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h68优美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ptt-第350章 約戰熱推-l96pz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滚!”
薛万彻赶走了这群兄弟。
店家来了,重新整理了一番。
狗血穿越:皇後有風險,入宮需謹慎!
“某纵横无敌多年……”
薛大傻一开口就是这般拉风。
这等人就该被一锤子砸晕了,被社会多毒打几次才能清醒。
贾平安淡淡的道:“薛使君悍勇,比之鄂国公如何?”
薛万彻仔细想了想,“某不如鄂国公。”
你知道就好。
“鄂国公当年也曾自以为天下无敌,居功自傲,跋扈非常。”贾平安想起了尉迟恭现在的模样,就觉得薛万彻正在和他重合。
可尉迟恭有大功在身,外加先帝不忍杀大将,所以才留下了一条命。
“可鄂国公如今也只能闭门不出,薛使君以为自己是什么?王爵吗?”贾平安起身,微微俯身,“就算是王爵也得低头。”
等着吧,那场风暴一来,什么宗室子,什么皇子公主,都成了对头。
李渊属于外戚造反成功的典范,先帝是杀了两个兄弟,通过政变登基;李治这里也多有坎坷,李承乾造反,李泰居心叵测……
老李家的骨子里就有造反的基因,及至武媚时,简直就是群魔乱舞,最后李隆基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功登基。
但老李家的亲情到此就算是彻底终结了。
一日杀三子。
太子之位就是一颗地雷,李隆基含笑看着一个儿子上去,反手废掉;再弄一人上去,再废掉……
所以,干啥都好,就是别野心勃勃。
薛万彻就是个棒槌,被卷入了柴令武和房遗爱谋反案中,不是屎也是屎。
“且慢。”
薛万彻见贾平安准备出去,就叫住了他。
贾平安回身,心想这人还想干啥?
若是他还和房遗爱等人混在一起,贾平安保证离他远远的。
薛万彻痛苦的抱着头,“某该怎么办?”
这是怕了!
贾平安心中一松,“简单……”
……
柴令武站在庭院里,王悦荣站在侧面ꓹ 看着巴陵上前。
“夫君还要去城外?要小心那个扫把星。”
柴令武下午出城溜达的习惯被贾平安打破了一阵子。
那一次他的马车缰绳断裂,随即车马分离ꓹ 伤的很重。
伤好之后,柴令武歇了一阵子,随即又开始了每日黄昏的飙车之旅。
他淡淡的道:“某若是再出事ꓹ 陛下再对某不满,也得把那扫把星给弄死ꓹ 所以某还担心什么?”
巴陵一想也是。
王悦荣不禁就想起了贾师傅。
那厮上次帮她看病,一番话说的有条有理……
可他为何摸着我的手不放?
王悦荣看看自己的手腕ꓹ 白嫩如玉。
但……
贾平安是看病吧。
她下意识的觉得如此。
巴陵把柴令武送出去ꓹ 回来吩咐道:“准备些歌舞,晚些我和夫君一起赏玩。”
“是。”
王悦荣去寻人安排。
随后她去了厨房。
“今日吃什么?”
厨子见是她,就笑道:“今日依旧是羊肉。”
王悦荣看了一眼菜,“可有木耳?要黑的。”
厨子说道:“有,这东西常年都备着。”
“那便给我用木耳弄个菜吧。”
“好说,好说。”
王悦荣在巴陵的身边伺候,厨子想讨好她都来不及ꓹ 没口子的就答应了。
王悦荣心中一松。
旋即贾平安的话又被回想了起来。
心境要好。
可我的心境怎么好得起来?
她如今在府中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巴陵有意识的提拔了别人上来ꓹ 慢慢的疏远了她。
但!
那又如何?
王悦荣抬头看着蓝天ꓹ 给自己打气道:“天气这般晴朗ꓹ 我却如此的颓丧ꓹ 不好。”
柴令武驾车出门,一路往春明门而去。
马车渐渐加速ꓹ 风迎面扑来ꓹ 那种感觉……
狐色生香 劍俠痕跡
柴令武眯眼ꓹ 不禁陶醉不已。
这就和后世的飙车差不多,都是靠速度来求得快感。
前方出现一人ꓹ 柴令武此刻已经警觉了许多,所以下意识的勒马。
马儿缓缓减速。
“薛使君?”
