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mdn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353章 許多事……該在恩怨之上讀書-atrwx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武媚去了皇后那里。
蔡艳带着人把她迎了进去。
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輕點愛
王皇后坐在上首,见她进来就冷笑道:“你与那扫把星里外勾结,意欲何为?”
这是个蠢货!
武媚平静的道:“朝中柳奭为相,我阿弟只是百骑统领。”
我阿弟只是个百骑统领,而你的舅舅却是宰相,谁在里外勾结?
但她没提及长孙无忌。
“你狐媚惑主,看看你的这张脸!”
别幻想宫中的争斗和后世宫斗剧里一样,现实中的宫斗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更直接些。
王皇后的脸狰狞的看不到一丝美感,“你莫要以为自己了得,武氏平庸,你能走多远?”
和普通百姓比起来,武氏是豪门。但和真正的世家豪门比起来,武氏就是乡巴佬。
这一点武媚非常清楚。
她笑道:“侍奉陛下靠的是真心,而非靠着家族……皇后莫非要用家族威胁陛下来此不成?”
这话……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在和萧淑妃的经年大战中,王皇后都落于下风。萧淑妃的攻击手段简单直接,简称撒泼。
而武媚看似平静低调,一番话却说的绵里藏针。
——你王氏背靠家族和长孙无忌等人权势滔天,皇帝能来你这里,多半是看在这些靠山的份上,否则……你哪来哪去!
皇帝睡你是看在你背后那些人的份上,你该拿铜镜来照照自己……知道丑字怎么写吗?
武媚看了她一眼,觉得她一口老血应当是快喷出来了,就起身道:“孩子还小,臣妾先回去了。”
你没孩子!
这又是一击重击,不知是有意无意。
武媚带着人飘然而去,身后传来了王皇后的咆哮,“贱人,你不得好死!”
邵鹏低声道:“昭仪无需动怒。”
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我为何动怒?”
回到自己的地方,看了孩子后,周山象说道:“昭仪,先前萧淑妃那边召见了武阳伯。”
武媚嗯了一声,“去问问。”
有人去了,邵鹏说道:“昭仪,萧淑妃那边原先经常用邪祟为名亲近陛下,后来陛下不去,便让武阳伯进宫驱除邪祟……”
武媚不解道:“平安不是僧道,如何能驱除邪祟?”
邵鹏面色古怪的道:“昭仪,扫把星啊!”
“胡扯!”
武媚说道:“我与平安相识于感业寺,自从认识了他之后,我从未倒霉,反而步步向上。去,若是萧氏为难平安,就把他带过来。”
武媚出手了!
小贾你要挺住啊……
邵鹏冲出去喊道:“跟咱来!”
他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往萧氏那边去了。
路上遇到了一个宫女哭哭啼啼的过来。
有人问道:“你哭什么?”
宫中就算是要哭泣ꓹ 你也得选个没人的地方。
宫女抬头,眼睛红彤彤的ꓹ “先前……武阳伯说了个故事,好感动。”
呃!
邵鹏赶紧问道:“武阳伯呢?”
“武阳伯走了,那边都在哭。”
我去!
咱这是见鬼了?
邵鹏想起贾师傅在百骑时的那张嘴……
那时候也没发现小贾这般能说啊!
“走ꓹ 跟咱走一趟。”
宫女不肯,“奴还有事呢!”
“咱让人去替你做了。”
邵鹏把宫女带回去。
于是故事娓娓道来。
“狗书生!”
“贱婢!”
“那些僧道真坏!”
武媚也听的心潮起伏ꓹ “那贱婢该死!那书生也不是好东西,狐女可惜了。”
“后来呢?”
宫女说完了ꓹ 众人却还想继续听。
“那书生后来如何了?那贱婢一家子可倒霉了?”
宫女说道:“武阳伯就说到了这里。”
断更的小子!
武媚恨得牙痒痒的ꓹ “回头让他进宫说。”
……
贾平安顺利过关,回到百骑后,先灌了几大杯水,这才惬意的坐下休息。
“萧淑妃竟然没收拾你?”
