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uh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二十章 忌憚之心-435k6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王还是没有处死楼缓。
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面对背叛自己,又怀着必死的决心来训斥自己的楼缓,赵王下令,将他囚禁在府内,遣散了服侍他的人,又安排了几个家臣来监督他。董成子原先是对楼缓下达了死刑的,赵王直接命令他,改变最后的结果,这让董成子非常的生气,认为赵王的行为是违背了律法的。
赵王便不再让董成子来负责楼缓的判决,改由赵晖来负责,赵晖是个贪财的小人,早就被信陵君所收买,暗地里将赵豹的策划告知信陵君,他在接任董成子之后,经过了深深的思索之后,还是以自己不知律法为理由拒绝执行赵王的吩咐,楼缓得罪的人太多,其中就包括信陵君与马服君,他宁愿触怒赵王,也不想要同时得罪这两人。
赵王自然是很生气的,可是,赵王惊讶的发现,自己在王宫内,居然是找不出可以执行自己命令的人,于是乎,他将这件事交给了郑安平来负责,郑安平欲哭无泪,本来只想要低调混日子的他,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缩头,他只能按着赵王的吩咐,将楼缓关押在了他原先的府邸内,又安排了武士来看管。
而这样的判决,也是在赵国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国内的贵族,大臣们,都对这个判决结果非常的不满意,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乱来ꓹ 像这样诬陷国相,还掀起了叛乱的人ꓹ 居然还能继续活着?
網遊之劍走偏鋒 黑乎乎的老妖
赵括倒是没有对这件事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结婚。倒不是赵括急着结婚ꓹ 只是赵母得知内乱结束之后,就开始派人来催促ꓹ 赵括只好返回了马服乡。
因为对楼缓的判决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赵王只好一一来接见所有来劝谏他的大臣们。
終極兵王
最开始来找他的自然是董成子ꓹ 当赵王委婉的告诉董成子ꓹ 自己想要保下楼缓的性命的时候,董成子勃然大怒,他揪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大声的与赵王争执,他最先制定的律法,就包括了像谋反,叛乱这类的大罪的处罚内容ꓹ 包括处死,罢免其举荐之人等举措ꓹ 对比秦律ꓹ 只是少了个大规模的连坐。
紅樓之薛蟠悲催被壓史 雪裏紅妝
这已经是很宽容的律法了ꓹ 您还想要赦免叛贼ꓹ 这是什么意思?
最终,两人不欢而散ꓹ 董成子不悦的离开了王宫ꓹ 最后进来的虞卿ꓹ 许历,廉颇等人ꓹ 都是劝说赵王杀掉楼缓,楼缓背叛赵国,引起叛乱,诬陷国相,无论是哪一条罪行,都足以要了他的性命,可是赵王就是不肯,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疯,在赵晖也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赵王的提议之后,赵王表现得很是愤怒,将赵晖赶出了王宫。
甚至,还剥夺了赵晖的官职,将他贬为庶人。
没有人知道赵王为什么要死保楼缓,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楼缓而与这么多的大臣争执,众人都觉得很奇怪,而到最后,支持赵王的,居然只有郑安平与庞煖,不错,庞煖居然支持赵王,宽恕楼缓的死罪。大概是因为他与楼缓是多年的好友,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
诺大的宫殿内,赵丹独自坐在案前,望着周围的烛火,又喝了一口酒水。他沉默着,大殿内也没有武士,他看着空荡荡的大殿,笑了笑,又喝了一口酒,就在他喝着酒的时候,一个身影在武士们的簇拥下,在夜色下走进了殿内。来人直接坐在了赵丹的面前,也不客气,拿起了酒盏,便喝了起来。
赵丹看着面前的仲父,眼里是说不出的复杂神态。
来人正是赵豹,赵豹喝着酒,开口问道:“您终于发现了?”
