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5kk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討論-第818章 人畜之國相伴-d556a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妖云中的船队再次起航,顺着地穴深处不停向前,在斜向下大约百丈之后,老牛再往后绕动阵旗,地穴上方的岩石和泥土就开始缓缓蠕动,四周植被的根须都不断延伸,彻底将上层地穴的存在掩盖。
不过
各船上的凡人不少都在暗暗哭泣,但也不敢大声哭出来,而那些妖怪则明显都带着笑意,入了这地**似乎也觉得轻松不少。
錦繡田園:將軍夫人你別跑
随着这些被妖云托起的大楼船不断深入,最后进入地下空隙,到达了一处地下河道,在水中航行的速度居然比飞得还快。
计缘和老乞丐的视线都被这地下暗河吸引,在妖怪催动妖法驾驭木船的时候,水中有淡淡的流光划过,好似有一片小浪推着,蕴含的除了水灵,更多的是浓郁的地力,也让计缘和老乞丐体验了一把山水神灵在自身掌管的地界穿行的感觉。
光从这个接引阵法上看,天启盟或者黑荒中的妖魔是真的不可小觑,能做出这样阵法的人物,就算在仙道中也绝对是阵法之道的高人了。
“呜呜呜……呜呜……”
時光陪我睡覺覺
计缘等人所处的大船上,一个孩子不断抽泣着,但眼眶里没有泪水,应该是哭了很久哭干了。
焚天 晉西北
“别哭了,再哭就先吃了你!”
边上一个妖怪恶狠狠地骂一句地骂一句,一根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唇,他也只能吓唬一下这小孩,否则他还真想要吃了这孩子,毕竟小孩子的肉是他最喜欢的。
孩子竭力想要忍住哭泣,但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一抽一抽的,边上一个老妇人赶紧搂住孩子,轻轻拍着他的背部。
烈火如歌(全) 明曉溪
“孩子别怕,别怕……”
计缘和老乞丐皱眉看着不远处的这一幕,能理解这些人的绝望,但他们现在却还不能动手救他们,所幸通过观察发现这些妖怪似乎并不敢私自吃这些人,至少大部分如此。
而船上的人也有不少在看着他们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他们面容净白衣着也整洁,躲在妖怪背后,受到妖怪庇护,人们看向他们的眼神有厌恶仇视也有一丝复杂。
接着阵法,船队的行进速度一直不慢ꓹ 一直处在地下暗处也不分昼夜,不知道过去多久ꓹ 船队才从一处海底沟壑中穿出,然后自下而上穿行到了一座海岛旁边。
若非被妖怪抓住,船上的人们或许会惊于地下暗河与海底穿行的神奇ꓹ 不过现在越是看到这些,就知道离家乡越远ꓹ 生还的希望也越发渺茫。
在那海岛上依然残存着许多人气,也能见到一些人停留的痕迹ꓹ 应该是充当过临时中转的角色。
“哈哈哈ꓹ 到了这里算是可以安心一些了,此条地脉确实神奇,竟然延伸得如此之远,在我所知的诸多暗道中也是最快的近道,此去往南不足半月,就能回到灵州,省了数倍的时间不止啊!”
老牛咧嘴笑笑ꓹ 对着一脸轻松的妖怪道。
“之前那几趟的人呢?都运走了?”
“哈哈哈,自然是有帮手先运走了ꓹ 毕竟一个来回也要不少时日ꓹ 时间如此宝贵ꓹ 怎能浪费呢ꓹ 不过这次就不用顾虑什么了,直接回灵州便是!”
……
黑梦灵洲到处都有大山大河ꓹ 有各种自然盛景ꓹ 若不是妖魔遍地ꓹ 单论景致确实算得上是灵山秀水的灵洲之名。
而在黑梦灵洲西北部有几片广袤的大山,山与山之间除了少数地方ꓹ 有不少位置都被沼泽覆盖,这便是所谓纹眼大王管辖的地方,而那新的人畜国的入口,就在其中一片被沼泽淹没的山坳中。
同计缘预想的稍稍有些不同,那纹眼大王和其他那些人畜国的共有者并不算如何小心,或许是因为这已经是黑荒的缘故,对于一支从天禹洲返回的“运货”船队,居然只是简单检查一下,就让船进入了人畜国中。
这些大船缓缓落在沼泽山坳中,沼泽上的腐败味道让船上本就饥肠辘辘的凡人差点晕厥过去。
一艘艘大船随着沼泽的波纹不断下沉,最后彻底没入水中,又于十几息之后缓缓升起,只不过再次升起的时候,已经像是换了一片天地。
‘真是一个隐秘的洞天?’
