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n7j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無限大萌王 ptt-023,烏鴉,幕間,蘇格蘭圓臉胖雞相伴-2mnyk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我还在想你会在外面藏多久呢。”看到乌鸦缓缓落到莎夏的肩头,莉莉丝只是稍稍歪了歪头,冷漠道:“你也该把欠我的还回来了,与其愧疚,不如帮我这一次。”
“我不可能帮你重新成为几百年前那个疯狂之血的,莉莉丝。”
乌鸦微微用嘴尖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微微一扑棱翅膀拒绝道:“不可能,扭曲绝对不是正确的道路。”
“啧。”莉莉丝轻啧一声,饮尽了红茶中最后一滴液体,随手一伸。
血色的波纹瞬间爆发,乌鸦的眼中瞬间红芒爆发,刚想展开翅膀逃跑之时,一阵巨大的吸力已经将他啪的一声被莉莉丝攥进了手里。
“拉姆!!!”
莎夏连忙担忧的喊了一声,刚刚站起来喊了一声,莉莉丝便随意的瞥了她一眼,刹那间,真祖的气息轰然压下,莎夏顿时脸色苍白,紧咬下唇的噗通一声双手撑地,被压在了地上。
“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像你一样一次又一次的苟延残喘,一次又一次的躲避追杀,一次又一次的摇尾乞怜吗?”
莉莉丝冷冷的看着乌鸦,手中的力气愈来愈大。
“你抛弃了过往,最终的结果就是……你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主宰。”
“可……莉莉丝……”乌鸦被她攥在手里,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捏爆一般,伸直了鸟头,沙哑道:“你拥有……力量……也就意味……你背负的……更多……”
“我……虽然现在……只是……序列6……”
“但我……如今却是一名……新生儿——”
“……”莉莉丝微微沉默了一会,手一松,后者连忙扑棱扑楞展开翅膀瞬间跑到利姆露的脑袋上,也不怕生的无视了利姆露瞬间变黑的脸咳嗽了几声:“咳咳……的契约者。”
惡魔掌控
“你再在我头上跳一下,我让你从告死鸟变成死鸟信不信?”
利姆露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把他拍回空中无奈道:“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也理解错了莉莉丝的意思?”
“哈……?另一位新生儿,你有什么别样的意见吗?”乌鸦这时才把目光看向利姆露,习惯性的想要去注视对方的命运之时。
一股无尽的贪婪和呓语差点直接把他从空中冲下来。
淦,竟然是虚空的孩子!!!
一瞬间,他轻浮的语气瞬间乖巧了很多:“您说。”
龍傲戰神
“……”看对方这幅样子,利姆露突然觉得莉莉丝对他的鄙夷不是没有根据的。
萬武天尊
“你失去了力量对吧?”利姆露轻声道:“所以莉莉丝对你出手,只是想告诉你。”
利姆露看了眼自己身后乖巧的安娜,忽然轻笑道:“你在不需要背负太多的同时,也没有资格,去要求别人,阻止别人。”
“更没有资格在我们面前保护你的契约者ꓹ 在真理会面前保护她。”
莉莉丝也开口道:“玛门,强者变强是为了各自的信念ꓹ 而我落到现在的处境,正是因为我在乎的东西太多,包括现在的斯托。”
莉莉丝的后遗症是因为解放力量造成的ꓹ 所以,只要她老老实实不去掺和各种事情ꓹ 一直不去面对棘手的敌人,动用最大的力量ꓹ 理论上是不会这么严重的。
一路跌倒十一二岁的模样ꓹ 莉莉丝都记不清自己在明知道不能动用全部力量的前提下,义无反顾的解放了多少次。
但正如这次斯托的事情一样,福尔摩斯当初帮了她,她也许下了承诺,那么就算斯托没有作用,她也会庇护到底——只不过福尔摩斯的后代一直没遇到危险,没有启动护身符罢了ꓹ 而这次启动,也刚好撞上了她的计划。
莉莉丝淡淡开口道:“而你当初一路走到了巅峰ꓹ 也不过是为了自己ꓹ 除了你自己ꓹ 你什么都可以抛弃ꓹ 所以你理所当然的选择了转生,但也正是因为如此ꓹ 抛弃了过往的你ꓹ 如今也有了你需要值得去保护的东西。”
“也许ꓹ 这对你反而是件好事吧。”
玛门?
利姆露心中了然,明白了乌鸦的身份ꓹ 说实话,利姆露猜测过很多伟大存在,但唯独没有猜到会是他,因为跟乌鸦有关的代表太多了,而玛门这位贪婪的恶魔领主,却一般是以狡诈的狐狸作为形象才对。
而且玛门的力量……包含紫色的雷霆和命运之力吗?
