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5i0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守護者的怨念看書-w3thk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冯君在落地的第一时间里,就发现了那个车队,这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他直接将圆球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因为收取得比较顺利,可以确定里面没有活物。
至于地面上掉落的那些碎屑,那就没有办法了,祭出罗帕的是颐玦,她将罗帕稍微禁锢了一下,交给了他——以他的修为,根本没可能驱动罗帕。
等到了地球位面,罗帕上的灵气也都消散了,如果不是他第一时间收起了圆球,等那圆球外壳解冻散做一地,那才叫真的热闹。
跌落的碎屑很有限,冯君又感知到那个车队里有枪,于是他直接闪身回了洛华。
反正他可以确定,带来的活物都死了,那么,留下点碎屑也不影响大局。
回到洛华之后,他感受一下五环里的能量点,这一次……差不多消耗了四千灵左右。
这比他坑一名元婴真仙还消耗灵气,不过大致还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
能量点的问题解决之后,他就要解决别的问题了,于是他再次联系守护者,“前辈……”
“我就没有见过比你更能折腾的,”不等他表明自己的意思,守护者的神念就降临了,“一下坑死那么多其他位面的生物,你是想降低位面防护之力吗?”
大佬这种明确表明不满的态度,冯君还是第一次碰见,他怔了一怔之后发问,“我没有这个意思,压根儿想都没有想……位面防护之力,不会这么脆弱吧?”
“当然没那么脆弱,”守护者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过接下来的话,表明它还是有点怨念的,“可是哪一天你坑上三五百个分神期,位面也可能就不那么牢固了。”
“三五百个……分神期?”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您还真看得起我。”
“不会出现吗?”守护者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调侃,“以你搞事的能力,再加上你的修炼速度ꓹ 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很久吧?”
當愛已成傷 家藝
“不会这样ꓹ ”冯君摇摇头,正色回答,“我觉得距离我还很遥远ꓹ 而且……我有帮手。”
“我知道你有帮手,那一张八面天罗ꓹ 档次低了一点,却也是有根脚的ꓹ ”守护者明显地一直在关注他ꓹ 甚至叫出了乳白色罗帕的名称。
重生之我就是魔
不过它依旧表示出了不满,“我必须提醒你,位面之力也有承载上限,不可习惯成自然。”
鐵血大秦 風華爵士
“我知道的,”冯君点点头,“我只是觉得,这点小蝼蚁ꓹ 应该还难不住位面之力。”
守护者闻言,不以为然地哼一声ꓹ 倒也没有说话ꓹ 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冯君也不想让它说出什么难听的ꓹ 马上又表示ꓹ “主要是我掳这么多虫族来,也是想让前辈帮忙分析一下它们的血统ꓹ 看看哪几种虫族跟地球有瓜葛。”
守护者还真的是第一个发现冯君回归地球的ꓹ 它的感知能力不是一般的强ꓹ 甚至可以探查到地球另一端,称为地球界第一人也是名至实归。
身不由己:賢妻難當 九月的桃子
听到冯君是为了调查虫族因果ꓹ 守护者将他摄到了小院里,明显是很感兴趣的样子,“那你把那些虫子拿出,我来看一看。”
冯君放出了那个大圆球,守护者栖身的这一片空间很有趣,看着不算大,但是直径一公里的大圆球放在里面,也不觉得它有如何大。
圆球还是冰冻着的,但是落地的时候,在地球上砸了一下,多少出现一些裂纹——说到底还是自身太重了。
守护者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冰冻的圆球开始崩塌,哗啦啦掉下来一大片虫子。
但是这些虫子……依旧占不了多大的地方。
守护者神念一扫,心里就有数了,“大多是寒冰系的……普通系的很少。”
这是大实话,第八矿产星在星系中,距离恒星相当远了,虫族虽然耐受力很强,但是很多虫子是真的不耐冻。
曖昧青春
像飞天蜈蚣这种,在大圆球里总共只有十来只,而且都躲在兵营内部——因为它们怕冷。
巨型蜻蜓……那就只有一只金丹期的,出尘期的一只都没有,因为它们也怕冷。
正经是类似于蜾蠃的细腰蜂,在兵营里有两三百只——它们也怕冷,但是它们的虫卵不怕冷,如果能成功地将虫卵注入人体内,这一趟来得就值了。
冯君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能力做出归纳总结,所以只能苦恼地回答,“就是那样的环境,大不了我回头再捉一些别的。”
“你可省省吧,”守护者的反应很快,“别找借口,这些也就够用了,你再捉点出窍期来的话,位面受到的影响,可不止现在这点了。”
冯君闻言眉头一扬,“够用了吗?”