其中一条船上的计缘和老乞丐心中都产生了类似的想法,也不知里头是怎样的残像。
而对比老乞丐心中的带着气愤的复杂,计缘却另有感应,他能感应到有棋子在这洞天之中。
在他们身边,那马妖已经开始给牛霸天讲洞天里的规矩,他可以挑选十个美女,哪怕选最美的都行,但不准随意屠杀里面的凡人,尤其是小孩子和年轻女性,想吃人的话必须先告诉他,不能自己张口就吞。
听着这一条条规矩,俨然摸索出丰富的饲育经验,绝非一朝一夕之恶,后面更是开始笑着给牛霸天讲述各种凡人的吃法。
“嘿嘿嘿……这次从天禹洲抓来的人,可都是好货,在灵洲本土的那些人畜,早就没了那股凡人的精气神,味同嚼蜡,大王们准备开一个万妖宴,宴请交好各路妖魔,也会邀请此次去天禹洲的功臣,算是一场盛大的庆功!”
老牛下意识看了身边两个姑娘一眼,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
“那到时候能敞开了肚子吃?”
“哈哈哈,不错,届时只需留下数十万人种,数以百万计的人畜皆可享用,我跟你说啊……”
马妖笑嘻嘻继续道。
“主要是啊,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些人到了这里,就算不吃,很多也活不久,有饿死的,有相互之间争抢东西受伤死的,有病死的,当然也有不少自我了断的,或者睡梦中就绝望死去的,死法多了去了,但人一死,肉就发酸,不好吃了,所以啊,趁着大多还没养死,开个万妖宴!”
计缘眯起双眼看着这马妖,而一边的老乞丐同样脸色冷峻,但在马妖感觉到身上微微发凉的时候,看向四周却根本看不出什么。
船还在洞天的一条大河中航行,最终还是停在了一处似模似样的港口,妖怪们开始赶人。
“下去下去,都下去!”
“快点快点,全都滚下去!”
人们哭哭啼啼地下船,计缘等人也一起下了船,在他们视线中远远近近都能看到一些城池的轮廓,其中还有不少人气,甚至还能见到一些庄稼地。
所谓人畜国,原来真的是掳人为国,一国为畜。
不过这洞天显然不是新建的了,因为那些城池的历史痕迹十分明显,至少也是百年以上,到了这里再略一掐算,依然了解这洞天中存了这“新国”,也有不少“旧国”。
计缘视线看向偏北方,感应中的棋子就在那里。
对于那边的棋子来说,明明应该是真的绝境了,且也不知道计缘已经来了,可在计缘感应中,棋子的光芒却隐隐有勃发的趋势。
……
一座显得残破的城池中,到处都是双眼无神的人,而城头上,则有一些没个人形的妖怪在上头。
左无极低着头,快速走过一片街道,在路过一块城中杂草丛生的荒地时,见到几株植物后顿时面露欣喜,赶紧闪过去一一拔起,然后原路返回。
左无极回到的是一间瓦片还算健全的屋子,屋内的床上,脸色苍白的燕飞躺在上面,从来不离手的剑已经不见了,床边则盘坐着陆乘风,但肩头也隐隐渗血。
“大师傅,四师傅,我找到草药了!”
陆乘风立刻睁开眼站起来的时候,左无极已经跑进了屋子,口中不断咀嚼着什么,手中还抓着一把草药。
“快给燕兄敷药!”
陆乘风顾不上自己,和左无极一起将燕飞身上染血的衣服解开,露出了胸腹位置可怕的伤口,虽然有先天真气护体,但依然惨不忍睹。
左无极和陆乘风得脸色都极为难看,但手上的动作却很稳,将草药咀嚼过后,轻轻敷在燕飞的伤口上,后者即便昏迷了过去,但此刻依然皱起了眉头。
“滋滋滋……”
草药敷在伤口上,居然使得伤口冒起一阵阵微弱的青烟。
“嘶……呃……”
燕飞被痛醒了。
“大师傅!”“燕兄,你感觉怎么样?”
“还死不了!嗬……嗬……”
燕飞喘息一阵,看了看陆乘风,随后看向左无极。
“没想到我们最后会死在这种地方,连无极都……”
“大师父,死又何惧,无极不怕的!”
陆乘风摇了摇头。
大國重坦 華東之雄
“只可惜这一身武艺,武道兴盛的重担,哎……”
“两位师父省点力气吧,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妖魔鬼怪就拿捏不得我们,而且光是这城中,也有不少武者被抓的,如果都……”
“哎!”
陆乘风摇了摇头。
“他们已经失了心气,丧失了斗志了,又没有兵器,对付妖怪,武功发挥不出一成。”
左无极看向室内一侧,他的扁杖还在这,或许这玩意在妖物看来就是用来干农活的,根本算不上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