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l34精华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女婿來了-to24k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一夜那什么,就不多说了,当然,主要是不敢多说,真要说我可以整五百万字你敢信吗?
早上方寒睁开眼,差不多是七点左右,虽然今天方寒没有打算上班的想法,却已经习惯早起,要不是昨晚上折腾的有点晚,他可能醒来的还要早一些。
边上龙雅馨还在睡着,可能昨晚真的是累坏了,方医生毕竟是习武之人,战斗力还是相当强悍的。
方寒也没起身,侧着身子,正好非常清楚的看到龙雅馨的面庞。
很多人都说,早上刚睡醒的女人是一天之中最丑的,方寒之前没见过,可看着面前的龙雅馨,他觉得这个说法有些扯淡了,哪儿丑了?
白皙的肌肤,满满的胶原蛋白,犹如婴儿般吹弹可破,红润的嘴唇,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再加上还没睡醒,有着淡淡的慵懒,不施粉黛,纯天然的美,就像是大自然最杰出的杰作…….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丑。
方寒觉得有如此想法的人,其实只是找个借口,拐弯抹角的骂女人丑而,丑就丑,是不分时候的,早上丑的人中午也绝对漂亮不到哪儿去。
造物主其实是相当神奇的存在,一个漂亮的人亦或者帅气的人,哪怕他不刻意的去打扮,却依旧难掩光华,长的丑的话,哪怕是再如何的收拾,其实也总能让人察觉到不自在。
或许是察觉到了边上有人看着自己,龙雅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帅气到让人无法呼吸的面庞。
“唔!”
龙雅馨下意识的伸了一个懒腰,薄薄的被子轻轻滑落,露出圆润白皙的肩头,更是平添了几分诱惑。
……
“小方来了?”
纪香云原本正在客厅看电视,听到门口传来响声,也没在意,她听着是有人开门的声音,能用钥匙开门,要么是龙卫国,要么是龙雅馨,不会有什么外人。
等到门打开,纪香云下意识向门口看了一眼,就满脸惊喜急忙起身招呼。
“纪阿姨。”
方寒手中提着礼物,笑着招呼。
“来就来了,还带东西干什么?”
纪香云急忙上前接住,同时对龙雅馨抱怨:“怎么让小方拿东西?”
龙雅馨一愣,不让方寒拿,难道让她拿吗?
自己一个女孩子拿着东西,方寒空着手?
再说了,自己还没嫁人呢,自己拿着这算是自己买的还是方寒来带的礼物?
“小方,快坐!”
纪香云把东西放在边上,笑着招呼:“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听馨馨说你这一阵去外地了?”
“嗯,去了趟丰州。”方寒点着头,在沙发上坐下。
纪香云给方寒泡了杯茶,有些惊讶的问:“你们医生也出差吗?”
她不太懂这些,心想着,医生不应该就在自家医院吗,怎么还动不动外出,去年的时候方寒好像就去燕京了,她记得那次是学习还是怎么回事。
“偶尔也会出去交流一下的。”方寒笑着解释。
“这样子啊。”
纪香云笑着道:“年轻人,还是要多学点东西,多学习好。”
“嗯!”方寒点着头。
“那你和馨馨先坐着,我出去买菜,今天中午就在家里吃。”
纪香云笑吟吟的,显得非常开心,女儿找了这么一位帅气又有本事的男朋友,对纪香云来说,那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说着话,纪香云就带了提包出了门,刚出门就给龙卫国打电话。
龙卫国现在是相当舒服的,作为交大考古系的教授,课程任务并不多,如果没有什么考古课题的话,时间是相当充裕的,一有空闲,龙卫国就会去御品轩亦或者找几位古玩界的朋友,一起喝喝茶,鉴赏一下古玩,吹吹牛逼,装装逼什么的。
这会儿龙卫国就正在御品轩,五六个人,又有人带了好东西过来。
“老白,听说你淘了一件好东西,今天这是打算让大家开开眼?”
苗忠臣一边给众人倒着茶,一边笑着问其中一位中年人。
“还行,还行。”
白彦丰笑了笑,拿出一幅字:“运气好,弄到一幅字。”
说着,白彦丰把字缓缓的展开,边上几人急忙腾出一些地方。
“这是周学荣周老的字?”
后面的署名和印章还没有露出来,就有人认出来了,不过不太确定。
这种鉴赏,除了显摆之外,也有考教的意思,有署名和印章的一些字画,署名和印章要么在左下角,要么在右下角,因而展示的时候,大都是先把中间的地方露出来,让众人看一看。
“嗯,应该是周老的字。”
苗忠臣点了点头,用比较确定的语气道。
“龙教授怎么看?”
