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tbw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497.大祕密(再求支持哈)閲讀-t2z45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徐大以为自己的招式很骚,能起效。
然而并没有。
水潭还是很安静。
依旧是一潭死水。
不一樣的軍師 七個半饅頭
沉一冲他哈哈大笑:“阿弥陀佛,二喷子你吃瘪了。”
徐大也笑,他冷冷的一笑。
魔皇大婚-色絕天下 魅夜水草
然后他脱下鞋子,将脚伸进去开始洗脚。
王七麟一行人赶紧往后退:动用生化武器了!
八喵反应极快,站起来用爪子捂住了九六的鼻孔,九六也想帮它捂住鼻子,可是它现在个头大了,只有趴下才能让八喵捂住自己鼻孔。
问题是狗趴下后爪子没法伸出去捂住前面猫的鼻孔了!
这是身体构造原因。
但九六也有主意,它张开了嘴巴,让八喵将脑袋塞进自己嘴里……
徐大的脚还没有伸进去呢,潭水顿时翻涌起来,它像是底下打开了个塞子,潭水顺着四周飞快流淌,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中飞出来一个汉子。
这汉子长得肥肥胖胖,脸上胖腮往外鼓起,大眼睛、塌鼻梁,九六看到后吐出八喵的脑袋并伸出爪子戳了戳它脑门:跟你长得好像哦。
八喵冲它怒目而视:你是一只瞎狗吗?
汉子踏水飞上来说道:“阁下好生过分,我等又没有招惹你,你为何要让我们喝你洗脚水?这有点太自欺欺人了吧!”
他一口气说完这话然后吸了口气,再然后他就干呕了一声。
徐大莫名其妙:“什么自欺欺人?你在说什么?”
汉子看了一眼他的脚,面露恐慌。
王七麟挥手道:“徐爷快穿上靴子,那啥,你裹脚布该扔了,换一条换一条。虎哥,你有没有什么香料能给他去去脚臭味?”
向培虎闷声闷气的说道:“七爷,没用,徐爷脚其实不怎么臭,主要是汗多,他是个大汗脚,我给他用过熏香,但他的脚汗太厉害,会很快把熏香给冲散……”
王七麟听他说话声音不对劲,回头一看发现他往鼻子里塞了两截香屁股!
刚才徐大的脚还没有伸进潭水中,胖腮汉子是防患于未然所以看到徐大脱鞋后便飞了出来,那时候他心里充满怒火,觉得王七麟一行人太过分了。
本来他准备声讨对方ꓹ 可是见识到徐大双脚的威力后老实了,弱弱说道:“英雄ꓹ 你们能找到这寒潭那应当是知道我们一族的身份。”
“据我所知,我们一族没有招惹你们吧?你们为何上门来侮辱我们?真是太自欺欺人了,你们想让我们忍辱负重吗?”
众人伸手挠后脑勺ꓹ 这货到底怎么用的成语?
王七麟不想关注这些没用的事,他直入主题的问道:“你们可是青凫一族?”
胖腮汉子点头说道:“不错ꓹ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们正是青凫。”
王七麟说道:“本官乃是听天监观风卫之卫首ꓹ 听天监观风卫你可了解?”
胖腮汉子大吃一惊:“回禀大人ꓹ 有所了解。但是、但是您是听天监观风卫卫首?观风卫之卫首竟然——请恕在下无知,您这有点太两小无猜了吧?”
“这叫年少有为!”徐大脸色一沉,“古有甘罗十二岁拜丞相,如今就不能有我家大人二十岁拜观风卫卫首?”
胖腮汉子行礼道:“不敢。”
徐大冷笑道:“你看轻我家大人,然后一声‘不敢’就想了事?说,你慢待朝廷命官,这该当何罪?”
胖腮汉子瞪大眼睛:这么狠的吗?
王七麟摆摆手道:“徐铜尉ꓹ 古人云,不知者无罪ꓹ 这位兄台想必是不知道本官身份所以才敢冒犯本官ꓹ 咱们不必过于苛责。”
胖腮汉子吃惊了:冒犯?我只是问了一句话就冒犯了你?
徐大那边接腔道:“卫首大人心胸宽广、爱民如子ꓹ 但国有国法ꓹ 这人得知你身份后还敢侮辱你,这是欺侮朝廷命官ꓹ 这是大罪!”
胖腮汉子茫然的看着两人:嘴皮子一张一合ꓹ 然后我又侮辱朝廷命官啦?