“够用了,”守护者肯定地回答,“其实那只螳螂就足够我解惑了,现在这些只是验证。”
“那就说下一件事吧,”冯君本来还觉得,事情有点难以启齿,但是对方都已经把他摄到小院了,这个事儿就能说道说道了,“我费尽辛苦,摄来这么多虫族的样品……不容易。”
他顿了一顿,发现对方无意接话,只能继续表示,“我是冒着再次结下因果的风险……前辈你也知道,对面可是香火成神道,业力有了变化,他们追查因果不难。”
他并没有说战场杀戮的业力不是很重,一来这只是颐玦的说法,二来嘛……也是想看一看守护者的成色——你懂不懂这些?
他在守护者身上,从来都没有感受到什么恶意,不存在信任问题,但是守护者有时候口气太大了,他忍不住要问一声。
但是守护者活了不知道有多久,当初不知道受了多少质疑,这种场面真的是小儿科了。
它并不能确认,冯君到底是不是在试探,反正它也被试探得很多了,而且它并不认为,面前这是多大的事情。
守护者稍微感知一下冯君的状态,心里就有了评判,所以它很干脆地表示,“你身上有一些业力,但不是很重……要我帮你消除吗?”
“我也知道我有业力,”冯君听到这话,多少有点郁闷,“我只是想救那边的人族,可能你不太清楚,那边的虫族真的太多了,前辈你能明白吗?”
“明白,”守护者回答得很干脆,“物伤其类嘛,在我们那个年代……这点小事算什么?”
“我打算再救一些人,”冯君毫不犹豫地表示,“我的业力积累得多了,因果重不重?”
守护者虽然表示得有点贪财,但是此刻,却毫不犹豫地冷笑一声,“外界的业力,敢干扰我本方位面的因果?呵呵……好好活着不行吗?”
冯君听到这话,忍不住暗暗赞一声:大佬不愧是大佬,果然够霸气!
原本他还想让大佬帮着看看,自家的业力是不是要消除一下,但是现在……省了吧。
他真想开口的话,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想一想,攒了点人情,也不能这么浪费吧?
他觉得是真的浪费,虫族世界的战争,肯定少不了业力和因果,可是在那边积攒一点因果的话——壬屠真尊应该搞得定吧?
于是他一抬手,将那些虫族摄回了储物袋,“既然如此,前辈还有什么要叮嘱的?”
守护者沉默一阵,方始回答,“你若是一心救那些异世界人族,再弄出动静的话,最好进海洋里,那样更不容易暴露。”
看得出来,它嘴上不满冯君滥用位面之力,但是心里并不特别排斥他的行为,反而还给出了建议,也算得上体贴了。
冯君想一想,抬手一拱,“多谢前辈提示,我觉得水面下也不保险,带进太空好了。”
下一刻,他就来到了战舟曾经抵达的太空位置,然后又是一阵连续的瞬闪,整个人向着远离地球得方向狂飙,总算是到了金丹修为,可以无须防护就在太空移动了。
瞬闪了两天,奔出去了差不多二十万里,他觉得体内灵气快吃不消了,才再次回到洛华。
他在洛华休整了差不多十天,才将灵气补充完好,而林美女已经在山门外求见了多次。
不过冯君并没有直接去见她,听说她想知道塔克拉玛干发生了什么,他吩咐梁思玉转告对方——“别人都猜到是渡劫了,你们猜不到吗?”
他不相信对方猜不到这一点,眼下一直打问,无非是想知道一些细节,但是抱歉,这个细节还真不是你们合适打听的。
接下来,他去昆浩的临海坊市杀了杀时间——也就一小时左右,然后又来到了虫族世界。
他杀时间原本是为了减轻颐玦的疑心,哪曾想这一次她见到他,居然问了一句,“这次怎么这么慢,是补充了挪移需要的灵气吗?”
嬌憨寶妹俏公子
“我的情况……有点复杂,”冯君随口回答,然后将罗帕和储物袋交给了颐玦,“幸不辱命,完美地处理了。”
颐玦接过来两样物品,先收起罗帕,又将储物袋里的虫尸倒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然后将储物袋交还给冯君,“喏,点一点,给你留了一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