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zmns火熱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討論-第三百七十六章 你們就不能讓我看一場家庭倫理劇嗎!(第三更)看書-ezhx5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无限月读太不人道了。
一旦中了无限月读,眼睛都不能眨的。
上原奈落躲在自己制造的藤蔓里,揉着有些干涩的眼睛,因为他得到了天生轮回眼,才能在无限月读的光芒里继续演出。
幸好他的轮回眼也是紫色的。
村支書銷魂的三十年 劍之晶
现在看起来应该没有任何破绽。
整个忍界,除了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以及那些秽土忍者以外,也只有药师兜和长门这两个躲进了神威空间的人幸免于难。
宇智波斑释放完了无限月读和树界降诞,只注意到了宇智波佐助的完全体须佐能乎,他的眼神中有一些不可思议。
“无限月读的光芒能够穿透影子,任何人都应该无法躲过猜对,怎么直到现在还是没能穿透他的须佐能乎吗?”
“嗯…”
黑绝也看到了这一幕,它的嗓音沙哑着开口道:“只有轮回眼的拥有者才能抵抗无限月读的光芒…”
良久过后。
直到宇智波斑确认无限月读的光芒无法解决掉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之后,他终于决定自己来动手解决他们。
下一刻,无限月读的光芒骤然消失。
天空中又重新恢复了那一轮血月,黑夜重新降临在了大地之上,宇智波斑也因此飞身落了下来!
宇智波斑一脚踏在了地面,注视着那个高大的须佐能乎,高声道:“佐助,让我来看看,你到底隐藏着什么力量吧!”
“哼…”
空中传来了宇智波佐助的闷哼声,那个高大的紫色须佐能乎消散,露出了里面的两个人影。
正是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
两个人的状态与之前截然不同。
宇智波佐助的眼眶中一只写轮眼,另一只则是诡异地长着勾玉的轮回眼,这一幕让宇智波斑的眼角微凝,这个忍界竟然还有另一个人也开启了轮回眼!
至于旁边的漩涡鸣人的身上也散发着强大的查克拉,求道玉浮动在他的身后,显然这是掌握了六道仙术。
宇智波斑摊开了自己的手掌,轻笑着开口道:“没想到竟然是你们躲过了无限月读,我还以为会是上原奈落那家伙呢!看起来你们两个小家伙隐藏得比上原那家伙更深呢!”
“哼,那个白痴…”
宇智波佐助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猛地竖起了自己的手指,低声道:“我亲眼看着他中了无限月读,宇智波斑,还要多谢你为我解决掉那个麻烦!”
美女班的男助教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的轮回眼中闪过一道光,他的手中骤然握住了一柄忍刀,朝着宇智波斑的方向扑了上去!
“现在我就解决掉你这家伙!”
“喂,佐助,别冲动!”
漩涡鸣人匆匆想要阻止自己的队友,只可惜的是宇智波佐助根本不会听从他的劝说,挥舞着忍刀砍向了宇智波斑!
“哈哈哈…真是自信的小鬼呢!”
宇智波斑轻笑了一声之后ꓹ 他的身上骤然浮出了四个虚幻的影子,朝着宇智波佐助的方向围了上去。
“小心!”
漩涡鸣人感知到了轮墓的影子ꓹ 高声提醒了佐助之后,就和一同冲了上来!
“不用提醒,我看到了!”
宇智波佐助的轮回眼闪过一道毫光ꓹ 骤然发现了轮墓的影子,他手中的忍刀挥舞着就要解决眼前的轮墓影子!
唯独没料到的是ꓹ 宇智波斑的身影骤然和自己的轮墓影子交换,劈手夺过他的忍刀ꓹ 一脚将佐助踹飞了出去!
“我还以为你有多强呢!”
宇智波斑轻蔑地笑了笑ꓹ 甩手将那柄忍刀掷向了佐助,倘若击中的话,就能瞬间将佐助钉在地上!
让宇智波斑没料到的是,下一刻佐助的轮回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斑的身体和佐助的身体骤然交换了位置!
