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1vy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化龍 鷹狐-第760章 可以開始了相伴-ef5qz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郭图的脸直接涨红,李易的话语乍一听还算客气,其实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这趟出使,袁绍最初的目的只是让郭图试探李易的态度,虽然对于让李易临阵收手不怎么报希望,但起码多拖延一日算一日,李易人多,驻军的成本自然也要高出许多。
然后,有机会的话再探探李易虚实,是否真的如外传传言的那般厉害。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不过,在得知天子下旨,将他袁家给贬为了近几十年来,大汉最大的野心家与阴谋家之后,袁绍再也无法淡定,当场就掀了桌子,一边大骂李易不当人子,一边怒吼着给郭图下令,叫郭图去质问李易,问问李易为何要如此污蔑他,让李易对此事给一个说法。
这可就苦了郭图,这种事情本就不好谈,而李易一见面又是如此态度,让郭图根本不敢开口。
绷着脸憋了好半晌,郭图这才缓缓深吸口气,艰难的道:“大将军仁义,天下人皆知,我主也是钦佩,至今想起当初与大将军初次相识情景,每每都是怀念不已。”
李易笑而不语,真给袁绍一次从来的机会,就不是十八路诸侯讨董了。
郭图继续道:“后来大将军讨灭中原不臣宵小,我主更是将此事挂在嘴边,时时称颂,直言有大将军在,大汉中兴有望,可是,如今正是再度振兴大汉的大好时机,大将军却为何忽然剑指河北,这是何道理ꓹ 图实在不解。”
这番话,郭图本应该以一种义正辞严的态度来讲ꓹ 可他心中畏惧,虽然言语内容上并无不当,但从语气上听起来ꓹ 怎么都难逃一种憋屈的味道,不但不能给人压力ꓹ 反而还有些好笑。
李易招呼侍者为郭图奉上酒水,很随意的说道:“此事非我所愿ꓹ 天子旨意命我出兵河北ꓹ 我极为大将军,岂能公然抗命?”
“咳咳咳……”
步骘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他留在李易身边的时间还短,显然还不太适应李易的这种厚脸皮表现,一句话就让他被酒水呛到了。
突来的尴尬,李易一方许多人都是抿嘴暗笑,可郭图的脸却是红的发黑。
什么天子圣旨ꓹ 都是扯淡!
这种事情普通老百姓不知道,可李易还不知道么!
郭图心里有一股冲动ꓹ 很想直接戳破李易脸上的虚伪ꓹ 看看李易那虚伪的忠义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面目ꓹ 可他冲动再冲动ꓹ 最终还是选择了偃旗息鼓。
不仅仅是因为郭图怕死,更因为即便袁绍ꓹ 现在也承受不住李易愤怒的后果。
握着拳头ꓹ 紧紧的咬着牙ꓹ 郭图知道,李易能这么不要脸的搬出圣旨ꓹ 固然说明其厚颜无耻,但也证明了李易对于这件事的鉴定态度,寻常言语恐怕根本不能让其动摇。
索性,郭图直接问道:“敢问大将军,如何才可以暂熄刀兵,避免黄河两岸生灵涂炭?”
似是感觉语言太过苍白,郭图又补充:“就算大将军不在乎昔日与我主情谊,但还请大将军看在南北数百万百姓的份上,考虑一二!”
郭图的声音听上去颇为真挚,李易却是不为所动,呵呵一笑,点头道:“好说,好说,只要袁将军愿意让士兵放下刀剑,我自然不会妄造杀戮,不仅如此,我还会上书天子,请天子册封袁将军为晋公,如此,袁家将继续世代忠义,河北百姓也能免于一场战祸之苦,如何,这算不算两全其美?”
超級U盤
郭图心中悲凉,虽然早就感觉到李易会拒绝,但这种拒绝也太欺负人了,什么晋公,其实不就是把袁绍当做猪羊圈养起来么?
