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bkz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愛下-260 暴怒,掉馬現場【3更】讀書-8geo4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冯桦也是这么想的。
没人了,刚好能让他享受享受。
不过今天倒是很顺利,他还以为要大费周章一番,没想到他看上的这个妹妹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了。
他也玩过不少小明星,还有一些主动投怀送抱的。
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眼前的女孩。
真的是天上绝色,人间难见。
“晚上的时间这么好,玩之前,我们也应该喝酒助助兴。”冯桦给旁边的公子哥使了个眼色,“40度的人头马路易十三,一瓶五万。”
那个公子哥的家世不比冯桦,自然是以冯桦为尊的。
听了冯桦这话之后,他就将准备好的红酒拿了出来。
他们连致幻剂都拿到手了,这酒里面自然也添加了助兴的药物。
以前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冯桦打头,他们跟着一起玩。
从来没有失败过。
嬴子衿瞥了一眼,从真的就公子哥的手中接过了酒瓶。
“识趣,太识趣了。”瞧见女孩如此顺从,冯桦笑了起来,“乖一点好,我喜欢,你要是讨我欢心了,我娶了你也不是不行。”
一旁的公子哥有些惊讶,压低声音:“冯公子,认真的?”
冯桦一脸不在意,似是笑了笑:“不给小姑年说点甜言蜜语,她们怎么心甘情愿跟我玩?”
陸少的前妻
公子哥耸了耸肩。
他就知道,冯桦要娶也是娶帝都名媛,不可能为了一张脸就娶一个孤女。
“还是老规矩,我先来。”冯桦慢腾腾地走上前,开始解扣子,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嬴子衿仿佛没听见一样。
她拿着酒瓶,手上掂了掂,然后握住酒瓶的瓶颈举了起来。
没有给冯桦任何反应的余地,照着他的头就砸了下去。
“哐当”一下,又狠又快,力度极大。
偏偏女孩的动作是那么的风轻云淡,仿佛只是随手而已。
她的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一如既然的淡冷。
远山雪,天上月。
雾岚朦胧,美如画。
冯桦的笑还停留在脸上,就被砸了个头破血流。
酒水、玻璃渣混合着鲜血流下,刺痛从脑部传遍了全身,四肢都僵硬了。
冯桦的腿一软ꓹ 就那么直直地跪了下去。
“可惜了。”嬴子衿扔掉手中的酒瓶碎片,淡淡ꓹ “五万一瓶的人头马。”
“……”
整个包厢寂静一片,跟着冯桦过来的那四个公子哥全部都被震到了那里。
他们简直是不能相信,竟然有人敢对冯桦动手。
冯家在帝都并不是什么大家族ꓹ 但也不小。
暗夜纏情:假面小嬌妻 言子峭
又因为和修家沾了关系,在圈子里也有不少人想去巴结。
甚至会有一些小家族的人ꓹ 专门给冯桦送女人。
“臭丫头。”先前那个递酒的公子哥回过神来,又惊又怒ꓹ “你简直是找死!上ꓹ 先弄残她!”
几个保安也反应了过来,立马拿出了电击棍。
以前也有不听话的,电一顿就老实了。
可他们都没能靠近女孩半步,手上的电击棍更是直接被她握住了。
她就那么握着电击棍,腕骨一翻,反手将保安给摔在了地上。
十几秒的功夫,冯桦带来的八个保安ꓹ 全部倒在了地上。
四个公子哥的气焰一下子就消了,腿肚子打颤。
他们花天酒地惯了ꓹ 也只是偶尔健身ꓹ 身子一向很虚。
这些保安可是王朝KTV培养出来的打手ꓹ 连拳击赛都上过。
保安们都没能支撑多久ꓹ 何况他们?
