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u1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txt-12 關於白禮-l04wx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陈航和周诗兰家所联络的人很快就到了,一男一女。男的来自周诗兰家邀请,是个年纪看上去在五十多岁,留着长髯,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先生,身穿一身唐装。而女的则是陈航家找来,看上去很年轻,戴着一副墨镜,皮夹克皮裤,一副非常潮的模样。
看到这两个人,吕屏的表情也略有些惊讶。陆凝也猜到这些道士之间多半有点往来,便悄声问了一下二人的来历。
“驭鬼门的金云泰,以他身份依然要外出工作,看来近年门派衰微。另一个只有耳闻,应是器宗宋采薇,近些年有些名气的新锐。”
吕屏说得也不差,两个人过来见过了陈航和周诗兰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各自取出了一件东西——周诗兰拿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雕小人,而陈航则拿到了一枚造型精致的宝剑挂饰。
“既然如此,宋姐姐请你帮我们验证一下这位吕屏道长是否可信。”陈航接过挂饰后便望了一眼这边。
宋采薇挑唇一笑,推了一下墨镜:“吕屏……我记得承云观这一代的云游道人有这么一位,就是你咯?”
“比不上宋姑娘。”吕屏急忙欠身施礼,“近年来多闻姑娘解决了很多魑魅魍魉之辈,令在下佩服。”
“别咬文嚼字的,咱们是一代的。”宋采薇摆了摆手,回头说:“金老,是承云观的,还算踏实?”
“哎……江山代有人才出。”金云泰摸着胡子笑了笑,“你们这些小年轻知道警惕也是好的,不过确实还没有异状。”
“那金老请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周诗兰礼貌地说。
“小宋,你感觉怎么样?”金云泰问。
反派,你節操掉了
“哼,虽然没出现,不过臭味早就已经飘过来了,也就是碍着这里人气重不敢动手,鼠辈。”宋采薇很不客气。
“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吧,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说不得这两天就得陪在这几位小友旁边了。”金云泰笑呵呵地说。
總裁大叔,霸占人妻
庚午市比起青树藤来说可方便许多,很容易就能找到隔音又能容纳多人的去处,举例来说,KTV。
陈航要了个大包间,进屋之后吕屏和宋采薇都先将金云泰引到了里面沙发正中央的位置,显然是尊敬这位前辈的地位。剩下的人倒是没什么讲究ꓹ 各自在周围坐下,汤海瑶的弟弟妹妹也挤在她旁边坐在了一个懒人沙发上。
“那么……从哪里开始ꓹ 又由谁来讲?”金云泰开口了,主要也是他不开口没人起头。
“前辈不嫌弃的话,就由我先讲讲昨日经过吧。”吕屏马上说ꓹ “这庚午市近些日子恐怕无法太平了。”
吕屏从昨天接到齐眉电话开始,一直说到解决九面婴。他的口才其实一般ꓹ 说话也总会带一些文绉绉的味道,不过还比较通顺。这虽然在陆凝看来不算怎么跌宕起伏的事ꓹ 还是让陈航几个年轻的有些发愣。
“好家伙ꓹ 玩真的啊。”陈航揉了一下自己的脸,让表情不那么僵硬,“我们是不是已经全都卷入这种事了?”