摸着面前的酒盏,郭图都有一种抓起来砸李易脸上的冲动,他真的想问问,难道李易不记得,当初他还是一穷二白的时候,袁绍也不曾对李易轻视,但李易一朝得志,却是如此咄咄逼人,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袁绍留下。
只是,无论郭图怎样怒目,李易的表情却从未变过,一直都是那种很假的微笑,和李易的君子,忠义一样,都是假的
沉默了好一会,郭图说道:“大将军所言,干系重大,图也不敢妄下定论,大将军可否宽限一些时日,待图回禀我主,然后再做回复?”
李易非常大方,应道:“自然可以,不过,这时日也当有个限度,我也不能一直等下去不是,你说个时间吧。”
郭图犹豫了一下,试探道:“半月……”
刚一开口,郭图的话语就被李易打断,只见李易指着黄河,问道:“袁将军已经在对岸了吧?”
郭图一怔,很快就答道:“我主昨日刚刚到达。”
对此郭图倒是没有隐瞒的必要,双方都在对面放了不少的探子,对面主帅在哪,稍稍打听就能知道。
萬象神眼
李易眯了眯眼睛,笑呵呵道:“这黄河虽然宽阔,但来回一趟,半日足以,可公则却说半月……呵呵,莫非是打算游回去?”
这话有些呛人,郭图嘴唇颤了颤,干笑道:“大将军说笑了,这等大事,商讨自然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網遊之武器大師
郭图知道自己之前提出的时间太多,让李易不高兴了,很快又补充道:“其实,此事若是抓紧一些,十日倒也足够了。”
李易问道:“十日之后,袁将军若是不答应,是否就是说,准备好与我决一死战?”
閻王妻 贊美死亡
砌下落梅如雪亂
“这,这话从何说起,我主行事素来都是以和为贵,岂会轻易言战,更何况,我主与大将军还是旧识!”
變幻傳奇 奔騰赤兔
萬裏追妻:宮主請上榻
郭图想要极力淡化开战这件事,但李易却是不会让他如愿,又道:“既然如此,那就以十日为期,十日之后,我还在这里等公则回复,若是袁将军不接受朝廷好意,那李某人只能亲自过黄河与袁将军面谈了。”
见李易如此咄咄逼人,郭图的表情都忍不住有些扭曲,咬牙说道:“这黄河凶险非比寻常,大将军若是轻易言战,不知将有多少大汉儿郎葬身河底,成为鱼鳖腹中之物,这岂不与大将军一贯主张违背?”
“呵呵……”
李易以一种关爱智障的目光看着郭图,说道:“公则所言不差,但是,那时是因为我兵少力弱,自然每一步都要精打细算,可现在呢,我麾下雄兵百万,你说说,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郭图的表情直接就僵硬了,不仅仅是因为李易的强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更可悲的是,他自己都觉得李易说的有道理,毕竟这么强大了,死几个人算什么?
然而,李易的打击可不会这么简单,只见李易话锋一转,继续道:“还有,黄河的确凶险,可是,你应知道,李傕与马腾此时已经过了黄河,所以,只要我愿意多花上一些时间,这黄河又算的了什么呢?”
此言一出,郭图的脸色彻底变了。
金道 別山遊塵
按照袁绍一方的对形势的判断,李易进攻的主力是李易本人所在的东阿,也就是黄忠这一支兵马,其次是徐晃,下一个是并州,最后是青州。
目前并州方向的威胁暂时不大,除非李易绕路过去,只是那样耗费粮草实在太多,最多算是一道中策,智者不取。
可是,如果李易真的将重点放到并州,让双方的主力在并州硬碰硬,那么,这一战很了能就会发展成为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苦战。
看上去是李易吃亏了,可问题是袁绍现在没有李易的体量大,李易最多只是伤及皮肉,可袁绍一个不慎就是伤筋动骨了。
一时间,郭图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按照李易说的,他真的看不到一丁点的胜算!