王七麟温和的笑道:“不至于不至于。”
徐大虎着脸说道:“大人恩怀百姓、泽被苍生ꓹ 这自然是极好的。但这对妖魔鬼怪却不适合,唐朝太宗皇帝曰ꓹ ‘妖魔,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今日它们侮辱大人等朝廷命官而无制裁,那明日它们就敢侮辱皇帝去造反!”
胖腮汉子瞪大眼睛张开嘴:我的娘,怎么话题突然转移到造反上面了?!
王七麟不说话了,冷飕飕的看向胖腮汉子。
胖腮汉子急忙叫道:“大人,在下冤枉了,在下老老实实生活在这山里寒潭中,堪称好为人师,怎么可能去造反?哪有胆子去造反?”
徐大忍不住说道:“你不会用词语,能不能别瞎用?”
還我的屍體
王七麟咳嗽一声,低声道:“别跑题!”
徐大咳嗽一声喝道:“你老老实实生活在这山里的寒潭中?那你的族裔呢?他们也是这样吗?”
胖腮汉子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是呀!”
王七麟看了眼谢蛤蟆,谢蛤蟆上前一步唱喏道:“无量天尊,施主有礼了。施主此话却是自欺欺人了,昨夜我等去铲除盘踞于此的鬼怪,便遇到过你们青凫一族的一位小伙子。”
徐大补充说道:“而且还有好几个青凫去偷走了我们的坐骑!偷盗官马,哼哼,这又是该当何罪!”
胖腮汉子无话可说了,他迟疑的看向众人又无奈的回头看寒潭,面色很苦。
王七麟脸色一沉道:“你们先是与害我大汉百姓的鬼怪混迹一起,又偷我们官马,还侮辱本官,数罪并罚,该当何罪?”
“其罪当诛!”徐大喝道。
胖腮汉子急忙摆手:“不能不能,误会,大人,都是误会呀!这是……”
他估计还想用个成语,但一时没想出来,便脱口而出:“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徐大骂道:“孔夫子要被你气死了!你怎么念的书怎么学的成语?”
王七麟拦住他,问道:“你们与盘踞此地的鬼怪是否相识?”
胖腮汉子迟疑。
“说!”马明上前吼道。
胖腮汉子嗫嚅道:“它们是地头蛇,我等也是没办法,我等初来乍到没两年。”
徐大松了口气,这次总算用对了一个成语。
王七麟问道:“你们有没有偷盗我们的骏马?”
胖腮汉子沉默不语了。
谢蛤蟆抚须狂笑。
老子这次总算没有翻车!
王七麟说道:“现在你还问我们为什么上马来找你们麻烦吗?”
胖腮汉子垂头丧气的说道:“启禀大人,在下知错了,请大人装聋作哑,给我青凫一族一个错上了坟的机会。”
徐小大痛苦的捂着头叫道:“你不要用什么四字词语!你就老老实实说话!”
胖腮汉子说道:“那反正我知错了,你们给我个认错的机会。”
王七麟皱眉表示事情很难办。
谢蛤蟆问道:“我们的马呢?”
胖腮汉子苦笑道:“都好好的被放在南山,请诸位大人明鉴,我们青凫一族爱马好马,可是来到这里两年多一直没有碰到马匹,所以发现你们牵马进入了牛郎沟后,便、便忍不住想与马儿亲近一番。”
王七麟冷笑道:“偷盗官马就是偷盗官马,别给本官找乱七八糟的理由,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罪?”
旋涡再起,一个同样胖头大肚子的青年跳了出来叫道:“诸位大人休要欺软怕硬,我和同伴唤走你们马匹后不过是想玩玩,大不了把马还给你们,这……”
“胖五一,闭嘴!”胖头汉子厉声道,“这里没有你的事,回去!”
王七麟正要继续展示官威,谢蛤蟆忽然开口了:“你们来这里两年多?为什么要来这里?”
胖头汉子从容的说道:“诸位大人请看,这山里有一座潦水寒潭,对我们青凫一族而言,这是极佳的生存之地,所以我们一族便迁移到了这里。”
谢蛤蟆说道:“你们是一个族群,那以前也是生活在潦水寒潭里,为什么要搬家?”
胖头汉子说道:“我们以前居于江南水乡,生活乐无边,但两年多前家乡忽然来了一群庆忌,他们蛮横又霸道,竟然想要我们青凫一族给他们去驾车!”