原本被宇智波斑投掷飞向佐助身体的忍刀,此刻骤然刺穿了自己的身体!
正是佐助的轮回眼能力,天手力!
“哦ꓹ 时空间术式吗?”
宇智波斑的脸上惊讶了一秒之后,慢慢地拔出了自己身体上的忍刀ꓹ 他的伤势飞快地恢复了。
一世盛寵:佳偶添成
宇智波斑转过头去ꓹ 看着捂着胸口的佐助ꓹ 平静地摊开了自己的手掌:“看起来你的轮回眼也有着相当高的收藏价值…”
“仙法·熔遁·螺旋手里剑!”
下一刻ꓹ 一声厉喝响起,一枚熔遁查克拉组成的螺旋手里剑朝着宇智波斑飞了过来!
宇智波斑几乎来不及躲避就被这一招正面击中!
这枚火红色的螺旋手里剑命中他的刹那就立刻引爆开来ꓹ 仙术热浪袭击而来ꓹ 灼烧着斑的身体!
“只有这种程度吗?”
宇智波斑伸出手掌擦拭着自己嘴角的伤痕。
哪怕一时之间大意被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占据了优势ꓹ 宇智波斑也丝毫没有在意,甚至还有点儿小开心。
说实话ꓹ 真的有点儿小开心。
毕竟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强大还在可以理解的范畴之内,不像上原奈落那家伙完全不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
下一刻,宇智波斑再度冲了上去!
伊斯坦布爾之
宇智波斑的手中握着一根阴阳遁黑棒,悍然和两个人战成了一团,再加上轮墓的影子,体术上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漩涡鸣人的手中骤然浮出了一枚古怪的螺旋丸!
帶著媽咪闖豪門 天喃地唄
“仙法…”
最後一個鬼師 糧食
“仙法·岚遁光牙!”
正当漩涡鸣人的手中螺旋丸刚刚成型的时候,一团激光骤然出宇智波斑的口中射出,逼得漩涡鸣人只能匆忙躲避,随意地将那枚螺旋丸丢了出去!
“白痴,别随意浪费查克拉!”
宇智波佐助沉声骂了一句之后,他自己的手掌也骤然出现了一团黑白色的雷电!
“千鸟!”
这是六道之力加持下的千鸟!
宇智波佐助趁着宇智波斑释放仙术的机会,他的身影骤然和宇智波斑手中的黑棒交换了位置,下一刻,无数黑白色类雷电落在了宇智波斑的身上!
宇智波佐助冷哼了一声,注视着在千鸟之下面色痛苦的宇智波斑:“哼,六道之力,我也有的。”
“有趣…”
宇智波斑的身体骤然消失!
宇智波佐助死死地盯着千鸟攻击的位置,眼神中的轮回眼闪过了一道光芒:“嗯?用自己的影子替身了么?不对,斑这家伙有四个轮墓的影子!”
“鸣人,小心!”
佐助猛地扭过头去,看向了漩涡鸣人的方向!
人鬼殊途,請君遠離
然而这句提醒才刚刚发出去,他就看到了漩涡鸣人的身影被轮墓影子打飞了出去!
“还有心情担心别人么?”
宇智波斑轻蔑的笑声出现在了佐助的身边。
下一刻,佐助被宇智波斑一脚踢中了脖颈,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摔飞了出去!
宇智波斑注视着狼狈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忍不住高声狂笑道:“哈哈哈哈…枉费我还以为你们两个隐藏着自己的力量,或许会比上原更强呢!”
宇智波斑并不清楚这两个人遇到了卖挂老头儿的事,他只是以为这个忍界天才忍者的思维,人均上原奈落。
宇智波斑俯视着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慢慢爬起身来,嘴角勾了勾,轻蔑地开口道:“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
宇智波斑看着他们两个人,冷热嘲讽道:“你们两个学着上原隐藏着自己的力量,就以为自己是上原奈落那样强大的家伙么?”
“……”
整个战场上传荡着宇智波斑高傲的声音。
某个藤蔓的树洞里,上原奈落躲在里面,耳朵里听着宇智波斑对他的赞赏,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宇智波斑这家伙是虐菜上瘾了么?