明静知晓萧淑妃的性子,觉得贾师傅能活蹦乱跳的出来真心不容易。
“她收拾某作甚?”
贾平安又倒了一杯水。
先前在萧淑妃那里时,他水不敢喝,东西不敢吃ꓹ 就怕里面被人下药。
到时候他中了什么我爱一条柴,冲向了萧淑妃……
行走江湖要小心为妙。
“武阳伯。”
包东进来了ꓹ “万年县的不良人查到有人贩卖奴隶去了德扬寺ꓹ 想进去查被打了出来ꓹ 向咱们求助。”
明静刚兴致勃勃的起身ꓹ 接着又坐下,“德扬寺有名僧德鸿ꓹ 那德鸿颇有名气ꓹ 坐镇德扬寺以来ꓹ 香客络绎不绝,其中不少是高官权贵。万年县这是……让咱们去火中取栗?”
这个女人还算是聪明。
“万年县县令朱浩便是那边的人ꓹ 此刻丢一个麻烦过来,咱们百骑有监察治安的职权,不出手闹心,出手了若是德扬寺大闹一场更闹心,朱浩……娘的!奸猾!”
程·蒙娜丽莎·达脸上的神秘微笑都维持不住了。他趋利避害的本事炉火纯青,轻易就剖析出了此事的根由,“武阳伯,此事咱们不能接!”
明静点头,“是不能接,回头寻机报复回去。”
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贾平安默然……
他突然起身,“召集兄弟们,出发!”
程达不解的道:“武阳伯,此事与百骑无关,咱们何必为此得罪了德扬寺呢!”
明静觉得贾平安是糊涂了,“回头直接弹劾就是了。”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平静的道:“许多事……该在恩怨之上!”
他走了出去。
“全数出来!”
这是百骑从未有过的动静。
在家的百骑们纷纷集结。
贾平安言简意赅的说道:“德扬寺,抢人!”
众人鱼贯而出,贾平安跟在后面。
“等等!”
明静急匆匆的出来,腰间还配了横刀。
“你来作甚?”
贾平安不耐烦了。
明静怒道:“我也能出力!”
程达竟然也出来了,看着……
竟然有些威武之意。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程达脸有些红,“某也是百骑的一员。”
贾平安笑了笑,“出发!”
百骑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晚些,他们到了亲仁坊。
豪門婚戰:總裁的千億冷妻
德扬寺就在里面。
坊正一边带路,一边看着贾平安,心想这般杀气腾腾的模样,莫不是要杀人?
德扬寺的场面不小。
大门外两侧的围墙一路延伸而去,墙内有几株大树挡住了阳光。人至此,心中不禁生出了禅意来,只想就此坐下,不问红尘。
“你等来此作甚?”
门口的僧人见来了乌压压一片人,就出声喝问。至于带刀……
这里是德扬寺,别说是带刀,带马槊也得放在门外才能进去。
“问他!”贾平安按着刀柄。
包东上前喝问道:“杨长荣可在?”
僧人迟疑了一下,“不在。”
蠢货!
程达低声道:“武阳伯,那杨长荣若是不在,他会说不知此人。说不在,至少相识。”
明静觉得有理,“那杨长荣乃是人贩子,就凭着认识,德扬寺就不干净。”
贾平安上前,“某得了消息,有人贩子进了德扬寺,前来抓捕。”
这是先礼后兵。
僧人马上面色大变,喊道:“官人来了!”
“冲进去!”
贾平安带着人冲进了德扬寺。
一群僧人手持棍子急匆匆的赶来,个个膘肥体壮。
最近少爺不正常 肥豬派
贾平安不禁想起了少林寺的棍僧。
“来者何人?”
为首的棍僧喝问道。
这是明知故问。
“打!”
百骑冲了上去。
双方厮打。
一边是棍僧,一边是军队,棍僧救唐王的事儿还在脑海中,百骑已然大胜。
“问话!”
贾平安一边吩咐人问话,一边对包东说道:“带着人在德扬寺外围游弋,但凡发现翻墙出去的,一律拿下!”