前方站着的便是薛万彻。
柴令武发放下缰绳,拱手道:“薛使君可是有事?若是无事,可一起饮酒。”
他本想这几日寻机请薛万彻喝酒,试图解释一下房遗爱坑他的事儿。现在薛万彻主动送上门来,这便是天意。
他看了一眼蓝天,觉得老天终究还是眷顾自己的。
薛万彻大步走来,双拳紧握。
“薛使君……”
柴令武发现不对,薛万彻的态度不对,看着杀气重重的。
某得罪了他?
他扪心自门,应当没有。
那薛万彻这是何意思?
薛万彻骂道:“小人,也敢哄骗薛某吗?”
——小人,这是骂柴令武!
哄骗,说明你薛万彻只是被他们哄了,这才走近了些。
最后就是动手,彻底分割关系。
薛万彻挥拳。
柴令武好歹也是家传的武艺,就格挡。
可薛万彻是谁?
先帝口中的三大名将之一!
而且这三大名将,只有他是以悍勇著称。
呯!
柴令武被一拳打下马车,接着就是一场单方面的暴打。
柴令武数次试图反击,但都被重重击倒。
路人纷纷惊呼,有人喊道:“是柴驸马和薛驸马。”
两个驸马打架,连金吾卫都在边上看戏。
一番痛打后,薛万彻上马扬长而去。
有金吾卫的上前,发现柴令武只是皮肉伤,就赶紧送他上马车,然后护送回去。
“夫君!”
巴陵震惊了。
王悦荣懵了。
驸马怎么又被人捶了一顿?
上次那事儿都说是贾平安干的,可这次呢?
那厮不会这么傻吧?
王悦荣有些担心,然后悚然而惊。
我为何要担心他?
他害的我如今被公主排斥,晚上做噩梦,还盗汗……
他倒霉我该欢呼雀跃才对啊!
她看了一眼蓝天。
这么好的天气,要心情愉悦起来。
“是薛万彻!”
柴令武的话让巴陵震怒。
这是亲戚啊!
薛万彻尚的丹阳公主是巴陵的姑姑,算起来是正经亲戚。
可他为何下此毒手?
巴陵怒了。
柴令武同样不解。
王悦荣心中一松,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天才,竟然看看蓝天心情就好了。
柴令武和巴陵没了胃口,王悦荣悄然回去。
晚饭送到,其中就有黑木耳。
“味道也很好呀!”
……
“薛万彻殴打柴令武?”
长孙无忌正在吃晚饭,听到消息就没了胃口。
“为何?”
薛万彻已经上了他的黑名单,注定是要弄死的人。
“薛万彻大喊什么……小人,也敢哄骗某吗?随后就殴打了柴令武。”
长孙无忌叹息一声,“老夫本想拉上他,可……他这定然是察觉了柴令武等人有不对之处,不敢掺和,于是就怒而殴打……不好办。”
薛万彻既然抽身,如何再把他卷进来?
难!
长孙无忌为此惆怅。
李治却只是一笑。
都市修仙傳
而薛万彻回到家中后,把此事告诉了管事。
管事随口道:“柴令武会弹劾郎君,弄不好还会报复,郎君小心些。”
第二日。
柴令武没有动静。
第三日。
依旧没动静。
第四日。
柴令武透过人来说话。
“柴驸马说了,薛使君酒后殴人……”
酒后殴人。
薛万彻把自己回到长安后的经历回想了一遍。
“怎么像是要图谋某去做什么呢?”
管事知道的更多,薛万彻回京后的事儿他都知道。
他只觉得毛骨悚然,“郎君,柴驸马这是不计较之意。”
“柴令武这般大气,某倒是有些过了。”
薛万彻有些内疚。
“郎君!”
管事的声音都变了。
“何事?”
管事面色煞白,“柴驸马为人睚眦必报,就算是皇子得罪了他,他也会喝骂不休。他为何对郎君这般宽容?”
薛万彻不解。
“他们……从郎君回到长安开始,柴驸马和房驸马二人就经常请了郎君去饮酒作乐,郎君每次和他们饮酒回家就抱怨陛下不公,抱怨朝中不公……柴驸马竟然被殴打而不动声色,这是有大图谋啊!”
