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ffe火熱小說 我有一羣地球玩家 txt-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有光纔有影的嘛!-vpkw1

我有一羣地球玩家
小說推薦我有一羣地球玩家
“好可怕呀这些人……”
玛雅望了望天空,看着那数十把被一刀斩成两截的苍炎巨剑,她很是不演示的吸了口气,撇嘴道:“这群家伙里,到底藏了多少厉害角色?”
“我其实也想这么问……”
藍顏也禍水 茗末
三國戀愛季 羅斯安東尼
影魔域中,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传来,不过声音的方向很缥缈,像是来自一个地方,又像来自四面八方,让人捉摸不透痕迹。
“你们这群人里,到底隐藏了多少厉害角色?”
“原来我也被列为厉害角色之一了?”玛雅笑了笑,微微施礼道:“那还真是荣幸呢……”
玛雅施礼的动作是他们一族的贵族礼,很复杂,也很美观,但从战斗的角度来看,充满了破绽。
天價域名 莫三給給
宮鬥之替嫁孽妃 零無限
可即便是这么充满破绽的身影,依旧没有引来想象中的袭击,整片影魔域比想象重要安静,也要通明…..
玛雅缓缓抬头,眯眼笑道:“还真没想到,所谓的影魔域居然这么亮堂?”
说起来这地方如果不是周围充满了阴影之力,很难让人想到这是所谓的影魔域,地形平坦、光线充沛,一眼望过去整个领域的场景都一览无余,实难想象对方会用这种地形布置影魔域。
只是刚这么一想,原本亮堂的空间出现一道墨线般细小的尖刺,来得很突然,角度也很刁钻,在玛雅晃神那么一瞬间,便突然出现了,直朝她咽喉处而来!
玛雅神色微微一紧,惊讶却不慌张,身形很流畅的向后急退,从发现袭击到脚步发力在到身形如雪花般飘然后撤,整个动作流畅至极,给人一种惊人的美感。
但就在玛雅飘然后退一瞬间,背后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突然出现密密麻麻墨线,以几乎将后面空间填满的密度,突然朝着玛雅袭来!
枕上寵婚
半空中,无法落地转向的玛雅一点不急ꓹ 身形一转,脚步在没有任何物质的空间轻微一踏ꓹ 就像踩到扎实的土地上一样,迅速身体似乎又得到了力量,非常精妙的一个转向ꓹ 躲过了身后密密麻麻的尖刺。
但袭击并没有因此结束,毫无征兆的ꓹ 天空、地面、八方,所有能看到的位置ꓹ 都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尖刺ꓹ 封锁了她所有的路线!
玛雅笑了笑,身形快速扭转,无比轻盈的在这密密麻麻的黑刺中穿梭,宛若一朵白色的雪花,翩然而舞,看似缓慢,却又让人感觉怎么也抓不住!
就这样ꓹ 一朵雪花在无数黑刺的追击下不断蔓延,让原本敞亮的空间迅速被染黑ꓹ 就像一张白纸在快速被墨水侵染一般。
而那唯一雪白的身影ꓹ 依旧轻盈ꓹ 在无数的黑影中穿梭ꓹ 无论规模如何的大,似乎都抓不住她!
根源之書 曾未遇見
但随着黑色越来越多ꓹ 玛雅能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少ꓹ 似乎也越来越费力ꓹ 但玛雅脸色丝毫不见慌张,依旧一脸平淡的朝着光亮的地方躲闪ꓹ 几十个呼吸的功夫,刚才还明媚的空间,现在变得漆黑一片。
这样下去迟早会躲无可躲。
我的兒子是只公
那一刻很快就来了,当玛雅比较费力的跳到最后一点光亮区的时候,面对漫天黑影,她脸色依旧没有太大变化,反而站直了身体,等待着什么…..
然而让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这最后一点光亮仿若一道坚实的屏障,那吞噬空间光明的黑影到了最后却迟迟没有染黑这最后一点地方…..
“不躲了?”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在无边的黑暗中,这虚幻的声音反而显得更加贴实了…..
玛雅微微一笑:“为什么要躲?你又碰不到这里…..”
这话一出,黑暗中那声音顿时陷入了沉默,过了好半晌,才幽幽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因为你第一下太吓人了……”玛雅笑道:“给我感觉那一下我被碰到了立刻就会死一样,但诡异的是,随着光亮越来越少,黑影越来越多,那分散的黑影给我的危险感觉反而越来越小了。”
“开始觉得不太合理,明明阴影越来越多,怎么会危险感觉越来越小呢?后面才反应过来,是呀,那是影子呀,这个世界上,有光才有影嘛……”
“原来如此…..”阴影迅速退去,整片空间再次变得像之前那样明媚,一道立起影子出现在百米之外,正是影魔奈法尔…..
奈法尔定定的望着玛雅,最终叹道:“联邦大家族的后代,都是你这般厉害吗?”
“我应该算佼佼者!”玛雅很不谦虚的笑道。
这话倒不是谦虚,自己家族已经是出了名的刺客家族,即便名声上不如圣堂家族,但在刺客领域里也算赫赫有名,而家族里,能比得上自己的,也就家族的现任少族长娜塔莎了….
“这样呀…..”奈法尔点了点头,阴影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玛雅表面笑吟吟的,心中却非常警惕,这个距离是刺客绝杀的距离,但她却不敢轻举妄动,如同刚才自己猜测那样,光越强,阴影之力就会越集中,像现在整个领域都是光亮的情况下,对方一出手反而是最恐怖的。
因为现在所有阴影之力,都在对方身上…..
“我很好奇…….”玛雅率先开口道:“你为什么会选择和它合作?”
奈法尔微微抬头,矮小的影子看着玛雅高挑的身体低沉道:“我为什么就不能和它合作?”
“因为我觉得没那必要呀…..”玛雅笑道:“你的那些同伴投靠它,是因为他们已经没了选择,迫不得已,你完全没这个必要得…..”
奈法尔:“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就没必要?”
玛雅顿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也是,算我问唐突了…..”
“没什么要问的了吧?”奈法尔望着她,很认真的问道。
玛雅脸色笑容收起,眼中露出一丝凝重,微微摇了摇头,手上银月般的光辉一闪,一把银色的飞轮出现在手上,与此同时,无数飞轮则悬浮在四周。
折镜!!
奈法尔歪了歪头,声音嘶哑道:“如果你的底牌只是这个的话,那么你今天恐怕是走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