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t9d优美都市异能 十億次拔刀 線上看-第七百零四章 別說話,先看戲!閲讀-j8g7t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怎么去?”
仅仅不到数十息的样子,沈侯白似乎就做出了决定。
“小十四,你这是决定去了?”听到沈侯白的话,玄女立刻问道。
闻言,沈侯白瞥了一眼玄女……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这一眼,却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也使得玄女在愣了一下后,似尴尬一般的抚了抚自己的衣襟……
因为她说出禁地,不就是想着沈侯白去么,所以这个问题貌似问的多余……
约莫两三息的样子,玄女又道:“小十四,既然你做出了决定,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明天。”沈侯白说道。
“明天?”
“其实,你不用这么急,多休息几天也无妨。”玄女又道。
对此,沈侯白摆了摆手道:“迟早要去,晚点不如早点。”
“好吧。”听到沈侯白的话,玄女似认同他的话,便点了点头。
“对了。”
似话还没有说完,玄女又道:“小十四,这次禁地之行还会有几个人一起去。”
“还有人?”沈侯白还以为就他一个,没想到还有其他人。
“嗯。”
“你都认识,一个是帝天,一个是沈如歌。”
“虽然他们不是我们天庭的人,但在未来与天龙人的作战中,这两人也是不可或缺的主力,所以……他们如果能够提升,对我们未来与天龙人的作战也是有好处的。”
“因此一代便决定让他们两个和你一起去禁地。”
“我知道了。”听到玄女的话,沈侯白点了点头。
“还有其他什么事吗?”沈侯白又道。
復仇天使 羅羅
“没有了。”玄女摆了摆手道。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玄女又道:“怎么……小十四你这么不愿意在我这里呆?”
“还是说……因为有两个美人等着,所以等不及……”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沈侯白没有理会玄女的话,直接转身离去了。
见状,玄女不由得酥‘胸’一阵起伏道:“嘁。”
“这小十四……”
说到这里,玄女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蝉,布,以及刺道:“你们说……本宗美吗?”
不清楚玄女想干什么ꓹ 但蝉,布ꓹ 刺还是异口同声的说道:“美。”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小十四连一会儿都不愿意在本宗这里呆?”玄女又道。
官商
“这……”蝉,布ꓹ 刺相视看了一眼,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ꓹ 所以一时无言……
“罢了,罢了。”
“臭男人嘛……都喜欢年轻漂亮的ꓹ 本宗这种老太婆ꓹ 自然入不了小十四的眼。”玄女有些酸酸的说道。
回到沈侯白……
离开玄女处后,沈侯白便回到了自己的宗主厢房……
不过还未进入,迎面……沈侯白便看到了帝天和沈如歌。
如果说在面见玄女前遇到二人,沈侯白会觉得只是凑巧遇到,但现在……就沈侯白看来,他们应该是为了禁地的事来的。
“找我有事?”走到帝天和沈如歌的面前,沈侯白面色平静的问道。
“这话说的ꓹ 没事还不能来找你了?”
帝天站在沈侯白的面前,然后摊手露出一抹无语的说道。
“是啊ꓹ 没事不能来找你吗?”沈如歌双手环胸ꓹ 然后附和道。
言语间ꓹ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ꓹ 帝天覆手一翻,随即……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只酒壶ꓹ 然后说道:“喝一杯?”
沈侯白没有拒绝帝天……
于是ꓹ 三人便来到了天庭的一座凉亭内ꓹ 然后相对而坐的喝起了小酒。
相对于沈侯白与帝天,一杯酒一饮而尽ꓹ 沈如歌因为是女人,所以喝的优雅的多,只红唇微微抿上一口,点到即止。
不过即使如此,沈如歌的小脸还是快速的浮上了一抹红霞。
“小白。”
“我们刚刚确定了要去禁地,不知……你去不去?”帝天说道。
“去。”沈侯白没有隐瞒的说道。
“你也会去!”