薛万彻:“待某想想……房遗爱等人把某抛在酒楼里,随后外面杀人……”
管事跺脚,“那是栽赃。郎君,某如今却都明白了。若是那人死了,被丢进屋里,郎君百口莫辩。”
“他为何害某?”
管事觉得这全是阴谋,“若是他们以此为要挟呢?”
薛万彻很蠢,这是众所周知的。
逆戰我會守護你
但再蠢也品出些阴谋的味道来了。
“他们这是想要挟某?”
“对!”管事后怕不已,“怕是有什么事要依仗郎君去做。”
“贱狗奴!”
薛万彻怒不可遏。
管事拉着他,“郎君,多亏了武阳伯啊!”
薛万彻也后怕不已,“那些贱狗奴……去,弄些好东西送给贾平安。”
管事捂额,“郎君,这等时候送礼,外人都知道事情和武阳伯有关了。这不是感谢,是害人。”
“也是,不过若是不感谢,某心中不安。”
……
男主是只鬼
薛万彻的出手震惊了长安城。
百骑内,关于此事的分析持续了好几日。
“某觉着吧,定然是抢女人抢出了问题。”包东越发的喜欢分析案子了。
雷洪扯扯大胡须,“薛使君喊的是小人,还谈及了哄骗,定然是被骗了。”
贾平安进了值房,明静坐在边上,白嫩的脸上多了得意。
“陛下夸赞我办事得力。”
贾平安心中一松,知晓薛万彻不在李治的黑名单上,属于长孙无忌的私货。
心情一好,看着明静就觉得白嫩可口,想拧一把。
但贾师傅调戏也是看人来的。
“你的脸上有虫子。”
“哪?”明静摸摸脸。
“右边,是小爬虫。”
女人最怕的就是这个玩意儿。
明静一拍嫩脸,没有。
再拍。
花都九妃
贾平安出去了。
第三次。
“应当没了吧。”明静摸摸,觉得光滑如初。
贾平安随后去授课。
“先生辛苦了。”
夏日炎炎,人渣学生们看着没精打采的。
“今日要给你等上的是地理课。”
贾平安拿出教材看了一眼,“众所周知,我等的脚下乃是陆地,随后有高山河流,有无边无际的海洋……”
这个学生们喜欢。
“有人说大唐乃是中央之国,是,这话没错。”
贾平安很笃定的道:“咱们就是中央之国。可这个中央之国说的不是地理上的中央,而是心理上的中央。”
杨渊一听就炸了,“先生,为何不是?大唐本就是世界的中央,周边全是蛮夷。”
“这节是地理课。”
贾平安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去过多少地方?你知晓世界是什么样的?”
杨渊不知。
日娛假偶像 小飛鳥大和田
“咱们脚下的世界很大,千年以来,无数人东奔西走,借着他们只言片语的记载,这个世界在新学中有了雏形。”
贾平安弄出了一张大纸。
“看看。”
陆地,海洋……
这是一幅粗略版的世界地图,但并未给出世界是圆的这等答案。
做事要一步步的,暗搓搓的……
贾师傅深谙此道。
绝不冒进。
“那些大食商人乘坐海船从远方而来,带来了远方的货物,远方有什么?有浩瀚的海洋,也有浩瀚的陆地。”
“某今日想告诉你等,这个世界被海洋分割成了几块陆地,咱们这里只是其中的一块。”
轰!
炸了!
在这些学生的印象中,大唐这块陆地就该是无边无沿的,往东南是海洋,可往北边是陆地啊!
“先生,北方是陆地。”
“可陆地之外呢?”
后世小学生都知道的几大洲,几大洋,此刻却是核弹级别的知识点。
“走陆地很难。”在这个没有火车飞机,没有动力的时代,从陆路去远方就是一次远征,出门就得做好回不来的准备。
“但咱们有大海!”
贾平安想到了后来的白江口海战。
“海外那些大块大块的陆地,上面和大唐一般,有肥沃的土地,有数不清的牛羊,牛乳成河,金银遍地……那些土人拿着大块的金银当做是石头,那些土地一直在荒芜……”
尉迟循毓燃了。
“先生,该去夺过来!”