见郭图似乎有点崩溃,李易摇了摇头,他之所以会见郭图,又说了这些话,可不是无聊找郭图展现自己优越感,更不是想打击人,而是希望通过郭图来对袁绍实现某些误导,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咳咳。”
轻咳了一声,李易起身往前走去,郭图见状,下意识的就想离席后退,但理智让他忍住了。
李易来到了郭图的身边,亲热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感慨的说道:“有些事情,我与袁将军彼此都是心知肚明,先生应当是明白的,所以,有些事情只能如此,不过……”
顿了顿,李易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郭图,低声道:“不过先生不同,只要先生点头,即日起便是大将军府的别部司马,等过了黄河,立刻升任平原郡守,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见李易招揽自己,郭图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这一次,终于起身离开座位,往后推开了一大步。
现在的袁绍已经是四面皆敌,内部人心浮动,就郭图了解,暗中琢磨着准备后路的人绝对不少,只是李易在河北的活动较少,中间又隔着黄河,那些人找不到路子,不然绝对会有人改换门庭。
在这种情况下,郭图作为熟人,面对李易当面递来的橄榄枝,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短暂的挣扎之后,郭图还是咬着嘴唇,没有把手伸出去。
“大将军好意,图感激不尽,只是自古忠臣不事二主,还请大将军见谅。”
见郭图拒绝的如此干脆,李易脸上明显多了一抹诧异,因为郭图这家伙从来都跟节操二字沾不上关系。
召喚之絕世帝王
郭图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大将军所言之事,紧要非常,图不敢耽误,这便回去禀报我主,还请大将军准许。”
李易深深的看了郭图一眼,似乎是想看穿郭图的想法,过了好一会,这才笑道:“自是可以,不过,先生过河而来,不妨用些水酒,稍作歇息再行上路?”
“多谢大将军好意,只是我主还在等待回复,图实在无心酒宴。”
李易知道,郭图是去意已定,心中稍稍有些感慨,笑了一声,说道:“也罢,仲翔,你代我送一送郭先生。”
“多谢……”
郭图又向李易行了一礼,当即匆匆离去,李易看着郭图的背影,先是摇了摇头,感慨人性的复杂,但不多时,李易的表情就被严肃所取代。
荀攸看了李易一眼,若有所思,刚刚李易与郭图的对话,他是明白一些门道的。
不过,后来的黄忠就比较疑惑了,上前问道:“主公是诚心招揽那郭图?”
李易往码头方向看了眼,路上已经不见了郭图的踪迹,说道:“自然不是,郭图虽然对袁绍算是忠心,可其才学人品,尤其人品,都上不得台面,我有那一问,也不过是想给冀州官员树一个榜样罢了,不想郭图居然拒绝了。”
黄忠呵呵笑道:“郭图不识抬举,将来怕是有的后悔了。”
“将来……不用太远,让郭图后悔,十天足矣!”
李易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听得黄忠一愣,但马上又是眼前一亮,问道:“青州要动手了?”
李易没有回答,转身看向荀攸,荀攸神色一凛,躬身道:“请主公吩咐!”
“即刻传讯陈登魏延,告诉他们,袁绍重心将会稍稍转向西北,之后十天是个机会,如果没有意外,之前的谋划可以开始了。”
李易的语气并不激昂,可众人却是无不振奋,齐齐起身。
带着几十万大军却不动手,很多人心里都急了,恨不得早一日杀过去,只是李易为了求稳,这才一天天的往后拖延,而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请主公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荀攸也有些激动,抱拳便要下去传令,但李易又叫住了他,叮嘱道:“时间定下之后,让陈登尽快回传于我,届时我将会奔赴青州,从冀州腹地制造压力,逼迫袁绍放弃黄河防线,然后,尔等从容渡河,分兵夺取城池,如此,冀州定矣!”
……
青州,高唐。
无论是从冀州南下,还是从青州北上攻打平原,高唐都是首当其冲。
之前袁谭攻打青州,走的便是高唐,于是,在青州落入李易手中之后,高唐理所应当得也成为了青州军事部署的最前沿。
可是,这样一个本该是军事要冲的地方,现在却很难被袁谭和淳于琼正眼相看,哪怕李易已经开始对袁绍磨刀霍霍也是如此。
不怪他们大意,因为现在的高唐,真的是一点威胁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