“我……我这就在群里说!”周诗兰急忙说。
“且慢。”金云泰抬手阻止了她一下,“你所说的那个群里有你们的发起人在吧?依老朽所见,你等应当选择信得过的人一一通知,而非广而告之。”
“这是为什么?”陈航问。
“你们的遭遇,你们获得的这些灵异相关的手机软件ꓹ 很多都指向了你们那位发起人。即便他没有问题,你们的群里也一定存在问题ꓹ 如果告知全员ꓹ 很难筛查。”金云泰说。
“那怎么通知?我们也不知道谁有问题啊?”周诗兰有些茫然。
“别忙ꓹ 我来。”陈航拍了拍周诗兰的肩膀让她不要担心ꓹ 自己拿起手机,“就是稍微试探一下对吧?我来就行ꓹ 先把关系比较好的排除ꓹ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哥们是什么坏人。”
“陈航ꓹ 你认不认识私家侦探之类的人?”陆凝开口道。
“嗯?对了……调查一下郑云亭的情况,毕竟一切的缘由都在他ꓹ 当然也是从他开始调查。行啊李文玥,平时没看出来你还这么冷静。”
陆凝知道他是针对之前吕屏说的那些事,也就是笑笑。
“对不起……我能不能问一下……我们身上的……”汤海瑶有些窘迫地说,“我可能付不起钱……”
“宋姐,这是我同学。”陈航和宋采薇熟得倒挺快。
“一些小鬼,都是小问题,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就到此结束。”宋采薇从夹克里摸出一枚胸针和两个徽章,她身上似乎带着很多这种小玩意,“金老,要是我说,这丫头在整个事情解决之前还是有危险的。”
“眼光不错。”金云泰点了点头,“不过我们毕竟是受人所托,那姑娘若是愿意跟着我们,顺手庇护一下尚可,但若是要离开,我们可依然要保证这两个年轻人的安全。”
“我……我能跟着你们。”汤海瑶急忙说,“有什么忙我也可以帮,只要你们不嫌拖累。”
“没事,海瑶你可以跟着我。”陆凝开口道。
汤海瑶感激地看了陆凝一眼。陆凝只向她点了点头,然后便问道:“诸位认为,我们身上的事情和近期那个白礼和宝物是否有关?”
“哦?吕小友已经告知此事了?”金云泰笑了一下。
7 Truth-7 陽春路 月下桑
“是,在下认为已然身处漩涡之中,那至少应了解一二。”
“无从得知。即便有卜算的门派,也难以算出二者之间的联系。”金云泰说道,“你们可知,什么是白礼?”
“请老先生赐教。”陆凝恭敬地说。
帝國再起
“白礼……源自庚午市曾经的陋习。”金云泰讲述起来,“原本这里的习俗只有一个‘守夜’而已。”
“守夜不是正常……”滕璇刚要说话,被齐眉捂住了嘴。
奪舍成妻 伯研
“呵呵呵,他们不是道门众人,不必太过遵守我们的辈分。”金云泰摆了摆手。
所谓“白礼”,也是从守夜这个习俗中演化出来的,当然那都是很久以前,久到庚午市尚未被开发之前了。
卡俄斯之暴雪
守夜最初和正常的殡葬习俗是一样的,人去世后停棺数日,根据各地习惯不同也不尽相同,相同之处在于停棺的旁边必须有人值夜班,应该说就是一种“看灵”的习惯。如果按老一辈的说法,那就是不要被一些黑猫之类的动物跑过去导致诈尸。
不过这个习惯在后来慢慢变成了一种类似祭典的东西,只是没有固定的日期,而是根据一些当地有名望的人死亡而不定期举办。守夜开始之后,为期七天之内,每家每户都会至少一人在夜间醒着,夜间出行必须穿黑衣戴白面具,然后进行一些被称为“守夜流程”的东西,也是根据民俗不同而各有不同。
原本这也没什么,不过是将一种祭奠的手段放大成了习俗,往差了说是迷信,往好了说也算是一种民俗——毕竟也不是什么会伤害别人的行为。
然而紧接着出现的“白礼”就不同了。
按照金云泰所说,这是一种名为祭祀神明,实际是邪祀的行为,在比较开放的城镇已经看不到了。白礼对照守夜,最初会在白天举行,由当地长辈执行一系列祭祖活动,向长辈寻求庇佑,向神明寻求恩泽。当一切祭祀结束之后,会献上五牲五畜,现场宰杀,令鲜血汇聚于神像脚下——第一礼成。
紧跟着,在接下来的十天之内,村子里会死十个人。
这些人被称为“神选的仆人”,他们无论因为什么原因而死,都会被村民们装入提前准备好的棺材,送到神像前,每天一个,排列整齐。
十人死去之后的下一个白天,当地人会在长辈的带领下再次进行一次祭祀,在众人“忠诚”的祈祷中,十个人将会复活,真正作为神明的眷从飞升,同时保佑这片地方风调雨顺,在接下来的十几年内都将是丰收的年岁。
湘西詭聞錄
“这听上去就是编出来骗人的。”陈航撇了撇嘴。
總裁的冷寵情人
我是關隴老秦人