明静看着他……
“这叫做打草惊蛇!”贾平安一脸‘我和你说不清楚’的模样,明静觉得肺部有些炸。
一声佛号后,一个五十多岁的僧人被簇拥着来了。
“百骑来此为何?”
老僧便是德鸿。
明静为之一震,程达也拼命给贾平安使眼色,示意他小心应对。
贾平安上前,“有人贩子拐卖良人来此,某带人来查。”
德鸿微笑道:“德扬寺并无良人。”
贾平安上前一步,笑道:“那便是不良人!”
不良人便是查案子的胥吏,这话堪称是石破天惊。
“武阳伯!”
程达面色大变。
一旦德扬寺发怒,以朝中对僧人的态度,百骑少不了责罚。
一家寺庙自然不足以如此,但长安城中多少寺庙?
这些寺庙彼此相熟,守望相助。
那些达官贵人多是这些寺庙的施主,一旦他们集合起来,那影响力能把百骑击成齑粉。
德鸿微微眯眼,“原来是武阳伯,德扬寺并无人贩,请回吧。”
贾平安微笑道:“某确定!”
德鸿的眼中多了些冷漠,“这里是德扬寺,檀越莫非以为这里是皇城?皇权不在方外,檀越自重。”
帝王和方外是两个世界,李治对佛家的态度看似热情,骨子里却冷漠。但却忌惮佛家的庞大势力,所以保持着一个相安的距离。
这种局面在玄奘坐化后就进入了一个高峰:无数人送别玄奘,而李治的处理只是中规中矩,表现的哀伤,但玄奘的身后事却平淡。
这便是目前的局面。
贾平安若是打破了这个局面,顷刻间就会大祸临头。
程达走到了贾平安的侧后方,低声道:“可在寺外围捕。”
在外面就是守株待兔,但那些人若是不出来,百骑就成了望夫石。
贾平安笑道:“这是某第三次请求……百骑要搜查德扬寺。”
事不过三!
德鸿的眼中多了探究之意。
德扬寺的香客中权贵无数,一个小小的武阳伯何以这般跋扈?
身后有僧人低声说道:“他便是扫把星。”
德鸿了然,然后淡淡的道:“回去吧。”
他下了逐客令。
“某说过事不过三!”
贾平安把先礼后兵的姿态摆足了,此刻突然变脸,喝道:“德扬寺包庇人贩,全寺搜索!”
德鸿变脸,身后有僧人喝道:“你敢!”
贾平安喝道:“动手!”
包东毫不犹豫的带人冲了进去。
程达一咬牙,“去!”
明末蒼茫
他带着剩下的百骑轰然冲了出去。
德鸿面色微红,身体微微颤抖,“德扬寺从未遭遇此等屈辱,武阳伯,你好自为之。”
这话就是翻脸:贾平安,咱们没完!
贾平安笑了笑。
明静看着他,觉得这人有些古怪。
往日贾平安显得格外的狡黠,弄的她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这样的贾平安就是个老油条。
可在此刻,贾平安却为了几个良人和德扬寺翻脸,后果之严重,让她不敢置信。
这人究竟是狡猾还是傻?
贾平安缓步进去,身后那些僧人的目光就像是利箭,让人如芒在背。
里面一番搜索,有人发现一个房间被锁着,就让僧人打开。
陪同的僧人只是冷笑,“这里面乃是堆放经文之地,你等带着刀枪,戾气十足,岂可触碰经文?”
贾平安来了。
“经文可化戾气,为何不开?”
僧人:“……”
耍嘴皮子,贾师傅怕过谁?
“打开!”
他见僧人眼神闪烁,就知道有鬼。
僧人说道:“此乃……”
呛啷!
横刀出鞘!
贾平安单手握刀,盯着他喝道:“与你十息!”
僧人愕然,开始以为贾平安是在玩笑恐吓。
可那双眸子里全是漠然。
他才想起了这位是被老帅们夸赞为有名将之才的悍将,更是筑京观的魔头。
筑京观威慑!
凶名赫赫!
杀人盈野!
这样的人……
僧人的脸上汗水滑落。
贾平安可以强行弄开房门。
但此刻他需要的是德扬寺主动开门。
“七、八、九……”
他握紧了刀柄!
