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i7z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五百九十四章反間計展示-ak9ob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赶到齐韵的闺房之时,佳人正在教导柳夭夭练习书法。
身为柳家长妇,齐韵算是众女之中最为重视孩子教育的一个女子了,毕竟自己所诞下的子女沾了一个嫡字。
无论如何都得悉心教导才行。
至于小可爱,女皇的教育远比齐韵更加的用心,毕竟两个小姑娘将来所面对的局面完全不一样。
只是眼下女皇的身份只能是金国女帝,而不能是柳家的妇人。
于公于私都只能如此。
“把这几个字在好好的练习一遍,有些不太规范。”
“好的娘亲,夭夭知道了。”
“韵儿,教夭夭练字呢?为夫让你准备的礼品备好了吗?”
“夫君,你来了,妾身早就准备好了,百年山参一支,东海玉璧一对,可以吗?”
柳明志看向了一旁桌案上的两个锦盒默默的点点头:“可以,相当不错了。”
“爹爹安好。”
柳明志乐呵呵的走到柳夭夭身边,抬手拍了拍柳夭夭的发鬓:“乖女儿也好,好好练字,累了就歇息歇息,要劳逸结合知道吗?”
“嗯嗯嗯,夭夭知道了。”
望着柳夭夭乖巧的模样,柳明志满意至极的点点头。
还是这女儿好,不知道比月儿这个臭丫头省心了多少。
不再继续说话让柳夭夭分心,柳明志对着齐韵招招手朝着屏风后面走去。
“韵儿,替为夫更换一身干净的衣物。”
“妾身知道了,夫君你要穿官衣还是常服?”
“素雅一点的长袍就行了,没必要搞得太隆重,也不要太过平常。”
齐韵思索了一会,朝着衣柜走去,片刻之后一件天蓝色的士子儒袍被齐韵拿在了手中,儒袍之上绣着精致的云纹织锦,淡雅却蕴含着华贵之气。
“夫君,这一件怎么样?”
柳明志缓缓地抬起了双手:“你挑的我放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齐韵浅浅一笑,将儒袍搭在藕臂之上,倾着身子开始给夫君宽衣解带。
偏執總裁偽萌妻
盏茶功夫之后,柳大少在齐韵的服侍下换上了云纹织锦儒袍,头上的玉冠也系上了纶巾,站在那里一看就有一种饱读诗书的大家风范。
齐韵满意的看着夫君温尔儒雅中透露着淡淡贵气的形象,将手里的玉佩给柳大少系在了腰间。
“好了,可以出门了。”
柳明志望着穿衣镜中自己的模样ꓹ 神色复杂的幽幽轻叹。
“风华正茂,恰同学少年郎。
可惜ꓹ 再也回不去了。
喜歡到想要掰彎你
韵儿,为夫是不是老了?若非老头子依旧建在,为夫也到了该自称老夫的年龄了ꓹ 可惜现在还得继续恬不知耻的自称一声本少爷。”
“不老,夫君还是正当年的模样ꓹ 怎么能说老呢。”
低头在齐韵樱唇轻啄了一下:“还是娘子会安慰人。
对了,你待会告诉雅姐一声ꓹ 收拾一下行囊ꓹ 这几日抽空回金陵去拜谒一下岳父岳母大人。
还有云舒,莲儿,薇儿也一并通知一下。
莲儿阿母年事已高,以后见一面少一面。争取今年赴北之前能全去回门拜谒一趟。”
齐韵闻言欣喜的点点头:“妾身知道了,夫君走后妾身马上就去告诉姐妹们。”
不朽之縱橫天下
“乖女儿,好好的练字,爹爹先去忙了。”
“嗯ꓹ 夭夭知道了,爹爹慢走。”
柳明志轻笑着点点头ꓹ 披上了自己的大氅提起桌案上齐韵备好的礼品径直朝着府门外赶去。
“少爷ꓹ 您这是要出门?要不要老朽去给你牵马来。”
“不用了柳伯ꓹ 我顺道走走ꓹ 观赏一下年后京城百姓生活的如何。”
“老朽明白了,少爷慢走。”
府门一开ꓹ 寒风袭来ꓹ 柳大少不由得虎躯一震ꓹ 打了个哆嗦。
在家里有院墙抵御冷风还不感觉有什么,这刚一出们察觉瞬间就体现出来了。
柳明志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ꓹ 不疾不徐的朝着街道上走去。
此事京城的街道之上,每家每户的门前全都是百姓们正在带领自家的孩子清扫着门前的积雪。
主道之上也有不少的衙役,差官正在跟百姓们一样埋头劳作。
柳明志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周围的场景,一边循着记忆朝着赵王府的方向赶去。
柳明志提着礼品大摇大摆的穿街过巷,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行踪的意思。
想看就让别人看去呗。
一直避讳除了皇帝之外跟李家宗亲时刻保持距离的柳大少,此刻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有心人看到自己去李涛府上赴宴。
至于原因为何,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心中所想。
一炷香的功夫,柳大少停到了赵王府的府门前,抬手轻轻地叩了几下门栓。
“谁?”
