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pfc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戰國大召喚笔趣-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敗退-c7tgb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宇文成都手中的凤翅金流镗从天而降,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流星,杀的酣畅淋漓的伍云召,却是心头一凉,回身看去,只见宇文成都手中的凤翅金流镗须臾之间已经奔杀在伍云召面前,身经百战的伍云召当即双手拿起自己的紫金蟠龙枪,猛然格挡。
“哐…….嗡嗡!”重金属的交割音传呼在众人的耳畔,伍云召只感觉双臂如被巨石击中,连连后退三步,如若不是拿枪杆抵住船板,光是刚才那一击就已经掉入河中了。
韩军中的士兵见宇文成都奔杀而来,眼中大喜道:“将军!”
宇文成都其实也挺意外的,没想到刚才那一招竟然未拿下伍云召,但宇文成都却也是并不着急,当即大喝道;“速速离开!”
“来将何人,报上名来!”伍云召眼中闪现出一丝警惕之色,韩毅手下不乏如项羽之流的猛将,前有上党十三将,后有韩冥这样的后起之秀,伍云召不得不谨慎些,他是悍将不错,但他也是一个会动脑子的人,要不然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吾乃宇文成都是也!”宇文成都落入战船之上,身上强横的气息爆发出来,两人站在战船上,令得整个小小的战船都沉下去不少,几个不开眼的士兵想要去挑战宇文成都,宇文成都却是十分不屑,手中的兵刃猛然上下翻转,一招狂风暴雨,几个小兵皆是被打入水中,不知生死。
两人就这样站在这战船上,空气中的厮杀声却是从未停过,倒是显得两人格格不入,一股高手之感顿生。
“速速退去,可饶你一命!”宇文成都手中的凤翅金流镗指着伍云召的面孔,言辞中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匹夫,你太猖狂了ꓹ 受死!”伍云召面色难看,即便是面对雄阔海ꓹ 孙策这样的沙场猛将名将都不曾小觑他,宇文成都竟然如此轻蔑,这令心高气傲的伍云召如何忍得ꓹ 手中的紫金盘龙枪当即甩出,虚无缥缈的劲气伴随着紫色的枪影ꓹ 远远看起来倒是绚丽多姿。
“叮,伍云召凌枪第二属性发动ꓹ 如若对手使用除枪外的兵器ꓹ 武力值加6,降低敌方武力值4点,个人武力值额外加2,当前伍云召武力值加8,基础武力值100,紫金蟠龙枪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09!”
金牌前妻
“叮!受凌枪第二属性影响ꓹ 降低宇文成都武力值4点,宇文成都基础武力值107ꓹ 当前武力值103!”
玄門天道
宇文成都两眼一眯ꓹ 这一身银甲的家伙ꓹ 枪法异常的快速!如若寻常武将见了ꓹ 自然会吓的大惊失色,但在宇文成都面前ꓹ 不过是关公面前舞大刀ꓹ 班门弄斧罢了。
说那时迟ꓹ 这时快,宇文成都猛然动身ꓹ 双手拿着兵刃,不在留手,手上的青筋暴起,毫不犹豫的向伍云召砸了过去。
驅魔 柳暗花
無敵血脈 逍遙寰宇
“叮,宇文成都惯勇属性发动,武力加8,当前武力值103 武器凤翅镏金镋加1,当前武力值112”
“咣当”
两兵相交之下,火花四溅,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两人交战的声音之大,令得四周的武将士兵都纷纷侧目。
他们殊不知伍云召却是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每和宇文成都交锋,虎口之上便是传出刺骨的疼痛,令得伍云召十分难受。
“倒是高看你了!吴国上将军,不过如此!”宇文成都原先眼中的忌惮之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便是轻蔑之色。
“你………!”伍云召完全没有先前的风轻云淡,整个人都多了一丝恼怒之色,声音都低沉了不少,枪法也威猛凌厉,仿佛要化身一只吃人的老虎,恨不得生撕了宇文成都。
“兄长休慌,伍天赐来也!”又是一声爆喝,伍天赐猿臂轻展,在几个战船上来回跳动,不出三个呼吸间便是来到了伍云召和宇文成都的战船上,两人合力之下,令得原先陷入被动的伍云召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但两人随后又生出一股担忧之色,他们两人联合加起来,真的能打的过宇文成都吗?
“叮,伍云召兄弟属性发动,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其兄弟伍天赐基础武力值为101,但凡武力值超过95,武力值便可加1,当前两人武力值都已达到了95,故而伍云召武力值加2,伍天赐武力值加2!”
“叮,当前伍云召当前武力值为109,当前武力值为111,伍天赐基础武力值为101,当前武力值为103!”
異世無相逍遙 純潔的牲口
吸血美男饒了我吧 巫婆不會飛
“土鸡瓦狗也敢猖狂,受死!”宇文成都猛然大喝,手中的凤翅金流镗散发出一股猩红色的光芒。
“叮,宇文成都挑群属性发动,每增加一个人基础武力加4,当前两人,武力值加8,当前武力值120”
伍云召看了一眼宇文成都这一招,整个人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看着不知死活的伍天赐,当即冲了上前。
夜月血 魚的天空
“找死!”宇文成都神色渐冷,手中的凤翅金流镗,当即猛然对着两人大杀而去,手中的速度比之先前,快的不是一星半点,远远看去,好似风魔乱舞。
靈心醫館
“轰!”
脫光——警花女神棍
一招而过,伍云召双手虎口开裂,血流不止,整个人倒飞而出,看着不知死活冲上前的伍天赐,伍云召猛然一手拉着伍天赐跳入河中,一时间水花四溅,众多吴国的士兵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未尝一败的伍云召竟然逃走了。
伍云召和伍天赐两人又不是傻子,打不过自然要跑,难不成还要傻呵呵的死磕,到时候连命都没了,只留下气节二字,他们又还剩剩下些什么呢?
“放箭!”后面看着眼前战况的伍建章,当即拔出怀中的青铜剑,大喝道:“放箭!”
漫天的箭雨掩护着伍天赐两人撤退,四周多有不慎的士兵被射落下水,宇文成都见战况不利,当即大喝道:“快走!”
因为宇文成都的努力,整整三千多人都得以生还,但在这清河小役中韩军也交代了六千多名军士,虽然损失不大,但这六千多人终归是一股战力,为此宇文成都自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