王七麟知道庆忌这小精怪,《太平御覽》记述说,庆忌乃水之精,状如人,四寸,黄衣黄冠,戴车盖,骑小马。
鬥天遊記
《管子水地》也有记录且更详细:涸泽数百岁,谷之不徒、水之不绝者,生庆忌。庆忌者,其状若人,其长四寸,好急驰。以其名呼之,可使千里一日反报,此涸泽之精也。
他们确实喜欢生活在水泽中,也确实喜欢骑马和驱马拉车。
寂靜王冠
谢蛤蟆又问了胖头汉子几句话,问完之后他摇头道:“无量天尊,你在说谎!”
胖头汉子一呆,叫道:“才没有。”
王七麟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没有个屁,你演技太差了,按你所言你们一族是被庆忌给赶走的,可是说起这件事来你情绪比这潦水寒潭还要平静!”
五行大宗師 妖氣來了
徐大指着他喝道:“执迷不悟、不知悔改,本官看你是个贱皮子,不打不老实,不见黄河心不死!”
沉一怂恿道:“用他们水潭来洗脚!”
胖头汉子叫道:“不要!”
谢蛤蟆说道:“那你还不赶紧说老实话?”
胖头汉子哭丧着脸说道:“道长,我们、我们就是我们真的,发现这里有个潦水寒潭,于是在这里住了,我们把马还给你们行不行?你们放过我们吧。”
脾气暴躁的胖头青年胖五一叫道:“四五哥,何必这么礼贤下士……”
胖四五一把将他推回了水里。
他又赔笑说道:“诸位官爷、诸位英雄,昨夜我有族裔确实对你们不住,我替他们向你们道歉,行不行?请你们看在我们也为你们人族做过好事的份上,放我们一马。”
似乎是怕众人不信,他赶紧补充道:“真的,以前我们一族生活在苏杭一带,那里年年风调雨顺,因为我们会帮当地百姓治理雨水,他们还把我们奉为土地神呢。”
“而且我们想要念书,他们还派了个先生来教我们呢。”
听到这话徐大笑了:“教你们念书?啊呸,他教的是屁!”
谢蛤蟆示意他不要插嘴,深深的凝视向青凫汉子:“无量天尊,本地百姓将你们奉为土地神,应当会祭拜你等吧?这对你们一族的繁衍生息有大助力。”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背井离乡?你们为什么不继续留在家乡收取百姓香火做善果?”
胖四五眨眨眼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徐大从怀里抽出了燃木神刀,众人得到暗示,纷纷展示神通。
青凫一族善奔行而不善战。
看到众人作势开打,胖四五着急了。
他问王七麟道:“你们里头谁是老大?是大人你吗?”
王七麟点点头。
胖四五忽然之间跪下了,道:“大人,求求你了,饶过我们吧,我们青凫一族从未害过你们人族,你放过我们吧。”
王七麟牙口不好,一直想要吃软饭。
平日里头他也是吃软不吃硬,看到对面的汉子冲自己跪下求饶,他没招了。
谢蛤蟆问道:“你起来,你们离开家乡是个大秘密?”
胖四五说道:“是个大秘密,大人们,我们一族能不能活下去就与这秘密有关,若不是有人提前去告知我们一个消息,我们一族要被杀死的!”
“但告知我们这一机密的人要我们族内的知情人发过毒誓的,若是向任何人妖鬼透露这消息,我们这支青凫族修为尽失、残杀而灭、永生永世都要沉沦地狱!”
沉一插嘴道:“阿弥陀佛,这么毒?”
王七麟说道:“当真?”
胖四五垂头丧气的说道:“大人,真的,千真万确,再说谁会用这样的誓言去诅咒自己的族裔呢?”
王七麟想了想,抓起八喵扔了上去,说道:“你们的誓言是不能与任何人妖鬼泄露秘密,没说不能向一只猫泄露,你将秘密告知这只猫!”
胖四五识货,看着八喵他叫道:“这是灵兽呀!”
“灵兽不是人妖鬼。”王七麟说道。
八喵瞪大眼睛歪着头卖萌,好像自己是一朵纯洁无瑕又无辜的小雪花。
胖四五犹豫,他在心里审时度势一番,最终困难的说道:“大人,是不是我将秘密告诉你们,你们就离开这里?”
王七麟说道:“还得把我们的马还给我们!”
胖四五问道:“君子一言?”
王七麟说道:“快马长鞭!”
胖四五点点头说道:“好。”
他抱起八喵要在它耳朵上说话,徐大接道:“你别看它是一只猫就糊弄它,如果你说的是假话,那会直接砍了你!”