大學我們一起走過
递酒的公子哥哆嗦了一下,转身就要往外跑。
但是他没能出得了门。
一只手从背后提起了他的领子ꓹ 把他就那么按在了厚重的包厢门上。
“别怕。”嬴子衿手没松ꓹ 眼神淡淡ꓹ “没酒了,我不会砸你的头。”
另一个公子哥看到这一幕ꓹ 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他没有修颜的电话,于是发给了穆沉舟。
重當學霸:竹馬狠難纏 木日阿堯
**
包厢外。
腾韵梦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在拼命地砸门,可膈应太好,声音又传不进去。
嫡女風華
她也没能砸多久,就被守在门外的保安给赶了下去。
一楼大厅里,跑掉的那几个男生和女生都坐在沙发上,脸色还有些发白。
腾韵梦的手机被保安拿走了,她连报警都做不到。
拳皇之荒雲炎
她坐在沙发上发呆,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也根本不知道,她刚才怎么就真的扔下嬴子衿给走了。
腾韵梦也不是不想出去,门口还有好几个保安,手上拿着电击棍。
能够拿到那么多国际类学术竞赛的金牌,她并不傻。
很明显,这是一场预谋。
腾韵梦想到了修颜,修颜却到现在还没回来。
她的手抓紧了衣服,咬了咬牙,准备拼命冲出去的时候,门口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躁动。
腾韵梦愣了愣,就见到有三个人走了进来。
那些保安想要拦,但根本不敢。
腾韵梦注意到,其中一个男人长得是那种妖孽的好看。
三个人中,其中一个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另外两个人去坐电梯。
那人西装革履,递给了腾韵梦一张卡:“腾韵梦同学是吧?这是新的包厢,嬴小姐没事,她说一会儿和你见面。”
说完这句话,这人也上楼了。
橫掃晚清的炮兵戰神 萬字旗下的大清帝國
**
二十分钟的时间内,修颜订的那个包厢里都是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几个公子哥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被女孩吊着打。
尤其是冯桦。
他被砸破了头,还失去了一段时间的意识。
夏日暖驕陽 曼莎珠華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包厢里一片狼藉。
好半晌,冯桦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脑袋又是一阵眩晕涌上。
“你敢打我?”冯桦摸了一把他头上的血,惊骇交加,更是惊怒,“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你还想不想在帝都混了?!”
听到他的声音,嬴子衿转头。
她抬起了腿,一脚照着他的下身踹去。
冯桦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包厢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撞开了。
穆沉舟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神色一变:“嬴子衿,住手!再打下去,他就没命了,你想葬送你的前途吗?”
奧術乾坤 老墨成妖
嬴子衿手没停,她侧头,看了穆沉舟一眼。
什么情绪也没有。
“有你的份。”
这四个字,并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穆沉舟的身子一下子就凉了。
他是按照穆夫人说的话,推了一把。
致幻剂就是他帮忙拿到的。
可嬴子衿又是怎么会知道?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也根本不想让她知道。
“嬴子衿,对不起,这不是我本意。”穆沉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请你不要介意,你打也打了,收手吧,冯桦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不介意。”嬴子衿踩着冯桦的手,连眼都没抬,“我不喜欢你,更不认识你,在意你做什么?”
穆沉舟的脑子嗡了一下,像是有蜜蜂在他的耳朵边嗡嗡地叫,却是有些无法理解女孩在说什么。
他机械地抬起头,嘴唇颤了颤:“不、不认识?”
穆夫人是跟着穆沉舟一起来的,听到这话之后,神色冷了几分。
極品王妃
“行了,装什么。”穆夫人居高临下,“你能嫁到冯家去,那是你的荣幸,沉舟是为了你好,毕竟你想当穆家的主母,可不够格。”
“你也不必因为看出了沉舟对你有意思,就说这种话来伤他的心。”
她真是最见不得这种利用别人得感情伤害别人的事情。
尤其是被伤的还是她儿子。
“很可惜,你太不识好歹了。”穆夫人自然也看见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冯桦,“你现在不仅嫁不到冯家,还要坐牢了。”
说着,她拿出了手机,冷笑:“我要报警。”
然而,穆夫人才输入了“110”三个数字,还没按下绿色的拨号键,有淡淡的声音从包厢的左边响了起来。
“老头子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冯家也配放在小嬴面前了。”
“我把穆家送她她都不要,你倒是好大的口气。”
包厢里的灯光这才完全打开,照亮了角落里坐着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