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晨汽車被申請破產重整 負債超過千億元

華晨汽車被申請破產重整 負債超過千億元

11月13日,時代財經從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上獲悉,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被申請破產重整,申請人爲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號爲(2020)遼01破申27號。

*ST寶實: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計劃

天眼查信息顯示,作爲一家汽車衝壓模具研產商,格致科技主要從事汽車衝壓模具的設計、研發、製造及銷售,爲全球範圍內的汽車整車廠及零部件製造商提供汽車衝壓模具的定製化服務,該公司註冊地址位於吉林省遼源市。

針對此次破產重整申請,時代財經分別致電華晨汽車集團、格致汽車方面進行採訪,但截至發稿前暫未取得迴應。而據界面報道,華晨汽車相關負責人表示,“我們也關注到了,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已經彙報了。”

而對此有負責風控的人士向時代財經表示,一般來說,如果相關的公司資不抵債,便可申請破產,而法院進入破產程序後,結果可能是清算或者重整。

“清算就是清理公司的債權債務,進行財產分配,公司註銷;而重整則是由於這個公司還有潛在的挖掘價值,如果能招募到新的投資人加入或收購,就可能使企業繼續運作。當然,重整也可能會失敗,那麼就會再次進入清算程序。”該人士稱。

而此前,鑑於無法清償其到期債務、資不抵債等原因,龐大集團和力帆汽車都曾被債權人申請重組,其中,龐大實施了“引進重整投資人+債轉股”的重整方案,最終在2019年實現了扭虧爲盈。

法國總統馬克龍:拜登“勝選”是“讓地球再次偉大”的機會

重整傳聞由來已久

探祕冬季調養奧祕 酷我音樂《百家講壇·中醫話節氣》傳遞國粹智慧

事實上,此前關於華晨集團將進行司法重整傳聞此起彼伏。

早在11月3日,彭博社就曾報道遼寧省政府考慮對華晨汽車進行司法重整,以解決債務問題。據該報道稱,遼寧省政府已與金融監管部門就華晨集團重整進行溝通,不過尚無明確重整方案,相關事宜仍在討論中,因此仍有變數。彼時,該傳聞並未得到官方證實。

不過,僅不到10天時間,華晨集團便傳出被申請破產重整的消息。而時代財經查閱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發現,目前關於華晨被申請重整的具體原因和進一步進展尚未有更多的消息披露。

2020款路虎攬勝行政黑色國六最新報價

值得關注的是,在此次被申請破產重整之前,華晨汽車已經因負債高企、債務違約備受市場關注。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華晨汽車累計負債已經高達1226.75億元。而截至今年10月,華晨汽車累計發行債券34只,存續債14只,存續債餘額共162億元。從到期分佈看,華晨汽車到期及回售壓力集中在2021年、2022年,債券到期及回售規模分別爲65億元、92億元,涉及債券分別爲4只、8只。

而本月初,華晨汽車公告稱,其非公開發行的公司債券“17華汽05”到期日爲10月23日,但因公司資金緊張,未能按時兌付債券本息。公司聲稱,將努力籌集資金,並於11月5日支付債券利息。

然而,投資者並未等到華晨汽車的債券償付,取而代之的是其公司主體及相關債項信用等級遭到下調的公告,以及公司債券受託管理(債權代理)事務的臨時報告。

解放軍軍機本月第10次進入臺空域

11月5日,東方金城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稱,將華晨主體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BBB,評級展望爲負面;同時將債券“19華集01”“20華集01”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BBB。

FF關鍵技術專利和特斯拉不相上下?賈躍亭:繼續投入

實際上,今年以來,華晨汽車已經多次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次數高達19次,年內累計被執行金額高達1.67億元,當前被執行總金額近3.9億。而天眼查數據顯示,華晨汽車共有6條股權出質信息,目前均處於有效狀態,出質的股權數額高達4.47億股。

標普信評在近期發佈的報告中表示,華晨汽車對核心子公司——華晨寶馬汽車有限公司的控制力不強,而母公司自主品牌知名度較低,競爭力較弱,現金流產生能力較弱。由於其在行業中處於弱勢地位,且自身的信用狀況比較脆弱,最終導致了違約。