利姆露心中愈加疑惑,却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现在,你没有选择。”莉莉丝轻声道:“毕竟斯托·福尔摩斯是个普通人……”
“那个……我可以!”
忽然,青年的声音坚定的打断了莉莉丝的话语,让她原本吃定一切的表情露出了少许的错愕。
利姆露微微惊愕的转头,只见斯托正扶着脸色苍白的莎夏,一脸的复杂:“我还不至于沦落到让女生给我挡子弹的程度……我……我想重新继承我先祖父的力量——”
“你确定?”利姆露好奇道:“你也都听到了,这次事情的纷争牵涉到了不少古老者和半神级别,你就算成为超凡者,也不过就是一个序列9,说白了就是一个关键道具——”
“我明白……但那本就是我的责任……对吧?”
好家伙,有主角那味了啊。
利姆露笑着点了点头,瞬间,乌鸦和莉莉丝眼神微微别过,原本的硝烟味瞬间一扫而空,这气氛诡异的变化让安娜微微一懵,莎夏则是脸上的苍白和愧疚又多了几分。
“既然如此,你就跟我来吧。”
莉莉丝优雅的站起来,咧开小虎牙对着利姆露呲牙咧嘴的几下,指了指茶壶,示意里面没血了……
“呃……去哪?”
“去超凡街,去取回我寄放在那里的超凡序列。”只见莉莉丝手微微一探,一席华丽的黑色礼服出现在她的手上后,她打了个哈欠显得有些疲乏:“说实话几十年没去了……”
“至于其他人,就少许等候我们一下吧。”
说完,她随手一道意念拉起斯托,走出了房门。
“拉姆!!!”莉莉丝一出门,莎夏就一脸不满的冲着乌鸦道:“你们在演戏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吗?!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吗?!”
“那不是会更逼真嘛?”乌鸦扑棱扑棱几下飞到了莎夏的脑袋上,轻轻啄了几下道:“再说以你的才华不是很容易就看破了吗?”
“况且,那也并不是在演戏。”乌鸦无奈道:“如果斯托不站出来,莉莉丝是真的会为了承诺抱住斯托去拿你冒险的,这只是两个人,不……三个人默认下最好的结果,默契的达成了协议罢了。”
说到这里,乌鸦还无奈的看了一眼利姆露,如果只是莉莉丝,它有把握说服或者用交情让莉莉丝松下口,但可惜现场还有另一个虚空子嗣。
“可是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没什么不太好的。”利姆露走到窗边,看着路上那正带着斯托踏上超凡街的莉莉丝,摇了摇头道:“正如他自己所说,这本应该就是他的责任和宿命,就好比命中注定的主角一般,他的人生本就不应该平凡的如此度过,福尔摩斯这个姓氏也不应该就这么退出世界的舞台。”
“精彩的宿命发言。”乌鸦赞许的点了点头,忽然道:“抗拒命运者竟然能说这种话,真是了不起。”
“……我虽然抗拒命运,但我仍被命运垂青。”利姆露苦笑道:“很容易看出来吗?”
“很容易,这股命运的注视没有可以隐藏。”乌鸦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引诱者墨斯菲托吧?这熟悉的命运之力,化成灰我都认识。”
“有办法屏蔽吗?”闻言,利姆露叹了口气,序列6的迷失者果然无法抵抗墨斯菲托命运的注视吗?
“为什么要屏蔽?”乌鸦反问道:“墨斯菲托无非也就是再给自己找条后路罢了,古老者们都在这样做,你的潜力很高,追寻命运的伟大存在看中你很正常,如果不是我遇到你遇上的晚了……”
“拉姆!!!”
“好吧,好吧,莎夏你最棒了!”
“我不是很喜欢故弄玄虚的存在。”利姆露摇了摇头,指了指天上:“更不喜欢被人盯着,再说,就算是你跟莎夏这样的组合,也要讲究双向选择吧?让我选的话,我更愿意选莉莉丝。”
“哦,也是,至少我跟莎夏就很合得来,而且也是互相确认后才签署的平等……”
“你说的互相确认是指你在我小时候拿棒棒糖诱惑我跟你签订了契约那件事吗?”莎夏叹了口气道:“其实有时候我也好想换一个契约者,你真的是太不靠谱了……”
乌鸦:“……真是伤人心呀,小莎夏。”
“所以……到底有没有。”利姆露耸了耸肩,打断了两人的斗嘴,问道:“而且你们都似乎能闻到我身上的虚空气息,也很明显吗?”
