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sop优美都市言情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夜襲相伴-a330d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深黑色的夜晚降临这片天空,黑色的天空中,无数明亮的星星在天空上点缀,军营内升起无数的红火,通红色的火焰照耀着士兵的脸家,门口把守的士兵,在着寒冷的天空,冻的直跺脚,但即便是这样也只是稍稍的缓解。
田園果香 承諾z靈月
莒国此次也是下了血本,派遣八万兵马,名将庞师古为先锋,帐下听命的将领却也是不少,诸如:黄揆、尚让、孟楷、赵璋、朱粲、石敬瑭、薛安都、薛万均、薛万彻、纪信、巴蔓子。姬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特意将史墨、夏国相这两个智囊派遣给庞师古,怕的就是庞师古意气用事,中了韩信的计谋。
網王之我是手冢
夜间冰冷的寒风四气,比之白天都要冷了不少,除了出来把门的士兵被叫出来看守城门,其他的都卷缩在大帐,根本不想出来,除非是逼急了,出去尿遁去。
“呼呼呼……..!”冷风吹拂着众人的面颊,好似一柄软倒在切割着武将的面颊。
如今已经是午夜,气温已经降到了一天的最低点,几个瑟瑟发抖的士兵,紧紧挨着对方,双手环抱着胸膛,双手揉了揉搓了搓,甚至还要哈一口气,为的就是取暖,获得一口热气,林间,年仅二十多岁的关平,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战甲,按着怀中的青铜剑,来回巡视着四周的情况,关平眯着眼,面色显得极其的难堪,每走一步都会感觉寒风在不断侵袭着自己的身体。
“将军!”关平看着面前的关羽,缓缓的坐下,原先好不容易捂热的地面,自己走了半天,现在已经全部凉透了,即便是强如关羽ꓹ 也是逼不得已的裹住自己的衣角,抵御着寒风的侵袭。
关羽张开自己的丹凤眼ꓹ 面如寒霜,一双丹凤眼睁开,看向面前的关平ꓹ 面色平和刀:“怎么样了!”
“士兵都还行,但如若下雪ꓹ 就真的危险了!”关平面色严峻,看着越来愈冷的天气ꓹ 已经将最坏的情况说给关羽了。
关羽缓缓起身ꓹ 看向关平道:“敌军情况如何了!”
“据回来的斥候探报!都已经睡下了,门口只有数百侍卫在把守,且半个时辰一换!”蒙颜裹了裹自己的身子,来到关羽面前,神色严峻道。
关羽听罢,缓缓起身,看向关平道:“什么时辰了!”
“快到午夜了”关平眺望着远方ꓹ 面色严峻道。
关羽眺望着远方,眯着一双丹凤眼ꓹ 半响道:“点备兵马ꓹ 准备冲杀!”
kiss絕版未婚妻
鳳簪
“得令!”关铃!关平!蒙颜等人听得关羽这一声将令顿时来了精神。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寒风吹拂的声音越来越大ꓹ 好似要将整片大地都要吹翻ꓹ 地面上的野草左右摇摆,仿佛随时都会被吹断。
四周的温度不知不觉间在慢慢的降温ꓹ 许多士兵面颊被冻的紫红ꓹ 有些不甘的士兵气骂道:”狗日的鬼天气…要冻死老子了!”
“雪!下雪了!“四周的士兵微微抬头ꓹ 看着天空中一片片花白的飞雪缓缓飘落下来,蒙颜缓缓抬头ꓹ 感受冰凉的雪花落在自己的面颊上,蒙颜微微闭眼,半响猛然睁开,神色坚毅道:“绝对不能死…………白起!王彦章你们两人等着我!等着我!“
“呼呼……呼呼!”关羽胯下的赤焰抛着地面的草地,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关铃解决门口的两个哨兵!”关羽发下将令,面色严峻道。
帝皇書
瘋狂的魔獸 就是蘆葦
“诺!”
关铃说完,将手中的大刀架在了战马上,催马而上,猛然拿起手中的长弓,眯着眼睛盯着前方的两个哨兵,当即冷哼道:“中!”
“咻………咻!”箭声刚落,两个士兵就像是喝醉酒一样,倒在这雪地之中。
关铃见罢当即一马当先,大喝道:“冲锋!”
“杀!”
莫道千年不相思 月挽
“敌袭!快防御!快…敌袭!”两边的士兵快速反应过来,当即超起手中的兵戈快速冲锋上前,想要阻挡关铃突破。
关铃一马当先,手中的兵刃上下翻砍,好似天神下凡一般,一双虎目来回游动,只杀的人仰马翻,所有人都感受到关铃那一往无前的气势,整个人都大惊失色,纷纷不敢上前。
“呜………呜呜………!”战马的嘶鸣很快就传呼在众人道耳畔。
新時期領導幹部培訓教材:領導幹部核心能力提升(2017)
而今夜值班的武将乃是巴蔓子,只见他骑着一匹黑色的战马,头戴冲天冠,背后披着一块黄色的披风,双目炯炯有神,拔出怀中发宝剑,神色严峻道:“给我顶住!顶住!”
这个巴蔓子原本是巴国人,只不过巴蜀灭亡与秦国,他不愿意投靠韩毅,最终被姬发招收到回麾下,此人背信却不弃义。
海島生存記
历史上的巴蔓子为的巴国将军,随后巴国发生内乱,而且此时的巴国国力衰弱,国君被叛乱的士兵残害。巴蔓子找到楚国,并许诺酬谢楚国三城为代价,借楚兵平息内乱。然而到了事后,楚使索城,这个巴蔓子却是玩了一手绝活,用现在的话说,玩一招空手套白狼,当然了,这个巴蔓子自己却是认为国家不可分裂,身为人臣不能私下割城。但不履行承诺是为无信,割掉国土是为不忠,最终他想到一个两全其美得办法,这个巴蔓子,砍了自己的头,让楚国的使者带回去,砍之前,还告诉使者“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
这个巴蔓子可以说算得上一个人,忠信二字他都算占的上边,用现在的人看就是个憨憨,但不可否认,是个人物。
作为巴蔓子的副将尚让却也是不差,毕竟人家说到底也是在历史上留过名字的人物啊。
“敌军休要猖狂!给我杀!”巴蔓子猛然挥剑,后面的尚让当即一马当先,看向关羽胯下火红色的战马,心道:”如此好马却被这无能匹夫占用,岂不可惜,且看我将他拿来!”
心中想完尚让当即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喝道:“敌军受死!尚让来也!”
“插标卖首!也敢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