“那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又多了一个伴了。”帝天显得有些高兴的说道。
高兴中,他为沈侯白又添了一杯酒。
添酒中,帝天余光瞥向了沈如歌,然后显得有些无语的说道:“沈宗主,你老是看着小白干什么。”
“他脸上有花吗?”
脸上有花,当然不是……因为帝天看的出来,沈如歌应该是对沈侯白有意思的,只不过碍于女人的矜持,所以不好意思说罢了。
“帝天,你胡说什么。”沈如歌余光没好眼的瞥了一眼帝天道。
而就在她娇嗔的时候,沈如歌的目光,却是回到了沈侯白的身上,似为了看看沈侯白是什么表情。
会有那么一点失望,因为沈侯白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
可能是想当月老,帝天这时又道:“小白,如何……沈宗主漂不漂亮?”
“噗。”
此刻,为了掩饰心中的慌张,正拿起酒杯喝上一口的沈如歌,直接将口中的酒水给喷了出来,接着面庞俏红中看向帝天,然后再次娇嗔道:“帝天,你干什么。”
闻言,帝天不由得说道:“还能干什么,给你机会啊。”
“看你喜欢小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你不急,我看着都急,不如我帮帮你。”
听到帝天的话,沈如歌的一只玉手探到了帝天的腰际,然后伴着帝天‘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冷气,沈如歌又道:“别胡说。”
言语间,沈如歌又偷偷的朝着沈侯白看了一眼。
“胡说。”
帝天一边抚着腰际被沈如歌掐了的软肉,一边嘴角微微抽搐道:“现在除了小白看不出来,还有谁看不出你对小白有意思?”
听到帝天的话,沈如歌不由得一愣,然后心下不由得的思忖道:“有……有这么明显吗?”
事已至此,既然帝天已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加上之前沈如歌也有意无意的点过沈侯白,所以她便在将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后,仗着酒胆道:“就算我有意有什么用,某人还不是那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见沈如歌承认了,帝天便微微一笑道:“小白,怎么样……要不要把如歌收了?”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帝天又道:“如歌修炼的是玉女功。”
“而玉女功修炼的基础就是得保持chu子之身,而玉女功修炼的越久,一旦和某个男人交融,那可是能够获益匪浅的平。”
“说不定,直接能让你突破神格级哦。”
帝天用着诱惑的口吻说道。
正如帝天所说的那样,沈如歌修炼的功夫乃是玉女功,而玉女功的基本要求就是需要保持chu子之身,不过因为现在的沈如歌早就已经将玉女功修炼到了圆满,所以已经不需要在保持chu子之身了。
与此同时,又如帝天所说的那样,玉女功的修炼者,一旦将chu子之身交给某个男人,那么那个男人因为获得了chu子之身,所以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特别是像沈如歌这样的神格级存在,一旦获得她的chu子之身,还真有可能像帝天说的那样,让沈侯白直接突破神格级也不一定。
“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
听到帝天的话,沈侯白似有了一点兴趣,所以便问道。
“当然,我骗谁也不会骗你。”
混元天書 第九聖
“况且,这样的好事,我骗你干什么。”帝天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沈如歌。
而此时的沈如歌,一张俏脸早就已经红的和什么似的,于是……害羞之下,她却是低下了脑袋,不敢看向帝天,也不敢看向沈侯白。
同时,一双无处安放的小手,不断的捏着自己的宫装,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找个地缝去钻。
只因用这种方式来诱惑一个男人要自己,让她有种自己会不会太轻贱了一点的感觉。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帝天又道:“怎么样……是不是心动了?”
看着帝天此刻脸上流露出的笑容,沈侯白突然有种这家伙以前是不是干拉‘皮’条的。
亦就在这时,帝天伸出一只手推了推沈如歌的一条玉臂,接着又道:“你倒是说句话啊,别扭扭捏捏的。”
“你不为自己想,也为广寒宫想想。”
“小白的天赋摆在那,又是天庭的宗主,有了他给你们广寒宫撑腰,以后谁还敢打你们广寒宫的主意,况且,有多少女人想倒贴都没机会,你还不主动一点。”
听到帝天的话,沈如歌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用沈如歌的话来讲便是‘还要她怎么主动,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人。’
正在这时,帝天又道:“是不是因为我在的缘故,所以你不好意思?”