“柳明志。”
“并肩王稍等,小的马上给你开门。”
片息之后,赵王府大门吱呀呀的大开两侧,李涛身边的贴身內侍小方子急忙走了出来,对着柳明志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捉鬼實錄
“咱小方子参见王爷千岁千千岁。”
“本王应邀而来吗,无须多礼,起来吧。”
“谢王爷!”
“赵王可在?”
妻不可欺:薄情前夫請接招
“宴席已经备好,等候王爷多时,小的马上给给您引路,王爷请。”
“有劳。”
“王爷,咱来拿盒子。”
小方子也没有想到堂堂并肩王赴宴竟然连个随从都没有,还要自己提着礼盒,犹豫了一下开口接过柳明志手中的礼品。
“好,有劳了!”
“不敢,王爷请。”
习惯警惕的打量一下周围环境的柳大少,此时面色如常,丝毫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径直在小方子的引领下朝着王府中走去。
“王爷这边请。”
“嗯。”
柳明志轻轻应了一声,目光疑惑着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三國策之賈詡傳 楓葉飄零06
根据王府的建制,这条路好像不是去客厅的方向吧,李涛这小子到底在什么地方摆宴的?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看看这小子到底搞的什么把戏吧。
内院正厅,小方子停在了厅外缓缓侧身:“酒宴就在正厅之中,王爷先请。我家啊王爷正在更换衣物,小的去喊打过来。”
柳明志抬手审视了一眼面前简易古朴却透漏着大气的正厅,暗道一声李涛这规格够高的啊。
竟然在王府正厅摆宴接待自己。
“好。”
“小的告退。”
小方子朝着内院后庭走去,柳明志缓缓地走进了正厅之中。
“奴婢等参见王爷,千岁千千岁,请王爷入座。”
适应了光线,柳明志有些诧异的望着站在桌案一侧的十名赵王府婢女。
十名丫鬟皆是二八年华左右,姿色无一不是上乘。
柳明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目光怪异的坐到了主位下首的椅子上轻笑着摇摇头。
淑女當家 一個木頭
一个下人没有,全都是年轻靓丽,貌美如花的婢女在侧,李涛这小子难道还给自己摆一出美人计不成?
可惜自己早已经不是当年风华正茂的少年郎君了,对这些青涩稚嫩的小丫头片子不太感兴趣了。
更喜欢齐韵,齐雅她们现在妖娆妩媚,跟水蜜桃一样成熟的妇人模样。
真摆一出美人计,注定要落空了。
十名婢女见到柳明志落座,对视了一眼,起身朝着柳大少这边走了过来,分工明确。
两名丫鬟开始将酒壶放在一旁的小火炉边准备温酒。
还有丫鬟将火炉搬到了柳明志身边,令其随时可以探身取暖。
“王爷,我家王爷吩咐了,若是他来迟了,让奴婢姐妹服侍王爷先行饮酒解闷。”
“奴婢为您斟酒。”
一个应该是其中众丫鬟领头的貌美丫鬟提着一壶已经温好的酒水,姿态妖娆的走到柳明志身边提壶为其斟酒。
丫鬟先是倒了一杯酒,当着柳明志的面举杯送到红唇中仰头一饮而尽。
柳明志望着丫鬟将衣襟撑的鼓囊囊的胸口,轻笑着摇摇头。
自己倒是小瞧这个丫鬟了,这规模得有三十六了吧。
丫鬟笑盈盈的给柳大少看了看见底的酒杯,这才重新斟满酒水送到柳大少嘴边。
“王爷请,奴婢喂你。”
柳明志望着小丫鬟眉目含春,似哀似怨的水汪汪大眼睛,邪笑着在丫鬟的翘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几下。
看着丫鬟猛然一颤,羞赧的娇柔模样,柳明志抬手拿过了丫鬟手中的酒杯。
“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回王爷,奴婢叫丽儿。”
“丽儿,好名字,跟你人一样漂亮。”
“谢王爷夸奖。”
“丽儿。”
“奴婢在。”
“好好的倒酒就行了,本王年轻力壮,气血旺盛,你若是再敢撩拨本王,别到时候美人计没成功,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被本王给你来了个反奸计。
絕妃善類,拒嫁腹黑爺
那个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三國之群英技 蛤蟆戰士
丽儿柳眉微蹙,迷惑得望着柳大少:“反间计?”
柳明志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抬手在丽儿盈盈一握的柳腰上揉捏了两下。
“对,反奸计。”
“本王行军打仗多年,跋山涉水乃是常事,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你们十个青春貌美的小丫头怎么会是本王的对手。”
丽儿望着柳大少斜笑的模样,低头看了一眼他放在自己柳腰上的大手,顺势坐在了柳大少的怀里,双臂紧紧地环抱着柳大少脖子,对着其面颊吹了一口香气。
“奴婢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