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v3s精品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 萬載老三-第七百一十四回 整頓之策分享-6x6ei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时至东汉,朔方几已落入胡人之手,名存实亡,朝廷无心也无力夺回,遂废除朔方部,却又担不起疆域由十三部缩为十二部的失土骂名,故而将洛阳京畿一带改称为司隶部,其与交址部,或称司州与交州,加上固有的其余十一州,也即东汉十三州。
重生之叱咤風雲
汉末三国,各国纷纷增设郡县以封酬股肱,待得西晋一统,晋武帝灭吴之后,已有郡国一百七十三,晋武帝新立梁、秦、宁、平四州,仍沿用东吴所立之广州,凡十九州,司、冀、兗、豫、荆、徐、扬、青、幽、平、并、雍、凉、秦、梁、益、宁、交、广州。后又陆续拆分增加了湘州与江州,合西晋二十一州。
真正将“州”搞烂了的是东晋南北朝,也即五胡乱华十六国时期。那时皇帝和国家不要太多,大家都希望代表华夏正统,至少地盘名称上绝不能丢份,于是,几个国家可能同时都设有青州,都设有豫州…
怎奈抢地盘并不容易,故而各国只得在有限地盘内再度拆分。以东晋为最,那时东晋朝廷苟安江南,无心也无力北伐,为了安慰“永嘉南渡”的北方士民,特别流行画饼充饥,乔置北方失土的某某郡某某州。说白了,更多还是为了好大喜功,以及给从龙之臣增加岗位发福利。
待得南北朝统一为隋唐,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国家成了一个,可那么多州都已经设了,百姓也叫习惯了,利益阶层更是根深蒂固了,得ꓹ 既已叫州的地区那就继续叫州吧,数量上百又有何妨ꓹ 州刺史那就还叫刺史吧,左右大家一齐掉价,谁都没话说。
由是ꓹ 州由西晋的二十一个,历经两三百年几十个国家的轮替增设ꓹ 也就变为了唐朝的数百个,算是彻底降格为“郡”。而原本的“州”一级别ꓹ 则被“道”所取代。
至于“郡”这个字ꓹ 自唐之后便在汉家实际的行政划分中消亡。不过,“郡”这个字,却被朝鲜诸国与倭国继续沿用,不无雷同的趋势下,这个“郡”字被他们越用越烂,后来几乎等同于“县”甚至“乡”了。
新紀元1912
再说由唐至宋,有五代十国居中一倒腾ꓹ 州就更多了,基本也就等同了后世的“市”ꓹ 刺史也彻底改为了知州。就此ꓹ 州所代表的行政级别也基本定格ꓹ 实在也是有“县”这一行政级别在下面托底ꓹ “州”真的降无可降,烂无可烂了。而汉晋时“州”这一行政级别ꓹ 也即唐朝的“道”ꓹ 宋朝则成了“路”ꓹ 元朝迄今则成了“省”。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ꓹ 再经元明清三代,不少县一级的地盘也开始被称作某某州,恰似后世的所谓县级市,这只能令人感慨,人类对效仿、降格、贬低乃至搞臭高大上的事物,为啥就那么的孜孜不倦呢。譬如,博士,公子,大人,先生…
得,书归歪传,全新制度的华国自然无需考虑封国与官位之类的历史遗留问题,徒增无谓的行政消耗。或合并或转属,在钱凤牵头下,华国兼顾地形、面积与人口等因素,将既有占领区划分为幽、冀、司三州,每州七或八郡,每郡四至六县,合计二十二郡九十八县,足足缩减了四成的政区设置。
扩土千里,自需更多军兵加以守卫。如文书所述,此番华国将新设两个血旗步兵军团(不算太行的步八军团),三个苍狼骑兵军团,一个安海水兵军团,两个专为内河作战的水师军团,以及三个直属都督的地方战兵混合军团,共战兵十一万人。加上每郡长配的半工半训的辅兵近十二万,女兵万余,河北之地将新扩二十四万军兵。
婚不由己 草莓雪梨
由此,整个华国将拥有全脱产战兵约四十万,半脱产辅兵接近六十万,战辅兵合计近百万,且配备、训练与精神面貌皆胜过中原寻常军兵。不过,相比吞并河北之后,华国如今已然两千五百万的庞大人口(含四成新生儿),处于乱世,这倒也算不得穷兵黩武。
就河北三面皆敌的现状,按参军署最新部署,除了十五六万的本地战辅兵,血旗军还将在河北常驻六步五骑一海两河共十四个野战军团,合计三十万大军。由之划分北、西、南三个防区,分别交与祖逖、纪庄和宋滦三将予以都督,祖逖总领,战时可节制另二人…
三份文案已经纪泽首肯,部分甚至已在筹备执行,基本已是定稿,众人除了少许细枝末节的修改,并无大的反对意见。一番讨论之后,纪泽敲敲案几道:“河北军政框架大致如此,今日召集这场会议,除了敲定此事,主要是为下一步整治河北的系列举措予以通气。必须强调,我华国虽已全踞河北,收编旧军,但这仅是第一步,后续措施能否顺利施行,地方能否如期整顿,才是我华国彻底吞下河北之关键!”