僧人一直在看着他的眼睛,感受到了杀机,就喊道:“这便开了!”
后面有人喊道:“不能开!”
几个僧人急匆匆的赶来。
“拦住!”
程达拔刀,带着人挡住了那几个僧人。
前方,僧人颤颤巍巍的拿出了钥匙。
“打开!”
贾平安的声音很平静。
僧人哆嗦着打开了房门。
贾平安推开……
屋里没有窗户,很闷热!
十余少年就坐在地上,目光茫然。
他们被绳索捆绑着,嘴里堵着东西。
见到贾平安时,这些少年依旧木然。
明静低声道:“做了寺奴,此后只管做事或是种地,无需管什么赋税,对于这些少年而言是好事。”
这便是另一种形式的隐户。
一边是家中多出的孩子,一边是没有田地可授的窘境,人贩子撺掇一番,于是那些人家就把自己的孩子卖了。
可大唐有规矩在,不许良人为奴。
但这个规矩在寺庙里成了摆设。
寺庙有许多田地需要耕种,这些少年就是上好的劳动力。他们的一生都将为寺庙耕种,而官府也不会来查询什么可有良人为奴这等事儿。
这便是特权!
此刻这个特权被百骑给揭开了。
卖良为奴!
他回身。
那些僧人只是冷笑。
“带出来。”
贾平安往前走,明静跟在身后。
相思莫相離
“抓到了!”
外面有人在喊。
“人贩子三人!”
包东的声音格外的欢喜。
贾平安沉着脸往前走。
那些少年被带着,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
德鸿就在前面。
一群僧人看着贾平安,那目光分外的冷漠。
“此处乃是世外!”德鸿的声音格外的坚定。“世俗管不得的地方为世外!”
贾平安止步,“世间并无世外之地。”
德鸿看了那些少年一眼,“武阳伯要与德扬寺为敌吗?”
这是最后的威胁,也是最后得缓和机会。
程达呼吸一紧。
明静看着贾平安的后背,觉得自己面对这等局面无能为力。
贾平安却异常的平静,“出家为何?俗世滔滔,红尘滚滚,纷扰不堪。出家只为求得解脱。衣食住行自家打理,这便是自力更生。天予万物养人,人何以回报?”
他指指那些少年,“以人为奴,这是天道?奴役良人耕种,自己却坐享其成,这是哪门子的解脱?这是哪门子的世外??”
德鸿念诵了一声佛号,回身就走。
“他惭愧了?”有个百骑问道。
雷洪面色凝重的道:“不,是要准备动手了。”
万年县的不良人们赶来了。
“交给他们。”
这等事情的善后不是百骑的强项。
“自己带走。”
人贩子也被送了过去。
“打断腿!”
贾平安上马。
包东一愣,喊道:“武阳伯有令,人贩子打断腿。武阳伯,几条?”
贾平安伸出两根手指头。
“武阳伯有令,人贩子打断两条腿!”
明静追了上去,“那德鸿颇有名气,回头他若是来皇城外寻麻烦……”
程达直接说了里面的事儿,“寺庙有寺奴,这是早年就有的事。就和门阀世家有隐户一个道理。那些寺奴耕种做事,所以寺庙富得流油……咱们这一下算是揭开了此事,德扬寺不会善罢甘休。”
“那便来吧。”
……
“他真去了?”
万年县县廨里,朱浩觉得自己听错了。
不良帅点头,“明府,武阳伯得了消息后,百骑倾巢出动,随即闯入德扬寺,找到了那些良人,抓获了人贩子……”
朱浩起身又坐下,单手拿起茶杯,想喝一口,却又放下了。
他面色潮红,喜气盈腮,“德扬寺那边如何?”
不良帅低头,“德鸿呵斥武阳伯,但武阳伯依旧不肯退让。”
“山雨欲来风满楼!山雨欲来风满楼呐!”
朱浩拍手笑道:“某只是随手弄了个事,只想让贾平安为难一番,谁知他竟然莽撞如此,这便是天意,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