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e7u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五百九十五章久候不至閲讀-iejvw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丽儿杏眼迷离的望着柳明志儒雅却有刚毅的脸庞,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羞赧之意,又蕴含着些许的期许之色。
她是赵王府的奴婢,周围的九个姐妹也都是赵王府的奴婢。
爺本紅妝 玉錦瑟
身为奴婢,身世可怜,几乎没有什么人权可言。
来服侍并肩王这位贵客乃是主上的意思,更是命令。
主上的意思说的很清楚,并肩王想对她们做什么都得乖乖服从,哪怕是要了她们纯洁无瑕的身子也得乖乖的献上。
姐妹们心中酸涩又能如何。
赵王府给了她们活命的机会,终于到了自己姐妹该回报赵王府的时候了。
丽儿目光迷离的望着柳明志,缓缓的抓着柳明志的手朝着自己的傲人的部位抚去,并肩王既然对自己动手动脚,就说明她不反感自己。
丽儿无奈,也知道这是一个脱离平凡的机遇,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
哪怕只是成为并肩王一名没有名分的侍妾,也比一个毫无地位可言的奴婢要强得多。
丽儿从小在王府长大,对豪门大户之间那些龌龊的勾当自然清清楚楚,深知自己这些奴婢一旦没有在自己青春貌美的时候找到一个好归宿,最终会沦落为什么样的凄凉下场。
被权贵公子们换来换去,沦为一介人尽可夫的玩物罢了。
其下场未必比青楼女子强上多少。
当丽儿见到了柳大少这位赫赫有名的并肩王相貌之后,从最初接到命令的哀怨跟凄然,渐渐地变的有些春心萌动了。
怀抱着自己的并肩王虽然比自己大了十多岁左右,可是真的英俊的紧呢。
这种自信刚毅的气质,真的不是以往自家王爷认识的那些纨绔子弟能够比拟的。
若是能有幸成为他的侍妾,对于自己一个奴婢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的归宿了吧。
人一辈子翻身的机会没有几个,丽儿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哪怕成为不了人上人,可是却也摆脱了最底层的凄惨命运。
柳明志脸色古怪的望着丽儿杏眼微微微颤,任君采撷的娇柔模样,将手从丽儿的柔软的手掌中抽了出来。
丽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柳明志。
不知道方才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柳大少为何没有在自己的引到下继续对自己轻薄下去。
勁爆分衛 寒宇
柳明志看着丽儿疑惑的眼神,手臂微微用力,托着丽儿的柳腰将其扶了起来,对着丽儿淡笑着摇摇头。
“手感规模皆是上佳,可惜了啊!”
娛樂皇
丽儿紧咬红晕,目光幽怨的望着柳明志,犹豫而来一下ꓹ 还是强撑着胆子凝望着柳大少。
“王爷,可惜什么?你不喜欢丽儿吗?还是觉得丽儿一介奴婢之身ꓹ 配不上您高贵的身份?”
“那倒没有,可惜本王老了,吃不消你们这些青春靓丽的小妖精了ꓹ 你啊,就别再本王身上浪费什么心思了。”
“本王理解你们的难处ꓹ 放心吧,等赵王来了ꓹ 本王会给他为你们说情的ꓹ 不必担心会受到惩罚。
难道你们的管家没跟你说,哪怕是本王要了你们赶紧的身子,也只是要了你们的身子而已,根本不会给你们任何东西吗?”
魔法紀元黎明 雲刺心
丽儿跟其余九名婢女娇躯一颤,神色低沉了下来。
她们怎么会不知道纵然失去了处子之身,也可能得不到任何的名分,顶多只是得到一些金银的赏赐而已。
毕竟这种事情在豪门大户之间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
可是也不是没有人失去了干净的身子ꓹ 被贵人带回去给个微薄名分的先例。
只能说,这是一场一场身不由己的赌博而已。
赌自己遇到的人是不是一个有良心的好男人。
柳明志不再看丽儿酸楚凄凉的苦楚神色ꓹ 对着酒杯努努嘴:“斟酒吧。”
老头子说的对ꓹ 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了ꓹ 自己管的过来吗?
见到一个身世可怜的女子就给她一个名分ꓹ 见一个给一个,这不是扯淡的吗!
丽儿不知道吃不消自己这些年轻姑娘的话语是不是他随意说的托词ꓹ 苦笑了两声站在一旁默默的为柳明志开始斟酒。
虽然没有脱离底层ꓹ 可是王爷他也没打算要了自己姐妹几人的身子。
契約狼君:皇妃很逍遙 琉金琥珀
真不知道这该算好事还是坏事。
两壶上等陈年佳酿在丽儿的服侍下逐渐见底ꓹ 李涛依旧没有出现正厅之中。
柳明志按住了丽儿还想继续给自己倒酒的动作,微眯起眼眸看向了丽儿:“你家王爷怎么还没有来?这是待客之道吗?”
