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gj2r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txt-第四百一十二章 東皇之鐘!【第五更求月票!】看書-9xh6u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砰!
左长路蓄势已久的一脚,终于踹了出去!
左小多飞舞的癞蛤蟆一般飞扑出去。
貌似,这还是左长路第一次,飞踹某人!
破天荒的第一次,就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
星芒群山。
星魂,道盟,巫盟的人,在这段时间里,就没有停止过动作,可谓是一点时间都没有浪费。
由四方军营抽调来的精干好手,与巫盟的长期前线人员,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与之前的你死我活的对手合作,还要是通力合作,务求尽速完成进度。
齐心合力,用冲天煞气,来洗刷碧空。
说实话,这种感觉,是真心怪异,甚至是挺草蛋的。
“昨天我还在战场上骂他八辈祖宗……他砍了我一刀,我给了他一斧头……今天就来共同开发遗迹……”一位将军一边干活一边斜眼看旁边的巫盟将领,目光中尤自不怀好意,虎视眈眈。
“回去继续打他就是,有啥大不了的!先干活,干完活就不用对着他了,那句话怎么说的,你凝望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就好比你斜视他的同时,他也那边斜眼看你,还一边跟身边的说话……”
“草!这王八蛋肯定在骂我!”
巫盟那边的将领此刻一个个感觉也是分外奇妙,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的感觉其实也都差不多。
而且已经有人开始约了:“哎,那边的那个谁,铁梦如,大前天才打老子打得吐血,你过瘾了不?要不要晚上喝点?信不信老子酒桌上干翻你!”
这边:“没问题ꓹ 来到星魂大陆了,这里是我家ꓹ 我请你喝酒,且看是谁喝倒谁。等喝完了,喝爽了ꓹ 下次干得再痛快些。”
“爽快!哈哈哈……”
“老子在星魂也是仇家无数,谁要请老子喝酒?有没有人哪!”
“滚你大爷的ꓹ 仇人无数给你脸了啊?”
“……”
总之就一片喧闹,哪哪都是如此。
现在是真的三方混杂ꓹ 你中有我ꓹ 我中有他,难分轩轾,泾渭未明。
说实在话,长期在战场上战斗的这些人,纵使原本再如何的儒雅潇洒,风度翩翩的饱学之士,也会在很快的时间里变得满嘴脏话ꓹ 不吐脏口不开口说话出声。
大抵也没别的什么原因,在这种场合中ꓹ 不会骂人实在是太吃亏了!
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老将都能中气十足的破口大骂一个小时不带重复!还剩的那百分之一ꓹ 基本已经是臻至可以骂三个小时不重复的‘骂神’地步!
甚至还有人对于如何开创出新的骂人词汇ꓹ 在孜孜不倦的研究之中。
重生之溫婉 六月浩雪
对于这一点ꓹ 也有很多星魂大陆的普通人经常感到不解,甚至是鄙视:按说当兵的都是素质比较高才对ꓹ 怎么就张口闭口骂人的脏话那么多呢?
但是只要你身处在那种一秒钟生死来回ꓹ 一天之内阎王殿里转十来圈那种日子之后ꓹ 你就会知道,就会了解ꓹ 就会明白。
老子说不定明天就上战场了,你还跟老子说文明礼貌?
下一刻就在对方手中死成一堆肉酱了,这一刻按照你们的想法是不是还要说一声“你好,辛苦了。”
惟你不可辜
长久的生死看惯,让这些人把什么都看开了。
大部分人被当面骂祖宗都没什么感觉的……
骂吧,骂吧,看老子不一斧头砍死你!
与内地一些听到一句讽刺就暴跳如雷不同。
这边,早已经很淡然很淡定,全然无视,为杀而已!
就如现在,面对死敌,合力并肩完成一个目标,心底只是感觉有些违和,但绝没有抗拒感。
大家心里都清楚,完成这个任务,只是因为军令而已。
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出去还是你砍我我砍你,立场仍旧迥异,仍旧对立,不可调和!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与自己即将要杀死的人或者是即将杀死的人喝上一杯酒,未尝不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特么真是一次难得的经历!
有很多人会说,彼此有血海深仇,你们也喝得下去笑得出来?
这句话其实是不存在的,真正的战场之上,是不存在所谓仇恨的。
有的只有生死。
生生死死,真的无所谓。
你砍死我,无所谓,总有一天你也会被人砍死。
能够活着下战场的前线战士,少之又少,十不余一!
袍泽在身边战死,固然愤怒,固然悲戚,但仇恨反而没有——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战!
我替我兄弟,把本儿捞回来就是!