赵王没有开口,只是皱着眉头。
“我劝说过您很多次的…臣强君弱,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您只是沉浸在这些贤才的甜言蜜语之中,甚至还训斥了我,如今呢?您连释放一个囚徒都做不到,所有的大臣都与您作对,当然,您的命令是错误的,楼缓是应该被处死的。”,赵豹顿了顿,方才又说道:“可是在从前,您下达的错误的命令也不少啊,在那个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您的。”
邪王心尖寵:妖嬈甜妃 汐夢青春
“没有大臣敢反对您,没有大臣不惧怕您,您的命令在赵国可以通行,没有人可以违背,哪怕是错误的命令…如今呢?”
“马服君,马服君…我问清楚了,您知道嘛?他只是上前,朝着叛军挥了挥手,叛军便投降了…不敢与他作对,您觉得,若是您出城来向叛军挥手,叛军会向您投降嘛?”,赵豹笑了起来,他笑得有些大声,他摇着头,说道:“您还是年轻,还是稚嫩,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哭闹的孩子,如今也没有长大。”
赵王摇着头,认真的说道:“寡人知道马服君是不会背叛寡人的。”
“当然,毕竟他自诩仁义…他在赵国,是赵国的幸运,却是您的不幸啊,他的命令比您的命令还要管用,赵人只知道马服君,却不知道还有您,百姓们听闻他的名字就能欢喜的跳起舞,士卒们看到他的背影就愿意跟随他作战,大臣们听着他讲述的道理奉为真理,那您呢?”
傲劍狂魂
天神下凡 烽火戲諸侯
高齡巨星
影帝之路
“马服君或许不会作乱,可是只是几个秦人,借着信陵君的名望就能举起数万的士卒,若是有想要跟随马服君获得富贵的人,用马服君的威望来聚集民众,第二天,您就要赶出王宫了…您信吗?”,赵豹几次反问,赵王却还是一言不发,面色愈发的愁苦,喝着酒,说道:“马服君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
陪嫁通房重生記
“是啊,马服君精通战事,能更好的治理国家,可以举荐有才能的贤人,所以,您就在王宫里,做您的赵王,王宫之外的事情,可以完全的交给马服君,让他来办,反正,这王宫还是挺大的…”,赵豹看着周围,笑着说道。
“我想要跟你讲述一个故事。”,赵豹忽然开口说道。
“请您说吧。”
“燕国有一位唤作子之的贤人,燕人都非常的敬爱他,他为人仗义,结交的朋友都是有才能的贤人,燕王便将国家内的大事全部交给他,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乎,就有大臣进谏燕王,希望燕王将王位禅让给子之,嗯,后来的事情您是知道的,燕王禅让,燕公子攻打子之,齐国趁乱进攻,杀死了燕王和子之…燕国险些覆灭。”
“如今马服君与燕国子之相比,谁的威望要更高一些呢?”
“马服君…”
“那愿意跟随马服君的人,比起愿意跟随子之的人怎么样呢?”
“这…”
“如今朝中群臣都不愿意执行您的命令,若是将来,他们进谏,请求您禅位与马服君,您可以拒绝吗?”
赵王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赵豹,说道:“起码,马服君不会被利用,来谋害赵国。”,赵豹长叹了一声,方才说道:“我知道,您还是怪罪我,可是我所想要做的,也只是保护您而已,我可以向您发誓,如果我所做的事情,有一件事是出于私心,让我没有地方可以安葬自己。”
“您还很年轻,有很多的事情,我都不知该如何告诉您…这些事情当然是不方便来告诉您的,如今,您已经不信任我,这次的宴席,大概也是为我送行吧,以后您就不会再见我了…”,赵豹说着,脸上略微的有些落寞,他说道:“国中,不只是需要马服君这样的贤人,当然也需要一些溜须拍马的小人…”
“他们会支持君王的决定,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顶替您的罪行..”,赵豹没有再继续说这件事,他忽然笑着说道:“还记得你年幼的时候,总是喜欢跟我出城玩耍,还记得吗?我曾经告诉您狩猎的学问,您很喜欢狩猎,喜欢收集各种猎物的骨头,来展示给他人观看…如今啊,我老了,没有办法再配您狩猎了..”
