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por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第440章 驚喜熱推-yz20c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在塞拉斯刚到达暗影岛时,他并没有引起任何存在的在意。
预设中的审问并没有到来,就像他只是这永恒牢笼中新增添的一缕孤魂而已。
韓娛之宅男藝人
事实也正是如此。
相比起这席卷了全岛不知多少年的悲惨诅咒,他就像是黑夜里的一团零星鬼火,或许只需要巨物掀起的一阵狂风,就足以将他撕碎。
这座宏伟的岛屿远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更加奇诡,也更加怪诞。
他感觉那些黑雾似乎改变了什么,但实质却好像只是他灵魂的滋补品,让他一天天逐渐变得强大。
他的天赋让他正在加速融入这个全新的世界。
阿刻戎冷笑着,旁观他这种不知死活的行径,反正祂早就对这种行为有所劝诫,当凡人开始枉顾神明的时候,那祂还能做什么呢?
塞拉斯选择了一座古堡作为自己的新家,这座残破的城堡看起来是无主之物,他耐心的清理掉了地上沾满尘土的碎玻璃,还有墙上不知什么品种的蜘蛛结的灰黑色的网。
醒掌異世 硯來風雅
那些网同样早已腐朽不堪,只要一碰就成段的碎裂。
他整理出了一间还算是有“人气”的房间——隔绝了外界那时时闪烁的深幽青光,那些气流一样徜徉在整座岛上的青光带着更深层次的不祥。
在这幽暗的房间里,他点起了在城堡里收集而来的蜡烛,那些早已变质的蜡油万幸还能点燃,哪怕会让整个房间充斥腐朽的怪味。
微弱的烛光照射在塞拉斯的脸上,面无表情。
危機前線 烈鷹
远处传来了缥缈、微弱的奇异歌声,塞拉斯知道这属于一位徘回在这里的“女士”。
界皇 傲天無痕
她似乎早已失去了理智,只是提着一盏鸟笼,永恒的在这片区域游荡,唱着破碎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歌谣,塞拉斯将每次听见她的歌声定义为新的一天。
他曾经远远地看过这个女人一面,她穿着一身灰绿的长袍,像是上个世代的贵族装扮,提着鸟笼的左手上长满了青色的发光菌群,她全身都是诡桀的青色,看得出来是一头不不折不扣的亡魂。
“报时女”并没有攻击性,她似乎永恒迷茫着,塞拉斯将其当成了自己来到了这里之后的第一个朋友。
——万幸。
除了这位准时出现的女士以外,他也曾经多次窥探到一些袒露着恐怖气息的亡灵,他们通体流溢着青气,狰狞的身体上有些遍布着鬼面,而有些则披着漆黑的衣袍。
天才萌寶毒醫娘親 天邊一抹白
阿刻戎告诉他这就是“巫妖”。
有一天,他感受到了一尊巫妖的注视ꓹ 那是毫无感情、只有残忍的疯狂视线,他疯狂窜逃ꓹ 在阿刻戎毫不留情的嘲笑声中,几乎误入了另一头强大亡灵的领地。
“愚蠢的凡人,你还不如去寻求牧魂人的庇护!”
“牧魂人是什么?”塞拉斯问道。
“哈哈哈ꓹ 他们会保护弱小的灵魂免遭恶鬼捕食!”
阿刻戎哂笑道:“比如说你……然后他会把你送往灵魂的安息之地!哈哈哈哈!”
“那么你呢?”
塞拉斯毫不留情的反唇相讥:“只能寄生在凡人身上的‘神祗’!”
在真实的场景里,他就像是在癫狂的自问自答。
这在这座岛屿上并不少见。
此时此刻ꓹ 塞拉斯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点燃了一根所剩不多的蜡烛ꓹ 反思着自己来到这里之后的经历。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想要去见那位复生时跪服的王者ꓹ 他想要借此获得真实而伟岸的力量!
否则他所有的努力便毫无意义,哪怕这里是如此的适合他生存。
“或许你该在岛上搅起一些风云,那样你的主人或许就能看见你这条摇尾乞怜的狗了。”阿刻戎给他建议道。
“或许你说的没错,阿刻戎。”
塞拉斯微微笑起,在明黄色的光下却又显得极为阴森。
邪王絕寵狂妃
或许是因为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照过镜子的原因,塞拉斯还没有发觉自己的身体也在变成诡异的青色……
诅咒,即将深入骨髓。
……
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ꓹ 远处地平线上难得有着美轮美奂的火烧云,再度启程之后来到了一片山崖附近的两人相邻坐在一块巨石边缘。
拉克丝乖顺的依偎在柴安平肩头ꓹ 安静的享受这份美景。
片刻之后ꓹ 她才轻轻的开口:“以前在都城见过许多贵族之间结成的情侣和夫妻ꓹ 那时我便在想着ꓹ 我未来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穿着英武的甲胄ꓹ 带我骑在高大白马上ꓹ 飞驰过美丽的花地。”
“殿下ꓹ 恕在下直言,穿着甲胄骑马的话ꓹ 很硌人的。”
“……”
拉克丝怒目相视:“你给我浪漫一点!”
柴安平撇撇嘴:“噢,殿下请继续。”
拉克丝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重新酝酿好情绪。
“虽然你这人一直都不着调,而且还半点没有荣誉感,但是能跟你一起坐在这里看日落……”
“是不是坐的屁股有点麻了?”
柴安平直接中断施法。
拉克丝:???
“你这人——!”
柴安平朝她挤眉弄眼,哈哈大笑。
“先别生气,现在光线这么好,咱们先来张合影。”
柴安平用炼金触角控制着相机,充当起自拍杆的功能。
因为在途中已经被柴安平拍过几次照片,所以拉克丝已经很清楚这么一件四四方方的小东西有什么作用了。
能够留下自己现在的模样,这样的道具简直比那些宫廷画师还要厉害!
她顾不上生气,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再试图凹出一个矜持淑女的造型。
果然不管哪个世界的年轻妹妹,在镜头面前都有着同样的表现。
柴安平扯了扯嘴角,一手搂住拉克丝的肩膀,让这个温馨得画面定格在相机里。
“好了!”
“快给我看看照片!”
拉克丝伸出手,想接住落下来的相机。
柴安平见状当机立断,再不犹豫——
他猛地伸出手环过拉克丝的小腿,另一只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将她整个人横抱而起,接着在拉克丝难以置信的尖叫声中纵身一跃。
“——诶?”
“诶诶诶???”
“格!雷!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