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午因何被抓?與國營農場土地糾紛浮出水面

孫大午因何被抓?與國營農場土地糾紛浮出水面

(原標題:孫大午因何被抓?與國營農場土地糾紛浮出水面)

“(看起來)不知所措。”北京市友邦律師事務所主任趙光至今仍記得孫大午家屬們前來拜訪時的表情。

趙光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孫大午等人被抓後當日(11日)下午,包括大午集團法律顧問、集團法務以及孫大午親屬等在內的一行8人,曾專程從河北徐水趕往北京,向趙光進行了1個多小時的諮詢。

家族信託資產配置新風向:TOF產品成重要補充

此前的2020年11月11日,保定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衆號通報了一則警情: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孫大午等人涉嫌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等違法犯罪,被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落款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大午集團位於保定市徐水區。而警情通報的落款方高碑店,是保定市代管縣級市。

生於1954年的孫大午,是河北大午集團的創始人,也是徐水縣高林村鎮郎五莊村人。1984年,他從養雞養豬起家,創立大午集團,後涉及教育、食品、農業、旅遊多個領域,在當地頗有影響,被譽爲保定的名片。據其官網資料,集團總部佔地近5000畝,員工9000餘人。

如今的孫大午擔任大午集團監事長,爲公司大股東和最終受益人,持股比例爲43.75%,公司對外投資企業達30餘家,業務範圍涵蓋畜牧、種業、飼料、食品、酒店、金融、康養等多個領域。

大午集團位於在徐水城區西北部郊區,距離徐水城區7公里,緊鄰榮烏高速出口。園區內有多個廠區分散佈局,每個廠區周圍農田環繞,雙向四車道的公路連接各個廠區,公路沿途有食品產業園、預料場、家禽研究院、畜牧公司、寵物食品場等多家子公司。

這是孫大午時隔17年後的第二次被抓。此前的2003年,孫大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等罪名被抓,孫大午最終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緩刑四年。

長安汽車:正與華爲、寧德攜手打造高端智車品牌

當年此事引發的爭論甚多,衆多經濟學者和企業人士參與討論。在民間輿論體系中,孫大午一度成爲民營企業家的一個符號。

此次孫大午爲何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當地警方至今並未透露過多詳情。

《南方週末》援引大午集團一位內部人士話稱,警察在11月11日分兩批帶走了不少人。第一批被帶走的是集團高管,他們大多是在家中被破門而入的警察帶走的。第二批是子公司的領導人,他們被以開會名義召集,然後被帶走。

《中國新聞週刊》報道稱,孫大午等人此次涉案,或與一起土地糾紛相關。此前,大午集團微信公衆號曾發佈訊息稱,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團人員與國營保定農場人員曾因土地確認問題發生衝突。2020年8月4日,雙方再次發生衝突,徐水區公安介入,並與大午集團員工發生了肢體衝突。這兩次事件被稱爲“6.21事件”和“8.4事件”。

國營保定農場位於徐水縣,與大午集團相隔不遠。保定市政府官網的一份資料顯示,2015年時,國營保定農場共計擁有小麥、玉米播種面積1.2萬畝。

趙光說,結合目前的公開信息以及他曾接待過的大午集團法律顧問、法務等人的說法,警方通報的涉嫌尋釁滋事和破壞生產經營兩個罪名,也基本都指向“6.21事件”和“8.4事件”。

國營保定農場場長張洪生則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稱,此次警方抓捕孫大午可能與農場之間的糾紛和報警有關係,但是目前警方還沒有要求我們配合調查,隨後可能會安排。今年8月4日,國營保定農場拆除了農場範圍內大午集團的違章建築。隨後幾個月,大午集團干擾過農場的生產經營,農場方面則選擇了報警。

一汽大衆寶來最新價格 你敢來我就敢買

第一財經記者查詢發現,其實早在2010年,國營保定農場就曾與大午集團因爲榮烏高速過境時的佔地補償款分配發生過糾紛。當時大午集團租用國營保定農場土地,但按照規定,高速路的佔地補償不能給大午集團,只能就大午集團的地面附着物進行賠償。

多家餐廳上線植物肉菜品 人造食材能否取悅消費者?

中國政法大學疑難證據中心主任、北京市友邦律師事務所兼職律師吳丹紅近日撰文稱,時隔多年,孫大午此次突然被抓的起因,大概率是因爲上述土地糾紛。多年前,郎五莊村曾將740畝土地交由國營保定農場耕種,但一直有人在控告國營保定農場佔用郎五莊村土地超2000畝。爲了土地確權問題,雙方數年間爭執不下。後來,郎五莊村將地租給了大午種業公司。

此後,大午集團人員與國營保定農場人員多次因土地確認問題發生衝突,並最終導致警方介入。

因其複雜的歷史經歷,孫大午本人一直爲外界所關注。

被丈夫推下墜崖孕婦:他曾問我這輩子有沒有什麼遺憾

曾與孫大午本人有過接觸的吳丹紅說,當時,孫大午給自己的第一印象就是四個字:“草莽英雄”。出身貧寒,初中畢業,當過兵,養過雞,性子直,膽子大。“他在十七年前曾因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的罪名被判三緩四,但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至今仍在討論。他辦醫院、辦學校,一心想做事。他是個理想主義者,橫衝直撞,破壞潛規則,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若我接受委託爲孫大午先生辯護,一定盡最大努力維護其合法權益。”吳丹紅說。


經典港式喜劇送歡樂 香港主題電影展在滬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