大自主連年虧損 閻秉哲面臨大考

“華晨汽車集團除華晨寶馬外其他整車品牌經營狀況均不佳,母公司多年資不抵債,而公司對主要營收和利潤來源華晨寶馬並沒有完全的控制權,因此華晨寶馬的資金並不能用於償還集團母公司債務。”申萬宏源固收首席分析師孟祥娟稱。

事實上,債務危機背後,華晨汽車的主營汽車業務困局難破,合資和自主業務發展上演“冰與火之歌”。

據華晨汽車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華晨中國2020年半年報顯示,其上半年營收14.5億元,同比下降23.85%;但淨利潤實現40.45億元,同比增長25.24%。

營收下滑但淨利反增背後,主要得益於合資公司華晨寶馬的利潤貢獻。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寶馬對華晨中國貢獻的未經審覈純利達到43.83億元,比去年同期的35.52億元增長23.4%。換言之,若去掉從寶馬處獲得的利潤分成,華晨中國今年上半年板塊業務虧損達3.38億元。

事實上,華晨自主板塊的困局由來已久,其財報顯示,2015年至2019年五年間,華晨剔除華晨寶馬利潤分成後虧損分別達5.4億、6億、8.6億、4.2億、10.64億元,總體虧損34.84億元。

反觀華晨寶馬則持續爲華晨“輸血”多年。財報顯示,過去五年,來自華晨寶馬的利潤貢獻分別達38.23億元、39.93億元、52.33億元、62.45億元及76.26億元,累計約269億元。

而作爲華晨汽車集團的掌舵人,閻秉哲自去年4月1日接任黨委書記、董事長後,該集團自主板塊並未因新管理者的到來而氣象一新。

事實上,上任至今,閻秉哲並未有多少動作,亦鮮少在公共場合或者官方宣傳中聽到其消息。而去年底,曾有報道稱,閻秉哲自接棒華晨汽車董事長以來,帶領華晨積極爲建立一個覆蓋產品研發、採購、製造、銷售和服務的完整產業鏈而努力拼搏,通過一系列改革創新舉措,激發企業內生動力,並鞏固和深化與寶馬、雷諾的合作,探索新的營銷模式,全面佈局出行服務事業。

但上述動作顯然並未掀起多大波瀾,而從自主板塊的銷量層面、產品佈局上看,亦並有太大起色。據公開數據顯示,在華晨寶馬上半年賣出26.2萬輛車背後,華晨雷諾上半年共銷售11733輛輕型客車及MPV,同比下降42.0%,而華晨中華今年上半年的銷量僅有3000餘輛。

對於華晨雷諾金盃的困境,資深汽車行業分析師任萬付告訴時代財經,華晨雷諾雖然成立超過2年時間,但並無實際搭載雷諾技術的產品面世,而雷諾乘用車市場敗退後,希望在商用車領域有所建樹,但前提是雷諾要拿出誠意,將新技術新產品拿出來,否則華晨雷諾又將是一次失敗的嘗試。

至於華晨中華方面,據官網顯示,目前其旗下僅V3、V6、H3等5款在售車型,除中華V7(參數丨圖片)官方指導價在10.87萬元以上,其餘車型價格均在7萬和8萬元左右。而今年以來,華晨自主品牌亦仍未有新產品推出。對此,11月13日,時代財經就其後續產品規劃採訪了華晨中華方面,但截至發稿前暫未取得迴應。

值得關注的是,目前華晨寶馬股權調整已進入倒計時。據華晨與寶馬2018年簽署的協議顯示,2022年前,寶馬將從華晨汽車收購華晨寶馬25%的股權,屆時寶馬和華晨汽車分別持有華晨寶馬75%和25%的股份,並不再納入華晨汽車合併範圍。換言之,屆時華晨從華晨寶馬處分得的利潤比例亦將大打折扣,在自主板塊仍深陷泥潭下,華晨中國業績或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