“对,既然无人,就该夺过来。”
李元婴潇洒的甩甩头,“本王看……直接雇佣了土人去种地,去采矿,大唐只管守成。到时候那些粮食和金银送回大唐,什么钱荒……笑谈罢了。”
这货竟然有这等意识。
贾平安暗自记下了。
十七名学生随后散去,这番话也随之散播了出去。
“荒谬!”
徐集和张炜等人今日聚会,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不禁大怒。
“这是在蛊惑君王去冒险!”
张炜刻板的脸上多了煞气,“新学乃是刀下亡魂,那贾平安就教授了十余学生,本以为他知道分寸,所以我等并未出手。可他却屡出妖言,此次不收拾了他,外面定然以为我儒学无人!”
他起身拱手,“诸位,老夫这便去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
但……
徐集劝道:“此事当去,可咱们不能仓促,要广为人知才好,否则他私下低头认错有何用?事后他翻脸不认,咱们乃是君子,难道还能再度让他低头?”
孙迟本是十八学生之一,但后来父亲孙安也是反对新学的急先锋,就退了。
他现在跟着张炜等人学习,觉得进步颇大。他听闻那些学生学了什么算账的本事,不禁笑的肚疼。
现在看到众人怒不可遏,想到贾平安和那些学生随后的惶然,他不禁暗自庆幸。
徐集指指孙迟,“孙迟拿着帖子去一趟,告知此事。”
这是羞辱。
让你曾经的学生去送挑战帖子,你贾平安心中如何?
定然是愤怒。
有人赞道:“这便是兵法啊!”
徐集笑道:“不过是随手而为,见笑了。”
孙迟拿着张炜的帖子去了皇城外。
他知道自己此来带着羞辱之意,所以有些不安。
但里面出来的却是一个百骑,他看了孙迟一眼,随手接过帖子,“等着。”
竟然不能见到贾平安吗?
孙迟有些遗憾。
贾平安得了帖子,一看那文绉绉的内容,不禁就笑道:“竟然是要与某辩驳地理……”
天生贏家:最牛司機
这些棒槌!
明静觉得他太嘚瑟了些,“若是输了,你的新学就成了过街老鼠。”
贾平安诧异的道:“你竟然知晓过街老鼠?有进步。”
你这是说我蠢吗?
明静一拍桌子。
贾平安把帖子留下,“告诉他,后日,某准时赴约。”
他说话时神色从容,那种自信,不,是轻蔑的姿态让想发脾气的明静不禁一怔。
晚些,他再去授课。
“谁传出去的?”
贾平安板着脸。
学生们都低着头。
“都传了?”
学生们依旧低着头。
不否认,还算是有担当。
“如此,晚些某亲自下厨,为你等做一顿饭。”
黑道三公主的甜蜜愛戀 落顏紫唯
众人抬头,尉迟循毓惊讶的道:“还有奖励?”
“是啊!”
贾平安很轻松的上课,晚些带着学生们去了道德坊,亲自下厨做了饭菜。
“先生,你不怕被那些人围攻?”李元婴觉得贾平安太平静了些。
贾平安皱眉,“儒学乃一家之言,新学乃百家之言,地理要的是实事求是,要的是行万里路,去记载那些江河海洋……后日,都去看看。”
杨彦低声对尉迟循毓说道:“先生看着太自信了。”
他本是超级自信的叛逆少年,所以敏锐的感到了贾平安的态度。
这几日尉迟恭停了丹药,每日喝牛奶,睡眠竟然好了些,拉肚子也停了。
尉迟循毓对贾平安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闻言就理所当然的道:“先生自然自信。”
第三日,贾平安带着学生们去了曲江池。
上午的太阳晒的小热,但还能接受。
一路到了曲江池,贾平安发现人竟然不少。
一个水榭的外面,孙迟站在那里,冲着贾平安拱手,“见过武阳伯。”
这位曾经的学生变成了对手得学生,贾平安觉得挺好的。
里面坐着十余人,当中的便是张炜。
“可是新学的贾平安?”
“正是!”
张炜起身,和贾平安相对而立。
气氛骤然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