他使劲一挥燃木神刀,一道火焰从空气中掠过。
火焰刀!
青凫性喜阴冷和清澈之水,讨厌火焰,所以烈焰一起,胖四五赶紧往后退。
火焰消散,青凫抱起八喵低声说了几句话。
八喵的眼睛‘咣’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都要鼓出来!
青凫放手,它立马跑了回来。
王七麟问道:“他说的是个大秘密?”
八喵使劲点头。
胖四五不悦的说道:“在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怎么会骗你们呢?”
巧言令色
王七麟说道:“那我们的马呢?”
胖四五正要说话,王七麟又说道:“其实我们今天来找你们青凫一族,还有别的事,但你为人坦诚,本官不屑耍弄小阴谋来欺负你,所以想向你说实话。”
“青凫一族出千里马,你们有没有兴趣给我们做坐骑?”
胖四五目瞪口呆:“你这是装疯卖傻了,我们是龙子龙孙,怎么可能给你们凡夫俗子做坐骑?”
徐大不屑的说道:“你们就是有一点龙族血统而已,跟龙的亲戚关系还没有人家蛟近呢,更别说龙女,人家龙女都愿意给我们人做坐骑,你们怎么就不行了?”
胖四五惊奇的说道:“有龙女给你们人做了坐骑?这真是危言耸听了。”
徐大忍不住了,跳起来叫道:“日您,你能不能别乱用成语了?”
胖四五一脸无辜:“我怎么了?我怎么乱用了?”
球場刺客
徐小大拦住发火的哥哥说道:“他应该想说‘这真是耸人听闻’?”
徐大勉强压住火气,他阴沉着脸说道:“唐朝时代有一本书叫《柳毅传》,里面记述了一件事,说的就是龙女给一个叫柳毅的书生当坐骑的故事!”
胖四五茫然的问道:“有吗?龙女去给人做坐骑?这真是耸人听闻。”
一本日在校園的同人 夏天一
錯愛總裁
王七麟说道:“这种事是确实存在的,我们是听天监观风卫的,你也看到我的年纪,知道我是多么的年少有为。”
“还有我们修为都很高深,你们若有族裔愿意给我们当坐骑那我们可以保护你们。”
胖四五还是摇头。
徐大不耐的说道:“你们青凫一族是不是来这里避难的?”
胖四五说道:“是呀。”
徐大说道:“好,那既然你们是来避难的,是不是应该老老实实、低调做事谦虚做人?”
“是呀。”
徐大又说:“结果你们族里就有人惹事了,还有人去跟当地的妖魔鬼怪勾勾搭搭,这些人你压根管不了,让他们继续作死下去,最后肯定会害了你们全族,对不对?”
胖四五不说话了。
徐大道:“你让他们给我们当坐骑,我们来管教他们,怎么样?这对你们青凫一族可是好事,你想想,你要是管教不住那些刺头,到时候它们给你们族里惹下滔天大祸……”
胖四五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王七麟心里一喜,赶紧给徐大竖起大拇指:徐爷,继续,继续你的口技表演。
徐大说道:“你们也需要吃喝的,现在没有百姓供养你们,你们要躲在这里避世不出,是不是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你们若有族裔给我们当坐骑,我们可以给你们钱,一个坐骑一天一个银铢!”
胖四五怒道:“你这是太侮辱人了,我们青凫可是异兽一族,有龙的血脉,你却用一天一个银铢这样的价钱来侮辱我们?”
徐大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胖四五说道:“一天两个银铢!”
王七麟击掌道:“成交!”
徐大挺遗憾的:“七爷没有你这么做买卖的,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大爷可以把价钱讲到两天三个银铢得。”
胖四五说道:“你们除了要给钱,还要保住他们的生命和健康!”
王七麟说道:“我答应你,君子一言!”
胖四五说道:“五马分尸!”
徐大和徐小大不约而同的双手抱住了脑袋。
胖四五让他们等待,他跳入寒潭中,身影消失不见。
八喵和九六跑到水潭边往下看。
谢蛤蟆抚须道:“潦水寒潭下别有洞天,是一方化外天地,这地方七爷你们都见识过了。”
王七麟点头,刑天祭就喜欢找化外天地躲藏。
想起刑天祭,他又想起下落不明的太史令、太祝令等五令,这五个鸟人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听天监查到消息说是去了塞外,但却没有具体消息。
寒潭之中湍流再起,胖四五踏浪而出,身后跟着两匹高头大——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