白彦丰问龙卫国。
“周学荣的字,没错。”龙卫国瞥了一眼,很是淡然的道。
“呵呵,看来是难不住大家了。”
白彦丰笑着道:“确实是周学荣周老的字。”
说着,白彦丰缓缓的把卷轴全部展开,露出了周学荣的署名和印章。
同时,白彦丰还有些奇怪的道:“龙教授往常对这些东西可是很热切的,怎么这次看上去这么淡然?”
龙卫国很是随意的道:“周学荣的字还差了些,虽说南李北周,可比起李清群李老,周学荣的字是差了火候的……”
说着话,龙卫国又瞥了一眼前面的字,道:“这幅字写的比较随意,并非上品。”
苗忠臣笑着道:“白总你是不知道,龙教授现在眼光高了,你这幅字龙教授还真看不在眼中的。”
“哦?”
白彦丰一愣:“苗老板这话怎么说?”
白彦丰可是知道,龙卫国对字画是相当喜爱的,比起其他的古玩玉石,龙卫国更偏爱字画一些,他弄的这幅字其实还真是奔着龙卫国来的。
刚才龙卫国说了南李北周,说的是当今书法界的两位大家,南指的自然是李清群,北指的就是周学荣了。
当然,正如龙卫国所说,周学荣的字比起李清群差了点,可这个差其实也只是一部分人的看法,再一个,李清群很少随便给人写字,再加上李清群已经去世近两年了,留下的作品也越发的值钱了。
周学荣的话,前几年给人题字比较多,再加上周学荣还在世,如今确实比不得李清群了。
同样是书法大师,在世和不在世,差别还是很大的。
“老白你是不知道,龙教授现在身边可不缺好字。”
边上有人笑呵呵的道:“龙教授的女婿,那可是写的一手好字,虽然名气不大,可单论水准的话,还真比不周学荣差。”
“哦?”
白彦丰一愣:“龙教授,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
白彦丰也是爱字之人,他们这个圈子,都是爱好者,虽然有的人喜好偏重不一样,可都是爱好者,不爱好,也聚不到一起。
“那儿!”
苗忠臣伸手一指:“白总没注意到我墙上的那副字?”
白彦丰回头一看:“江、河、湖、海。”
“这是龙教授女婿写的?”
这幅字白彦丰见过的,字确实写的好,只不过他还真不知道是谁写的。
“那可不。”
苗忠臣笑着道:“所以说,周老的这种涂鸦之作是入不了龙教授的眼了,对了,龙教授家里现在可是有一副张大千的字画呢。”
“龙教授,您这不厚道啊,这种宝贝也不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白彦丰笑着埋怨。
龙卫国笑呵呵的,满脸得意,自从方寒的那副字放在他家中之后,再加上方寒自己写的字现在在圈子里也渐渐传开之后,每次小聚,龙卫国都能收获到别人羡慕的目光。
是人就有虚荣心的,龙教授自然也不例外。
“又不是我的,是人家让我帮忙修复的。”
“什么不是你的。”
苗忠臣笑骂:“白总你别听龙教授敷衍,他未来女婿让帮忙修复的,你说和自己的有什么区别?”
“龙教授,你这可不对了,好东西怎么能藏着掖着,要不借我鉴赏几天?”白彦丰笑着道。
张大千的字画,那可是好东西,随随便便一幅,那也是上千万的宝贝,最主要的是,这种好东西,往往是有价无市的,很多都在爱好者手中,除非真的是缺钱,要不很少会拿出来拍卖的。
“还几天?”龙卫国呵呵笑着。
正笑着,手机响了,纪香云打来的。
龙卫国接起电话,听了两句,脸上的笑容更胜了:“行,我知道了,我这就回来。”
说着挂了电话,龙卫国站起身:“不好意思,未来女婿来了,我要回去招待,咱们改天再聚。”
“不是,我说龙教授,你这不厚道吧?”白彦丰在后面喊。
“来客人了,改天聊,改天聊。”
龙卫国笑呵呵的,说着已经大步出了门,苗忠臣也在后面喊:“龙教授,要不下午把方医生也请来呀。”
“再说,再说。”
龙卫国已经出了御品轩,声音远远的传了回去。
等龙卫国走远,白彦丰这才奇怪的问:“苗老板,龙卫国这女婿什么来头,龙家可就一个独生女,想当龙家的女婿,那可是相当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