而这样的心情,感受;是那种没有特殊经历的人,毕生都难以体会到的情感——这反而成了他们喷的理由,也是奇葩了。
不经人苦,莫劝人善;不经生死,莫笑豁达!
这些人都是属于那种说他们是身经百战都成了侮辱的人物;每个人手上,都已经有了最少上十万的血债,身上的煞气,早已经形成了血云。
上千人同时爆发,血色顿时冲天而起,直冲霄汉,将天也染的红了。
众人煞气在冲高到一定高度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强烈的阻滞。然后,大家不约而同的蓄气,蓄势,蓄力,将血色停留在半空。
这都不用人下命令,就整齐得如同仪仗队一样。
下一刻。
蒼穹之上 石三
“吼!”
所有人同时吐气开声。
血云好似大海涨潮一般的一波一波的排空跃升,好似竞跃天峰,一浪更比一浪高。
下面山顶上,无数人在翘首张望,这些是各自部队,或者大陆选出来的能工巧匠家族。
只等空间遗迹出现之后,就是他们上前尝试破解的时候。
如此持续了大概一天一夜之后……在这一天的凌晨时分,天色刚刚微明的时候。
随着血云前所未有的一次猛烈爆发。
当!~~~
一声清脆的钟声响起……
这钟声悠扬激越,似乎是来自远古,又似乎一直亘古存在,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是清脆的响起。
所有人都感觉,头脑在这一瞬间,乍然清明了一下。
绝峰之上。
十一大巫,道盟七剑,齐齐站了起来!
神色凝重空前的遥望着空中发出钟声的位置。
一个个的脸色都很难看。
那种紧张!
有几人瞳孔在听到钟声的这一刻,都张大了!
甚至,脸上的汗毛孔,似乎都张开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摘星帝君与左右天王等人,脸上泛起不明所以的神色。相比较起这些活了无数岁月的老怪物来说,星魂大陆的顶峰强者,尽属后起之秀,见识还是相对有限的!
“怎么了?”摘星帝君皱眉问道,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但却不愿意相信。
因为那样太残酷!
能让十一大巫和道盟七剑同时发出这种反应,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但愿,但愿不是自己想到的那个。
“这个遗迹,不属巫、道、或者星魂本土的遗迹领域,而是妖盟的空间领域!”
烈火大巫神色间都出现了紧张,甚至都有了一丝隐隐的惊惧。
“刚才这一声钟响……就是传说之中的……”
烈火大巫脸上有难以言喻的敬畏,缓缓道:“……东皇钟的声音!”
“东皇!”
游星辰只感觉脑袋里突然猛地震动了一下,瞬间生出了眼花缭乱的错位感觉。
还真的是,最坏的可能出现了!
“难道说,这竟是……传说中的东皇空间遗迹?”
摘星帝君游星辰乃是当前星魂大陆修为最高的几个人之一,但现在却在手心冒汗,口干舌燥。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不可能!”
烈火大巫缓缓摇头,眼神死死的看着半空,缓缓道:“如果是东皇遗迹,就算……就算集齐了我们所有人之力,也难得破得开……这里……这里……”
说着咽了口唾沫,眼睛直直的道:“还要再加参详……”
冰冥大巫浑身上下冰霜冻气流窜,深深吸了一口气,凝重道:“但是,有东皇钟声所在的地方,却也不是一般妖族能够设置的……这不啻说明了,妖盟就要回归了。”
腹黑傻王,絕寵王牌棄
“要不然,这样有东皇钟声压制的妖盟遗迹空间,根本就不会出现的,正是因为有了感应,所以有再现尘寰,重临此世……”
農女禦獸師:高冷相公無限寵
“妖族若是回归会如何?”
游星辰神情慎重。
丹空大巫嘿嘿冷笑,道:“也不如何,就是在现有三方之外,再添一家入战,就是干一场呗!若是妖皇真的大举归来,我们的祖巫大人也会随之再出,届时……嘿嘿,嘿嘿……”
游星辰想象了一下那种情况,突然间遍体冰凉,整个人都僵硬在当地。连呼吸,都似乎没有了。
游东天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战力如何?”
億萬寶貝之獨家寵婚 軒轅小瑜
他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冰冥大巫脸色陡然一黑。
左路天王问道:“听闻洪水大巫再出,他现如今的修为,比之妖皇如何?可堪比较吗?”
烈火大巫神情苦涩,苦笑道:“两个字就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
左路天王沉声道:“敢问是哪两个字。”
烈火大巫扭曲着脸,一字一顿的说道:“呵!呵!”
呵呵?
重生種成學霸
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那是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得。
瞬间,所有人都被这两个字说得心情压抑到了极点。
…………
【求票!最大努力了。到这一章,左道倾天世界,真正的框架与剧情,才终于开启了!兴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