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qvr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 起點-第二十二章 神祕的信相伴-fl3gd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公子近期未免太过于消沉了,这可一点都不像是公子以往的作风呢。”
看着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念凡。
陪伴在对方身边的雪榕都不禁轻蹙秀眉道。
“放心吧,我没事的,只是一时间有些烦闷罢了。”
念凡随意摆了摆手头也不抬道。
“公子还在为寻找令尊的事情烦恼吗?”
兩界走私商 浮兮
悍妃駕到,蘭陵王爺休要逃! 夜傾城
雪榕不动声色道。
“除了这件事情还有什么事情?”
念凡没好气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自我来皇城调查至今都依然毫无所获,如果对方不在皇城的话倒也罢了,问题是他真的在呢?”
“……其实公子又何必急于寻找令尊呢?若是令尊不想见公子,公子或许永远都无法见到令尊,何况既然令尊会出现在皇城必有原因,而令尊不愿与公子相见未必没有这方面的影响。”
雪榕沉吟片刻道。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念凡撇撇嘴道。
他对自己的便宜老爹没有感情。
甚至可以说是不喜。
尽管他知道修行者为了追求至高无上的境界往往都会斩断尘缘。
而在自己叔姨的口中。
他的便宜老爹便是万中无一的修行天才,甚者都曾让人怀疑乃是某个大能的转世。
关于自己便宜老爹的事迹他听得太多太多了。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
他会变成今天这副样子都是受到了自己便宜老爹的影响。
更确切的说。
他是受到了叔姨们的影响。
念凡不蠢。
长大懂事之后。
他便隐隐已经察觉,自己的叔姨们都将自己当成了便宜老爹的影子。
起初他不想让叔姨们失望,所以在言行举止与性情方面都尽量贴近自己的便宜老爹。
直至某天。
他突然开窍了。
寵妃來襲:腹黑王爺狂傲妻
他不想再当自己便宜老爹的影子。
结果他直接离家出走外出闯荡。
虽然外出闯荡的时候他看似放飞了自我,可他却清楚自己的本性始终没变。
当叔姨们让他前往皇城寻找自己便宜老爹的时候。
除了愕然与意外。
心底深处更多是感到了解脱的希望。
他和自己便宜老爹没什么好说的。
他只是想看看。
叔姨们一直都念念不忘的便宜老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可惜。
当初信心满满的踏足皇城,本以来短时间内他便可以寻找到便宜老爹的下落。
谁知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方。
念凡没有在红袖楼久留。
因为他现在压根没有和雪榕你侬我侬缠缠绵绵的心情。
回到客栈。
回到自己的房间。
萌妻出沒,請註意! 憶流年
原本无精打采的念凡都忽然神色一沉。
因为——
在房间的桌上。
婚然心動:首席老公,抱緊我
他看到了一封信。
第一时间。
他便招来了黄大发询问。
他没有告知黄大发信的事情,只是询问自己不在客栈的这段时间,是否有其他人进入过他的房间。
结果黄大发却告诉自己。
没有。
毕竟考虑到客房里或许有涉及到念凡的隐私。
他甚至严令店里的伙计。
在未经念凡的允许下,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他的房间,
问完问题。
念凡便直接打发走了一头雾水的黄大发。
房间的桌前。
婚然天成,帝少的暖心妻 漫妖嬈
念凡目光深邃地望着桌上的信,并没有急于打开。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究竟是谁无声无息将这封信送来的?
思虑良久无果。
最终念凡还是拿起了桌上的信。
拆开之后。
信里只有一行字。
綜恐這坑爹的世界 夢廊雨
一个时间,一个地址。
有人想要见自己!
当念凡看完信上的简短内容,脑子里立刻冒出了这个念头。
是否有诈?
紧接着念凡又立刻警惕想到。
要知道他在皇城无亲无故。
知晓自己身份人无非只有寥寥数人。
偏偏这时候却有人特意邀自己一见,怎么看都充满了可疑与蹊跷!
难不成——
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吗?
念凡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仔细想想。
似乎的确有这个可能。
这些日子以来他都一直在暗中调查自己的便宜老爹,以自己便宜老爹的神通广大肯定会知道这点,但他没有与自己主动相见,或许便如同雪榕说的一样可能有某方面的顾忌。
念凡向来艺高人胆大。
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鲁莽之人。
况且猜测归猜测。
万一这是什么人给自己设下的圈套与陷阱呢?
“今夜三更,长宁街赵王府后门……”
失身棄妃
这便是信上的具体时间与地址。
其中最让念凡深思的便是对方相约自己见面的地方。
来到皇城这么久,念凡如何不知道长宁街是什么对方。
这里可是居住着整个皇城的达官贵胄。
而赵王府则是当朝三皇子的府邸。
按照玉鼎王朝的规矩。
当朝皇子成年后。
除了太子之外,其他皇子都必须迁居宫外。
基本上迁居宫外的皇子们都扎堆在了长宁街一带。
念凡疑惑的是为什么对方会选择在长宁街的赵王府会面?
莫非自己的便宜老爹是赵王府的看门人?!
去。
念凡是一定会去的。
但他不会大摇大摆地直接去。
当夜幕降临后。
念凡都早已经离开客栈出现在了一间富丽堂皇的酒楼厢房。
厢房里只有念凡一个人。
而桌上则摆放着满目琳琅的美味佳肴。
但念凡却没有动过桌上的美食,反而是一直站在窗边遥望俯瞰着远方。
目之所至。
正是赵王府的后门。
王府不愧是王府。
单凭简单的望气便能觉察到王府内的卧虎藏龙。
其中便不乏有让念凡都为之重视的气息。
毫无疑问。
这些气息都来自王府里的侍卫与客卿。
尤其是太子神秘暴毙后。
各大王府都曾纷纷加强了警备力量。
纵然是念凡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悄无声息地潜入王府之中,更别说是戒备更为森严的皇宫大内了。
直至三更的时候。
远方得赵王府依旧灯火通明。
而迟迟都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异常的念凡则离开了酒楼。
隐蔽气息。
遮蔽身形。
很快。
他便出现在了赵王府后门一带的隐秘角落。
结果——
一直到四更的时候。
他都没有看到赵王府的后门出现任何人的踪迹。
被耍了?!
念凡脑海里刚一冒出这个念头。
赵王府的后门便在他的眼中突然自己打开了。
有人来了?!
不对——
没有人的气息。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