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j97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叛賊 txt-第九百零六章 老朽讀書-o3g4n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他想自寻死路就由得他去!”贝和诺咬牙切齿地说道,从这句话就能听出贝和诺对诚亲王心中有多大的不满。
对于贝和诺和诚亲王之间的矛盾,阿灵阿和刘荫枢心里都清楚,只能装着没听见。毕竟这两人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一位是钦命大臣主掌云贵两省的总督,而另一位又是皇上的兄弟,当今的亲王。
神仙打架,他们也很无奈。尤其是阿灵阿这个早就失了势的奴才,再加上已经守不住贵州地盘的巡抚刘荫枢。
暗中对视了一眼,阿灵阿和刘荫枢再也不提诚亲王之事了。其实他们心里也明白,贝和诺才是对的,大清现在要想保住云贵两省已经是不可能了,面临两省被一窝端下场,退而求次以放弃贵州为手段,收缩兵力保住云南才是上策。
不过至于云南又能守多少时日,等到云南也守不住的话又该如何?这个问题他们都不想去想。也许真到了那么一日,也就是他们为大清孝忠的时候了。
“贝帅既然已经决定,在下也不多话。”阿灵阿轻叹一声,开口道:“不过贝帅,要想把大军全部撤去云南恐不是易事,贝帅还得仔细谋划才是。”
“这我自然知晓。”贝和诺点点头道;“前几日本帅已下令各部准备调防,如未做好准备这撤退就成了溃败,一旦全线崩溃别说我们安然撤出贵阳了,到时候说不定赵弘灿和高进两部尾随追击,那么一切就全完了。”
王牌兵皇 黃天
“贝帅说的是,既然贝帅已有准备我等自然也放心了,不过贝帅,您打算何时行动?”阿灵阿又开口问道。
“再过十日吧,这时间不能太晚,如果晚了就来不及了。”贝和诺开口道,接着他看了刘荫枢一眼。
“老大人。”
“贝帅!”
外星人修仙記 駝嶺千尋
“此次撤离关系重大,老大人为我大清操劳一生,如今古稀之年依旧为国征战,贝和诺在此谢过老大人这些年的辛劳。”
巾幗英雄故事
说着,贝和诺朝着刘荫枢起身施了一礼。
刘荫枢连忙上前去扶,感慨道:“我刘荫枢身为大清臣子,自为大清效力ꓹ 所做均为本分,何与幸劳一说。如真要说是辛劳那还得是贝帅ꓹ 如果没有贝帅的一番谋划,以我才能恐怕贵州早就落入贼子乱党手中了。”
说到这,刘荫枢又道:“贝帅如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就是ꓹ 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多少年,趁着有用贝帅尽管使就是ꓹ 只要能为我大清做点事,老朽粉身碎骨都无惧也!”
贝和诺神情复杂的看着刘荫枢ꓹ 如果说官员品级的话ꓹ 贝和诺比刘荫枢高了一级,但他们两人同样都是封疆大吏。尤其是刘荫枢是贵州巡抚,总督和巡扶其实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仅仅是各自的分工不同。
愛上我的陰陽先生 魑魅魁魃
緣起情深 雙余旬
作为巡抚,刘荫枢是贵州最高地方长官,不仅拥有民政大权,同样有调兵之权。如果刘荫枢不配合的话ꓹ 他贝和诺就是总督也对他无可奈何,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拥有两省的完全军政大权了。
正是因为刘荫枢信任贝和诺ꓹ 放手让贝和诺一揽贵州军政ꓹ 才有之后的清军在贝和诺统一指挥下作战的局面。
而现在ꓹ 眼看着贵州即将不保ꓹ 贝和诺突然间说这一番话,在宦海沉浮数十年的刘荫枢如何听不出这话外的意思?
贝和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ꓹ 迟疑半响后这才说道:“此次撤往云南事关重大ꓹ 其关键就是不能让那些贼子提前察觉到我等的意图。一旦被其发现ꓹ 对方抢在我等之前发动的话,别说安然撤退了ꓹ 恐怕就算能跑回去这主力也必然折损严重。为此,我想请老大人帮个忙……。”
说到这,贝和诺一时间说不出口了,张了张嘴又摇了摇头,叹声道:“罢了罢了,这事还是算了……。”
“贝帅为何不继续说?无论贝帅要老朽做什么,老朽绝不推辞!”这时候反而是刘荫枢急了,催着贝和诺往下说,可贝和诺却只是摇头,神色中更为刚才说了一半的话有些后悔。
想了想,刘荫枢开口道:“既然贝帅不讲,老朽也能猜出几分。这样吧,明日起老朽就以巡抚名义去劳军各方,一来以定军心,二来也让那些乱臣贼子看看我刘荫枢老当益壮,决议死守贵州的决心!”
“这……老大人……。”贝和诺身子微微一震,神色诧异。
见此,刘荫枢哈哈大笑起来,表情显得有些得意,看来他是猜对了。
“老大人,这样做风险太大了,何况老大人年事已高,还是让贝某另想办法吧。”事到如此,贝和诺反而劝起了刘荫枢。
不过刘荫枢却是打定了主意,一意要去,任凭贝和诺如何劝说他都不肯。
见刘荫枢如此,边上的阿灵阿心中佩服,更是感慨不已,想了想后主动开口说不如让自己替代刘荫枢去跑一趟,至少自己年轻身体也比刘荫枢好,以他代劳即可。
“不行!”没想到阿灵阿这话一出就被刘荫枢一口拒绝了:“阿大人替代不了老朽,阿大人不要忘了,老朽才是贵州巡抚,只有老朽出面才能稳住那些贼子,贝帅的计划才能成功。一旦阿大人代替老朽出面,如有心人察觉的话一切就完了。”
阿灵阿顿时语塞,刘荫枢说的没错,他们三人中只有两人有这个资格,一个自然是贝和诺,而另一个就是刘荫枢了。
冷情邪少二次追妻 潯楓
贝和诺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他还要指挥大军撤往云南的计划,何况贝和诺作为两省总督,西南清军的主帅,一旦出点意外这接下来的仗就不用打了。所以最合适出面的就是刘荫枢,无论他的身份和地位都是恰到好处的,就算刘荫枢去这一趟真的出了些什么事,只要贝和诺在,接下来的计划依旧可以实施。
“可是老大人,这样做风险实在太大,贝某心中不安啊!”贝和诺羞愧地劝说道。
刘荫枢笑着摆手:“我这风烛残年有什么可惜的,老朽心中已定,贝帅就不用再劝了,再者老朽此去不仅是为了贝帅的计划,还打算做一件事,只要这件事做好,那些乱臣子就算拿下贵州一样也难以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