金云泰摇了摇头:“首先,偏远地区的人们相信这种煞有介事的祭祀其实非常正常,他们保留了习俗,也保留了那份愚钝。其次……这并不是骗人。”
“什么?那,那就是说,真的能……”周诗兰结结巴巴地说。
吕屏向金云泰点了点头,然后对几个年轻人说道:“之前我说过,一些道门术法,邪魔外道也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呈现,风调雨顺,土地丰收,若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能做到其实并不困难,何况仅仅是保佑一个村落的大小。”
“呿……复活升天?分明是被招了当小鬼。守规矩的鬼也是鬼,从来做不出什么好事来。”宋采薇哼了一声,“因为近些年庚午市发展,本来就不多见的白礼也已经慢慢消失了,只有一些很偏僻的地方才保留着。只是最近那件宝物的消息放出来,才有人注意到似乎有很多地方在几乎同时准备再次展开白礼。”
“再次展开白礼?我记得今年也没听说有什么自然灾害导致收成不好啊?”汤海瑶有些疑惑。
“孩子,白礼是祈求的仪式,当饥寒尚未解决时,人们祈求风调雨顺,而若是已经解决,又会诞生别的欲望。”金云泰摇了摇头,“卜师们已经算出秘宝和白礼之间存在密切联系,但更加详细的天机尚未参透。这也是我为何说你们的关联无法卜算,毕竟若是连那等紧密之事都无法算出,你们那点余波影响更难被精确找出了。”
金云泰说完这些,也有些无奈。周诗兰想了想,问道:“金老,那么你们既然知道白礼,有没有进行过什么……针对之类的?”
几个道门中人都沉默了一下。
“据说有人试过。然而白礼背后的妖邪实力强大,却又恪守着这个白礼的交换规矩,后来也就没人去驱魔了。”金云泰说。
这语焉不详的说法中看起来依然隐藏着许多秘密。
“好了,我们先把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白礼放一边,首先解决一下我们身上的问题好了。”陈航转换了一下话题,“刚才我和社团的几个比较熟悉的人联系了一下,他们的反应都还没什么问题,就是我还没把闹鬼的事和他们说。”
“都有谁?”陆凝问。
“杨采、孙胜昔、钱义朋、张欣晴、燕子丹。”陈航说了几个名字,“杨采和燕子丹似乎对我试探的话有些察觉,不知道是不是也发现了自己周围有什么不对。孙胜昔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一点变化都没有,钱义朋和张欣晴……应该算比较靠得住的人吧?毕竟张欣晴已经跑到密城去了,钱义朋也不声不响去了枣园庄。”
帝王蠱,妃本無心 陌離輕舞
“枣园庄是什么地方?”周诗兰问。
“在那些APP里面提到白礼的地方之一。”汤海瑶拿出手机翻了翻,“就是这个……叫人间生死簿的APP,你们想看看吗?”
“能否让老夫先看一眼。”金云泰也蹙起了眉。
金云泰拿着手机和吕屏、宋采薇二人低声商议的时候,陆凝也拿着手机思索起来。
使用三个APP各一次。
这个任务的界定范围显然不是那么简单,至少目前这个任务没有任何完成度,而她除了搬家客没怎么用以外,另外两个可是不止“使用”过一次了。
所以不是什么查询资料、寻找线索,这个使用必须是向APP内上传什么东西才行?
“文玥。”汤海瑶悄悄走了过来,毕竟是很早就开始独立了,遇到这样的事她表面上依然能保持镇定。
“坐。”陆凝指了指身边。
“文玥,你知道……为什么我只能联系到你吗?”汤海瑶低声问,她从宋采薇那里得到了护身符之后那不知来历得信息封锁也已经接触了,但她还是一阵后怕。
“我也不用瞒着你。”陆凝将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让她注意到那不甚明显的白环。
“这是什么?”汤海瑶瞪大了眼睛。
“我们昨天击败鬼之后的收获,误打误撞戴在手上了,我只有这个特别,可能就是环的作用。因为我昨天晚上也用过手机,当时就接触过了。”
“这东西不影响你吧?”汤海瑶有点担心地问。
“就是大冬天有点凉,不过我也不确认是不是真的是它的功劳。”陆凝笑笑,“你呢?吓坏了?”
“啊……再怕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我弟弟妹妹怎么办?我倒是没想到早晨还是那样恐惧和绝望,现在周围居然坐了好几个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