“好吧,那我走。”
说完,帝天便支起了身子,然后在给了沈侯白,沈如歌一人一个暧‘昧’的微笑后便独自离去了。
做盡天下鴛鴦事
余光瞥了一眼帝天,看着帝天离去的背影后,沈如歌拿起了亭中,面前石桌上的酒壶,接着‘咕咚咕咚’直接饮下几口酒后,她面庞通红的看着沈侯白道:“沈侯白。”
沈侯白没有说话,他就那么看着沈如歌……
对此,沈如歌又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对我究竟有没有想法?”
“你是木头人吗?”
“你可知道……这仙神世界,想拜倒在我的石榴裙的人,比比皆是。“
还是借着酒劲,沈如歌支起了身子,然后坐到了沈侯白的身旁,末了,明眸直勾勾中,含着一丝幽怨的看着沈侯白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让我说什么?”
錯承君王寵
拿起面前的酒杯,待抿上一口后,沈侯白说道。
“你就说你对我有没有想法。”沈如歌说道。
然而……
就在沈侯白准备说些什么,沈如歌‘砰砰砰’心跳加速,紧张中期待起沈侯白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宗主,你在这里啊。”
沉融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
看着出现的沉融月,沈侯白终于开口了。
“有人找你。”
听到沈侯白的话,沈如歌不由得心下一阵牙痒痒,暗叹融月这丫头什么时候不能来,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来,这不是坏自己的好事么。
端正自己的坐姿,沈如歌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沉融月道:“融月,有什么时候需要现在来找我?”
闻言,沉融月在看了沈侯白一眼后,看向了沈如歌,接着俯身将小嘴探到沈如歌的耳畔道:“宗主……”
“既然你们有事,那我先走了。”看着沈如歌和沉融月说悄悄话的模样,沈侯白便打算离去了。
不过,就在沈侯白站起身来,准备离去的时候,沈如歌却是快速伸出了一只手,然后一把扣住了沈侯白的一只手,接着说道:“你别走,我们马上就说完了。”
“……”
看到沈如歌此刻瞪向自己的眼眸,沈侯白不由得一愣。
而就在这一刻,不远处……
帝天其实并没有离去,此时的帝天……手持一壶酒,然后显得有些玩味的说道:“还以为结束了,没想到还有续集。”
“不过……沉融月这丫头也真的是,什么时候不能来,偏偏挑在这个时候。”
正当帝天无语的时候,沉融月看着沈如歌一把扣住沈侯白的一只手,不让他走的模样,沉融月也是个聪明人,立刻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等会儿说也一样。”
说着,沉融月便在又看了沈侯白一眼后,对着沈如歌欠了一下身,然后转身离去了。
看着沉融月离去,沈如歌知道……沉融月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不过面子已经丢光了,也不在乎被沉融月发现什么,总之……她已经决定了,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让沈侯白交代。
“现在可以说了。”
当沉融月离去后,沈如歌再次追问道。
而在她追问的同时,她那扣着沈侯白手腕的手,却是一直没有松开。
天下為聘:盛寵金牌嫡女 醉墨心香
没有办法,沈侯白在微微皱了下眉头后说道:“我只能说,我并不讨厌你。”
闻言,沈如歌的嘴角扬起了一道弧线,随即似放开了,她说道:“怎么……让你说喜欢我有那么难吗?”
“啊,帝天,你……”沉融月也没有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会儿一定会有事发生,而八卦对与女人而言,那就是她们的天性,特别是这个八卦还是关于自家宗主的,如此……沉融月如何能够放过。
于是,沉融月佯装离开的同时,和帝天一样,找了个地方暗中偷‘窥’了起来。
可能是帝天所在的位置是最佳得观察点,所以沉融月便来到了帝天这边,如此……两个人就撞到了一起。
被沉融月撞见后,未免出什么幺蛾子,不等沉融月把话说完,帝天的一只手已经捂住了沉融月的小嘴,然后说道:“别说话,先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