“首先,就是收编境内所有士族宗族的数万武装私兵,消除地方最大隐患。此番一举扩军二十余万,既有官军裁派后仅够半数兵源,那些私兵多精锐之辈,正可打散填充。”眼中闪着睿智亦或说是狡黠,纪泽淡然道,“所谓温水煮青蛙,此前我等已然摧毁取代了河北原有军政体系,尤其用血旗军取代了旧有地方驻军,底层民众也已被基本安抚,更不乏惩办凶顽以血立威,想来解除私兵之举当无大碍。”
“私兵解除之后,地方大族几同没牙老虎,我等便可发动百姓,清算旧账,超没地方上的大部豪族呃绅,从而夺取半数以上的河北田地。再下一步,便是依据我华国标准,限制剩余大户拥奴人数,从而解放绝大多数奴隶,白契者直接释放,官契者则可贷款自赎,亦或用海外夷奴替换…”纪泽正说到此,府外城中,各处却是传来一阵愈加激烈的嘈杂,其中还不乏妇人的尖叫哭泣,顿时打断了他的侃侃而谈。
“呃,诸位莫要多想,我近卫负责驻守郡城,绝不会出现欺压百姓之举。此乃近卫军兵配合监察厅,在封城之余,同步收押城内考生中的一应败类,想是惊扰了些许随行女眷。”迎向众人探询的目光,刘灵立马手指吴兰道,“要想知晓清楚,那便问济生,咱们只管抓人,名单可是他给提供的。”
屠龍特種兵 烽火戲豬頭
“又非什么违法乱纪之事,奉充将军何必急于撇清干系?”翻了个白眼,被点到头上的吴兰嘿笑道,“我监察厅一早便按主公所令,在河北各地搜集民情民怨,此番被抓调查之人,以幽州既往官员为多,且都非寻常的小贪小贿,至少都是巨贪,乃至颇有人命关死在身。这样的官员,主公虽许他们前来高阳,却不愿他们脏了恩科考场。”
“呵呵,此番恩科封城,抓捕贪官污吏仅是顺手,关键是将河北各地尤其是幽州各地的头面人物一举诓禁于此,令地方旧有大族势力短期群龙无首。”皮球再被踢回来,纪泽不以为然的解释道,“此时正是猝然向地方势力痛出重拳的大好良机,我等正该抓住。”
唏!这哪里是什么恩科,分明就是个请君入瓮的圈套黑科嘛!厅中众人此前大都不知此事,不由腹诽一片。纪某人自是不管那些,接着道:“好了,接续前述议题。解决私兵、奴隶与恶绅豪族,最易引发地方动乱,即便我方突发先手并分批剥离,只怕也难免动用大军弹压,是以此事宜快不宜拖,务必在接下的一至两月内彻底完成。”
末世之浩瀚空間 遺落的石頭
“最后,我等便可放心解决剩余拥田过多者,强行整合股份制农庄,当然,对那些还算良善之族,我等无须夺人财产,只要其地有着官契合法拥有,一切皆须合理予以各类工商农股份作为经济补偿,我华国可非肆意劫掠的蛮胡。”笑得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纪某人最后问道,“河北整治大致步骤便是如此,诸位可还有什么意见?”
对于纪泽这一系列有预谋有层次的组合拳,深谙华国体制的众人并无多少抵触。唯有首次参与华国核心会议的刘琨言道:“大王与诸位同僚或是忽略了一点,那便是大族的庶出旁支与嫡出主支之间,不可混为一谈。甚至,若是加以利用,完全可以拉拢多数对付少数,对整治大族必将事半功倍。”
“哦?越石还请细言之。”纪泽笑道,对这厮的长袖善舞,他还是很有体会的。
刘琨淡淡一笑,胸有成竹道:“譬如,大王批斗豪族劣绅,想是为了借此由头罚没其地。琨却以为,那些田地多为族产名义,为嫡支把持并享受其利,庶支并无多少实际分润。我等完全可将其地转分予该族数量远为庞大的庶支族人,只要操作得当,每户无非二三百亩罢了。如是我等既达成目的,也无需承担夺人祖业之恶名,还可令宗族百姓的反弹降至最低。”
蝕愛俏殘女
纪泽心头一动,差点给自个儿一个爆栗。他着手河北整治得核心目标,乃是避免土地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尤其不得由之进一步掌控大量百姓,其实也非抢夺土地于华国名下再廉价卖给百姓。可笑自己本为极度不满嫡支的庶出子弟,竟然忘了大族嫡支与庶支间的天然矛盾而不加利用。
純良的屍體 小貪狼星
“善!越石此议甚善,行政署即刻研究实施,作为既定方案的有效补充。”含笑点头,纪泽复又正色道,“好了,某已遣出一应特使分赴各地,首先猝然解决私兵问题。诸位在会后即刻各赴各地岗位,彼此配合,稳定地方,保障开发建设秩序,并适当封锁各地要道,遏制串联,弹压随时可能出现的骚乱。乱世用重典,为了河北长治久安,但有不服王化之辈,不吝辣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