丽儿看着柳明志逐渐严肃的目光ꓹ 顿时慌乱起来,急忙放下酒壶福了一礼:“王爷恕罪,丽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管家只说让丽儿姐妹们好好的服侍王爷便是,其它的事情并未告诉丽儿。”
柳明志看着丽儿花容失色的模样,抬手将其扶了起来。
“无罪,你去找你家王爷,就说他若是再不露面,本王就告辞了。”
嬌女神廚:麻辣皇子盤中餐
“是是是,王爷稍坐,奴婢这就去请王爷。”
“婷儿,环儿,你们两个给王爷捶背,姐姐去去就回。”
“是,丽儿姐。”
丽儿走后,柳明志阻止了想要给自己捶背的环儿两丫鬟,依靠在椅子上静静地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思索着李涛这小子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太妃娘娘到!”
“奴婢参见太妃娘娘。”
“免礼!”
“哀家见过叔叔。”
柳明志急忙起身相迎:“臣弟参见皇嫂。”
“叔叔无须多礼,请坐。”
“多谢皇嫂,皇嫂先请。”
何舒扫视了只有柳大少一人的宴席,凤眸中带着一抹诧异之色的坐到了柳大少对面的椅子上。
“叔叔,涛儿出去了吗?”
“回皇嫂,赵王一直没来,臣弟也在疑惑,皇嫂来之前,臣弟已经让贵府的丫鬟去请赵王了。”
“还没来?”
“对,还没有来。”
“怎么会这样,这孩子让管家去通知哀家,说是在陪叔叔你饮酒闲聊,请哀家也出来敬酒一杯,答谢昔日的恩情,哀家还以为你们已经饮酒多时了呢。”
柳明志闻言,眼中惊疑之色一闪而逝,望着对面何舒迷茫的神色,看出她并非演戏,而是真的不知缘由,顿时嘀咕了起来。
李涛这小子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誘妻入懷:不寵你寵誰
何舒望着柳明志变得有些波澜不惊的脸色,芳心一颤。
明明自己儿子请人入府赴宴,可是主家却久久不至,实在有违待客之道。
生怕柳明志为此心生火气,何舒疑惑的模样挂上了温和的笑容,对着柳大少优雅的笑了笑。
“叔叔,涛儿这孩子也与是有事耽搁了,既然他没能及时赶来,就由哀家陪叔叔略饮几杯,以答谢昔日的恩情,同时希望叔叔不要介怀涛儿的失礼之处。”
“不敢,或许真的如皇嫂所言,赵王有事耽搁了吧,毕竟也是当朝亲王,突然有些政务出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叔叔大善也,环儿,婷儿,为哀家与并肩王斟酒。其她人先退下吧。”
“是,太妃娘娘。”
方才还跟着丽儿给柳大少眉目传情的丫鬟们在何舒到来时候,顿时安分起来,留下婷儿,环儿两丫鬟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开始给两人斟酒。
“当日若非叔叔及时出面,哀家的后果只怕不敢想象,哀家敬叔叔一杯,再谢叔叔的搭救之情。”
“不敢,臣弟敬你。”
“叔叔,哀家看就别等涛儿这孩子了,你该吃就吃,涛儿一定不会介意的。”
“是,多谢皇嫂。”
为了给小可爱打造手弩,柳大少从早上到现在几乎没吃任何东西,方才虽然接连喝了两壶酒,依旧难当腹中集合,自然也没有跟何舒客气,放下酒杯开始夹菜品尝。
等柳明志肚子里微微有些充实了,丽儿莲步轻移的从后殿走了出来。
“王….奴婢拜见太妃娘娘。”
“免礼,涛儿呢?怎么还没有过来?”
“太妃娘娘,奴婢正准备回复并肩王,王爷他突然接到封地内的紧急书信,正在紧赶着处理,待会忙完了就会过来。
王爷说先请太妃娘娘陪并肩王略饮几杯,替他赔礼谢罪待客不周之责。”
何舒诧异的看着丽儿:“你说涛儿正在处理封地内的事情?”
“对,奴婢赶到之时,王爷他正在书房奋笔疾书,连说话的机会都不多。”
“哀家知道了,站一边伺候着。”
“是,太妃娘娘。”
何舒微蹙的娥眉松缓了些许,轻笑着看着柳明志:“叔叔,看来涛儿这孩子待客不周真的是情有可原,希望叔叔不要见怪招待不周得事情。”
“无妨,既然赵王有事繁忙,臣弟多等一会便是,天色还早,臣弟也没有什么正事,便多坐一会吧。”
“叔叔雅量。”
“既然涛儿请哀家替他赔礼谢罪,哀家纵然不胜酒力,也愿意自罚三杯。”
“环儿,斟酒!”
“是!”
何舒说是自罚三杯,柳明志哪能真的干看着,急忙接过婷儿手里的酒壶给自己斟酒,一连着陪了三杯。
“叔叔吃菜。”
“多谢皇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