“很正常的现象,越强大的存在气息和力量就越加独特和让人印象深刻。”乌鸦轻声道:“我明白你的担忧,你应该还有别的身份对吧?很抱歉,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习惯性的探寻了一下命运,发现还有一股力量指向了别的地方——”
“所以我才会这么讨厌命运和占卦。”利姆露叹了口气:“能告诉我如何抵挡吗?万分感谢。”
在这一方面,是利姆露唯一一个无法依靠大贤者来进行操作的难点,因为如何熟练利用世界屏蔽,如何熟练抹消世界里的信息态,这些东西完全都是半神和神明的手段不说,最重要的是,他们仅仅只是一些经验和技巧,可能不难,但主要是没地方学。
半神以上,根本不会有人闲的蛋疼去出本书教你干嘛,更不会让半神级别的大贤者随意读取他们的信息,这就导致了这种小技巧式的方式一般都是自己摸索或者……前辈教导。
而大贤者也不争气啊!它无论是法则支配还是森罗万象,在读取信息和入侵方面做到了极致!
但唯有在防御方面,那真是的干净的跟白纸一般!
你让它从世界中读取信息,它能一秒钟给你几万种方法,但你让它树立屏障保护住利姆露的信息……对不起,它!不!会!!
「你懂个卵子,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我的契約女神 著書立說
哦,还有这性格,也越来越跑偏了。
……
“倒也不是什么秘密,只需要隐秘相关的权限和庇护就好了。”乌鸦毫不在意道:“莉莉丝的原始月亮途径就有隐秘相关的力量啊,她没告诉你吗?”
“……有吗?”利姆露微微一愣,忽然想到莉莉丝直接把斯托所有的信息从世界中隐藏起来的行为后,他突然无语的一拍额头。
得,骑着驴找驴……
就在这时,窗户外面再一次来了来客,打断了一人一鸦的交流——
“叶捷文冕下呢?!”
利姆露闻声抬头,那是一只白白胖胖的白色猫头鹰,正奋力闪动着肉翅膀急匆匆的飞来,而对方看到乌鸦的瞬间,嗷的一声就想来个急刹车拖住自己奋力冲进来的肉体,急忙忙的想要后退。
“哦?皇室的小肉团来了。”乌鸦微微一愣,瞬间笑了起来:“广交好友莉莉丝,啧,她果然还跟皇室保持着交情——”
说完,它漆黑的眼睛散发出恶魔一般的红芒,一瞬间,那只可怜的苏格兰圆脸胖鸡就在利姆露的眼前,晃晃悠悠的一头栽下……
利姆露无奈的随手一道水流把对方接了过起来,乌鸦立即用翅膀给他点了个赞:“nice,完美配合。”
「这只乌鸦好贱好扫啊!!」
大贤者惊了:「比你还贱!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话我不能当作没听见,利姆露默默的在小本子上记了大贤者一笔。
“这是皇室的使魔?我们这么做不太好吧……所以说英国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猫头鹰,因为哈利波特?”
如果没记错,这个世界是有这么一本书的。
“谁知道呢……他好像昏迷了?”乌鸦伸出一只鸟足,踩了踩比它还大一头得猫头鹰,阴恻恻的笑道:“不如我们把它吃了吧,我想吃它好久了。”
“唔……”利姆露纠结了一会:“不太好吧……虽然我听说猫头鹰又名苏格兰圆脸胖鸡,味道不错……”
“……??!!”圆脸胖……不,猫头鹰闻言猛地一抽,站起来就是拼命扇动翅膀,一边扇还不忘了一边骂:“你才胖鸡,你全家都是……”
“砰!”黑色的乌鸦一翅膀把它拍到了墙上:“别废话,女王让你来有什么消息,嗯?”
“消息……消息是给叶捷文冕下的……无关人员……不能听的。”
“嗯……你说不说。”利姆露随手捏了个水球,啪嗒一个响指后,水球瞬间沸腾了起来,利姆露想了想,又往里面加了点生姜蒜……
猫头鹰:“……嘎?”
乌鸦一拍翅膀,落到利姆露的肩膀上戳了戳他的脸,兴奋道:“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如你想办法杀了小莎夏,我跟你签订契约呀?”
“拉姆!!!!”
看着莎夏被气得满脸通红,利姆露同情的一只手把乌鸦纠起来扔回给她,叹了口气:“我拒绝。”
看玩笑,一个性格跑歪的大贤者就让他无语了,再来一个这么不靠谱的乌鸦,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終生守護:神女的專情聖子 奇魯絲珈婷貝
然而,接住乌鸦的莎夏却是沉吟了片刻,忽然朝利姆露走过来,问道:“那个……煮乌鸦可以吃吗?”
乌鸦:“……嘎嘎??”