然有分裂对方的可能,但你们还是别抱有太大的侥幸心理。
元初楼能够隐藏至今,不是那么容易搬倒的,更何况此次发生的这些事有些太巧合了。”
“巧合?”彭恩遇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有些不解道。
林陌却认同的点点头:“致命的破绽,好似对方故意递上来的弱点,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一切的发展本就在对方的预料之中。
欧阳先生不过充当了一把刀的角色,但这把刀他却不得不当。”
林陌的说辞让李仙雪和彭恩遇更加困惑,你要说是故意的吧,但这牺牲未免也太大了,那位被活捉的欲独行可是实打实的天地境强者。
欧阳赤离却轻轻叹息道:“我们在求变,元初楼何尝不是,我能想到的一种可能,这本就是对方的一次内部清洗,亦或者是那楼主要巩固自己的位置。
再或者是那新的上位者的布置,但这有一个共同点,两权相害取其轻,司马鸿移的现身,已经注定元初楼会暴露在阳光下。
比起被那十人盯上,不如通过自砍一刀的方式,削弱自己的威慑力和存在感。
就像现在,提到元初楼这个名字,你们虽然还觉得他神秘,可是对这种未知却没有了太多的担忧,反而当成一个寻常得大势力而已。
当然这也是一种猜想,不过这猜想若为真,元初楼恐怕比我之前预想的还难对付,毕竟这种做法不是司马鸿移的风格。”
花開一季,花落千年 出於無奈
说到这欧阳赤离眼中没有任何沮丧,反而升起一股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