“可是啊,您一定要拿稳手中的弓箭啊,您是赵国的君主,您所想射出的弓箭,应该正中目标,不受任何的阻力…不然,如今有人敢拦下您的箭失,等您拿不稳弓的时候,就会有人从您手里夺走它。”,赵豹说着,站起身来,朝着赵王俯身长拜,赵王的嘴唇抖了抖,却还是没有说话。
赵豹离开了王宫,也离开了邯郸,他要赶往自己的封地,平阳。长安君很舍不得他,亲自出城来送别,赵豹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赵七月,又看了看周围那些“护送”自己离开的武士,认真的对长安君吩咐道:“保护你的兄长,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支持你的兄长,在亲情的面前,一切都要为它让路!”
长安君也不知道是否明白了赵豹的言语,送走了赵豹,长安君就住进了赵豹原先的府邸里,他接手了平阳君所留下的实力,也就是那些宾客,土地,财富之类,这让长安君暂时的忘记了与平阳君离别的痛苦,他用这些钱财开始收购骏马,并且带着宾客们在城外肆意的纵马狂奔,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什么??御史?”
长安君瞪大了双眼,听着赵王的言语,几乎是跳了起来,他这些时日里玩的正开心,要当什么御史啊,他显然有些恼怒,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兄长,却又不敢反驳,如今可没有赵豹再来庇护他,长安君思索了片刻,方才挤出了笑容,对赵王说道:“上君,可以让布来担任啊,他做事认真,又有军功。”
赵王看着这个不成器的胞弟,无奈的摇着头,说道:“他不行,平阳君离开之前,告诉寡人,绝对不能重用他。”
“啊?!怎么会呢?他是伯父的独子,伯父怎么会这样说?”,长安君有些惊讶的问道,赵王眯着双眼,说道:“大概..是因为他做事太过冲动吧。”,长安君一脸的无奈,沉思了片刻,方才说道:“那就请午来做御史吧,他比我年长,又有贤名,国人大多爱他,觉得他有其父亲的风范…”
“所以他也不行,只能是让你来担任。”
“为什么啊?我又不懂政事,我甚至都不知道御史是做什么的!国中群臣都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们,更不想跟他们在一起。”,长安君委屈的说着,脸上满是烦恼,赵王鉴定的看着他,说道:“月..平原君在魏,平阳君…也不在国内,寡人所能任用的,就只有你了,您要慢慢成长起来,要学会治政,你是赵国的公子。”
他又说道:“往后,你不能再结交那些卑微的恶人,更不能带头作恶,待人要温和,做事要谨慎,不能胡作非为,寡人会严格的要求你,若是你敢违背寡人所说的这些,寡人即刻将你关在封地!再也不许你走出自己的府邸!”,赵王大声的说道,在赵王已经做了一次这样的事情之后,长安君已经不敢质疑了。
伊森的奇幻漂流 冥域天使
他不想落的平阳君那样的地步,被囚禁在封地里…他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赵王的脸色这才变得温和了起来,他让长安君坐在自己的面前,这才叮嘱道:“明日,寡人要召集群臣,宣告这个事情,有两件事,你要为寡人去做。”
“请您说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使命。”
“第一件事,你要劝谏寡人,留下楼缓的性命…”
“为什么?!”,长安君惊讶的叫道,“那厮背叛了赵国,他该死!”,赵王冷静的说道:“你只管提议就好,其他的事情就不必理会,若是有大臣辱骂你,你可以与他们争论,但是不能太过无礼…”
长安君有些憋屈的点着头。
赵王又说道:“第二件事,你要劝谏寡人,与秦国议和,停止这次得战争。”
“为什..”,长安君正要发问,又看到赵王那愠怒的脸,没有再问,叹息着点了点头。
赵王这才笑着说道:“以后,你要常常来王宫,寡人会有事情要吩咐你的,若是遇到可以提拔的贤人,可以向寡人说,寡人会让他们进入王宫来帮你。”
“好…好,我如此提议,朝中大臣怕是愤怒的想要吃了我,无碍,兄长要我这么做,那我就做,反正他们也不喜欢我。”,长安君笑了笑,又说道:“反正我一直都是恶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一定会是,当初兄长您不想要那条猎犬了,不也是让我…”
“过去的事情,不必多说。”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