孤單再見
黑绝为什么还不上场呢?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黑绝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斑大人,或许我知道他们的力量来源了…难道斑大人不觉得宇智波佐助的查克拉有些熟悉么?”
“的确。”
宇智波斑慢慢地点了点头,注视着宇智波佐助,平静地开口道:“这个小家伙的确和我存在着某种联系…”
“那就对了。”
下一刻,黑绝的手掌骤然穿透了宇智波斑的心脏,它的声音阴笑着开口道:“或许是因为因陀罗上一世转生在了你的身上,因为太过疼爱自己的弟弟宇智波泉奈,所以这一次不但成为了宇智波兄弟之中的弟弟,并且模样还和宇智波泉奈一模一样…”
这一点还真是挺符合真相的。
或许真的是因陀罗的查克拉受到了宇智波斑的感情影响,再进行下一次转世的时候,长成了宇智波泉奈的模样,并且也成为了一个有哥哥的弟弟。
“黑绝…”
宇智波斑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他的眼睛转了转,拼命想要反抗却根本无法动弹。
宇智波斑感受着自己胸口的痛楚,出声质问道:“黑绝,为什么要背叛我?”
“因为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威胁了呢!”
黑绝的笑声有些如释重负一般,沙哑着声音继续道:“上原奈落为了一个可笑的女人,自己选择进入了无限月读;眼前的这两个家伙只不过因陀罗和阿修罗那两个小东西的查克拉转生之人…”
黑绝说到这里的时候,它的笑声中渐渐多了一些轻松,平静地开口道:“斑,所以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想要让这个世界陷入幻境,难道你就觉得自己在现实之中吗?”
黑绝的笑声渐渐多了一些自傲:“斑,你也在幻境之中啊!你和上原奈落那个家伙其实欺骗了忍界很多人…可是我只欺骗了你们两个,这就足够了!”
“你是我创造出来的意志…”
宇智波斑咬了咬牙,沉声道:“黑绝,我是你的主人!”
“你错了啊,斑!”
黑绝平静地摇了摇头,它的声音陡然高了起来:“我从来都不是你的意志,我所代表真正的意志,一直都是辉夜!”
黑绝的身体也渐渐化为一团液体,笼罩住了宇智波斑的身体!
神树上也开始抽取那些悬挂在枝干的人查克拉!
大地在瞬间裂开!
被神树聚集起来的一团团宛如实质般的查克拉高高飞起,在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惊愕的目光中,被输送到了宇智波斑的体内!
重生之腹黑神探
下一刻
宇智波斑的身体渐渐膨胀了起来!
九龍盤
正当宇智波斑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痛苦,渐渐目露绝望的时候,他的轮回眼却陡然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木乃伊藤蔓!
因为那个藤蔓并没有往神树里输送查克拉!
宇智波斑看着那个奇怪的藤蔓似乎还晃动了一下,里面似乎有人还在动弹,那个木乃伊是什么鬼!
明明现在是生死危机的时刻,宇智波斑却鬼使神差地开口道:“上原,欺骗我的事,你也有份吗?”
“……”
在场的每个人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色都不由自主地变了变,他们顺着宇智波斑的目光看向了战场上某个神树枝干上的藤蔓。
因为那个藤蔓太特殊了!
其他神树的枝干都在输送查克拉的时候,那根藤蔓却丝毫没有动静,甚至藤蔓下面的木乃伊还在晃晃悠悠着…
里面肯定是有人活着吧。
漩涡鸣人的目光也变了变,他注意到了远处秽土转生得四位火影还呆呆地站在原地,忽然开口道:“等等,如果上原中了无限月读的话,爸爸和火影们不会失去控制吗?”
“……”
所有人的神色都不由自主地变了变。
如果上原奈落中了无限月读的话,至少这几位被他控制的火影们应该会失控才对,而不是还在呆呆地站在原地。
上原奈落的声音幽幽地传了出来,他只能无奈地扯开了藤蔓,从上方腾空而下,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的家事,让我参与进来干吗?我就想好好看一场家庭伦理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